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闲臣风流 > 第五十七章 果敢坚决
    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千金之子坐不垂堂。

    按说,遇到这种情形,一般穿越者首先要做的就是关好门窗自保。

    只是这在明朝却行不通。

    原来,明朝实行的是里保制度。在乡下,以一乡一里互保。在城市中,则以街道编户。一户有事,其他人都要负责。

    比如某人家遭遇盗窃,其他人都要帮着捉拿贼人;一户人家失火,其他人都要帮着抢险。若是不闻不闻,那就有话说了,难道你是小偷的同伙,难道那火是你放的,一旦追究起来,非折腾你到半死。

    今日石府失窃,周楠正好住在石家,他又是公职人员,自然有缉捕的责任,自然不能坐视不理。否则,一旦此事传出去,舆论大哗,他这个典吏也不要干了。

    冲下阁楼,外面那一群知事所的家丁已经举着灯笼,提了棍棒冲进院子来。总数大约有六七人,全是精壮后生。

    周楠正要问贼人何在,突然,为首那人指着他大吼:“好大胆的贼子,竟偷到石老爷家里来,拿下!”

    “啊!”周楠失惊而叫。这人正是先前吃酒时伸手拦住自己去路的那个知事所文吏,不可能不认识他周师爷。

    此刻却指自己为窃贼,就算周楠再笨,也知道自己中了别人圈套。

    什么让自己帮着到王若虚那里走门子谋个长芦盐场的缺,什么要将侄女嫁给他周楠为妻,又说什么要让他顶替安东盐道知事的位置,都他娘是骗人,哄小孩子的。

    他石千石是什么人,胡宗宪的走卒,严嵩严党的神经末梢,背景大了去。他要去长芦盐场,也就是胡家一封信的事情,犯得着求到他周楠这么个小人物头上?

    盐道平日里查缉走私贩子,有独抓捕和审问的权利,是独立司法系统。我若是落到他们手上,再胡乱弄些人证物证出来,那不就做成铁案了?

    所以,必须马上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这一番心理活动说来话长,其实也就是电光石火的一瞬间。

    刹那,周楠就做出决断,用尽全身力气将手中的门闩“呼”一声那群人扔去。

    那几人下意识地朝旁边一跃,闪开。

    周楠也不耽搁,脚一蹬,跳上旁边的太湖石,手一张抓住石墙头就翻到另外一座院子。

    这一招当真是鹰起鹄落,跟杂耍一般。当双脚稳稳落地的时候,他忍不住一呆:想不到我身手竟是如此了得……可见这人一遇到危急的情况时,身体中的潜力就会彻底被激发出来,做出平日里不敢想象的动作。

    旁边的房间里还亮着灯,听到周楠跳墙过来的声音,门吱啊一声开了,露出三丫睡眼惺忪的肥脸:“什么人,干什么,劫色了,有人劫色了!”

    周楠哭笑不得,当世界上色狼眼瞎啊!

    忙低声道:“是我,别闹!可有出府的后门?”

    借着灯光,发现是周楠,还光着上身露出健美的肌肉。三丫狂喜:“原来是相公,你我的事情先前伯父已经同我讲过了,可是已经想得明白,过来寻我……可是,可是……咱们虽然你有情我有意,毕竟还没有拜堂成亲,人家好羞的……相公,你生得好生俊俏,俺欢喜得很。进屋吧,对人家好一点。”

    周楠见她一脸色迷心窍模样,知道再问也问不出个究竟,忙举足欲走。

    三丫一把抓住周楠:“相公你往哪里走?”

    这个时候,那群人已经追到院子里来。

    周楠大喝一声,一个过肩摔,将那胖大丫头摔倒在地。只见,三丫肥硕的身体在地上痛得不住抽搐,当真是凶器硕大,颤颤巍巍。

    他竟有些微微的心悸,有些难以名状的冲动。可见,男性果然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只要是异性,无论什么模样,在特殊情况下都会有原始的念头。

    “贼人凶恶,保护三小姐!”见周楠辣手无情,痛打美人,众家丁大惊,下意识地去保护主子。

    趁这个机会,周楠脚下发力,冲出重围。也是他运气好,三丫院子里正好有一道后门通往外面的大街。

    死里逃生,他也不敢耽搁,一口气逃回了家里。

    看到周楠决尘而去背影,看到他动如脱兔,几个石家的家丁知道无论如何也追不上去,都傻了眼。

    “这是一个秀才书生,凭地这般快?”

    “叫他走脱了,如何做成铁案,又如何向知事交代……啊,石老爷你来了?”

    石千石铁青着脸,骂:“你们他娘的都是一群废物,这样还被人家逃脱了,我养你等何用?”

    骂了半天,石千石才道:“不用担心,这鸟毛师爷的衣裳还留在阁楼里,这就是证据。明日我去找史人杰,让他把贼子交出来。”

    “对,有石老爷也出马,史知县敢不给面子。他不给你面子,就是不给胡家面子。不给胡家面子,就是不给严阁老和小阁老面子,这个后果他承受得起吗?”众家丁纷纷说。

    突然,三丫发出一声爽朗的大叫:“不许害我相公,伯父,俺中意那男人,你得给我。”

    石千石怒喝:“三丫,今日的情形你是看到的,你觉得还有可能吗?”

    “俺不管,俺就要那汉子。”

    “他姓周的有什么好?”

    “生得好,伯父,你没看他一身油亮的腱子肉,好看得紧,摸起来也舒服。俺不管,俺不管,俺就要他。”

    众家丁想笑,却不敢笑出来,憋得无比痛苦。

    “滚回屋去,丢人现眼。”石千石铁青着脸。

    不片刻,屋中响起三丫愤怒地摔东西的声音。

    ……

    好在是在夜里,周楠近乎裸奔的形象才没有被人看到。好在云娘回娘家去了,否则还不好同她解释。

    侄女小兰看到他的模样,大吃了一惊,连忙拿了衣裳出来侍侯伯父更衣:“伯父,你这是怎么了?”

    “没什么,遇到贼子了。”

    “什么贼子这么大胆敢惹伯父你老人家?”

    “我怎么知道,直娘贼晦气透了。小兰,帮我烧一壶热茶过来压压惊……算了,我还是去县衙住吧,等你婶回来跟她说一声,就说我公务繁忙,今晚在衙门住一宿。”看着小兰纤细模样,又想起三丫那二师兄一般的相貌,周楠不觉顺眼了许多。

    此地也不可久留,须防备石千石连夜过来拿人,还是先躲进县衙里安全。有史知县在,自己也可得片刻安生。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