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闲臣风流 > 第二十二章 杨家好女婿
    杨家众人还在不住夸奖:“六爷目光如炬,当初给云娘挑得好夫婿。”

    杨六爷手中还抱着那跟界桩不肯撒手,这玩意儿可是天大的把柄,只要握在手中,那展中成以后看到自己就得低一头,别说争水的事情。夏收时派粮派差,还真要同他好生理论理论。

    他呵呵大笑:“老夫也不懂得什么相人识人,只觉得楠哥是个有担待的,云娘跟了他绝对有好日子过。虽然他现在也没了秀才功名,可那又怎么样,好男儿该得翻身依旧能够翻身。有田,还不快去请你的妹夫,老夫的贤婿回家吃酒。还有等会儿把上好的肥肉熏上十斤叫云娘我的乖女儿捎回家受用。”

    看他面上的笑容挤成一朵花儿,周楠心中冷笑,这老头也太市侩了。

    杨有田昨天晚饭时横看竖看周楠不顺眼,看周楠就好象看一个叫花子,说了许多冷言冷语。今日见了妹夫的威风,目光中全是畏惧,面上全是讨好:“楠哥,走走走,家里去吃酒。咱们哥俩已经十年没见面,今天正好喝个痛快。”

    看父兄对丈夫如此亲热,云娘心中欢喜,忙道:“对对对,相公还没吃早饭呢,咱们回去吧!”

    “回去,当然要回去,不过却是回咱们自己的家。杨家的门槛高,我这个个囚徒可攀不上。”周楠这人表面上看起来是个好脾气,其实骨子里却是个眼睛里不揉沙子的人。昨天吃了这父子一通埋汰,再想到大舅子以前殴打妻子的情形,这一口气无论如何也咽不下去,就冷笑着问杨六爷:“岳丈大人,你昨日叫我把村里所有人带过来,又说我一个人来顶个屁用,百无一用是书生。今日如何,我一个人不就将展里长他们五十多号人马给喝退了?”

    “还有,大舅哥说‘还真当屋里那人是当初的秀才相公,也配吃咱们家的肉?’既然话已经这么说了,那我还能厚着脸皮去吃你家酒肉?”

    他笑得越发响亮:“今日其实我也不肯插手的,君子若以德报怨,何以报德。可惜那姓展的竟然打到云娘头上,我就不能不出手了。泰山老大人,今日事毕,且告辞了。以后再有这种狗屁倒灶的事情,你也别指望小女婿能帮上什么忙。”

    说完,就一拱手,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于名。

    听到周楠这一通讽刺,杨六爷面上羞得通红:“贤婿,贤婿,这话怎么说的……咳,请留步,请留步啊!”

    可惜,周楠行得极快,已经去得远了。

    ……

    “相公,你今天说了这话,也不知道爹爹和兄长会伤心成什么模样?”从泉水村出来,云娘一路小跑地跟着周楠走了好一段路,有些微喘。

    见丈夫和父亲翻脸,她神色黯然。

    周楠放慢了脚步,叹息一声:“云娘啊云娘,你心善是个优点,可有的时候实在太懦弱了。或许你不是这样的人儿,之所以变成现在这样,那是因为你太没有原则了。这人,只要有了原则,有所为,又所不为,别人自然不敢来生事。你父兄以前那么欺负你,今天我就得替你把这个场子找回来。”

    “是的,相公说得是。”云娘还是有点郁闷。

    周楠突然问:“对了,方才为夫狠狠训斥泰山和大舅哥,你是不是有种扬眉吐气之感?”

    “那可是我爹,这么想不孝的。”云娘吃了一惊,半晌才轻轻说:“有点。”

    “什么有点?”周楠装着听不清楚地问。

    “是有点。”

    “高兴了你就大声喊出来呀!”

    “是有点。”云娘的声音大起来,眼睛里全是喜色,然后“扑哧”一声笑起来。

    两人放声大笑,笑声在山间激起阵阵回音。

    总体来说这还算是一次叫人愉快的探亲,云娘终于将郁积在胸中多年的闷气发泄出去。她高兴了,周楠也就高兴了。

    唯一不美的是没吃到猪肉,昨天只喝了了一碗棒子骨熬黄豆汤。

    一想到这里,周楠就恨意难消。

    *********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

    转眼就到了暮春时节,地里的稻子茁壮成长,有蛙声十里出山泉。

    农户人家的活半年到头就没有干完的时候,即便距离夏收还有很长一段时间,但薅草、施肥一样都不能落下。也就清明、中元、春节三个日子可以休息几日。

    今日正是扫墓祭祀祖先的日子,乡村里到处都是烧纸钱的烟雾和鞭炮声。

    最后一锹土铲到坟头,一个村民又在上面栽了一丛茅草,这座新坟算是大功告成。过来帮忙的几人同时拱手:“楠哥儿,弄好了,该如何谢我?”

