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闲臣风流 > 第七十章 解决问题
    先前众书生在翁春的带领下跑到衙门,说周楠挟持了梅家二小姐欲行不轨。

    听到这个消息,归县丞知道自己等待已久的机会到了。差一点大笑出声:周楠啊周楠,你平日间在衙门仗着史杰人的宠信,一手遮天,别人见了你都要喊一声四老爷。

    你这厮平日里做事油滑得紧,本官就算想要整治你也抓不到把柄。

    今天你竟然做出这种荒唐事,挟持、玷污良家女子的名节那可是重罪。你要寻死,就算天王老子也保不了。

    哈哈,痛快,痛快啊!

    归县丞自从上次王若虚来安东考核改土为桑一事和史杰人彻底翻脸之后,在衙门里的地位一落千丈。

    无论是明朝还是后世,知县是正职,县丞是佐二。正职和副职,按照历朝历代的制度乃是上下级关系。归县丞不受史杰人待见,衙门里的人拿他也不当回事。

    这一段时间,归县丞过得憋屈,今天终于可以大仇得报。

    见翁春来报案,归县丞大喜过望,急急点了四个快班衙役,带了兵器就过来拿人。

    一路,街上都有人在喊:“周师爷杀人了。”“周师爷强女干梅二小姐了。”

    这声音落到他耳朵里,简直就是天籁。也因为心中欢喜,他也没去细想周楠是何等精明一个人,怎么可能青天白日莽撞地跑到梅家船是去乱来,这不是他的做事风格啊!

    到了地头,听到船上有兵器破空之声,然后“轰隆”一声。

    归县丞对手下大叫:“贼子正在行凶,快,去救梅员外。若有反抗者,格杀勿论!”

    正在这个时候,突见周楠和梅康手牵手,有说有笑地出来,状若多年的老基友。

    这情形,不但让归县丞愣住了,就连围观众人也同时呆住。

    看到归县丞,梅员外“哟”一声,拱手施礼:“原来是归县丞,今日怎么到我家船上来了?”

    “你你你……周楠不是挟持了令千金吗……本官,本官带人来缉拿贼子,怎么怎么这样?”归县丞有点口吃。

    “什么挟持梅二小姐,归县丞,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今天梅家要聘请私塾先生教授梅三公子读书上进,在科场上考取功名。这可是一年五十两银子的束修,在下家贫,一想自己好歹也读过几年书,当年侥幸中过秀才,做了县学廪生,自认为在考场上有些经验,就想做这个先生。刚才经过梅二小姐和梅员外的考教,总算得了这个差使。梅员外,你说是不是?”

    周楠说完话,就微笑着看着梅康。

    他刚才这段话中将“功名”二字说得极响,梅康明白这是他在提醒自己别乱说话。

    就笑道:“是是是,对于周师爷的才学,老夫自是清楚,刚才确实在在考教于他。归县丞,没事的,多谢你的关心。等下,小民另有一份心意送上。”

    这个梅康明明和周楠仇深如海,可一到周贼遇到事,却莫名其妙地伸出援手。上次王若虚去梅家的时候如此,今天又是如此。真不知道这个姓周的给他灌了什么迷魂药,连杀子之仇都能放到一边。

    归县丞怒喝道:“考教,有将刀架到脖子上考教的吗?真是大白天说胡话,梅康你这刁民,竟然如此欺哄本官,着实可恶,谁要你的心意?”

    说罢,一挥袖子悻悻而去。

    周楠又朝呆呆站在一边的翁春笑道:“应元兄,不好意思,这个梅家的先生我做了,叫你白跑一趟了。”

    说罢,就将嘴凑到他耳边,小声说:“坏了你的好事,不能一亲美人芳泽,你是不是很失望啊?我现在可是梅家私塾先生,只要我愿意,随时随刻都能自由出入梅家。每天都能看到梅二小姐这个大美女,真可一饱眼福,爽利,爽利!哈哈,哈哈,告辞了!”

