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闲臣风流 > 第八十七章 红丸
    当天夜里,周楠就背着手进了县衙的牢房。

    见他来,一个膀的腰圆的女牢子过来见礼。

    周楠:“霍家染坊这桩命案还有口供要录,本典吏既然负责此事,就要负责到底,今天过来将口供补齐全了。你将霍寡妇牢门的钥匙给我,退下去吧!”

    女牢子吃了一惊:“周师爷,这不合规矩啊!如果要录口供,说一声,我们将人提到刑房就是了,如何能够在牢房里审,还不许人旁听?倘若叫别人知道,小的吃罪不起。”

    原本,明朝的监狱不单独设女监的。只按照犯人的身份贵贱,分为大牢房和单人监。

    很多女重刑犯被投入监狱之后都会受到同监牢犯人的轻薄,或者被牢子凌辱。理由很简单:反正你这小娘皮马上就要被人砍头了,临死之前,咱们爽爽。

    这样的事情出过几起,闹得实在不象话。后来,就单独设了女监,并由女牢子看管女犯。

    不过,即便如此,官府遇到女性罪犯,只要不是杀头重罪,原则上只叫家人带回去看管,不会轻易关进班房里,以免引得物议纷纷,损害衙门声誉。

    周楠在安东县有色狼的外号,偷的香窃的玉都是寡妇,黄花大闺女看都不看一眼。于是,一个流言在县城里传开了,说是周师爷只爱知情知趣的成熟妇人,品味独特。

    今夜见周楠要独自审讯霍寡妇,女牢子以为周大师爷是耗子别火枪——起的是打猫心肠。——顿时大惊,出言提醒典吏老爷自重。

    周楠立即明白她在想什么,心中气极:真是人言可畏啊!

    他冷着脸:“让你拿钥匙你拿就是了,废什么话,有事我担着,论不到你头上,还反了你们?”

    进得那间单人牢房里,里面的光线很暗,一股子稻草发霉的味道。

    却见霍寡妇正坐在稻草中,蓬头垢面地用呆滞的目光看着周楠。

    周楠用手在鼻子前扇了扇,道:“霍氏,我是县衙礼房的典礼周楠,你的案子是我负责的。今天,我过来要问你两个问题,你得老实回答。”

    “第一个问题是,你喂牛二吃的是什么药,从何而来?”

    霍寡妇没有回答。只喃喃道:“周师爷,我都要被砍头了,牛二吃的什么药又有什么要紧?”说着话就将眼睛闭上了。

    周楠又问了几声,霍寡妇还是闭目不语。

    他气往上冲:“霍寡妇,你不要抗拒公检法对你的审讯,别一条路走到黑。到时候,可是要被《大明律》的铁拳砸得粉碎的。”

    顿了顿,他才回过神来,这里是大明朝,我跟她说这些,她能听懂吗?

    就继续道:“霍寡妇,你不回话别后悔。我最后问你一个问题,问完就走,你可以选择沉默。第二个问题是,你想死还是想活?”

    霍寡妇:“想死又如何,想活又如何?”

    周楠:“想死还不容易,你的案子明天就会送去南直隶提刑按察使司,然后上报京城刑部,最多三五个月就会判下来,自然免不了要给你一个斩立决。至于想活吗……乖乖听我的话……”

    霍寡妇听出周楠话中的意思,已经呆滞的眼神中燃起了希望的光芒。她跪行向前,用手抱着周楠的腿,叫道:“我要活我要活,师爷,你叫我做什么都可以。听人说师爷喜欢寡妇,民妇深通床第之事,愿侍侯老爷。”

    周楠大怒,喝道:“霍寡妇,你想什么,当我什么人。我只是叫你回答第一个问题,如果有用,说不定能留你一命。”

    霍寡妇才知道自己会错了意,匍匐在地,不住磕头:“请老爷问话,民妇一定老实回答。”

    “好,回答第一个问题。”

    霍寡妇:“那药是先夫在外面买的,说是可以用来助兴,也不知道得自何处。就是不能多吃,吃多了对身子不好。当年先夫先后买了五六次,去世之后还留下了三瓶,都给牛二吃了。”

    “神仙方啊,那药叫什么名字?”周楠问:“还有,那道士是谁?”

    霍寡妇:“至于卖药的道士是谁,民妇如何知道。药的名字也不知道,就是蚕豆大小的丸子,跟红豆一样。”

    “红丸,红丸案!”周楠心中一凛,竟然是这种东西。

    明朝末年有四大奇案,分别是“梃击案、红丸案、移宫案、妖书案。”

    所谓红丸案指得是明光宗继位刚两天,就一病不起,药石无效。就有人献上一颗红色药丸,明光宗服用之后感觉很好。就不停服用,最后竟一命呜呼,在位仅十日。

    此事在后来引起偌大风波,算是明朝末年一大政治事件。

    现在听霍寡妇说来,那红丸搞不好就是春药。

    中国古代的春药大里面合了许多虎狼药,用来强行激发人体的潜能。因此,用在两性之事上效果非常好。

    不过,这种强行透支身体的药物服用过量,人就变得虚弱不堪,一不小心就会猝死暴毙。

    ……

    从监牢里出来,回到家中,周楠又思索良久。暗想:如果要追查十年前梅大公子是否服用了红丸,或许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开棺验尸。

    古代的春药大多使用水银、铅一类的重金属元素。这种东西长期服用,人体吸收之后,骨骼就会变成黑色,这也是李画师先前说牛二的尸体的骨头发黑的缘故。

    在后世有不良商贩喂鸡的时候在饲料中和进铅粉,如此一来就可以让骨头发黑的白羽鸡冒充乌骨鸡,原理都是一样的。

    可是,要去挖梅大公子的坟,想想就没有可能,人家非跟我拼命不可。好不容易和梅家关系有所缓和,我却不能去触这个霉头。

    那么,该从什么地方着手呢?

    周楠又想了想,突然记起霍寡妇说的那句话:“当年先夫先后买了五六次,去世之后还留下了三瓶,都给牛二吃了。”

    立即一拍大腿:“这药我安东县就有。”

    染房生意中主要的原材料是各种染料,比如藤黄、茜红一类的产地就在淮安,当年霍寡妇的丈夫也不可能去远门。

    如此,要查这件事就变得简单了。

    先从县里的各家药铺子着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