    周楠哈哈一笑:“你们可是知道的,我和云娘半年才三百斤黄谷的入项,哪里有钱去买酒肉给你们吃。你们今天能够过来帮我起新坟,这个情分我记住了。别的没有,也就一壶茶,几样上次进城买回来的点心。”

    几人笑道:“有茶有点心就好。”于是,几人就围坐在一起,一边喝茶一边闲聊。

    “云娘,来跪下磕个头,拜一拜吧!”周楠招呼云娘过来,夫妻二人跪在墓前磕了个头,又上了香,算是了了一件事。

    不用问,里面埋的正是周楠从辽东带回来的周秀才的骨灰。前一阵子,因为没钱买棺木。周楠就伐倒家里的几棵柏树,请村里木匠打了口棺材,又风干了,上过几道漆,今日总算可以让他入土为安。

    云娘心中奇怪:“相公,这人是谁,每次问你,你总说是以前辽东的一个好兄弟,关系极好的。可是,真要安葬他,以后有机会送回他老家就是了,又为什么埋在我们周家的祖坟里。”

    周楠叹息一声:“送不回去了,他是个流民,一直不肯说出自己是何方人氏。说来也巧,此人竟然和我同名同姓。当初在辽东我与他可是兄弟相称的,反正一笔写不出两个周字,说不定我和他五百年前还是一家呢。就让他入了我们周家的宗谱吧,也好享受后人的香火。”

    云娘点点头:“相公说得是,这人也是可怜啊!”

    “是啊,可怜。”周楠闭上眼睛,双手合十,在心中默默念叨:“周秀才周兄,我顶替了你的身份也是不得以,事急从权,希望你不要怪我。放心,既然顶替了你的身份,你身上该得担负的责任,就让我一身来承担,你就安心转世,投个好人家吧!”

    念完,他站起身来,将一把钱纸扔出去,高声喊:“周兄你回家了,魂兮归来!”

    给周秀才上了香,算是让这道游魂入土为安,周楠感觉自己终于放下心中的一个重负,就和几个村民坐在坟地里一边吃茶一边聊天。

    “楠哥,听说前番你在岳丈家一人打五十人,打得展里长一家人溃不成军,好生了得。说书先生口中所说的张飞、项羽也不过如此。”一个村民说。

    泉水村距离周家庄也不过二十里,出了这么大一件事,消息不几日就传了过来。

    周楠心中好笑,一人打五十人,真当我是武林高手啊!他心中还是难免得意:“那展中成欺人太甚,自然不能不管。兔子逼急了还咬人了,不得不奋起一搏。”

    大家都是一脸崇拜的目光,都说:“楠哥你这么能打,现在是名声在外了,别的村知道咱们周家有你这个个厉害角色,以后也不敢犯到我等头上来。”

    “对对对,这几日我出去,别人知道我是周家庄的人,都客客气气的,重话也不敢说一句。”

    “楠哥,今后若有事,你可一替我们庄子撑腰啊!没啥说的,你指哪儿,咱们就打哪里儿。”

    “我明明用智商打败展中成的,怎么到你等口中就变得如此简单粗暴。”周楠心中略微郁闷,自己的个人形象已经从文曲星下凡的周秀才潜移默化地朝乡村土霸王转化,这好象不是什么好事。

    大家越说越上劲,甚至还有人讨论说上个月隔壁村子的人在种地的时候挖了庄子里的田坎,占了自己一寸地。楠哥你不能不管,是不是聚齐人马找那鸟人讨个说法。

    气氛渐渐热烈起来,也让周楠哭笑不得。正在这个时候,一个小屁孩儿飞快地跑过来:“楠大叔,不好了,有人来寻你晦气了。”

    一个汉子气恼地将手中的茶碗重重摔在地上,暴喝:“是哪个不开眼的来寻晦气,寻楠哥的晦气就是不给咱们周家庄的面子。楠哥,你下命令吧,咱们打他丫挺的。”

    “对对对,打死他!“大家都红着脸叫起来。

    周楠忙问那个小孩子:“出什么事了?”

    “楠大叔,是衙门里来的人,说是要锁你回去交差。”

    自古民不与官斗,众人面面相觑,都着声不得。

    周楠心中也是咯噔一声,心中暗道难不成是展中成搞的鬼,这个可能性却大。姓展的乃是当地乡里,衙门日常征丁征粮还需这种基层工作人员配合,面子上多少会给些的。而且,铁打的衙门流水的官,他这个里张一做就是一辈子,在县中也有不少关系。

    不过,我却不怕,见招拆招罢了。而且,看得出来史知县对我颇有好感,倒时候说不定要去县城一趟。

    “来了几人,现在何处?”

    “楠大叔,现在人在你家里等着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