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闲臣风流 > 第十六章 咱也是大明纳税人了
    只要自己一个应答不对,衙门找女牢子过来一查验,真相就水落石出了。

    气恼、沮丧,甚至是绝望,一瞬间,万千负面情绪涌上周楠心头。

    想不到周杨昨天所说的要去寻的人证竟然是梅二小姐,画舫上那个设诗会比文招亲的人竟然是梅二小姐。

    周楠强笑:“见过梅二小姐,十年不见,你已经长大了,却是风采依旧!”按照时间推算,当初的梅迟就是个六岁的黄毛丫头,能有个屁的风采。

    突然,梅二小姐神色转为凄厉,尖叫一声,张开双臂,尖尖的指甲就朝周楠连上抓去:“恶贼,还我兄长命来!”

    可怜周楠正自颓丧,一时不防竟被她在脸上抓出几道血痕来。

    真真是痛不可忍,急忙朝旁边跃去,捂脸叫道:“公堂之上,岂容你咆哮,别乱来,别乱来!”

    见大堂里乱成一团,几个衙役急忙伸出水火棍将二人分开。

    史知县气得又拍了几记惊堂木,大喝:“肃静,成何体统。民女梅氏,你这是做什么?”

    梅二小姐还在悲怆地大叫:“恶贼,还我兄长的命来。老天爷,老天爷你不公啊,怎么不让这个恶贼死在辽东啊?”

    这下不但周楠心中狂喜,就连公堂中其他人也是心中雪亮。

    史知县指着周楠喝问:“梅氏,你可认得此人?”

    “回县尊的话,如何不认得,这个恶贼害我兄长的命,就算是化成了灰,民女也识的。此贼就是当初周家庄的周楠周秀才,还请大老爷替民女做主,休要让这贼子逍遥法外。”梅二小姐大声地哭起来。

    这下真相大白了,眼前这个周楠确实就是当初的周秀才,身份查验无误。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周杨大叫。

    不但是他,就连周楠也是一头雾水:这个梅二小姐怎么转了性,问都不问就一口咬定老子是周秀才?难道这小妮子昨夜见我文彩风流,英俊潇洒,动了春心,欲救我一命?

    想了想,这个理由实在牵强,根本说服不了自己。

    此刻的周楠只能目瞪口呆了,前番他眼见着已经站在悬崖边沿。突然峰回路转,绝地逢生。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发生的,又是为什么会发生,蒙逼限制了他的想象力。

    原来,周楠并不知道。昨夜诗会,他那一首《临江仙》当真是惊才艳绝。能够作出这种绝妙诗词之人,必然是如唐伯虎那样的一等一的风流人物。

    梅二小姐本就是一个女文青,顿时沉浸在那词中那缠绵悱恻的意境之中。又看周楠,虽然年纪有些大了,却生得相貌堂堂一表人才。

    所谓哪个少女不怀春,一颗心顿时被这个风流才子所占领。

    在昨天晚上,她眼前全是周楠的模样在晃动,越想心中越是甜蜜,继尔忐忑不安,脑子里全是乱糟糟的念头:他是谁,是否成家……应该没有吧,否则怎么上得船来……他是否有功名,家世如何,真若上门求亲,爹爹肯吗?

    想到此处,更是羞得将脸埋进枕头里,不能自执。

    等到天亮,到了衙门,一看,这个书生霍然是杀害兄长的凶手周楠。虽然隔了那么多年,他的模样变了许多,可眉宇间依稀有当初那个英俊书生的儒雅之气。

    难怪他昨夜走得那么快,难怪他不肯留下姓名,原来却是去羞辱我的。

    女人是感性动物,想到这里,梅二小姐又羞又愤,整个人也崩溃了。至于今天来衙门的目的,她也没心情管。

    等到哭得梨花带雨的梅二小姐退下去之后,史知县也觉得疲倦了,懒得再多说废话,拍了拍惊堂木,道:“眼前此周楠就是当年的周秀才,在辽东服役期满回乡,户房将他的名字添到户口黄册上,落个籍。”

    听到这话,周楠心中狂喜。到此刻,这阵子一直困绕自己的户口问题终于落实,他总算是一个光荣的大明纳税人了,终于可以享受一个公民应有的权利和义务。

    史知县又看了一眼周杨,想起他为了告周楠冒充身份竟然将大礼仪这桩三十年前的政治禁忌给扯了出来,差点让自己掉进汤锅里去煮。实在可恶,不可原谅,这就是个想害本官的刁民,不好生整治不足以平本官之愤,大喝一声:“周杨,好个刁民,为了家产,竟然诬告兄长欲置之于死地,几以禽兽稀?来人,打得三十棍,枷号三日示众已警效尤。”

