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闲臣风流 > 第十一章 比文招亲
    等到刚才那人出了题目,众书生心中都是腹诽。所谓的文人雅集事先都会拟个题目,并预先透露出来叫大家早做准备。道理很简单,诗词一物妙手偶得,很多时候讲究的是灵感一现。若是弄成现场作文,若是没有文思,就算是李太白和李易安一时也是无可奈何。

    如果不实现拟订范围,大伙儿凑在一起,又恰巧没有思路,岂不是大眼瞪小眼,只闷头吃酒,弄得尴尬。

    偏生今天宴会的主人家并没有题目下来,只是下了帖子请大家,说是考较一下我县士子才学,到时候做什么诗,填什么词,再议吧。

    现在听到这人提议以月为题填词,众生都是不满。

    其中一人叫道:“翁春兄此题却不公平,愚弟不以为然。”

    原来,出题目的人姓翁名春,字应元,乃是安东县县学生,今天二十四岁,本县有名的浪荡才子。听到有人反对,眉毛一竖:“于兄缘何对本生不以为然啊?”

    “翁兄家中颇富,又是风流倜傥的性子,平日间流连于花街柳巷,常于歌妓诗词唱和,精通音律,我等却是不及也。题目是你出的,又是填词,想必翁兄早有准备,我等如何是你对手。依愚弟看来,要比就比律诗,题目得另外拟一个。”

    这话一说出口,众生都连声叫好:“于兄说得极是,要比就比律诗,题目得换一个。”

    是啊,翁和家中富饶,在青楼以诗词语撩妹是他的专长,真和他比试这项,要想赢确实有些难度。其实,翁兄为人还是不错的,平日里也大方,大家也能玩到一起,让他赢一场也无妨。不过,现在的情形特殊,自然是要争上一争。

    大家心中都是雪亮,今天的文人雅集请来的士子都是本县学业有成的未婚青年才俊。临到上船的时候,却被高之主人家林员外并没有到,换成林府的少爷梅朴。最叫人感觉不可思议的是,梅家二小姐竟然也到了,说是坐在里舱里想亲眼看一看各位才子的风采。

    梅二小姐生得国色天香,今年十八岁,尚未许人。又从小读书,从府中流传出来的诗文看来,这却是一个聪慧的才女。往年间,府县的世家大族也不是没有请媒人上门提亲,可都被梅家一一婉拒了,又放出话来说,二小姐将来若是要嫁人,只肯嫁饱学之士,风流才子,家中贫寒也好,年龄大些也好,只要文章诗词做得好就成。梅家还要陪过去一笔不菲的嫁妆,不过,最要紧的是要先入了二小姐的眼。

    一个女孩子自己给自己挑夫婿的事情未免有些荒唐,但考虑到梅员外是船户出身,青年时好勇斗狠,不是正经出身,也可以理解了。

    十八佳人,尚未成亲,家产丰厚,今日又来出席文人雅集,这就值得人玩味了——难道二小姐这是要比文招亲,怎不叫人心生遐想?

    听于生揭破这一点,众生同时发出一阵鼓噪:“翁兄,此事我等绝对不肯依从,另外拟个题目。”

    见大家闹得厉害,正在主持今日宴会的梅家三少爷梅朴毕竟是一个十二岁的孩童,有些控制不住场面。忙道:“各位兄台且静一静,且静一静,此事我先问问阿姐再做定夺。”

    众人连连点头:“极是,这个题目本应该让二小姐来拟,梅世兄快去快去。”

    梅朴急忙擦了擦额上汗水,匆匆跑进里舱:“阿姐,外面的情形你也看到,得拿出个章程来。若是大家闹起来,等下须被爹爹责怪。”

    里舱和外舱只隔着一到花格,以轻纱遮挡,一个容貌出众的女子正手拿一卷书稿,睁着一双妙目看着外面诸生。

    见弟弟狼狈而来,轻叹一声,小声斥责:“阿弟,爹爹今日之所以没来出席,就是要让你和士人结识。你是个能读书的,再过得几年未必就不能考取功名,光耀我梅家门楣。外面的都是我县年轻一辈有才的青年士子,定能够成为你科举场上的助力。想不到这么下一个场面你就维持不住,真真叫人太失望了。”

    梅朴一脸的羞愧,讷讷道:“阿姐,我我我……”

