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闲臣风流 > 第六十三章 疑心暗鬼(二)
    “我看就是,那胖丫头说了,她死活要嫁给伯父做我的婶婶。”小兰也没有眼力劲,适时插上一句。

    周楠愤怒地看着他:“小兰,不说话没有人当是哑巴。”

    小兰不服气:“那胖丫头在我身上又摸又掐,还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侄女这个脸丢大了,这个口气咽不下去。”她不肯罢休,继续挑拨道:“婶婶,胖丫头还真把我当真你了。她可不是要到咱们周家做妾的,她放出大话,说要赶我,也就是你出门,自做大妻。什么东西,看她那模样也配!”

    “啊!”这次换成云娘瞠目结舌了。

    周楠:“云娘,进屋去,你听我仔细说说这事。”

    “好吧。”云娘点头。

    小兰还是不肯放过:“伯父,快带兵去把那小娼妇给捉了,投进大牢里。惹我,也不看看我是谁,我伯父是谁?”

    周楠苦笑:“知道她是什么人吗,盐道知事所知事的侄女,我拿她可没有办法。”

    小兰:“怎么可能,伯父不是师爷吗,很威风的。”

    “住口,你懂什么,以后少说不相干的话。”周楠终于恼了,呵斥了她几句,就和云娘进了屋关上门。

    听周楠说完他和梅家、石千石的过节,梅娘才明白事情的来龙去脉,叹息道:“原来如此,看来咱们和梅家的冤仇已经深得化不开了。我就说这几日我家门口总有陌生人探头探脑的,估计是梅家和知事所来寻仇的,今天石千石的侄女更是直接欺负到小兰。相公,你常在外面行走,须多个心眼,防着他们害了你。”

    一想起周楠面临的危险,云娘就俏脸发白。

    周楠安慰她说:“放心好了,我可是正经的朝廷任命的吏员。你想啊,一县的吏员可是在吏部登记造册的,突然出了事,朝廷肯定要过问。上面追查下来,梅家和石千石也承受不起。所以,我的人身安全还是可以得到保证的。”

    云娘急道:“相公,你就这样凡事都不放在心上,小心些总是好的。”

    当天晚上,云娘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塌实。

    话虽这么说,周楠还是有些担忧,接下来他多了一份小心。可如此一来,一出家门,他都感觉有人在盯梢自己,要寻个僻静地地方对自己不利。

    如此一来,他都快弄出神经病了。

    “不能再这么下去,不然我非疯了不可。梅康、石千石,你们还有完没完?”周楠气得咬牙切齿。

    老这么被县衙投闲置散也不是办法,周楠还是决定厚着脸皮凑到史知县那里去,希望经过这几日,这个史杰人的气消了些。

    照例被挡在后衙门外,候了半天,终于有一个师爷出来,道:“周师爷,县尊说了你这事实在胡闹,也是给你一个教训。知县大老爷说了,虽说石千石可恶,可知事所和县衙毕若是反目,传出去却甚为不妥,有损他老人家的官箴,须得你却解决了石知事诬陷你为盗贼这个误会。在没有解决这个问题之前,你也不用回衙来。就算回来,他也不肯见你。”

    说完,师爷就苦笑着劝周楠:“周典吏,此事明眼人都知道是梅家在背后搞鬼。梅家毕竟是县里的大户,县里但凡有事还得他们出钱出人出力。那天的事大老爷替你撑腰,算是过去了。可保不准梅家以后又出什么妖蛾子。老这么下去也不是办法,事情总得解决啊!”

    周楠负气道:“解决,怎么解决,这仇已经化不开了,难道我得想个办法将他梅家彻底铲除,抄家灭门不成?我如果有这个本事,还用在县衙做一个小小的典吏?要不,我出银子找打行的人把梅康给弄死算了。”

    所谓打行乃是明朝中后期市井文化特有的产物。

    随着明朝资本主义萌芽的出现和商品经济的进一步发展,江南、江北各大小城市逐渐繁荣起来。加上南方人多地少,大量失地农民涌进城市谋生。但城市里要想求一条活路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于是,一批没有一技之长的青年后生就聚集在一起,组成类似于黑瑟会的犯罪团体。

    平日里以帮人打架斗殴为生,因此,这种团体就被人称之为打行。

    那师爷大惊:“冷静,冷静,周师爷大好前程,岂能出此下策?”

    “我是干这种事情的人吗?”周楠用看智障一样的目光看了他一眼。请打行的人灭梅家的门,那不是开玩笑吗?梅家有多少人口,我有那么多钱请杀手吗?

    再说了,就算我有这么多钱,打行的人也未必有这个胆子。人家梅康是什么人,一辈子在江湖上厮混,是打行的老祖宗。你跑上门去,那不是关公门钱耍大刀?

    自己不过是说说气话,这人竟然当真。连真话和气话都分不清楚,可见这县衙中也没有人才。

    “是是是,周师爷自然不是做这种事情的人。”那师爷连连点头,又道:“盐道知事所的人飞扬跋扈惯了,梅员外又不是个正经出身的人,凡事须小心些。不过,周典吏吉人自有天相,也不用过于担心。”

    在古代有抄家县令,灭门知府的说法。可见官府的权威,一个地方官如果要整死你,随便寻个由头,也不是没有办法,如果有史知县帮忙,事情也不是不可为。问题是,史杰人也没有理由做这种脏活,你周楠只不过是他的一个得用的手下,又不是他的亲兄弟,亲儿子。

    “又是叫我小心,看来,全县的人都知道姓梅的和姓石得要害我啊!”周楠仰天长叹。

    那师爷又道:“对了,周典吏大家同僚一场,平日间也算相得,要不你过得三五日再过来,大老爷到时候心情一好,说不好就让你去礼房了呢?”

    周楠大奇:“过得三五日又如何,我怎么听不明白。”

    那师爷小声道:“周典吏这几日没有当差,原来还不知道这事。有消息说,县尊改农为桑一事合了上面的心意,朝廷的褒奖下来了,要调大老爷到云南楚雄府定远县做知县。这可是天大喜事啊!”

    从淮安府安东县这种繁华之地调去云南偏远地区为官,在现代人看来,这已经是大大的贬斥。可是,对明朝官员来说,听到这样的任命却是欢喜莫名。

    这涉及到明朝政治的一个游戏规则。

    一个官员年纪大了,朝廷都会让他们去江南繁华似锦的好地方享受几年福,顺便弄些钱,再退休回家,算是对他们为国出力一辈子的体恤。

    所以,当你接道吏部的通知,让你去苏州、杭州、南京做官,你也别高兴,这说明你的政治生命已经走到尽头。

    想法,如果放你到边远地区,那是让你养望,让你在富有挑战性的岗位接受考察,说明朝廷将来要大用你了。

    “什么,县尊要调去云南!”一向镇定的周楠失声低呼,心丧若死。

    铁打的衙门流水的官,史杰人这一走,自己最大的一座靠山倒了。

    而自己现在有了吏员身份,是国家政治编制人员,不可能跟他一起去。

    换了个知县,周楠将来在衙门里是什么地位还两说,梅康和石千石会放过他吗?

    流年不利,犯小人了,周楠心中闪过这个念头。

    “不行,不能这么下去,趁史知县还在安东,我手头还有点权力,得尽快将我和梅家恩怨这件事处理了。大丈夫,岂能坐以待毙?”

    到了承发房,周楠一边喝茶,一边低头思索。

    正想着,林阿大凑了过来,低声道:“师爷,你以前叮嘱过小的盯着梅家,但凡他那边有异动,立即报来。小人听说了一事,特来告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