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闲臣风流 > 第五十四章 为公为私
    云娘看到周楠面带不豫,忙柔声道:“相公,我是这么想的。虽说你现在在衙门里当差,每月也有几两银子俸禄,可也没多少。家里的地也指望不上,现在就咱们夫妻还有小兰三个人,尽管够吃。但是,将来若再添丁进口如何够?做人得想得长远些才行,这次爹爹要弄船,兄长说了,如果做成,相公可占三成股份。我是妇道人家,外面的事情也不懂的,说错话相公莫怪。”

    听她这么说,周楠心中一动。他现在穷得厉害,外面的债务也叫他心惊肉跳。单靠俸禄在短时间内根本没办法改变自己窘迫的处境。至于贪赃枉法,一时出于一个现代人的道德观荣辱观还做不到吃了被告吃被告。再说,他就是一个吏员,就算想收灰色银子,人家不知道直接去通县尊和县丞的关节吗,还用跑来找他这个师爷?

    不过,云娘所说的倒是一条思路。

    他心中有心去试一试,口头却道:“事情哪里有这么容易的,这淮安府别的不多,就是衙门多官多,我真是芥子似的一个人物,根本就说不上话,明日我再去打听打听吧。”

    说罢,他回头看了看云娘。却见,云娘大约是因为不住挥着扇子,浑身都被盛夏的热汗沁透了。在自己家中,她也没有什么好讲究的,只穿了一件薄麻衫。此刻紧紧地贴在身上,在夜光中似是要透明了。

    周楠本就是血气方刚的年纪,如何忍耐得住。突然起身,一把抱着云娘就朝屋中走去。

    云娘低呼一声:“相公……”

    周楠低笑:“娘子方才不是说要给我们家添丁进口吗,老夫当仁不让。”

    云娘羞得满面通红,将脸藏在周楠怀里,低声道:“浑身都是汗,臭得很。”

    “却顾不得那么多了,早栽秧子早打谷,早生儿子早享福。”

    一夜温存叫人精神抖擞,第二日乃是休沐,衙门里放假一天,周楠写了帖子径直去都盐运使司设在安东县的知事所拜见石千石。

    很快,一个小卒就过来说石知事正在所后面的小河边钓鱼,周典吏可去那边见老爷。

    来的都是客,更何况大家都是在场面上走动的人,石千石如此拿大已经是大大地不给面子了。周楠心中恼怒,可想了想,人家虽说是不入流的官,可好歹也是有品级的。再说自己有求于人,这口气却要忍了。

    很快就到了地头,却见石千石正顿在河边,不住挥杆,发出阵阵大笑:“又钓了一条,直娘贼,今天这鱼儿都是饿鬼投胎,见食就咬啊?”

    他身边立着两个健儿,都笑着恭维:“石老爷,不是鱼儿饿,实在是老爷你威风凛凛,鱼儿都被你吓昏了头,一个劲地朝钩上撞。能够祭了老爷的五脏庙,也是它们的福分,将来定会投个好胎。”

    石千石笑骂:“你们两人今天是吃了油大吗,这么油嘴滑舍。当老子不知道,你们早就在这里下了食,养了鱼窝。直娘贼,当我是傻子吗?”

    他是军汉出身,盐运有独立的施法权,整日在水上和私盐贩子打交道,为人也粗鲁不文,直娘贼不离口。

    周楠走上前去,微一拱手:“安东县衙典吏周楠,见过石知事。”

    石千石回头用胖脸看了周楠一眼,然后又将目光落到水中浮漂上,问:“咱们盐运和你们地方上也不犯交涉,你来做什么,谁叫你来的?”

    周楠一看他这副不买帐的样子,就知道今天的事有点难办。

    就微微一笑,道:“倒不是公事,是这样,我想弄三四条船给盐场运盐。听人说,这事需得主事点头才行,这才来见知事,还请知事行个方便。若知事答应,这个情分周楠记下了。”

    “弄几条船运盐?”突然,石千石皱起了眉头,道:“周师爷,你可找错人了,我就是一个小小的从八品小官儿,在盐运衙门里算个卵子。府城里随便来个人都是大爷,咱就得小心侍侯着。往年这远盐的活给谁干,给多少条船都是盐运衙门里转运使和同知大老爷定下的,我可做不了主。今天你既然求到我头上来,我就说句实在话吧。如果衙门里的大老爷说上一句话,你要放多少条船进去,我都同意。”

