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闲臣风流 > 第二十三章 狠人
    和上次周杨带回来的那两个凶横霸道的衙役不同,今天来的两人见了周楠却是一脸的笑容,态度很是亲热。

    为首那人姓李,正坐在院子中一张椅子上吃茶,周杨两口子小心作陪。

    见到周楠回来,那人忙站起来,哈哈笑着上前见礼,有自我介绍说他是快班班头,姓李。

    古代的衙门分为快、壮、帛三班,快班负责缉捕罪犯,帛班值堂,壮班做力差。

    这个李班头,相当于后世县公安局局长吧?也算是个人物,今天突然来家里,周楠心中略惊:“见过李班头,班头光临寒舍,不知有何见教?”

    李班头哈哈一笑,说:“衙门里有一道公文要发给你,我今日回家探视父母,顺利就给你送过来了。”

    说罢,就将一份盖着县衙门鲜红大印的公文递给周楠。

    周楠接过去只看了一眼就大惊失色,原来,这竟然是一份征召文书。主要内容是,最近县衙三班缺人缺得厉害,有人推荐周楠补了一个衙役的缺,让他后天去县衙报到当差。

    周楠看完,心中只一个念头:有人在整我……肯定是展中成,一定是他,绝对是……这下麻烦大了。

    明朝实行的是严格的户籍制度,所有人根据从事的职业不同分为不同的户籍。比如你是种田的农民,就归类为农户;你是木匠、铁匠,则是匠户;你是卫所的兵,就是军户。最操蛋的是,你一旦被编户之后,这个身份就永远不得更改,连子孙也不例外。你如果是木匠,你的子孙若是想从事其他职业,对不起,你既然是匠户,你的儿子也得跟你干一样的职业,把木匠这个高尚的职业干到底吧,如果想去种田或者读书,不行。

    农户和匠户还算是良籍,在良户之下还有一种叫贱民的物种。比如衙役、妓女、乐工……没错,衙役就是贱户。不但本人,连子孙都不能参加科举做官,相当于变相地被剥夺了政治权力。

    自己若是接了这份差事,那才是前程尽毁了。

    周楠面上变色,良久说不出话来。

    李班头道:“周楠,听说你以前是还是个秀才,入了县学。后来坏了事,被发配辽东。这次回来也没生计,正好到衙门里吃皇粮,倒是一件美事。咱们班里全是粗坯,正缺你这种有头脑的,弟兄们听说你要来,都挺高兴的。”

    他见周楠这种神情,以为他欢喜得呆住了,笑了笑:“我还要赶着回家看老娘,就告辞了,后天一早记得来衙门找我。”就起身告辞。

    等到李班头离开,周楠还处于懵懂之中,脑子里乱成一团。心中有一个声音告诉自己:这事干不得,干了那就是永坠沉沦了……可是,衙门征召,自己一个小老百姓又如何抗拒得了……真是晦气,别人穿越,要么是王公贵族家的衙内,要么是风流书生。至不济也是一个良家子弟,靠着刻苦读书中举人中状元,从次走上人生颠峰。我自己一到,就要变成衙役,老天爷你这不是整人吗?

    他坐在椅子上,想了半天,却没有个主张。

    “贤婿,贤婿,可在家?”院子外面有一个声音在喊,抬头一看,却是老丈人杨六爷手中提着一副熏制的猪肝意气风发地走了进来。

    周楠心中正不欢喜,他对杨六爷也没有什么好感:“泰山老大人,小女婿就在你面前,没看到吗,今儿个是哪阵风把你老人家吹过来的?”

    杨六爷呵呵笑着:“都听说了,贤女婿你要去衙门当差,特来为你贺喜。”

    周楠没好气:“我一个良民突然摇身一变变成贱役,算什么喜事?”

    听到父亲的声音,云娘“啊”一声从屋中走出来:“原来是爹爹,你老人家怎么来了,快屋里坐。”

    将泰山迎进屋中,又倒了一杯茶之后,杨六爷才抹了抹额头上的汗水,笑吟吟地问云娘:“乖女,你看爹爹今日和往常有什么不同?”

    他一问,周楠定睛看去,只见自家便宜老丈人今天身上竟然穿着一件用上好布料裁缝的袍子,腰间系着丝绦,最难的是腰带上还挂着一只荷叶形状的碧玉玉配。挺胸兜肚,顾盼自雄,显得很威风的样子。

    女儿像父亲,云娘生得极是美貌。杨六爷这个当爹的也差不到哪里去,杨家的基因总体来说还是非常不错的。

    周楠心情正恶劣,没好气地说:“泰山这是要去吃哪家的喜酒,好生气派?”

