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闲臣风流 > 第七十七章 明朝科场的潜规则(新年好)
    到了衙门口,一看,本期县试的轮榜已经贴出来了。

    县衙的大门口立了几百读书人,好生拥挤。

    所谓轮榜,乃是明朝科举童子试中的一种特殊张榜形式。就是将头名案首的名字写在告示的最中心,第二名第三名则写在第一圈,然后一圈圈写下去,形如箭靶子。

    只见,轮榜的正中心霍然是梅朴的名字。

    周楠心头一块石头落地,偷偷地松了一口气:三百两债务总算是了结了,我和梅家的恩怨也总算是告一段落了。天空是多么晴朗,空气是多么新鲜,生活是多么美好!

    当初和梅家谈判的时候,周楠口头说给梅三公子一个秀才功名,用来抵消那三百两银子的欠款。至于两家的恩怨,则等过了童子试再算。

    但当年的凶杀案,周楠已经被判了十年的徒刑。现在又帮了梅家这么大一个忙,梅康估计也不好意思再对他不利。最多大家以后不打交道,当彼此隐形就是。

    这次童子试让周楠大觉意外的是,水岳竟然得了第二名。想起考场上史知县对他的夸奖,又当场录取可以看出,这人确实是安东县最年轻一辈读书人中最能读书的。难怪老水一心要让他这个侄儿改宗,为了让水乐脱离贱籍甚至将其过继给别人。至于水员外,甚至不惜送房子给周楠走关节。

    看来,这人再过得十来年,就能得一个举人功名。

    正看着,旁边就有书生长叹一声:“水岳水老弟今科县试的文章我也看过了,作得极好。如此才气,竟然只得了第二,不公,不公啊!”

    另外一个书生道:“连兄,其实,梅朴的卷子我也读过,写得也是可圈可点。梅、水二人都是年轻一代书生中的佼佼者,一时瑜亮,谁得头名案首都不觉得奇怪。不过,梅朴的文章要老辣得多。相比之下,水岳略显稚嫩。”

    原来,明朝的读书人在每次考试之后都会交流体会心得,互相批改卷子,检讨得失。而衙门为了公开公平公正,前几名的考卷也会张榜公示。有书坊的老板也会将前几名的卷子买去,刻印成书,让读书人揣摩。

    因此,大家这次考试文章彼此都看过。

    梅家有的是钱,提前得到答案,必然那出白花花的银子去找作文高手预先写上一篇让梅三公子背熟了。那文章估计写得不错,至少能够服众。

    否则,若是太差,甚至是狗屁不通,史知县也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让他得第一,周楠这么想。

    被着连兄的那个书生不服,争执曰:“王兄这话就不对了,水、梅二生都是十一二岁的孩童,当有赤子之心。梅朴文章是作得老辣,可却不是一个童子应该有的锐气。因此,这次县试,水岳才应该得第一,大家也是心服。”

    所谓文无第一,武无第二。明朝的读书人脾气都不好,王书生一言不合就恼了,喝道:“连兄你这是真糊涂还是装糊,是不是得了水家什么好处,这才帮着水岳说话。真当我什么都不知道,水家为了得这个县试头名不知道在衙门里使了多少银子。就连周楠那品行败坏的胥吏,也得了一套宅子。”

    “还是县尊清廉,本着一颗公心,执意取了梅三公子。否则,叫姓水的得了头名,大家才是真正的不服了。”

    听到他的话,众书生也对连书生怒目而视:“对,水岳若是真得了第一,我等绝不干休。你竟然向着水家,定是得了人家好处,斯文败类,你我今日割席断交。”

    气得那连姓书生满面通红,顿足道:“我跟水家八杆子打不到一块儿,干嘛要帮水岳说话。只不过是说一句公道话而已,水岳的文章确实写得灵动有气韵啊!”

    众书生只是冷笑,一副鬼才相信你的表情。

    是非之地,不克久留。

    周楠心虚,忙一溜烟跑进了衙门。若叫这群书生认出自己来,须脱不了身。

    到了后衙,史知县正在睡觉。天气热,他忙了一早晨,此刻正躺在院中的花架子下,一个衙役正在后面替他懒洋洋地打着扇子。

    听到脚步声,史杰人微张双目,挥手示意那个衙役退下。然后缓缓道:“周楠,你回衙门来了?”

