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闲臣风流 > 第六十六章 上天不公
    不但风尘仆仆大老远从府城和外县赶来应聘的书生们心灰意懒,就连本县的秀才们对翁春也是大为不满,心中直叫晦气。

    作为年轻一代士林俊彦,翁春的才学大家是服气的。可就今天看来,这个翁应远的品德实在不怎么样?大家都是穷得过不下去了,才来坐馆赚这每年五十两银子的薪水。你翁春小日子甚是滋润,要追求梅二小姐自使你的手段好了,跑来跟咱们争这个西席先生的位置做什么?

    还有,你怎么也学起周楠,一遇到这种比试,完全不给大家机会,咱们安东县怎么尽出这种人啊?

    在大船后舱中,梅迟梅二小姐正和丫鬟小红坐在花格隔断后面,小声地说着话。

    没错,今天她是这次招聘会的最后决策人。县试在即,这可是弟弟梅朴第一次参加童子试,也是梅家下一代唯一的男丁正式进入名利场,正式成人。不但关系着弟弟未来的个人命运,也关系着梅家将来的气运。

    家中没有有功名的读书人,父亲梅康就算田地再多,手头的钱再多,也仅仅是一个商贾。是的,严格说起来,水上人家只算是商户。士农工商,商乃是四民之末。

    梅家的家在安东也算是排在前几位的,可县中的士绅但凡有交集应酬,根本就不带他玩儿的。就算厚着脸挨过去,堂堂梅员外就算见了一个小地主,小乡绅,也得长长一揖,恭敬地喊一声“某某老爷。”

    没办法,人家有功名,或者家中子弟是秀才、举人,乃是士,在大明朝个阶层中排名第一。

    梅家委屈啊,也羡慕啊。

    因此,为了弟弟梅朴的人生第一次科举,父亲可谓是操碎了心。

    可惜弟弟总归比不上兄长的惊才艳绝,在读书上的天分也普通,没有丝毫的灵气。

    前番因为读书不成,又将私塾先生给气跑了。

    一个好的教书先生平日里或许看不出好处,可遇到科举的时候。已经久经沙场经验丰富的老师会告诉你该怎么温习功课,本科考官喜欢从什么地方出题,什么样的文章能入他的眼。如此,你却能少走许多弯路。

    因此,现在最要紧的是立即找个有才学,有过科举经验的好老师教授弟弟。时间已然紧迫,或许寻不到一流的教师,但临阵磨枪不快也光,好歹也能在临场发挥上给梅朴一些指点。

    梅家上下,梅员外只识得几百千余字,就是个文盲。因此,这次招聘教书先生的事儿就落实到梅迟身上。

    做为一个大户人家的小姐,她不方便抛头露面,就和丫鬟坐在隔断后面聆听外面士子的应答,并最后拍板。

    “可是……圣人经义,我虽有有所涉猎,却仅仅是一知半解,又如何能够看出这些书生们才学好歹?”看着外面几十号书生,梅二小姐梅迟忍不住微叹一声,面带忧色:“若是选错了人,却要耽误了弟弟的前程。”

    身边的丫鬟小红也忍不住道:“小姐,若是大公子还在,自有他教授三公子,如何有今日的烦恼。”

    “兄长若是在,只怕早就中举人,中进士,光耀咱们梅家门楣了。三弟是不能读书的,强要他去考,却为难他了。”

    听丫鬟提起死去十年的大哥,梅迟心中一痛。是啊,大哥若在,多……好啊!

    一瞬间,当年那两个弱冠少年和自己在春日的阳光下,冠服出行。童子二三,风兮舞雩,何等逍遥。

    至夏日炎炎,两个书生大笑着跳进碧蓝的涟水,仓浪之水清兮,可以濯我缨。

    “小迟,下来吧,好凉快,好爽利!”

    “一个小丫头片子,还说什么男女大防,来来来,抓条鱼给哥哥们下酒。”

    “啊,别拉我,别拉我!”

    “扑通!”在梅迟的尖叫声中,两男一女三个孩子在水中大笑着嬉戏。

    真是美好的时光,他们是那么的英俊潇洒……大哥、我……还有周……周楠……

    想到这里,梅迟眼睛里沁着泪花。

    小红见自家小姐如此情形,忙小声道:“小姐恕罪,小红一时口快,说错了话。”

    梅二小姐勉强一笑:“算了,过去的事情也不要再提,你是无心失言,我不怪你。好了,招聘开始了,别说话,咱们听听。”

    正在这个时候,小红忍不住呀一声:“是翁公子,他也要做咱们家的私塾先生吗?”说着就朝前指去。

    梅迟定睛从花格的缝隙看出去,却见人群中不是翁春又是谁,禁不住吃了一惊奇。万万没想到这个县学高才生,竟然抹下脸要到梅家做西席,这不合常理啊!

    顿时,梅二小姐楞住了。

    小红突然一笑,低声道:“小姐,翁公子对你的心意难道你还不知道。他这是想每日见到你,这才来应聘私塾老师,也好每日都能见着你啊!”