    “青黄不接的,谁家有余钱办喜事。”杨六爷继续呵呵笑着,他自来之后笑声就没有停过,眼睛里带着得意:“寻常人家有喜事请我去吃,我还得看心情好坏再考虑给不给他这个面子呢!贤婿,乖乖女儿,好叫你们知道,你爹现在是杨里长了,也算是一方人物,平日里穿着打扮得讲究些。否则,让别人看了轻视,心中不敬。”

    周楠:“啊,你是里长,展中成不干了?”

    “那老畜生被发配边疆了,为父顶了他的位置。对了,你进衙门当差的事情是老夫一手操办的,可满意?”

    杨六爷抚须说了半天,才将事情的由来说得明白。

    原来自从那日争水拿到把柄证据之后,杨六爷也不客气,第二日索性就去了衙门,状告展中成私自移动界桩。他也知道展中成干了一辈子里长,衙门里都是他的熟人,如果按照正常程序递状纸,估计在刑房那一关就被人挡了。

    于是,杨六爷索性就敲了衙门外面的大鼓,惊动了史知县。

    私移界桩的罪名可不小,况且,现在马上又到了史知县三年一次的岁考的时候。民间所有的案件都必须马上处置了,也免得让上头挑出毛病来。听到这事,史杰人大怒,直接叫人捆了展家父子四人回衙各自打了三十棍。判了十年徒刑。展中成发配去西北军中效力。三个儿子则分别去了辽东、云南、贵州和福建省台湾府。展家的三个儿子年轻力壮或许还有一两人能够撑过十年,展中成只怕是要死在西北了。

    只因为一个判决,就让展家万劫不复,可见“破家知县,灭门知府”一言不虚,可见封建时代国家机器的残酷。

    干掉展中成之后,杨六爷就顶了他的里长位置,成为了光荣的乡村一霸。

    周楠听完,抽了一口冷气:“这……”他将界桩交给丈人,原本以为有这个把柄在手,展中成以后再不敢来骚扰杨家。接下来就是讨价还价,狠狠地敲诈展家一笔,在将东西还给人家。却不想,这个老头居然灭人满门,好狠!

    杨六爷收起笑容,眼睛里闪过一丝精光:“贤婿,你以前是个读书人,不明白这世间人心的险恶,我和姓展的结下的这个梁子也没有化解的可能。展家家大势大,他又是里长,吃了这个亏,以后未必不会再生歹心。世上只有千日做贼,哪里有千日防贼的道理。老夫做事一向是要么不做,要做就将事情做绝,却不肯给人反扑的机会。”

    对于古代的丛林世界,弱肉强食的游戏规则,周楠已经有初步的心理准备。不过,他还是负气埋怨道:“以牙还牙,以眼还眼,老泰山这么做也是应该。能够做一里之长,小婿恭喜你老人家了。可是,你不该让我进衙门啊!我好好儿的一个良民,现在却做了贱役。不但自己,就连子孙世代也翻不了身。”

    “你啊,就是迂腐。”杨六爷禁不住冷笑一声:“你还怪起老夫了,就算你不进衙门当差,难不成你的子孙就能靠读书当官?你一个囚犯,还谈什么前程,可笑!”

    听到这么一说,周楠不觉垂头丧气。是的,他就是个被革除了功名的囚犯,终生科举无望。最要命的是,因为有罪案在身,子孙也不能参加明朝的公务员考试做官。按照明朝的科举制度,一个考生才参加考试的时候需要查祖宗三代的履历,父亲、祖父、曾祖没有犯罪记录、不是贱籍,才能进考场。自己是杀人犯,子孙已经被他牵累了。

    杨六爷继续喝道:“贤婿,你看看你这家里都破烂成什么样子,我乖女自从嫁给你就没有过上一天好日子。听说你兄弟每年只给你三石黄谷,够什么吃喝,若不再想其他法子,一家老小都要饿死了。你如果进了衙门,每月还有二两的工食银子可拿。再从其他地方赚些外快,五六两总是看得到的。”

    听到有五六两银子的入项,周楠眼睛大亮:“此话可真?”

