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闲臣风流 > 第九十二章 杂记
    周楠想了想,问:“二小姐,令兄当初是不是嗜好修道,家中可设了禅房。又或者,令兄当初有什么不寻常的举动?”

    梅迟:“没有,兄长当初既不信佛,也不参禅,他常说要养浩然之气。对于世上所有不可解释之物,都是存而不论。”说罢,她看了周楠一眼,冷哼道:“你当初和兄长成天在一起,难道不知?”

    周楠:“十年的时光实在太久,很多事情都忘记了。”

    “原来周兄不修道……”周楠皱起眉头,心想:难道我猜错了。

    又道:“能不能带我到令兄长的房间看看,说不定能找到什么?”

    很快,二人就来到素姐所居住的房间。可惜,正如周楠所说,十年时间实在太久,这里已经完全没有当年的痕迹。就连素姐的东西也搬光了,屋中空空如也,根本就查不到什么?

    正当周楠失望之情溢与言表之时,梅迟突然道:“其实,还有一个地方保留着当初的样子一直没有动,兄长和我还有……经过去那里玩的,里面放了很多兄长的东西。”

    还有,还有谁?

    自然是周楠,当初的周楠每日出入于梅家,和他们兄妹一起玩耍,好得就如同一家人。

    那地方,是他们三人快乐的小天地。

    周楠大喜:“再哪里,快带我去看看。”

    “在后院,依旧很久没住人了。”

    梅家很大,有十多个院子。梅迟口中所说的那个地方位于梅家最里面,背靠着一条小河,院子有三个房间,乃是梅家停棺的地方。

    原来,按照安东的风俗,古人寿命都短。人一过四十,家里人就会被他置办寿棺,还要放在家里,每年叫人刷一道漆,以备不时之需。

    这也没有什么好讳言的,而且家中放了棺材,寓意升官发财,是很吉利的。

    民间又有一句话是这么说的:千棺从门出,其家好兴旺。

    话虽如此,院子里停了棺材,还是叫人感觉到压力,梅家人没事也不来这里。

    此刻正是隆冬,院子寒风掠过,满耳都是呼啸声。

    院子中枯黄的荒草招展,看得人心中发毛。

    毕竟是个女孩子,梅迟禁不住缩了缩肩,面色有点发白。

    “你很害怕吗?”周楠朝她笑了笑。

    梅迟眉头一扬,正要回醉。

    周楠突然温和地说道:“别怕,有我呢!”

    这一句话说出口,梅迟眼睛里突然一热。眼前的场景是如此的熟悉,是的,十年前,自己还是个小孩子的时候。大哥和周贼也常来这里玩,我每次都会跟过来,然后被这里可怕的寂静吓的白了脸。

    每到这个时候,周贼都会如今天这样,先开玩笑问:“你很害怕吗?”接着就说:“别怕,有我呢!”

    院子里的三个房间中有两间是用来停棺的,另外一间则被梅大公子开辟成书屋。

    推开吱啊做响的木门,雪白的天光照射进书屋中。就看到里面有一张书案,几把椅子和一个放满了书的书架。

    因为没人打扫,桌上已经积了一层灰。

    周楠抽开抽屉,在一堆积零碎中发现了一口倭瓜大小形状的瓷瓶,打开来,扑鼻一股古怪的药味。虽然经过了十年,但味道还是非常冲鼻子,和当初从霍寡妇家中抄到的红丸一样。想来,这种丹药中和有大量的重金属,不容易衰变的缘故。

    不,还是有所不同,这些丸子制作更精美。每颗上都刻有一个蝇头大小的“玄真”二字。

    至于那口瓷瓶上面,也刻上了一行小字:“梅家小友惠存。”想来定然是玄真的手笔。

    “是了,是了,果然是,没猜错。”

    梅迟看到周楠喃喃自语的模样,心中好奇,颤声问:“兄长就是吃这种东西才才……才……”

    “也不一定,我只是怀疑。”周楠又在书架上找了半天,终于找到了一本手写的小册子,问:“二小姐,这可是你兄长的字迹。”

    梅迟:“没错,正是兄长所书……大哥自从去世之后,他所写的东西都被爹爹一把火烧了,说是见了伤心。想不到,想不到今天又看到了……也算是有个念想……大哥,大哥,一去十年,你不知道家里人多想念你吗?”她的声音哽咽了,泪水沁满了眼眶。

    “果然找到了。”周楠大喜,这个时代的书生都有随手记录日常读书时心得体会的习惯,算是日记,想来梅大公子也不例外。

    日记这种东西实在太私人,不方便给别人看。而且,看这书架上的书也不是正经读物。有小说,有杂记,又有各种乱七八糟的风月书。也如此,梅大公子才专门将这个书屋设在这里,以免被父亲看到。

    周楠这一寻,果然寻到了。

    他也不耽搁,立即展开那本册子仔细地读起来。

    这册子是梅大公子的随感录,属于想到哪里写到哪里,没有逻辑,也散乱得很,尽是只言片语。

    一开始也没写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不外是每天读书时,突然有感悟;或者受了同窗的气,在上面记录一笔“朱家集的蔡秀才实在可恶,今日说我的八股文章狗屁不通,此仇待到来日再报。”“终于中秀才了,不错,不错,得出去吃酒庆祝。”“世上女子千万,人生在世,就是要多多与她们接触。”

    ……

    翻到后面,跳出的文字让周楠精神大振。

    翻译成白话,上面是这么说的:

    “最近行走时总觉得心跳气喘,找了郎中回来凭脉,说是脉搏不齐,若不服药,怕有事,我不想死,我还有那么多女子需要认识呢!从今天开始吃药吧!”

