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闲臣风流 > 第七十二章 哑谜
    确实,那个宅子倒是不大,也挺偏僻。位于城西一个小山丘下。是一个普通的一进院子,后面还带一个菜地,和城里的普通住户一样。

    而且,房子也旧,估算了一下价值,大约在三十到五十两银子之间。也就是现代社会三五万人民币的样子,没办法,明朝的房子就这个价钱,还没到后世一套房子掏空几代人积蓄的地步。大明朝帝国在物价上面,对国民还是很友善的。

    周楠心中好笑,暗道:老水这厮当初明明一个人情就能办好的事情,现在要花五十两,真是搬了石头砸了自己的脚,真是可笑。

    云娘立在菜园子中,微笑地看着小兰拿着锄头锄草,问:“相公,既然你不知道这事,那咱们把房子退给人家就是了,自然不能叫你为难。”

    周楠看得出来她是真的喜欢这个地方,笑了笑,道:“还不回去的,就留下吧!水员外有一事求我,随手帮帮他也没什么打紧,不影响。”

    是啊,水员外也是个有行动力执行力的,竟神不知鬼不觉地将房子过户到自己名下,要还,根本就还不回去。

    云娘跟了自己,也该给她在县城里一个家。至于老水的侄儿,既然这口气已消,既然对方拿出诚意,倒没必要把关系彻底弄僵。

    云娘大喜:“那我明天就开始搬家,相公,你看这样好不好。”

    “好,就依你。”周楠点了点头。

    当天晚上,云娘又失眠了。她这人有一个毛病,心中存不了事。一遇到事,哪怕是去一趟娘家,都会思来想去,半自己折腾得疲倦。

    周楠也被她搞得睡不着,忍不住道:“娘子你再这么在床上烙烧饼,我可要去睡堂屋了。算了,我还是起来看几页书吧!”

    他有个习惯,一旦失眠就起来看书,只需看上几页,瞌睡虫儿就会如约而止。

    作为一个公们中人,又不用参加科举,自然不会去读四书五经,周楠只看小说,就点了灯,从枕头下摸了一本《西游记》,待看到孙悟空拜在菩提老祖那一章时,心中突然大震,忍不住道:“今年县试的题目我知道了,好个史大人,你这是在跟我打哑谜啊!”

    在《西游记》一书中,菩提老祖传道,问孙悟空要学什么法门。说了几桩,猴王只是问“可得长生否?”菩提祖师回答“不能。”

    猴子摇头:“不学不学。”

    几次三番,菩提老组恼了,咄的一声,跳下高台,手持戒尺,指定悟空道:“你这猢狲,这般不学,那般不学,却待怎么?”走上前,将悟空头上打了三下,倒背着手,走入里面,将中门关了,撇下大众而去。

    唬得那一班听讲的,人人惊惧,皆怨悟空道:“你这泼猴,十分无状!师父传你道法,如何不学,却与师父顶嘴!这番冲撞了他,不知几时才出来呵!”此时俱甚报怨他,又鄙贱嫌恶他。悟空一些儿也不恼,只是满脸陪笑。原来那猴王已打破盘中之谜,暗暗在心。所以不与众人争竞,只是忍耐无言。祖师打他三下者,教他三更时分存心;倒背着手走入里面,将中门关上者,教他从后门进步,秘处传他道也。

    等到三更时分,孙悟空从后面进到祖师房中,果然学得了菩提老祖的七十二变和筋斗云,这才有后来的大闹天宫和保唐僧西行取经的故事。

    今日在史知县后衙说起要给梅家三公子梅朴县试头名,为了保险,周楠又问起今科考试题目时。史杰人突然板起脸对周楠一通训斥,将他赶了出去。

    现在回想起来,有一个细节值得玩味。当时,史知县用力地拍了拍几上的一本书。

    周楠这个人或许别的能力不太突出,可有两点却是天生的禀赋,一是记忆力好,另外一点就是细心。想当年,靠着还算过得去的记性,自己毫不费力地考上大学。至于细心,在后来参加工作的时候也得到了老板和同事的称赞。

    今天史知县用手拍的那本书霍然是《中庸》,而书中夹了一张两指宽的纸条,上面用蝇头小楷写了“智之实”三个字。

    难道今科县试的题目是《智之实》,出自《中庸》?

