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闲臣风流 > 第七十八章 想不到啊
    府试过后再多一段日子就是院试了。

    此刻已经是秋高气爽,周楠家中后院里的两颗漆木的树叶都已经红了,在配上地里茁壮成长的青菜。一青一红,煞是好看。

    日子顿时过得慢起来,闲适的慢生活叫周楠有种时间停止的错觉。看看身边的妻子,心想:如果就这么和心爱的人过一生,也不错啊!所谓穿越者改天换地的雄图壮志,想想,累不说,其实也没什么意思啊!

    这个时候,林阿大带消息过来说,梅三公子回淮安了。

    原来,因为今天院试还有一个月才会在淮安举行。

    作为明朝仅次于两京、苏、杭、杨的大城,淮安繁华之地确实不适合少年人长居。

    人年少之时,血气未定,也经受不住花花世界的诱惑,说不定就堕落了。上次县试的时候,史知县斥责梅朴好酒探花,其实就是做个姿态。可怜梅三公子小孩子一个,别说去寻花问柳,平日里被关在家中,雌性生物都见不着几个,平白受了一场训诫,真真憋屈。

    不过,史知县这话到是提醒了梅员外,觉得还是让儿子呆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安心。况且,梅朴在考场上连过两关,也是一件需要大大炫耀一番啊!

    因为不是读书人,梅员外对于周楠所说的保送儿子一个秀才功名的事情还心存怀疑,现在却是信了。

    儿子马上就要做秀才相公,给梅家大大长脸。富贵不归乡里,犹如锦衣夜行。

    据林阿大来报说,梅朴刚一回家,县中的书生们就纷至沓来,又是做文会,又是谈诗论道。梅员外也是大方,在家中摆了流水席,殷勤接待来访的书生,见人就给红包。

    梅家出了个秀才,有钱又大方,可以预见,等梅朴一长大成人,毕将是本县士林中排得上号的人物。梅家到现在,总算如愿成为缙绅。

    又听说,梅家一口气放了二十两银子的鞭炮,把邻居家的房子都点着了,陪了许多钱。

    林阿大一脸的忧虑:“师爷,梅家眼见着就要发达了。你和梅康又有化解不去的仇怨,将来如何梅朴中了秀才,甚至举人,须有麻烦,你得想个法子啊!”

    “是啊,是到了解决这件事的时候了。”周楠轻轻一笑,一脸轻松。

    等过了两日,等到梅家的那场庆祝活动结束,周楠径直去了梅家。

    刚到梅家,还没等门房去通报梅康,就看到梅二小姐和丫鬟小红出来,已经有轿子等在大门外。看到周楠,梅二小姐却是一脸的愤怒:“姓周的贼子,你来我家做什么,走走走,咱们梅家不欢迎你!来人,把他给我打走!”

    天气已经冷下去,梅迟身上批着一件白色狐裘,映得她肤白如雪,楚楚动人。

    周楠一愣,梅三公子的功名可是自己一手挣来的。否则,以那学渣的本事,别说秀才,光县试这关都过不了。你梅家欠我这么大一个人情,别说以往的旧怨当一笔勾销,怎么也得给我备上一份大礼。

    就算不给钱,大家从此至少也要保持表面上的路人般的客气。

    今天梅迟的态度如此恶劣,真是气死人。

    正在这个时候,就看到梅康和他老妻还是梅三公子出来。

    看到周楠,梅妻问这人是谁。梅迟道:“娘,还能是谁,自是那姓周的贼子!”

    “周贼,老身今天跟你拼了!”梅妻突然发出一声尖叫,张开十指朝周楠脸上抓来。

    还好梅康手快,一把拉住老妻,冷冷地看着周楠:“周师爷今天过来所为何事?”

    周楠:“周某无事不登三宝殿,正有事和员外相商。看样子,梅家并不欢迎在下,那改天再约。”

    梅员外点点头:“好,那请周典吏家中说话。”又安抚了妻子半天,让她和儿女们先走。

    原来,梅家今日是要去寺院烧香还愿的。

    进来梅家书屋,梅康指着他冷冷喝道:“姓周的,你既然保了我儿一个功名,往昔之事,某暂时按下不提,你又跑我这里来做甚?”

    周楠笑问:“听说梅三公子过了府试一关,周某过来道贺。怎么,大喜的日子,员外这是要撵客吗,这就是你们梅家的待客之道?”

    “有一句话是这么说的,来者都是客。不过,你周楠觉得还能成为我家的座上宾吗?”梅康最见不得周楠笑嘻嘻不正经模样,一看到心中就有一股怒气涌起。

    周楠收起笑容,点点头:“也对,过去种种一言难尽,我也不指望员外拿我当客人看待。咱们之间就是纯粹的利益交换,就好象是在做生意。”

    “员外乃是水上人家出身,行商坐贾都干过,自然知道商家之间打交代利益为先。就算大家以往有揭不开的过节,为了利益,也可暂时放到一边,联起手来。梅员外,你说我这话对不对。”

    梅员外:“对。”

    周楠:“那日,我同员外商量,如果我给三公子一个秀才功名,以往那三百两欠款就一笔勾销。本来,贵公子得了县试头名案首我就应该来的。不过为了表示诚意,却等到现在。府试一关,梅朴榜上有名,咱们的旧帐是不是该清了?梅员外,还请你将我十年前打的欠条还来。”

    那可是三百两银子的债务,是一大把柄,一日不到手,周楠一日不心安。

    最要命的是,上面还有以前周秀才的指纹,这才是最要命的。一旦有人对周楠的身份发生怀疑,将指纹一比对,他就彻底完了。

    前一阵子,周楠之所以在县衙修改档案,就是想抹去以往那个周秀才在这个世界留下的痕迹。

    梅康:“不给,没有!”

    “什么?”周楠大吃一惊,腾一声站起来,喝道:“梅员外,你也是在江湖上行走过的人。须知男儿大丈夫,一言九鼎。人无信不立,你出尔反尔,还有脸面立于世?”

    梅康淡淡道:“你那张欠条确实不在我梅家,让我拿出来,未免强人所难。”

    周楠冷笑:“员外这话是哄三岁小儿吗,要叫人相信才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