    “我的心还是跳得厉害,忽快忽慢,好难受。”

    周楠心中一动,问:“二小姐,令兄心脏不好吗?”

    梅迟一脸疑惑:“是啊,大哥从小就有这个病根,你不知道吗?”

    “忘记了,忘记了。”周楠支吾了几声,心中想:原来梅大公子有心脏病啊!

    继续看下去,梅大公子又写道:“今日和周兄去道观里见玄真仙长,夜宿观中,三人抵足而眠。果然是得道高人,玄真上师谈吐风雅,是个有大学问的人,我要和他多多亲近。”

    周楠大惊失色:三人睡一张床,说不好还吃了红丸,干柴烈火……糟糕,周秀才贞洁不保。

    好在下面的文字叫他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梅公子又写道:“玄真道长了得,一眼就看出我身患隐疾,给了我一瓶丹药,说服用之后可药到病除。果然,吃后,我的心脏跳得平稳了,气也不喘了。真是仙丹啊,仙丹啊!”

    “药不错,如今的我可真是行走如风。只是这仙丹太贵,一瓶值银百两,只够一月所需。每次去求药,玄真只是要钱。原来这个所谓的得到仙人也是个俗物,可惜,可惜!”

    “不对,不对劲,这药吃下去不对劲。我怎么觉得浑身疼,就好象是朽坏的家具,从里面烂开来。”

    “我说话的时候口中臭得很,如同刚吃过腐肉。”

    “不能停药,一停,心就跳得厉害。罢,还是继续买吧!”

    “身子实在是软,今天我不小心划伤了手指,那血竟止不住……我感觉自己要死了,一身软得厉害,偏偏精神极好,想出去走动。”

    “毒药,一定是毒药,玄真贪我的银子,诱我服毒,我要去问个清楚。”

    “这一年来,他已经骗去了我上千两白银,得叫他还。钱我不缺,就是忍不下这口气……咦,我流鼻血了,怎么可能。”

    ……

    杂记到这里戛然而止,纸上全是斑斑点点的黑色痕迹,显然是梅大公子流出来的血。

    看到这里,周楠心中雪亮:证据链完整了。

    从梅大公子这份手书上可以知道,梅大公子应该是天生就有心脏病,一活动就气喘。心血管疾病在古代可是不治之症,随时都有可能暴毙。

    在一次偶然的机会里,他和周秀才认识了玄真道人。

    梅家颇富,道人就际遇梅大公子的钱财,就拿红丸诈称可以治病,诱他使钱。

    其实,这药还真对症,效果也非常好。实际上,即便是在后世,无上圣药万艾可刚开始也是用来治疗心脏病的。只不过,患者在使用的过程中发现其更有妙用。

    不过,同后世经过严格药检的万艾可不同,红丸中尽是大毒之物对于人体的伤害极大。梅大公子长期服用,中毒日深,内脏和骨骼都已经受到极大的损伤。当初那个周秀才也是运气不好,在和梅大公子争执的过程中,一拳下去,正好让他身体中已经变脆的血管破裂,大出血而死。

    “大哥,大哥……他是被人毒杀的……”周楠在看的时候,梅迟也凑在一边仔细阅读。

    顿时,惊得满面煞白,说话的声音也颤抖起来。

    周楠点点头:“我当年就怀疑此事,二姑娘,到现在你应该知道我是被冤枉的吧?”说到这里,他心中一片狂喜,终于可以洗脱身上的冤屈了。那个秀才功名也该还给我了,哈哈,劳资终于可以扬眉吐气做人了。

    当然,表面上,他还是一副沉痛的样子。

    “二姑娘,这写东西我都会带去见县尊,放心好了,《大明律》绝对不会放过一个坏人,也不会冤枉一个好人。等下怕是要劳烦你录个口供,我好带回去禀告县尊。”

    “不,还差一个证据,不看到,我还是不肯相信。”梅迟摇头。

    周楠:“还差什么证据?”

    梅迟:“据宋朝宋慈《洗冤录》里记载,中毒而死之人都会骨骼发黑。”

    周楠大惊:“二姑娘,你不会是要开棺验尸吧?”

    梅迟点点头,突然一施礼:“周……大哥,还请你助我?”这个时候她以前完全明白周楠是被冤枉的,内心中已经彻底地原谅了他。

    开棺验一事何等要紧,自然不能叫别人知道。她一个弱女子也做不了,只能请周楠帮忙。

    周楠一想:确实,如果要将证据链做实,也确实需要一块梅大公子的骨骼做为证据。

    罢了,罢了,只能随她走一趟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