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闲臣风流 > 第七十六章 峰回路转
    史知县又喝道:“来人,给我搜身,须防夹带。”

    两个如狼似虎的衙役扑上来,将梅朴的考篮搜得乱七八糟。

    毕竟是个孩子,梅朴屈辱的眼睛都是泪水。其他考生看他的目光既有同情,又幸灾乐祸。心中都道:“这个梅三公子恶了知县,今科县试怕是无望了。”

    周楠也是心中郁闷,想,史知县果然是贪水家的银子,要将头名给水岳,苦也。

    很快,三百多考生陆续入场,将里面挤得满满当当。即便点了十几只蜡烛,依旧一片昏暗。

    这光线自然没办法作题,考生们都闭幕假寐蓄养精神,等到天光大亮再说。

    周楠负责发卷,在桌椅之间穿梭,挤出一身汗来。淮安还好些,读书人不是太多。如果换成江南文教昌明之地,每次考试都有上千人,也不知道是什么光景。

    当然,据史料上记载。西北地区,如甘肃、宁夏这些地方,因为经济落后。每年考试也就阿猫阿狗三两只,能凑够人数对于当地知县来说就是一大功劳。只要你去参加,只要不是文盲,都能过关。

    可见,要想走科举这条道路,投胎也是一门技术活。

    所谓考卷,其实就是几张印了格子的几张纸,天头上还盖着县衙大的印。八股文有严格的字数限制,考生得将这些空格都写满了。如果没写够,或者写多了没地方落笔。抱歉,明年再来吧!

    考卷发下去之后,等下县官就给再给大家发一张题目纸。

    当卷子发到梅朴的手上时,看到他眼睛里的泪光,周楠忍不住低声安慰:“考生,别想乱七八糟的事情,专心作文,文章做得好才是根本。”

    梅朴抬起头狠狠地看着周楠,直欲跃将起来将他撕成碎片。这厮不是说好让我得头名吗,看今天县尊的情形,完了,一切都完了,我要弄死你这个畜生。

    休息了大约半个时辰,天亮开,题目纸发下来。周楠一看,果然是《智之实》,就松了一口气:果然是。

    转念一想,又丧气:提前知道题目,提前背熟范文又如何,头名都给水岳了。

    这次考试的题目是截塔题,甚难,大多数考生到午后才交卷出场。当然,也有提前交卷的,比如水岳。

    这小子倒是个能读书的,史杰人看完卷子,说一声“难得好文章”就当场录取了。

    看到水岳得意洋洋的样子,周楠心中气恼。

    县试排定好名次之后要三天之后才发榜,周楠气愤史知县不守承诺。恰好明天是休沐,又请了两天假,撂挑子回家去了。

    这事看来不成,周楠现在最要紧的是琢磨出一个如何应付梅家报复的法子,又要想想如何去弄那三百两银子,把旧债给了啦。

    *****************************************************

    梅朴出了考场,失魂落魄地走了几条街,也不知道怎么地回到家里。

    父亲梅康和二姐梅迟已经一脸焦急地等在那里,见到任何,二人同时问:“考得怎么样了,题目是什么?”

    梅三公子讷讷道:“是《智之实》。”

    “好,太好了!”梅康大笑,又压低声音道:“那姓周的小畜生倒是个信人,没有骗老夫。你背熟的文章自然作得极好,哈哈,咱们梅家终于又要出一个秀才了。儿子,爹爹往日在钱财上对你苛刻了些。你想要什么,说就是了。对了,迟儿,你这个做姐姐的,是不是也该油鞋表示。”

    梅二小姐微笑道:“阿弟不是喜欢我房中那口宋代汝窑水洗,过来讨过几次了,等下我叫小红给你送过去。”

    “谁要你的东西,这次考试别说头名,能不能上榜都难说。”梅朴毕竟是个孩子,先前被知县当着几百人训斥了一通,感觉窝囊到极点。现在父亲和姐姐哪壶不开提哪壶,顿时委屈得落下泪来。

    梅迟:“阿弟别哭,说说究竟是怎么回事?”

    等梅三公子说完今天的情形,梅员外一脸铁青,咬牙道:“周楠,小畜生竟敢调戏老夫,等着,你给我等着!”

    梅迟心中却是疑惑:“爹爹,周贼是个奸佞小人不假,却不是个蠢人。他绝对不会无端来激怒你老人家的,或许,这事有蹊跷。要不……反正还有三日就到放榜的日子,咱们等等看。”

    “等等,等上三日,若榜上没你兄弟名字,黄花菜都凉了。”梅康暴跳如雷。

    ******************************************************

    周楠在这两天里也没闲着,四下想着赚钱的法子。可惜他在现代社会只不过是一个文科僧,又没有在经营一线干过,哪里懂得这些。忙了半天,竟没有个章程。

    难得休息三天,周楠索性就和云娘、小兰一起把家搬到水家送的房子里去。

    这不搬家不知道东西多,零零碎碎,装了五大车,一整天才弄好。

    古代的街道都窄,五辆车,几个来帮忙的脚夫,再加上周楠一家三口挤在一起,倒也浩浩荡。

    古人生活简单,没有娱乐活动,日子过得乏味,地上蚂蚁打架都要被人围观半天,更何况大名鼎鼎的周师爷搬家了。很快,街上就立满了人,议论纷纷。

    “周师爷搬新家啊?好多东西,家具不错,看来还是做官好,收入高不说,每月按时拿钱,不要太快活。”

    “哼,衙门里有好人吗,都是收刮的民脂民膏?”有人语含讽刺地说。

    “谁,什么人在背后议论本典吏?”周楠大怒,转过头去想将那不开眼的东西认清,借个由头抓回衙门,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让他知道背后诽谤人是不对的,要改。

    这一看,又丧气,这几人还真不能抓。

    原来议论他的正是几个有功名的秀才,正坐在路边的茶馆里谈诗论道。他们掌握着社会议论,见官不跪,自然不惧怕周楠这个小小的普通公职人员。

    看到周楠不敢把自己怎么样,几个秀才越发得意,声音也高起来:“什么乔迁新居,你们大约还不知道,周典吏的新宅是水员外送的。据说,这一科县试头名案首已经定了,就是水岳,其他人的文章作得再好也没用。”

    “科举乃是公器,岂能私授,这个贼胥好生可恶!”

    ……

    周楠心中气愤,却又哑口无言。的确,自己的新房是水家送的,可只是为了登记报名,和他是否拿头名案首没一文钱关系。现在史知县要给水岳第一名,自己得了水家好处,还真是说不清楚了。

    般到新家,终于有自己的房子,周楠算是安顿下来了。

    次日是县试放榜的日子,周楠也懒得去看,一大早就泡了一壶茶躺椅子上发呆。

    “师爷,不好了,不好了。”林阿大满头热汗地跑进来:“县试放榜了。”

    周楠懒洋洋地说:“知道,我这几日不是要搬家吗,就给县尊请了两日假,发榜的事情,我也没管。”

    “哎,师爷你怎么不管呢,这事对你却是大大不利/”林阿大顿足道:“你知道是谁得了头名案首吗,就是你的大仇家梅家三公子。按照科场上的规矩,县试头名秀才功名是稳拿的。梅家本富,现在家里又出了读书人,将来若要对你不利,如何应付?亏得师爷你还睡得着。”

    “什么,你说谁得了头名?”周楠触电一般跃将起来:“走,咱们看榜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