    周楠心中暗骂,我如果走得通转运使和转运使同知这种从三品、从四品大员的路子,还用在安东做一个小小的典吏,你这厮分明就是搪塞于我。

    今天既然来了,周楠自然不肯空手而归,只道:“石知县,盐运知事所在咱们安东已经有三十来年了吧?地方上有事自然不会劳烦贵所,可若贵所和地方百姓起了冲突,不也需要衙门调解。还请看到两个衙门走动多年的情分上,行个方便。”

    石千石口中说盐运和地方政府不犯交涉,可真有事,有的时候还是要找到县衙中去。场面上的事情,你给我面子,我给你面子,花花轿子人抬人,这个道理想必石千石应该懂得。

    周楠这话是在提醒石千石,如果以后盐运有事,也别指望县衙出面。说不好,他还会找人给他的知事所寻些晦气。

    石千石如何听不懂周楠的弦外之音,突然沉下脸,冷冷道:“周师爷,我是军汉出身,有点怪脾气,最不吃人皮里阳秋那一套。这事还真的只能说抱歉了,来人,送周师爷。”

    周楠也恼了,正要发作。突然,一个知事所的文吏满头大汗跑来,叫道:“知事老爷,不好了,不好了,盐场那边出事了。盐工都说正值农忙,要回家割谷子,撂挑子不干。如今,盐场里已经没人干活,更别说装船了。这个月的量若是做不完,上头责罚下来,谁担待得起。”

    “啊,都他娘的跑了?一定是嫌衙门里给的工钱少,这些刁民人心不足蛇吞象啊!来人,准备家伙,随老子去逮人,看爷爷怎么收拾那些刁民。”石千石猛地扔掉手中的钓杆站起来,一脸的狰狞。

    他也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盐税是大明朝最稳定最可靠的来源,有了这笔收入,中央财政也有底气。若是盐政这边出了纰漏,哪怕是一点小事,也会第一时间传到上司的耳朵里去。真到那个时候,自己这个知事也干到头了。

    这些刁民竟然不干活,这是对抗衙门啊,先抓几个领头的打一顿,关上几天就老实了。

    石千石是军汉出身,一遇到事首先想着就是用暴力解决问题。

    当下,就要去招集人手执法。

    突然,周楠张开双臂,冷冷道:“石知事你这是要做什么?”

    石千石喝道:“还能做什么,抓人,你瞎啊?”

    “抓人,敢问抓的什么人,所犯何事?”

    石千石怒道:“抓盐工,他们不给盐场干活,难道我抓他们还有错?”

    “盐工,敢问,那些工人的户籍落在何处,可是匠籍?”周楠淡淡道:“如果我没记错,他们都是我安东县的农户,既不是匠户,也不是贱役,可不归你们盐运衙门管。石知事,我提醒你,现在是夏收。农桑乃是国本,你捉我县农户,若是耽误了农时,那个罪名可就大了。县尊若是一道奏折递上去,怕是没有人保得了你。这个后果,还请知事三思。”

    原来,明朝实行的是严格的户籍制度。百姓根据所从事的行业不同分为民户、军户、匠户,父子相承,不得更改。也就是说,如果你的父亲是士兵,对不起,你也得干这个,并随时等待朝廷征召出征。

    两淮盐场的盐工自然是匠籍,不过安东这边却是例外。

    安东位于盐场的最北面,产量低,又是最近几十年才开辟的盐田,制度尚未完善,也没有专业的熬盐匠户。就算他们想招,大家好好的良家子不当,为什么要自敢堕落去当匠户。

    为了免得麻烦,盐道衙门索性就在安东招募临时工,让他们在盐场干活,按月给一定的工食。

    “你这厮要跟本官对着干,谁给你这么大的胆子?”石知石暴跳如雷,捏着拳头,眼睛像是要喷出火来,似是要一言不合就一拳打到周楠脸上。

    周楠却是不惧,凛然道:“不是我要和知事对这个干,实在是制度如此。是制度给了我周某人的胆子,国法大如天,朝廷的规矩大如天。你今天胆敢滋扰地方,破坏我县农耕,休说是我,史县尊也容你不得。”

    石千石能够混到今天这个地位并不是一个笨人,如何不明白这其中的厉害。顿时气得满面铁青,却又无可奈何。站在那里,半天也说不出话来。

    见成功地震住石千石,周楠突地一笑:“知事,其实这事也易,我倒有个两全其美的法子。”

    方才过来的那个书办喝道:“你这个厮又有什么法子?”