    “别我我我的,多大点事,像你这么大年纪,爹爹已经聚拢了十来个同乡在水上风里来浪里去讨生活了……哎,看你模样,将来如何撑起咱们梅家……哎,罢了,我也不怪你……”我就勉强出个题目吧……”

    梅朴正处于中二年纪,此刻吃阿姐呵斥,心中顿时生起了一股莫名其妙的逆反:“阿姐,你也别尽顾着责备我。爹说你喜欢读书相公,今天我不是将县中最能读书的青年才俊都请过来了,你看看又哪个中了你的意思,随意挑选一个,我也好去回爹爹的话。”

    “你……”那女子突然羞得一脸通红,再说不出话来。

    ……

    还是云娘细心,周楠今日进城所穿的袍子乃是十年前的旧衣。按说过了这么多年,早就烂掉了。不过,听她说,每过得一个月,遇到晴好的天气,她就会将周楠的衣裳拿出来晒一晒。

    如今,身上这袭儒袍虽然已经有些发白,却依旧笔挺。

    周楠比起当年那个十来岁的少年周秀才可要健康挺拔得多,袍服穿在身上,勾勒出英挺的线条,当真是亭亭如岭上松,一派儒雅学子模样,上得画舫很自然地融入安东县读书人的团队之中,并没有丝毫的不协调。

    只见,船舱中有二十多个士子,都是青衣高冠,文质彬彬,有的人甚至还穿着澜衫霍然是有功名在身的秀才。这些人大多十七八岁年纪,最大的超不过二十五。显然,整个安东县年轻一代的人尖子都被这条画舫一网打尽,未来几十年本县的文脉尽汇于此。

    舱中设了三张大圆桌,美酒佳肴琳琅满目,士子们或站或坐,竭力展示风度翩翩的俏郎君风采。

    周楠虽说很自然地混进读书人队伍中,可还是显得非常突出。古代读书人大多四体不勤,五谷不分,又没有健身意识。又整日伏案,不是瘦如豆芽就是大腹便便。他从辽东到淮安万里路走下来,面上都是健康的光泽,又身材匀称,想不被人关注都难。

    翁春是县学生,年纪又最大,算是一众青年士子中为首的几人。他的发妻上前年难产去世,一直没有续弦,今日来赴乘夜宴,自然是有想法的,所以方才跳得最高叫得最响,想的就是引起梅二小姐的关注。结果,自己出的题目引起公愤,心中正气恼。见一个陌生书生走上船来寻了个空位坐下,一言不发之顾着提筷子吃喝,连体面都不要了。心中好奇:县中诸生我都认识,这人却是谁?

    翁春的眉头皱起来,走到周楠身边:“恕在下眼拙,以前从来没有见过兄台,还敢问姓甚名谁,家居何处?”

    听到他问,所有人都是一静,将目光落到周楠身上。

    周楠停下筷子,展眉一笑,道:“路过此地,见主人置酒高会,谈诗论道,又许下不菲的彩头,且过来试试运气。至于姓名,不说也罢。”他到现在还没有吃晚饭,前几日除了刚到周家庄吃了一只鸡之外,平日里都是以稗米充饥。口中别说淡出鸟来,只怕连洪水猛兽都有了,正痨得厉害。画舫的主人家的厨师不错,水晶肘子烧得非常好,算是将肚子里的谗虫压了下去,此刻他的心情极好。

    以往那个周秀才身负人命重案,在安东县士林也算是一桩特大丑闻。读书人最重名节,所周楠直接报上名号,搞不好立即就被人赶下船去。别说比文夺宝,搞不好还会被主人家的恶奴打破头。这个风险,周楠是不肯冒的。

    翁春的眉头皱得更紧,听眼前这书生的应答,看样子是外乡人,否则口音不会如此古怪。今夜的宴会,大伙儿都提起精神欲在梅二小姐面前好生表现,以文才打动放心,做梅家的乘龙快婿。

    再座二十多个未婚青年士子,大家从小都认识,很多人还是一个业师教出来的,彼此是什么成色心中一清二楚。就诗词一道而言,如果以总分一百分计算,大伙儿平均七十,他翁春大约是七十五到八十分,有三分把握。自认为,今天夺得头名应该难度不大。

    可惜现在突然多了个陌生人,鬼知道他才学如何。如果是从苏南那种文教发达地区来的,夺得头筹,那不是搅局吗?