    周楠上前一步,道:“卑职今天是来给大老爷请罪的,这几日周楠懒于政务给县尊惹麻烦了,还请老父母责罚。”

    史杰人笑了笑:“人都是肉体凡胎,也有累的时候,休息一下也好。比如本县,这瞌睡不睡足了,一天到晚都不得劲儿。”

    看他不生气的样子,周楠忙道:“多谢大老爷许了卑职一个头名案首,县尊的恩德,周楠没齿难忘。”

    史知县突然叹息一声:“你随了本县这么长日子,乃是我手下最得用之人,过完年我不就要去云南了吗?人道是,本衙中的周典吏机敏精巧,其实,本县却知道你本性却淳良,做人做事有的时候其实想不到那么细,以后怕是要吃亏的。如果能够就此了结你和梅家的恩怨,也不枉你我宾主一场。”

    他难得地动了感情,周楠心中顿时一暖,低声道:“多谢县尊。”

    等从后衙出来,老水就凑了上来,一脸愧疚:“周师爷,我都听说了。本来这期我家侄儿是要得头名的,你也从中出了许多力。无奈大老爷要做清官,硬是将案首给了梅家,还害得师爷惹了县尊不快,被赶回家思过三日,不许插手发榜事宜。这恩情,不但我老水,水员外也看在眼里,记在心中。水员外说了,抽个日子请师爷吃酒。”

    “水员外有请,周楠敢不从命。”周楠苦笑,这才是自己收水家宅子,欲要给水岳弄个县试第一的罪名彻底坐实了。身上那个贪赃枉法的胥吏形象也从此深入人心,实在不那么光彩。

    而他史杰人在书生和百姓的心目中则摇身一变,变成拒腐蚀永不粘,为了公理和正义,不给手下情面的包龙图。

    如此一来,梅朴拿第一,别人也不会怀疑其中有猫腻,他史知县又得了清官名声,这心思还真深啊!

    “难怪史杰人方才说我周楠本性却淳良,做人做事有的时候其实想不到那么细,以后怕是要吃亏的。确实,和这种官场老油子比起来,我确实还差了些火候。”周楠心中这么想。

    这事,史知县得了名声,梅朴得了头名,周楠勾销了欠款,三全其美。

    最后倒霉的是水岳,按照他的文章水平本应该得案首,保送一个秀才名额的。现在被大家联手做掉。

    偏偏水家还对他周楠万分感激,史杰人,人才啊!

    “谁说现代人就比古人聪明,单就混官场而言,现代人还不够班。”

    ……

    按照明朝科举制度的潜规则,县试头名是要保送一个秀才功名的。

    如果普通人得了这个案首,自然欢喜莫名。不过,梅员外处于对周楠的戒心,显得很低调,决定看看再说。

    今年淮安府因为官员考核和改土为桑一事耽搁,童子试的考期就显得非常紧。县试之后,再过得半个月就是府试。然后,再一个月就是院试。

    考完县试,府试就开始报名。有心急的考生已经跑去淮安城中,借居在寺院道观或者索性住在客栈里一边温习功课,一边静侯考期。

    读书这种事情,无论在任何年代,你除了闷头读书,拼命刷题之外,还得跟同道交流。如此,在优秀同窗的催化下,学问才能更上一个台阶。

    而且,作文这种事情其实很多时候考的是人的眼界,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之读圣贤书,未必就能成材。这也是这个时代的读书人一旦学业小CD会出门游学,这也是当年那个周秀才为什么要欠下梅家大公子三百两银子巨款的缘故。

    梅朴一考完县试,在家休息两日之后就被梅员外塞上船送去了淮安城。据说他住在梅家在淮安城新买的宅子里,又请了一个举人做老师,正每天一篇八股文地被折腾得半死。

    可惜这小子读书实在不怎么样,至少在整个淮安府的考生中属于最不起眼的那部分。

    很快就有消息传来,说是那个举人老师觉得梅朴水准实在太渣,气得又辞职了,说丢不起这个人。

    一脸气走了两个私塾先生,这个梅三公子的学渣特质已经到了无药可救的地步。

    周楠不觉有些担心,担心这小子上了府试考场名落孙山。潜规则之所以是潜规则,那是因为不能摆在明面上。

    梅三公子如果文章实在不行,知府大人觉得收这种学生实在太丢人,不取,别人也没办法。

    这半个月时间是周楠穿越到明朝之后过得最快活的日子,运盐船已经开始营业,见天都是几两银子的入项。衙门里太平无事,每天过去,不外是喝喝茶,看看邸报,和同事聊天。

    散衙之后,就跟云娘在整治一下家中的半亩菜园子,吃吃馆子。天黑上床,宽衣解带,周公之礼。

    很快,府试考完,梅三公子顺利上榜,过了童子试第二关。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