    翁春气得浑身乱颤,却无论如何也说不出话来。

    一场闹剧就这么散场。

    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

    在封建社会,只有科举做官才是正途,梅康自然知道儿子梅朴如果考中秀才,对他,对于整个梅家究竟意味着什么。

    他的行动力非常强,立即就跑知事所去见石千石,说是要做这个中人,说和石千石和周楠,说和知事所和安东县衙。

    当日黄昏,在安东县城的一家叫《醉太白》的酒楼中的雅间里,周楠和石千石坐在一起有说有笑地喝起酒来,如同多年的好友。

    当然,梅员外是不可能来参加的。他和周楠只是短时间的战略合作,说到底还是不死不休的仇家。

    席间,周楠还即兴赋诗一首,称赞石知事为大明朝盐业做出的贡献,称赞他的广阔胸襟,并用笔写到酒楼的粉墙上。

    石千石大喜,立即扔了一锭银子给手下,命他立即去扯两尺纱笼来将这首诗拢住,当成文物保护起来。

    酒过三巡,耳酣面热,周楠又斟了一杯酒,高举在前,道:“多谢石知事赏脸,衙门里那事若有不敬之处,还望知事别放在心上。若知事有意和周楠交个朋友,且饮了这半盏残酒,周楠先干为敬。”

    石千石倒也豪爽,一口饮尽杯中酒,挥手:“什么得罪不得罪,人在世上走,哪能不跟人斗,咱们是不打不相识,那事就不要提了。以后,若有事说一声就事。当然,若我需要衙门帮忙的时候,周师爷你也帮个忙。”

    周楠:“那是自然,其实这事的根本不外是我和梅员外的过节。咱们朋友各交各的,绝对不会叫你为难。”

    “梅员外啊,哈哈,同他没有关系。今日我能来与周师爷喝酒,那是真心要交你这个朋友。说起来,安置流民一事若非是你,我石千石耽误了盐道的差事,只怕要吃挂落,这事还真要谢谢你。”

    石千石那日在衙门里碰了一鼻子灰,弄得很是没脸,当时只恨不得将周楠这个奸佞人撕成碎片。下来冷静之后一想,自己之所以要设局害周楠,还不是因为梅康来求。看到大家合作多年,又得了他许多孝敬的份上,随手一帮。

    整治小小一个师爷在他看来,也不算什么事。

    却不想周楠却让自己吃了一个闷亏,他也意识到这是一个厉害角色。真和他斗,将来只怕会有不小的麻烦。

    千里做官之为财,大家都是在场面上走动的人,将来有的是打交道的时候。梅康和自己非亲非故,犯不着为他与周楠,与县衙翻脸成仇给自己找事儿。

    梅康说穿了就是自己一个赚钱的工具,是合作赚钱的伙伴。工具可以随时换,但衙门里的周楠却要永远将那个师爷做下去。就算将来退休了,位置也要传给他的子孙。为了梅员外这个土财主得罪本县的一个公们世家,不划算。

    仔细一想,自己和周楠无怨无仇不说,上次还欠他一个人情。

    石千石这人看起来粗豪,其实心思颇细,又是个拿得起放得下的,梅康来说合,正中了他的下怀。

    他这句话一说,周楠立即明白,笑道:“安置流民乃是我的分内之事,应该的。”

    “不,还是要谢的。要不这样,我侄女爱慕周师爷的人品文章,我将她许于你如何?”

    周楠大惊,忙叫道:“使不得,使不得。我就是个吏员,身份低微,如何敢娶令侄女。三丫就算要嫁人,也得找个正经人家,最好是那种书香门弟的的公子。如此,才配得上她的身份;如果那个公子将来中了举,做了举人老爷,石知事也是面上有光。说句实在话,我们衙役的名声不太好,说起来难听啊!”

    石知事心中一动,暗道:是啊,周楠就是个公人,虽然才干出众,可名声确实太坏,不太拿得出手。

    见他意动,周楠打蛇附棍上:“知事,若说其我县尚未娶妻的青年士子中才华最出众者,莫过于翁春翁应元。此子乃是县学廪生,文章做得花团锦簇,举人是肯定中的。说不好,进士都有可能,到时候,可就是翁大老爷了,实乃三小姐之良配。”

    “翁春翁秀才……”石千石大为心动:“这人我知道,确实不错,看起来好象很有前程的样子。”

    “只是……”周楠故意装出吞吞吐吐的样子。

    石千石:“只是什么?”

    周楠:“只是这人好酒贪花,喜欢美人。三丫人是非常好的,就是相貌太普通,怕是看不上三小姐。看不上三小姐,那就是看不上石知事你。别到时候媒人上门,却闹个没脸。”

    周楠随手给翁春上了副眼药。

    “此事我自有主张。”石知事笑道:“多谢周师爷提醒,来来来,喝酒,喝酒。”

    周楠道:“石知事,上次在衙门里闹得不快。县尊老大人也自后悔。毕竟,将来两家还是要亲近的,你看这事……”他一脸的为难。

    石千石很大方的说:“放心好了,等喝完酒,我会备上一分礼物去拜见史知县。人家是正七品的朝廷命官,我是从八品,自然由我登门谢罪,礼数不能废。”

    听到这话,周楠心中的一块石头才算落地了。终于可以回衙门,终于可以做礼房典吏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