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闲臣风流 > 第七十九章 措手不及
    正当周楠要发作的时候,梅康悠然道:“梅某在世上行走这么多年,手头养了这么多兄弟,挣下了偌大家业,靠的就是一个信字。若说话不算话,冷了人心,底下的人怕早就散得干净。说到底,信誉才是我辈安身立命的根本。周师爷你说的道理,某如何不知道。如果手上有那欠条,自然要还给师爷。不过,你也知道,当初借给你的那三百两银子乃是素姐的私房钱,是嫁妆,夫家也不好插手,你自向她讨要。”

    周楠:“那就多谢员外了,素姐是你的儿媳妇,说到底也是你梅家的人。你这个做老人公的一句话,难道她还不答应?”

    这梅康,绕了半天纯粹就是说废话。

    我去问素姐,未免有点尴尬。说不好要被她给骂得狗血淋头,直娘贼,梅康一定是想借素姐的手羞辱于我。

    不对啊,真闹起来,被羞辱的也是他梅家啊,此事甚是奇怪。

    梅员外:“已经不是了。”

    周楠:“什么已经不是了。”

    梅康:“素姐已经不是我梅家的媳妇了。”

    “啊!”

    梅康一脸的愤恨和恼怒:“那妇女人本身就不是正经出身,当年我家阿大不告而娶,已是不孝。这就是一个丧门星,自她过门之后,咱们梅家就没有安宁过。如今,她又将我家声誉彻底败坏了,须留她不得。老夫已将她赶出家门,听凭其自生自灭。至于她以前带过来的嫁妆,自带回去。如今,不但你那些欠条,就连她以后的所作所为,同我梅家也没有任何干系。周师爷,你要欠条,自问那贱货要去,找老夫做甚?”

    “啊!”周楠又叫出声来,一颗心仿佛跌到万丈深渊。恼道:“梅员外,做人可要厚道。当初你可是答应了把欠条给我的,现在又说这些?”

    梅康点头:“没错,老夫是答应过去。可是,我没欠条,又拿什么给你。这么说来,也不算违约。师爷,那妇人就是疯子的,说不好现在已经上你家讨债去了,还是多想想给如何应付吧,又何必在我这里痴缠,送客!”

    看到周楠离去的背影,梅员外无声地冷笑起来:周楠啊周楠,看这一关你怎么过得了?素姐那娼妇就是个天煞孤星,粘谁谁倒霉。偏又记仇,且生性狠毒。你辱她极甚,这个疯女人一旦报复起来,姓周的你不死也得脱层皮。痛快,痛快啊!

    一想起县试前那日那事,梅员外气就不打一处来。

    那天,周楠来家里泄露县试考题。梅员外也知道这是一件不得了的大事,绝对不能外传,更别说另外找枪手了。

    问题是,以梅朴那小畜生的作文水平,就算提前知道题目准备上几日,也没有任何用处。好在有女儿梅迟提醒说素姐以前学过经义,八股文章作得不错。

    于是,梅康就去素姐那里,让她做一篇范文出来,让梅朴预先背熟。

    却不料,那妇人实在太狡猾了,一听说周楠来过,立即就猜出这是本期县试的题目。于是,这个天大把柄就落到她手里。

    素姐就威胁梅康说,她要离开梅家,否则,就告到学政衙门,大家同归于尽。

    没个奈何,梅康只得同意,待到梅朴府试回来,就写了文书,找了中人见证,将她的身契还给素姐,给了她一个自由之身。

    这事被素姐拿捏了一通,梅康觉得很是窝囊。可转念一想,儿媳妇这一走,老妻也不用时时将怒火发泄在她身上,闹得家中鸡犬不宁,却是一件好事。

    而且,素姐和周楠那事实在太丑,整个梅家的声誉几乎被败坏干净。现在她这一走,笼罩到梅家头上的丑闻自然烟消云散,何乐而不为?

    毕竟,儿子马上就要做秀才,读书人最要紧的是名声。否则,光素姐这件事,就让老三在读书人面前抬不起头来,对他的前程也是大大地不好。

    这也算是得到一个完美的解决,又顺手摆了周楠一道。

    看到周楠的狼狈模样,梅康心中大爽。暗想:哈哈,老夫这一手高明,当真是高明啊!

    梅康心中已经恨上了素姐,却不想当年大儿把她从北京带回家时,一听说她是忠良之后,娶了这个女子,也便于儿子养望在士林积累人脉。至于她的教坊司出身,则自动忽略了。

    ……

    昏头涨脑地从梅家出来,周楠在涟水河边立了半天,被秋风一吹,好半天才清醒过来,也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夏天的时候,有传言说素姐怀孕,搞得衙门里的人每次见了他都要调侃几句。

    一不小心弄出人命,却也是一件无奈的事情。周楠今年才二十七岁,在古代或许已经儿女成群,可作为现代人,说到底也不过是一个大孩子,根本没办法面对这种事情。

    提心吊胆了了几月,有消息说怀孕的事情是讹传,这个谣言才算平息。

    是的梅康说得对,那妇人就是个丧门星,能不粘惹就别去粘惹,最好大家以后都不见面的好。

    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周楠已经渐渐地将素姐这事抛之脑后。却不想今日事情急转直下,欠条却落到她手里,以她和自己的仇怨,要想拿回来又谈何容易?

    正发呆,那头林阿大和林阿二气喘吁吁跑过来:“师爷,师爷,可寻到你了。方才我弟兄去你家,却不在。好在县城不大,转两圈就找着了。”

    周楠:“什么事?”

    林阿二大声嚷嚷:“师爷,不好了,听说梅家媳妇被她公婆赶出家门。这婆娘就是疯的,须防着她寻你晦气。”

    他的声音何等之大,立即引来路人驻足旁观。林阿大呵斥了他们几声,才赶走了。

    “你的消息来得太迟了,我早已知道。”周楠没好气地说:“寻我什么晦气?”

    林阿二依旧大着嗓门:“师爷你当年不是欠梅家三百两银子吗,那可是人家从嫁妆里借出来的,若是上门讨要,却是尴尬。”

    周楠气道:“你怎么知道这事?”

    “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这事咱们早就知道了。”

    林阿大忙呵斥道:“阿二,你说话就不能小声些,要被别人听去了。”

    林阿二:“其实,满城人都知道了呀,大声小声又有什么打紧。”

    周楠问:“素姐现在何处?”他心中突然有点好奇,梅康已经把素姐赶出家门三日了。她一个外乡人在安东无亲无故,也不知道住在哪里?如果能够回北京老家就好了,大家从此天隔一方,井水不犯河水。

    林阿二:“原来师爷还不知道啊,素姐在城南书院街盘下了一间铺,开了一家书坊。”

    林阿大突然压低声音道:“师爷,这女子本是京城人氏,这次被婆家赶出了门却不回去,看样子是跟师爷你铆上了。要不,咱们给她加点税,再寻些事治她一个什么罪名?”说着话,他眼睛里闪过一丝狠毒。

    “这个……”周楠不觉有些意动,是啊,素姐不过是一个女人,我可是衙门里的典吏,要收拾她还不容易。

    可就在这个时候,素姐那丰腴动人的身枝又浮现在自己的面前。心中突然一软,毕竟大家有过那么一段,真下狠手,和畜生又有什么两样?

    就摇头叹道:“罢了,一个妇人活在这世上也不容易。你们以后多维护她些,别让她被街上泼皮无端滋扰……走,我们过去看看……算了,你们也不用跟着,我自己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