    在南美洲白银还没有大量输入大明朝之前,白银的购买力可不弱。就拿每月五两银子计算,折合成后世人民币相当于四千块钱。在安东这种五六线城市,四千块钱工资除了养家糊口,节约一些,买车买房都有可能。

    这事倒也干得,衙役虽然地位低,却也相当于后世的白领和公务员了。周楠这阵子正为自己将来要靠什么生存而烦恼,听到杨六爷的话,顿时大为心动。

    杨六爷冷哼一声,道:“你也就这眼界,五六两银子的入项就满足了?老夫已经打听得清楚,你不是写了一首什么歪诗吗,很中大老爷的意。我一在县尊面前提起让你补进三班,他老人家立即就准了,还叫李班头亲自给你送文书过来,面子可不小。好好混,说不好将来混个班头、师爷什么的,攒下一笔不小的身家。到时候,咱们也能跟着你威风。你想啊,你在衙门里,我在下面做里保,哪个不开眼的刁民敢惹?”

    他心中自来就有一个土豪梦,幻想着有一天欺男霸女,称雄一方,逍遥快活。只可惜家资有限,杨家人口也少,一向被县中大姓人家欺压。现在既然有这个机会,倒是可以好生培养一下周楠这个新锐后进。就那他那天刀劈展家父子,一人独当百万雄师的狠劲儿。不去做衙役简直就是暴殄天物,违误人才。

    周楠没个奈何:“好吧,多谢老泰山,我后天就去衙门报到。”

    云娘:“爹爹,饭已经做好了。”

    “谁吃你家的饭,看你们穷成这样也没甚吃食,回了。”杨六爷站起身来,将一枚二两重的银子扔在桌上:“贤婿,进了城到处都要使钱,这是老夫问有田要的,且给你使用。日常若是不够,尽管开口。”

    云娘吃惊,她知道父亲年事已高,家务事都交给哥哥管理:“兄长他肯吗?”

    杨六爷眼睛一瞪:“家里的大事自然由老夫做主,他也就那点眼界,懂个屁?若是再使性子,老子锤死他。乖女,你兄长以后若是对你不敬,尽管同我说,以往委屈你了。”他大约是以前被别姓人家欺负得狠了,准备将手头的资源投资到周楠头上。

    听到父亲说这种贴心话,云娘眼圈又红了:“多谢爹爹。”

    休整了一日,到第三天,周楠饱餐了一顿腊猪肝,酒足饭饱进县衙报到。

    他今天来得却是不巧,史知县和几个师爷在李班头的护送下去了淮安府,说是要两日才回。原来,明朝的官员任期都是三年一届,可连任两届。每年有一次小考,三年一次中期考核。若是考试合格可留任,政绩卓异则会得到提拔。至于不合格的,或者年龄岁数到了,则会被裁撤淘汰,吐故纳新。

    考核办公现场设在淮安府知府衙门,此事关系到自己头上的乌纱帽不由得不小心,史知县懒觉也不睡了,一大早就带着随员乘船西行。

    听到这个消息,周楠大失所望。他原本想着等下见了知县,找个机会再献诗一首,让他见识见识自己的文才,说不好还真成为人家夹袋中的亲信。现在这么一来,自己的计划落空了。也不知道知县的岁考如何,若是被上司刁难心情恶劣,自己不明就里贴上去,说不准要碰一鼻子灰。

    遗憾归遗憾,但接下来的事情却让他小小的高兴一下。

    象这种衙门进人的事情都归户房管,户房的书办说县尊不在,衙门里的事情一切都由县丞做主。归县丞说了,以前听说过周楠你的名字,最近你的那首什么《临江仙》做得很好。尤其是“爱他明月好,憔悴也相关。”“西风多少恨,吹不散眉弯”两句,简直就是上上佳作。看来,周楠还真是一个大才子啊。可叹犯了事被革了功名,可惜了。

    这样的人才正是衙门里最需要的,若是充做普通衙役埋没人才,不妨先暂代李班头的班头一职,这几日先将快班的事情管起来。

    归县城姓归名元,举人出身,进士无望,在京城待了十年差,去年才补了安东县这个缺。

    班头这个职务虽然不大,可真算起来也相当于公安局长或者刑警队长,这可是正科级的。即便是暂代,可有了这个良好的开始,未来未必就不能转正。

    周楠穿着青色箭衣,头戴插着鸡毛的四方帽,腰挎一口大刀,感觉自己帅帅哒,这个时候他深刻地体会到岳父做里长时亢奋得意的心情。

    你也别小看这个班头正科级干部,在地方上也算是个响当当的人物。换个说法,如果在后世,自己从一个三餐不继的打工崽摇身一变变成某大局的局长助理,还不够牛B吗?

    周楠:“如此,在下倒要去给归县丞磕头致谢了。”

    “不忙,归县丞有个事交代下来叫你去办。”户房书吏拦住周楠,将一个卷宗递过去:“县里刚出了件逃人案,是个妇人失踪案,你们快班的活儿,李班头不是不在吗,你去把案子破了回来交差。归县丞吩咐下来了,限期三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