    听到这话,梅迟禁不住俏脸一红。然后心中又是大大地不快,喝道:“小红,你好大胆子,说这些不正经的话。我看这个翁秀才……也不是什么正经人,今日使出这种手段。”

    哪个少女不怀春,女孩子到了二八年纪自然会对自己未来终身大事有一种莫名的期盼,期盼着哪一天有个英俊的少年迎娶自己过门。可是,大约是小时候对于兄长有一种盲目的崇拜,潜意识中,自己未来的丈夫应该是当年那两个白衣书生的模样。

    这个翁春,说句实在话,见到人的时候,眼睛里有一种赤裸裸的欲念,看了叫人心中厌恶。

    又如何比得上那时,那两个在春风中、夏日里歌以咏之,舞以蹈之的儒雅的清爽少年?

    等金管家将题目一出,翁春就第一个跳出来解题。

    听他解完,梅迟忍不住低讶一声:“见解独到,学养深厚,翁应元果然是个人才,能够从这么简单的一句话里探究出深刻的经义,真是难得。或许……我是误解翁应元了。”

    小红一笑:“误解,那翁秀才看起来眼睛贼溜溜的,确实不像是个好人。不过,倒是生得不错。小红不识字,也听不懂。可看外面的情形,翁秀才好象把其他人都给震住了。也没有人敢上前同他较量,是不是不说,他要到咱们家做教书先生了?”

    梅迟点头:“是的,他这么解题,别开生面,叫人耳目一新,果然了得。别人若再强解,也是老生常谈,如何比得过。今天,翁应元赢了。也罢,翁先生的才学在我县同辈书生中至少也能排名在七八名之间。有他教授阿弟,这次县试还有后面的府试、院试也多了几分把握。”

    是的,翁春今天这个题解得当真是妙,不得不让人心中佩服。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

    不孝这有三种,阿意曲从,陷亲不义,这是其一。意思是,父母有错做儿女的却不指出来使之改正,而是一味顺从,使父母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按照现在人的话来说,就是愚孝。

    家贫亲老,不为禄仕,这是其二。意思是,家里贫穷,双亲吃了上顿没下顿。你却不发奋读书去做官,改善家中的经济条件。

    不娶无子,绝祀祖先,其为三。一把年纪了,也不娶妻生孩,使得祖先血脉断绝。死去的先人不能享受香火祭祀成为孤魂野鬼,这是不孝中最恶劣者,断断不能容忍。

    所以才有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一说。

    读书人在阐述这句话的时候,大多会从礼仪和祭祀祖先上引申解说,整个主题都味道着结婚和生孩子上面。

    但今天这个翁秀才却说,无后二字并不是生娃,而是后人没有做后人的规矩,不修德,不守礼,这才是最大的不孝。

    实际上,这个理论在后世也有不小的争议。在明朝,读书人将孔子的话奉为经典。在读的时候大多从字面上去理解,而不敢有丝毫的深究,生怕曲解了圣人之言,成为经学界的异端。

    翁春今天提出这么的新鲜的理论,仔细一想,还真是这个道理啊!

    或许,这才是孔子这句话真正的含义。

    虽说对翁春心中厌烦,但梅二小姐还是眼睛一亮,大感佩服:翁秀才果然是县中最好的读书人之一,若他来教阿弟,没准这次童子试有戏。

    小红忍不住问:“七八名之间?那么,排名一二名的又不知道是什么人,难道是当年的大公子?”

    梅迟:“大哥的才学当排第二,至于第一,自然是周……”这个时候,当年那个一说话就露出白色牙齿,笑得如阳光一样灿烂的少年有出现在自己的眼前。

    “飞絮飞花何处是?层冰积雪摧残。疏疏一树五更寒。爱他明月好,憔悴也相关。”

    “最是繁丝摇落后,转教人忆春山。湔裙梦断续应难。西风多少恨,吹不散眉弯。”

    这又是何等的才气过人,何等的精致美好。

    能够写出这种诗词这人,天地间的灵气仿佛都聚在他身上。

    可那个白衣少年已经十年前的事情了。

    眼前仿佛又出现一个头戴插着鸡毛,身穿青布长衫,满面酒色财气的衙役。

    “姓周的,贼子!”梅迟紧咬着嘴唇,心在滴血:“老天不公,怎么将那样的才华给了这么一个卑劣的恶贼?”

    “周贼,是周贼!”小红突然一声低叫。

    听到丫鬟叫,梅迟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大吃一惊。

    却见船舱的角落里,那贼子和另外一个壮汉正挤在人堆里兴致勃勃地朝这边看来。

    当即,梅迟就要叫人把他打将出去。

    可就在这个时候,周楠却走了出来,笑道:“方才翁秀才这段阐述非常不错,不愧是县学生员。但今天若就翁应元一人唱独角戏,未免不美。小可平时也日日研读孔子的着作,有些小小心得。今日道来,还请各位同学指点一二。”

    “周楠,是你!”看到周楠,翁应元大叫一声,心中却莫名其妙有点惧怕。

    他和周楠已是仇敌,今天见面,本该直接说破他是衙门的典吏,没有功名再身,自然没有资格做梅家的教书先生。

    可不知道怎么的,自从两次败在他手上之后,翁春已经有了巨大的心理阴影。今天之所以第一个跳出来答题,也是上两次比试受到巨大打击的缘故。

    心道,本书生今天先声夺人,尽显平生所学,总该得赢上一场吧?

    但现在见到周楠,他心中猛地打了个突,忽然感觉,就算自己第一个出场,只怕也未必能胜了这姓周的胥吏。

    这厮实在是太厉害了,还好他有罪案在身,不混士林。否则,以他的怪才,只怕世人只知道有周子木,而不知有翁应元。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