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闲臣风流 > 第八十二章 欧标D
    不过一想,也对。

    这里可是封建社会,黄花大姑娘多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你想见也见不着。满大街上都是三十以上的妇人,使人不觉怀疑我大明从此进入老龄化社会。

    这是其一,其二,俗话说得好:男人不经活,女人不经老。

    意思是,女人老得快,一生娃,过了三十岁,就青春不在。在生活困苦的古代,四十岁的女人,都满面皱纹,形同老妪。而男人则老的慢,五六十岁了,模样和三十来岁相比,也没什么变化。可男人活得实在太累,死得也早。

    况且,在医疗条件落后的时代,一个感冒就要死人。因此,丧偶的女人在数量上就大大地超过鳏夫,这也催生了古典文学中的所谓的“寡妇文化。”也成为话本演义小说中一个恒久的主题。

    周楠摇头:“牛二啊牛二,你还真是色胆包天啊,半夜去踹寡妇门,现在被人活活打死了吧?真是死得憋屈,死得渺小,死得轻如鸿毛。对了,阿大,这事你你自去禀告县尊和刑房典礼就是。大半夜来找我做甚?”

    这么冷的大雪天被人叫出门,确实不是一件愉快的事情。

    林阿大:“周师爷,阿二接到报案之后本要去禀告县尊的,可是县尊刚睡下。他的脾气你也是知道的,最恶别人打搅他的瞌睡,下过命令说,只要他躺下,就算天塌下来也等他睡醒后再说。我家兄弟是个老实人,就跑回家同我商量。我想了想,即便人家把状告到承发房了,还得请师爷你去断案。”

    周楠又皱了一下眉头:“那么,你们怎么不去通知刑房师爷,另外也可以去叫快班的李班头啊!”衙门虽小,却是螺丝壳里面做道场。大家都在场面上混的,牵涉到政治权力,难免有自己的小九九。

    所谓庙小妖风大,池浅王八多。做人做事都要慎重,免得一不小心得罪了人,将来被人家在背后使坏。

    人命大案的侦办归刑房,缉拿凶手归快班,他周楠去插手,不太恰当。

    林阿大道:“师爷你忘记了,刑放师爷乡下老母病重请了假回去侍奉两母。至于李班头……小的是这么认为的,他只负责拿人,断案可不归他管。再说,案子是我们承发房接的,自然要负责到底。”

    说到这里,他压低声音:“师爷,这案子也简单,杀人的霍春分也没有逃,乖乖在家等着伏法,咱们直接带了人回衙,录了口供,就算是破了一件大案。这功劳来得到是容易,眼见年关将至,上头定然有犒赏,师爷你就体恤一下小人们。”

    周楠原则上是不插手人血案子的,这种案件没多大油水不说,又事关人命责任太大,不符合他见便宜就上,见困难就绕着走的个性。

    不过,林阿大的话说得也有理。现在这案子已经交到承发房,想推也推不掉,至少在史知县没有睡醒之前如此。而且,案子实在太简单。好不容易碰到一件大案,破了,会有一笔奖金,何乐而不为。

    于是,周楠点点头,吩咐那个更夫道:“你去将忤做叫到霍家去,要快,迟了,怕围观的人一多,弄乱现场。”就带着林家兄弟去了城东霍家。

    古代的城市都是座北朝南,城建规划也大体相同。政府机关位于正北,城西是学堂、文庙、粮仓和县公馆、公房等国有资产。城南一般都是商业区,而城东则是城市贫民的住家户。所谓:衙门朝南开、达官贵人住西门、有钱人住南门、叫化穷人住东城。

    霍家染房所在的城东是县里普通人的住处,到处都是私搭乱建的棚户,将原本横平竖直的街道挤得满满当当,七扭八拐。地上全是垃圾,在没有路灯的夜晚行走,磕磕碰碰再所难免。

    周楠在雪地里走得辛苦,看了看深得脏乱差三字精髓的街区,忍不住想:“夜黑风高夜,杀人放火天。这牛二选在今日摸进霍寡妇房中放飞自我,倒是专业。”

    他们一行三人终究是来得迟了些。到了地头,只见霍家染房已经是灯火通明,但凡能够站人的地方都立满了围观群众。

    纷纷七嘴八舌议论:“不得了啦,不得了啦,咱们安东县又出杀人命案了!”

    “是啊,是啊,自从十年前周秀才杀人之后,好久没看到过流血事件了。还是越墙偷香,真是人心不古,世风日下。”言语中竟然有一种莫名的兴奋。

    又有人叫了一声:“十年前杀人的周秀才来了。”

    周楠心中气恼,正要发作,林家兄弟提着刀鞘,劈啪一通打,将观众赶了出去。

    场地终于清理出来,将观众一赶走,周楠才发现这地方颇大。

    霍家有六间房子,其中一间是堂屋,一间归霍寡妇住,一间归她的丫鬟调羹,一间则是今天的杀人凶手,小厮霍立春。另外两间则是库房,用来堆放布料。

    染房有个大晒场,面积大约两个篮球场,这在窄蔽的城东甚是难得。

    在晒场中间趴着一条人影,旁边扔着一把锄头。周楠走过去一看,此人的后脑有一条伤痕,半尺长,露出里面的森森白骨。地上还有一滩血,却不多。

    周楠强忍着心中的不适,地头看去,不是饭馆老板牛二又是谁。

    在牛二尸体旁边,一个大约十四岁的少年跪在石板地上,将头深深地埋在地上。

    另外,还有个大约三十五六岁的重孝妇人被一个十一二岁的丫鬟扶着,正嘤嘤哭个不停,显得很悲伤。

    早有一个里长过来,介绍说跪在地上的那个少年正是凶手霍立春。那个三十五六岁的妇则是霍寡妇。至于那个小姑娘则是霍寡妇的丫鬟调羹。

    周楠点点头。

    里长喝道:“好叫你等知道,这位是衙门里的周典吏,都安静了,抬起头来,好生回话。”

    “是,周老爷。”三人同时抬起头来。

    调羹就是一个笨蠢的丑丫头,十一二岁的年纪了还拖着鼻涕,看人的目光也呆滞,显然智力不太过硬。和她比起来,跪在地上的凶手霍立春却是一个机灵孩子,一双眼睛在黑夜里闪着亮光,再看他的五官,倒有几分俊俏。只是,大约是年纪小了些,细胳膊细腿,看起来营养有些不良的样子。

    相比之下,倒是霍寡妇叫周楠眼睛一亮,心中忍不住一声喝彩:要想俏,三分孝,这妇人倒是个尤物。凶猛,凶猛,至少是D还是欧标的D,难得,难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