    石千石阴沉着脸:“说说看。”

    周楠:“知事,县衙和你们知事所相处了几十年,今后还要打交道,确实不能闹生分了,安说,盐道这事我衙也是责无旁贷。只是现在确实是农忙,根本雇不到工人,若是耽误了夏收老百姓饿肚子,县尊也要吃挂落的,这事说到底还是因为你们盐场没有招之既来的匠户。”

    石千石:“养匠户,说得轻巧,哪里有人肯来?”

    周楠悠悠道:“东南倭乱,大量流民过江,咱们淮安也来了不少。朝廷下旨让他们就地落籍,我府各县都分有一定名额。此事县尊大老爷叫我负责,那可是六十户人家,共四百一十四人啊,不知道够不够用?”

    “够用,够用。”石千石大喜:“周师爷你的意思是把那些人给我使?”

    周楠点点头:“今天我来这里一是为私,二是为公。私事方才已经说过,至于公事,我打算将这些流民都落籍到盐场变成匠户。盐场的收入也不错,流民现在能够有一口饭吃已是千恩万谢,自然愿意。不过,还没等我把话说完,知事就要赶人,那咱们只能后会无期了。”

    说罢,做势要走。

    石千石急忙拦住他,不住拱手作揖:“咳,师爷你这是何必呢,来都来了,吃过饭再说。我是军户出身,说话就这个样,得罪之处还请师爷原谅则个。三条船就三条船……不,五条,五条……六条,再不能多了。盐场每日需要运输的官盐也就五十船,还得分些给其他人啊!”

    周楠略一沉吟,六条船,给岳父和大舅子四条,自己经营两条。每天都有八钱到一两银子的运费,一个月下来就是三十两,只需一年不到就能还清梅家的债务。而且,这活可以长期干下去。做上几年,房子车子不是梦。

    就点点头:“好吧,就这么办。饭也不吃你的,做事要紧。石知事要请我吃酒,等做完这事,咱们再聚,正想和知事亲近呢!”

    接下来几日,周楠将那些流民都交给了盐道。那些从东南逃过来的流民本就住在海边,对于熬盐这活儿也不陌生,上手得也快。加上盐场本就是有钱的大国企,待遇好,住房也是现成的,都愿意改为匠户。

    此番如此顺利地就解决了流民安置问题,在整个淮安府排名第一,得到了上司的褒奖,史知县心情大好,又寻思着赏周楠一些钱。

    这一日旧话重提:“周楠,你最近是不是很缺钱?”

    周楠大惊:“大老爷可不能再赏了,再赏下去卑职光人情往来就得破产,真若要奖励卑职,能不能把县衙的两条坏船便宜卖给我。”

    淮安水多,出门就得坐船。没有船,衙门办事也不方便,因此倒也准备了不少。平日里衙役下乡公干,遇到水路顺畅的,就直接划桨过去,倒也快捷。如此也免得大伙儿在外过夜,平添了许多开支。

    政府采购这种事情也是有油水的,一条小船置办下来,过手的师爷、文吏、衙役每人都有些须入项。虽说到手只够两顿饭钱,但有好处不占就是王八蛋,泰山不拒存土嘛。

    如此,几十年下来,每届知县都会造几条小舢板,渐渐就多了起来。以往不用的船都扔在河滩上没人过问,渐渐烂掉。

    于是,周楠就用极低廉的价格买下两条淘汰下来的木船,交给木匠修葺,一旦修好不漏水,再雇上两个脚夫,就可以开始营业了。

    周楠心中快活,对云娘说:“带个信给泰山老大人和你兄长,就说运盐的事情已经办好,让他们有时间去知事所走一趟。”

    云娘大喜:“事情办成了,谢谢相公,谢谢相公,我这就亲自回一趟娘家。”

    周楠突然想起大舅子杨有田可是答应给自己二十两银子的答谢的,可现在叫云娘去要,却有些不好意思,也就罢了。

    又有知事所的人拿着帖子过来,说是石老爷请周老爷吃酒。

    周楠以后可是要和盐运那一帮子人打交道的,有心结交石千石。正好云娘不在,他在家中也是无聊,就收了帖子,随那人一道去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