    一定是的,哈哈,史杰人是用这种方式给我漏题啊,太狡猾了。周楠忍不住想笑,科举舞弊可是重罪。一般被抓,考生直接革除功名,终身不得仕进;考官罢官免职。

    这还是对士大夫和读书人比较宽容的明朝。换成后来的清朝,直接就给你来一个抄家灭门,杀得人头滚滚。

    当然,这指的是乡试和后面的会试,童子试倒没有这么严格。

    不过,如果传了出去,也是一桩丑闻,很影响仕途的。

    潜规则之所以是潜规则在于大家心照,如今你将事情摆在明面上,直接给关系户漏题,史知县这个县大老爷的吃相也太难看了。

    史杰人用这种巧妙的方式漏题,真是狡猾,可见此人并不想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糊涂啊!果然,在这年头能够读书入仕的人,都不是笨蛋,周楠禁不住感叹。

    有了县尊点头,又得到今年县试的考题,梅朴的头名算是稳了,周楠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这天晚上,他做了一个梦。梦见梅朴在童子试一路顺风,高中本省今科院试头名案首,顺利拿到秀才功名。

    梅家欣喜若狂,不但免了自己三百两白银的债务,还将梅二小姐许配给自己做平妻。

    等到吹吹打打入洞房之后,画面又是一变。却见,被中之人变成了素姐。

    那个白皙丰腴的妇人将双手圈在自己腰上,腻声道:“大大,我的大大,可盼到你了。公爹将我给了你,从此你我夫妻终于可以天长地久。大大,奴家好想你。”

    “啊!”周楠禁不住低呼一声,猛地睁开眼,才发现外面天光已经大亮。

    回味起梦中旖旎风光,又想起素姐的滋味,周楠突然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也不知道那妇人现在过得如何,还受婆婆虐待吗?

    其实她这人并不是坏人,对自己也有情有义。我当初为了自保,将她抓回安东,相当于把人家朝火坑里推。

    我这么做,是不是太不地道了?

    周楠突然有种内疚之感,也知道,以后怕是再见不到她了。

    今天是县试报名的截止日,下午申时结束。明日就开始印卷子,等再过九日,考生就可以进考场了。

    最后一天,该报名的都报了,整整一个上午也没看到几个学童。

    周楠记起昨天从县尊那里看到题目,就从书架子上抽了一本《中庸》逐字逐句地读起来,想要找到考题的出处。

    这一看,倒觉得有些意思。

    实际上,作为一个名牌大学的文科生,又是国学和文史爱好者,文言文也难不倒他。这本儒家经典他基本能断句通读,也能理解其中的含义,倒也有些趣味。

    可是,读了一整天书,却没有看到“智之实”三个字。

    “难道是我想错了?”周楠一呆:“难道我会错了史杰人的意思?”

    他不肯死心,又重新将《中庸》读了一遍,还是没有找到。

    当下心中就有些疑惑,想找个读书人问问,可转念一想,此事何等要紧,法不传三耳,如何能够叫别人知道。

    “看来,还得去梅家走一趟和梅朴探讨一番。”

    自己和梅家的恩怨在童子试没有结束之前暂时放下,可双方的仇恨却是化解不开的,这次登门,未免有些尴尬,从内心中来说,周楠还是不愿意的。

    犹豫了半天,周楠下了决心,出衙门之后也没回家,径直去寻梅朴。

    在梅家门口等了片刻,金管家就出来将他引到书屋中。

    梅康和梅朴父子二人已经等在那里。

    见到他,梅朴红了眼睛,骂道:“你这贼胥,辱我梅家太甚,好大狗胆竟敢登门?”

    周楠一笑:“梅三公子,我可是你的私塾先生,拿了你家的束修就要上门来督促你读书,教授你学问。这事可是梅员外当着满城百姓说过的,我自然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你!”梅朴暴跳如雷,提着拳头就要朝周楠打来。

    “朴儿住手!”梅康喝止住儿子,冷冷地看着周楠:“周师爷,俗话说得好,黄鼠狼进宅无事不来,你今天来这里恐怕不是为考教我儿学问的。说,什么事,说完就快走,我家里可没有为你准备晚饭。”

    “不好意思,今天你梅家这顿晚饭我周楠还真吃定了。”周楠翘着的二郎腿不住晃着,笑嘻嘻道:“今天我还真就是来教三公子读书的。”

    “你!”梅朴又要发作。

    周楠突然问:“梅朴,智之实上一句和下一句是什么?”

    “什么?”梅朴一呆,他毕竟读了多年书。古人读书,首先需要做的就是将《四书》《五经》背得滚瓜烂熟。因为科举考场上的题目都是从这九本书中出,如果题目出来,你连出处都不知道,还作什么八股文章。

    《四书》中的字字句句经过多年的反复背诵可说是已经印进他的骨子里,听到周楠问,就下意识地念道:“仁之实,事亲是也;义之实,从兄是也;智之实,知斯二者弗去是也。”

    周楠又问:“出自何典?”

    梅朴大怒:“出自《孟子》,姓周的贼子你是来埋汰小爷吗?”

    这是常识,问这样的问题形同调戏。

    “你等一下。”周楠却一摆手,随手从书架上抽出一本《孟子》翻了半天,总算找到那个句子。

    联系上下文,这句话的意思是:仁的实质是侍奉父母;义的实质是顺从兄长;智的实质是明白这两方面的道理而不背离。

    讲的是孝悌之道。

    他心中不住摇头:史知县,大大地狡猾,原来这个句子出自《孟子》而不是《中庸》。今年县试出竟是少见的截塔题,到时候恐怕有人要交白卷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