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闲臣风流 > 第六十九章 考场潜规则
    周楠吓了一跳,想不到梅员外的动作会快成这样。

    一个在江湖厮杀场上多年的人,武艺自然不错,力气也大。

    自己也算是有些力气的人,可真和他单挑,怕是一个照明就得挂掉。

    其实,周楠也没想过还手,君子斗智不斗力。

    电光石火中,周楠不但不退,反扔掉手中匕首,抬头一笑:“梅朴的功名。”

    “什么?”这四个字如同咒语一样让梅康的铁鞭定在了半空。

    周楠:“梅员外耳聪目明,难道还听不明白/”

    梅康喝道:“贼子,你把话说明白了。”

    周楠摇手:“你小声点,法不传六耳,别叫他人听了去。”

    说着,就将嘴凑到梅康的耳边,低声道:“我有办法保梅三公子一个秀才功名,想不想要?若想,让其他人出去,把兵器放下,否则就当我这话没说。”

    “什么?”梅员外又开始叫了,不过这次的声音却小了许多。

    “爹爹,快将这个小贼拿下。”

    “老爷,捉贼啊!”

    梅迟和小红都在喊。

    突然,叫人预料不到一幕发生,梅员外突然将手中的鞭子一手,沉声道:“迟儿,小红你出去,不许放任何一人进来。。”

    “爹爹……”

    “老爷……”

    “都走!”

    等二女出去,梅康冷冷地看着周楠:“姓周的,你好大胆子,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偏进来,说吧,看你狗嘴今日能吐出什么象牙来。”

    “什么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偏进来,上次本师爷到贵府不也毫发无损的全身而退。”周楠淡淡一笑:“咱们就不扯闲篇了,我有个交易要和员外商量一下。本想到府上拜访,不过,以你我如今的关系,怕是员外不肯见我的。不得已才出此下策,不得已得罪了。”

    “什么交易?”梅康问。

    周楠小声道:“你不是一直在活动要让你家三公子考个秀才出来吗,好,我给梅朴一个功名。我的条件有两个,一,我以前欠你家的三百两银子的久帐一笔勾销;二,我被盐道衙门知事所诬陷偷窃石家一案,你帮我解决了。下来之后,我会请石千石吃饭,杯酒释前嫌,你来做这个中人。别告诉我你和石千石没瓜葛,我又不傻子,如何不知道这个局是你设下的。解铃还需系铃人,只能着落到你头上。”

    梅康冷冷笑道:“姓周的,你当我傻吗?你算个什么东西,也就是衙门里的一个狗腿子。也是,你是县尊的心腹,或许能够让我儿过了县试这一关。可接下来的府试院试,你真有这个本事走知府和省学政老爷的门子,还呆在安东做个低贱的胥吏?”

    冷笑声中充满了讽刺:“空口白话,要人信才怪。”

    周楠却一脸的不屑:“梅康,你果然什么都不知道。也对,你就是一个土豪,读书人的事情你又晓得什么。附耳过来,教你个乖。”

    他正色道:“如果我能保你家老三得今年县试头名呢?”

    “什么头名,这又有什么关系,也就好听些罢了。”

    “哎,都不知道怎么给你讲。这么说吧,只要拿到今年县试的头名,你儿子的秀才功名就是十拿九稳,内定了。”周楠小声地将科举场上的潜规则大约同梅员外说了一遍。

    原来,明朝的童子试并不像后面的乡试、会试和殿试那么严格。考试的时候不但要用纸糊住考生的姓名,为了防止考官舞弊,考生的卷子还得由专门的人誊录一遍,最大限度地做到公平、公开、公正。

    在童子试可没有这么多讲究,不用糊名,取谁不取谁,都由考官一个人说了算。

    打个比方,你如果能买通知县、知府和省学政三人,就能轻易拿到一个秀才功名。不过,能够有这种能力的人,还真没生出来。

    这里又有一个潜规则:每县的县试头名到府院两场考试的时候,考官都会照例录取。因为,各县考试的头名一般来说,要么是知县的关系户,要么是当地众望所归的神童、读书人中的精英。为了照顾知县和一县读书人的面子,怎么也得放过。不然,县头名连榜都上不了,那不是打地方官的脸吗,也太不懂得为官之道了。

    县试头名得秀才功名这个规矩,相当于后世的高考保送生,合理合法。

    “啊,还有这个说法?”梅员外瞠目结舌,又大为心动。

    如果事情真如周楠所说,他保梅朴得县试头名,就相当于一个秀才到手了。

    姓周的在知县那里正当红,上次岁考,还有后来的改土为桑,都是他一手所为。可以说,史知县的前程都是这个胥吏保下来的,他说一声,县尊自然会答应的。

    梅康这十多年来,想的就是儿子考个功名出来,光耀梅家门庭。只要有了功名,可以见官不跪,他梅员外在一众士绅面前也能抬起头来。

    更别说,有了读书人这个身份,梅家在外面做事也方便。很多场面也能出席,结交的人物自又不同。

    这个诱惑的果实,他无法拒绝,也必须吞下去。

    不过,两家的仇怨实在太深,梅员外冷笑:“姓周的,你觉得咱们还有谈判的余地吗?”

    “以前没有,以后没有,但现在有。”周楠很干脆地说:“我就这两个条件,也不指望你我的仇怨就此化解。实话同你说吧,石千石和你搞的鬼叫知县非常恼火,我也因此而恶了县尊,以至定好的礼房典吏一职几乎泡汤。只要你答应我的条件,替我度过这个难关,我保你儿子中秀才。至于你我之间的恩怨,等你儿子当了秀才,咱们再算。你梅员外摆多高,我吃多高。我是在衙门里混的,你又是江湖豪客,咱们也不用说那么多弯弯拐拐的,爽快些,干不干?”

    “干!就依你所言,等过了我儿今年的童子试,咱们再亲近亲近。可你若是欺骗于我,老夫就算豁出去命不要,也要将你这小贼打死。”说罢,呼一声,手中的铁鞭就抽在茶几上。

    “当”地将一张硬木小几抽得散了架。

    听到船舱里一声巨响,岸上的观众大叫:的“打起来了,打起来了!”

    “出人命了,出人命了!”

    “闪开,闪开,归县丞来了!”一阵呐喊,却见几个衙役冲了过来,提起手中的棍子就打出一条通道。

    通道后面是一身官服的归县丞和以翁春为首的一众书生,正浩荡而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