    翁春做人做事都是极稳妥的,喜欢事态尽在掌握的感觉,就道:“这位兄台,今日是我安东县士子文会,不知道你可否接到梅府请贴。虽说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不过今日却是不巧。还请兄台留下姓名住址,改日我等再下帖相邀请,何如?”

    众士子也都点头,说:“应元兄说得是,这位兄台,今天却是不巧。”

    “改日咱们再下贴聚会也好。”

    “此乃我安东士林之事,不好与外人言。这样,改天愚弟做东,于东海楼设宴请各位同道共聚,这位兄台我于你一见如故,也前拔冗莅临,谈诗论道。”

    “不好,还是我来做东吧。”

    众人见周楠相貌堂堂,坐在那里如琼台玉树,颇有风姿,感觉好象挺有才的样子。结交一番倒是无妨,反正你别做诗词参加咱们的竞技就好,鬼知道会不会出意外?

    想到这里,大家都异常的热情。

    ……

    改日,我今天的旅店和饭钱都没着落呢,可等不了。周楠心中这么笑,突然哈哈一笑,指着众人道:“过江初,拜官舆饰供馔。羊曼拜丹阳尹,客来早者,并得佳设。日晏渐罄,不复及精,随客早晚,不问贵贱。羊固拜临海,竟日皆美供。虽晚至,亦获盛馔。时论以固之丰华,不如曼之真率。这就是安东士林的待客之道,晚生刚落座,各位就要闭门谢客,甚至还比不上晋时羊固,真真让人失望啊!”

    周楠这段话出自《世说新语》,翻译成现代白话文,就是:东晋时北方逃难到江南的士族大夫刚刚过江时,凡授予官职者都要设宴待客。羊曼被朝廷封为丹阳尹,来得早的的都能吃到美味佳肴,等到天黑,食物告罄,就没有那么丰盛了。于是,无论客人高低贵贱,都是同样的规格。可是羊固做临海太守的时候,无论客人来得早晚,都是极尽精美。世人评论说,羊固的宴会虽然精美,可还是比不上羊曼的坦诚自然。

    招待客人,讲究的真心实意,最怕的是就是主人家虚伪,菜极尽其精美,态度极尽其殷勤,招待极尽其周到,但客人自己却感到极其不自在,站也不是,坐也不是,留下来自己觉得勉强,一走了之又怕得罪主人。

    晋朝的丹阳郡很大,包括江苏大部,浙江和安徽一部,安东县也属于其辖区。

    周楠这段话是讽刺大家虚情假意,口不对心。说古时你们本地的最高行政长官就能做到真情待客,尔等枉读了这么多年书,却是个伪君子。

    听到他这话,众人都是满面羞愧,都低下头去说不出话来。大家都是读书人,念了一辈子圣贤书,基本的廉耻之心还是有的。

    ……

    内舱,梅二小姐正和弟弟说话,闻言面上一笑,这个青年书生倒是口才了得,这么生僻的典故也记住,且能大段背诵原文。就低声对梅朴道:“也请这位书生留下,也免得外人笑我安东士林没有雅量。”

    “是,阿姐。”

    当下,梅朴就走出去,笑着朝周楠拱手施礼:“这位兄台,来者都是客,皆是儒家一脉。相逢是缘,既然来了,且坐下吃酒谈诗论道。”

    他又朝众人团团一揖:“方才小生问了我家阿姐,题目已出。”

    既然主人家留客,大家也没有什么话好说。又听说梅二小姐出了题目,都顾不得其他,只竖起耳朵仔细聆听。

    惟恐漏过一个字,等下做诗填词文不对题,误了自己下半生的幸福生活。

    梅朴指了指那套精美的文房四宝,又道:“方才应元兄说得是,正值金乌西沉,月白风清,泛舟水上,大有苏子与客乘船游于赤壁之意趣。今夜在座都是我县一时之俊彦,未必不能下出‘月白风轻,如此良宵河’‘飘飘乎如凭虚御风,而不知其所止’的千古名句。而且,今日我家又请来乐师,等下但有佳句,立即谱曲吟场,不亦快哉?就以月为题填词一首,也不论什么词牌曲牌,但凡有月就好。不过,如今正值暮春,岸边柳絮纷纷,景物甚美,得再有加进去枝头柳棉吹又少的趣意。一柱香时间,获胜者,可得此彩头。”

    听到他这话,众人心生不满,而翁春则得意洋洋,心叫一声有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