    周杨大惊,只不住磕头:“大老爷饶命,大老爷饶命啊,小民知道错了,小民知道错了!”一时间磕得公堂中蓬蓬声响。

    周楠忙道:“老父母,我是兄长。小人父母去世得早,周杨之所以变成现在这样,也是我这个做兄长的管教不严之过,不怪他。大老爷若是要用刑,在下愿意身代,还请县尊饶阿弟一回。”说着,他的眼圈也红了。

    君子以直报怨,周杨要被打,他心中固然痛快。可是,这不符合封建社会的伦理礼制,他这个做兄长若坐视周杨被打得只剩半条命,未免有违反公序良俗。

    昨天周楠献诗将史知县比做登楼长啸,居庙堂之高而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的高士。史人杰回到后衙之后,越品味心中越是得意,越是心怀激荡。只恨不得立即登上城门楼子,喝上一壶好酒,吹吹一凉风,成就一段佳话。

    今天他看周楠也越发的顺眼,赞了一声:“不错,父慈子孝兄友弟恭,治家之道,不愧是读过书的人。既然有你求情,周杨这三十棍暂且寄下。你这个做兄长的将兄弟领回家去,好生管束。”

    说着话,他又打了个哈欠,立即有一个书办适时喊了一声:“退堂!”

    这次身份危机就这么以一种叫人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的方式结束,周楠去户房落了籍。明朝的县一级衙门设有礼、吏、户、兵、刑、工六房,对应中央六部,户房的主要职责是管理本县户口和钱粮。

    出了衙门,看了看天色尚早,现在赶回周家庄还来得及。等在大堂外面的众乡亲围了过来,七嘴八舌地说个不停。

    “楠哥,这下好了,虽然大老爷说的话咱们也听不懂,不过,仿佛、好象你的户口问题解决了。”

    周楠微笑这点了点头:“是的,我是周楠,周秀才的周,楠木的楠。”

    众人一笑:“咱们都知道,毕竟是从小在一个村里长大的,谁敢再说你是假的,咱们跟他急。”

    七叔公咳嗽一声:“大伙儿有话路上说,再耽搁天就黑了,路上仔细有人被狼叼了去。”明朝的淮安虽然开发程度高,可还是有许多荒地,生态也好,野兽倒不鲜见。除了野兽,说不好还有作奸犯科的歹人劫道,所以,天一黑,路上基本看不到人。

    “那是,得快些走,回去吃了,狼不狼且不说,家中的母老虎可是要吃人的。”

    “放心,有楠哥买的什物儿,家中的母老虎就算是精钢也化为绕指柔。”有人拍了拍自己手中的包袱。

    昨天从梅二小姐的诗会夺了彩头之后,本着上山打猎见者有份的原则,又觉得搞好邻里关系对自己有益无害,周楠很大方地掏了一两银子递给七叔公,请他安排大家使用。庄户人家难得进一次城,怎么也得给家里人带写礼物回去。一两银子购买力不错,基本人人有份,都是些针头线脑一类的得用之物。

    众人都发出一声哄笑:“是极是极!”

    突然,有人叫了一声:“周杨怎么没来?”

    七叔公喝道:“这个畜生,为了田产连自己兄长都害,让他死在外面好了,咱们走!”

    实际上大家都知道,周杨是没脸跟大家一起回去,自己先走了。

    大家都是成天在地里干活的全劳动力,周楠也是个铁脚杆,一路走得呼呼风生,天刚黑总算是赶回周家庄。

    周楠刚进院子,就看到不但自家就连周杨那厢瓦房也亮了等。

    云娘正俏零零地立在院中,抬着头朝路上看来。

    见周楠回来,她张嘴欲喊。周楠一把握住她的手,感觉到那双小手是如此的冰凉:“我回来了,没事的,没事的。别哭,我不喜欢自己的女人成天抹眼泪。”

    云娘恩了一声:“相公,可饿了,我去做饭?”

    周楠正要说话,就听到一声冷哼从瓦房里传来,正是周杨的声音,这还真是莫道君行早,更有早行人,这厮走得更快。再看,厨房的门也锁了。

    心中大大地不痛快,周楠解决了户口问题,也懒得和这种小人生气:“已经在城里吃过了,这个给你。”

    “这是什么?”

    “核桃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