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闲臣风流 > 第六十八章 一穿一脱之间
    “快放开梅小姐,大胆胥贼,你要干什么?”翁春大叫。

    周楠大笑:“我要干什么难道翁兄看不见吗?所有人听着,都给我退后。我可是在辽东从军十年,手头粘过好几条人命,真伤了你们却是不美。今日也好叫你等都知道什么叫小周飞刀,例不虚发,着!”

    说着话,就做势要将手中的匕首扔出去。

    按说美人被擒,正是翁春这个追求者表现的时候。英雄救美,打倒恶霸胥贼周楠,迎娶白富美,自可成就一番士林和江湖佳话。

    可就在这个时候,翁春却大叫一声,抱着头就朝后面跑去。

    一夫振臂,百夫响应。船上的书生们都同时发出一声喊,惊慌地逃了。

    一时间,船上岸上都是纷乱的人影。

    “扑通”声“救命”的呐喊不绝于耳,原来是有人慌不择路掉进河里去了。还好船靠在岸边,水只及人的膝盖,倒不至于淹死人。

    周楠还在哈哈大笑:“都是一群胆小鬼,不中用的货色。孟子的虽千万人,吾往矣都读到狗肚子里去了。阿二,救一下落水的相公们,不要出了人命。”

    阿二:“可是师爷。”

    “听我之命,马上救人。”

    “是。”阿二对周楠一向是言听计从,也扑通一声跳下水去,忙乎着将落水的书生一一捞起来。

    岸上,翁春大叫:“恶贼,你快放了梅小姐,你要知道这事的后果。走去衙门,去衙门报官。姓周的,你今天犯了这么大事,谁也保不了你,你的典吏干到头了。走,各位同道咱们找知县去……不,咱们去寻归县丞,就说周楠要行凶杀人了!”

    是的,周楠就是史杰人那狗官的心腹,找他告状根本就没有用处,听说归县丞和知县不睦,定然会乐意整治周楠这条走狗的。

    一群书生叫嚷着,朝衙门跑去。

    瞬间,船舱中只剩周楠、梅迟、金管家和丫鬟小红五人。

    金管家:“放手,放手,冷静冷静,周师爷,你大好前程,何必如此何必如此啊?”

    小红只是哭:“小姐,小姐。”

    “都住口。”梅迟身子还在颤抖,可目光却已经镇定。她冷冷地看着周楠:“恶贼,我想你不是这么愚蠢的人,当着大家的面跑来绑架于我。你究竟有什么目的,说吧?”

    “姓周的,我不知道你又要使什么奸计,也不想问。你要见爹爹,大可上门去。”

    “小姐你觉得以我们两家的过节,没有公务我周楠上门去见令尊,他会见我吗?说不好一顿棍棒就打出来了,不但见不到人,反讨个没趣。不得以,才出此下策。梅姑娘,你还是快些叫人去请令尊吧?事情若是拖下去,等下人一多,手就杂,伤了你这个千娇百媚的美人儿那就可惜了。”周楠故意装出浪荡子的模样,在她的颈后嗅了一下,道:“再说了,你我现在这个肢势,我却是坚持不了多久。叫人看了,有损姑娘的信誉。”

    从头到尾,周楠手中的匕首都架在梅迟的脖子上,为了防备别人偷袭,两人的身体紧紧地贴在一起。

    此刻,他在梅迟的脖子后面深嗅了一下,就闻到一股似兰如麝的少女的幽香。这才感觉到她身上的温度,感觉到那妙曼的后背曲线。

    禁不住心中一荡,他本是身强立壮的热血汉子,顿时不合时宜地有了生理反应。

    感觉到身后得不对,梅迟终于忍不住尖叫一声,眼泪夺眶而出:“恶贼,放开过,否则我立即咬舌自尽。金管家,快去叫爹爹,快去叫爹爹。”

    金管家:“是是是,我这就去。”

    同时周楠也叫道:“是是是,我这就放开姑娘。”这事实在太尴尬,他下意识地松开了梅迟。

    这边闹出这么大动静,必然引得群众围观。

    不片刻,岸上就立了好多人,纷纷在叫:“不好了,不好了,县衙的周师爷杀人了。”

    “杀的是谁?”

    “还能是谁,梅家的二小姐。”

    “啊,是她。也是啊,梅家和周师本有血海深仇,早晚是要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的。这个周师爷也是,杀了哥哥杀妹妹,紧着他们一家杀。”

    “听说梅二小姐是我县第一美人儿,这么香消玉陨真是可惜。周师辣手催花,焚琴煮鹤,大煞风景啊,可惜,可惜。”说这话的人不住摇头。

    “搞不好梅二小姐在被害之前经历了什么,如此险恶的情形,周师爷也有难心思,难得啊!”先杀后女干,真是杀得有格调,杀得有情趣,杀得变态啊!

    一想到如此美女被周楠如武松杀嫂一般剥得精光,在欲仙欲死的关键时刻当胸一刀,围观群众直感惊心动魄。

    听到这些污言秽语,梅迟气得浑身发抖。

    小红忙推开窗,对着外面的人尖叫:“住口,住口,都住口,我家小姐还活着。”

    群众又纷纷议论:“还活着啊,那谁,背我一把,让我看清楚船里的情形。”他们都伸直了脖子,想要看清楚大名鼎鼎的梅大美人的果体。可惜因为隔得实在太远,舱里又黑,如何看得分明。

    顿时急得众人心痒难瘙。

    “恶贼,恶贼……呜呜……”梅迟什么时候被人这么羞辱过,禁不住放声大哭起来。

    周楠竟难得地手足无措,忙安慰:“没事的,没事的,清者自清,浊者自浊。梅小姐,你就在窗前站一下让大家看你一眼吧。”

    说着就推了她一把。

    岸下的群众见到梅迟,又欢喜地大叫:“穿上了,穿上了。”

    周楠顿时有种崩溃的感觉,这什么跟什么呀,国人散谣传谣的的本事果然了得啊!

    还好,这里距离梅家没几步路。不片刻,梅康就带着几个精壮的手下匆匆赶过来。

    他一脸色铁青,眼睛里全是杀气,将周楠千刀万剐的心都有。

    不过,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子,事情有关系到宝贝女儿的名节,却不能当中发做。他是一个江湖大豪,什么要的情形没遇到过。当即突然哈哈一笑:“原来是周师爷,果然如约而来,真是信人。老夫来迟,怠慢之处,还请原谅则个。”

    说罢,就朝众人扫了一眼,笑眯眯道;“今天我约了周师爷在船上见面,说点小事,都散了吧。”

    众人心道:“船上又是哭又是叫,显然有事发生,你哄鬼呢?”

    却不肯离开。

    上了船,梅康示意手下留在外面,独自一人走进去。

    他武艺高强,袖中藏了一条铁鞭,有信心在瞬间将姓周的脑袋想磕鸡蛋一样磕成碎片。杀人本是重罪,可为了宝贝女儿,却也顾不得那许多了。

    进了船舱,梅康闷声不响,脚下一点,就如果鬼魅一样滑到周楠身手,手中的铁鞭就要朝周楠的天灵盖抽下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