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闲臣风流 > 第九十七章 有情趣有品味
    被素姐赶出去之后,不知道怎么的,周楠心中气恼:这妇人,以后逼债都快把我给逼死了。现在一文钱不要不说,还突然翻脸,这不是神经病吗?

    天气热起来,没有雪。

    草色遥看近却无,空气中尽是淡淡的植物新芽的味道。

    新年好,新年好呀!

    回到家中,周楠来了兴致,也铺开红纸,挥毫写道:“天增日月人增寿,春满乾坤福满门。”

    道:“娘子,把春联贴上了。”

    说到底我周楠就是个酒色财气俱全的俗人,珍惜眼前人,过好自己的小日子才是正经,咱们就一俗到底吧!

    “周相公,周相公在吗?”有人在院外喊。

    定睛看去,却是梅府的金管家。他手中拿着一张大红帖子,身后还跟着一个挑着礼盒的小厮。

    周楠走出开了院门,笑道:“金管家你今天来我这里什么事?”

    金管家将那张帖子递给周楠,拱手笑道:“多谢周相公为我家大公子报得血仇,我家三公子不是得了秀才功名吗?今天我家老爷在府中设家宴请周相公全家光临,梅老爷说了,想要当面向你致谢,还请周相公和周夫人赏光。”

    梅朴早在之前就已经中了秀才,梅家照例大摆宴席庆贺。不过,宴会却设在淮安城中,而不是安东。这也可以理解,你既然做了秀才,是不是该感谢一下座师学政老爷。另外,也得很府中各县的的新中式生员认识一下,这可是一辈子的人脉资源。

    另外,梅朴中了秀才之后,梅家还打算将他送进府学,上上下下的人情关系都需要打点。

    因为,梅家人前一段时间都住在淮安城中,临到年末才回来祭祖过年。

    至此,两家旧怨全消。作为曾经的世交,周楠自然愿意和梅康这个土豪修好,就接了帖子,和云娘、小兰收拾打扮完毕,又雇了三顶轿子去了周家。

    素姐付之一炬,那三百两银子也不用出了。如今,周楠感觉在物价低廉的明朝,手头的钱简直花不出去,倒不介意小小地奢侈一把。

    晚宴早已经设好,既然是家宴,也没有外人,就在内宅和外宅摆了两桌。

    内宅自是梅康的老妻、梅二小姐、云娘和小兰。外宅则只有周楠、梅康梅朴两父子。

    酒过三巡,客套话说完。周楠有了个念头,笑道:“梅员外,往日的那桩案子说到底就是个误会,今日总算是揭开了。三公子也得了秀才功名,以后咱们两家还真要多多往来。你大约也知道,我马上就会恢复秀才功名,衙门里的差事也干不下去,以后的生计得好生琢磨琢磨。”

    “梅员外经商多年,要不咱们合股做个什么事情,你看可好?”

    梅康倒也大方:“先是我大儿冤仇得报,后又有老三因你从中奔走得了秀才功名,我老梅家都念你的恩情。老夫别的倒没什么,在走船上倒也手熟,以后咱们两家合作也是应该的。只是,老夫有一句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周楠:“员外请说。”

    梅员外:“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你当年可是我县第一才子,怎么能自甘堕落去行商?若我是你,当考个举人、进士出来,大丈夫只有做官才够尽够味。哈哈,子木,说不好下一期乡试你要和我朴儿做个同年,缘分,真是缘分啊!”

    说完,他又厉声呵斥梅朴:“小畜生,你中的这个秀才是怎么回事自个心里想必也清楚,以后要用心读书,多向子木讨教。别到时候,子木都中进士了,还是个酸秀才。下期若是中不了,老子打折你的腿。”

    听到父亲的怒骂,梅朴一脸的委屈和畏惧。

    周楠一笑,心想:科举,算了,我自己是什么人自己还不清楚,去考试,那就是出丑。还是和梅家好好合作发财要紧。

    正要继续和梅康探讨将来做什么生意赚钱,突然想起他刚才说的话,心中突然一个咯噔,道:“梅员外你客气了,玄真贼道畏罪潜逃,虽说官府下了海捕文书通缉。可人海茫茫,却又从何处去找?也是小侄做事不周,早知道如此,当日就该派人盯紧了他,以至铸成大恨。梅兄的仇到现在也没报,是我的错。”

    梅康却笑笑:“也是,那贼道太狡猾了。你来寻迟儿那日,小女就连夜到淮安城来说这事。老夫当即就点齐人马,顺水而下,只用了一个多时辰就赶到道观。可惜,还是让那贼道士走脱了。不过,你也不用气恼。依老夫看来,恶人自有天收。说不定那贼道良心发现,亲自跑到我家阿大的墓前跪地谢罪,并自己破开胸膛,掏出心肝祭奠他的在天之灵呢?”

    “啊!”听到这话,周楠心头大惊,手一颤,酒杯就掉在地上。

    如果没有猜错,那日在挖开梅大公子的坟墓之后,梅二小姐就连夜跑淮安城禀告梅员外。

    梅康行动力也是惊人,当夜就带着手下乘船回安东,捉了玄真带到梅大公子坟前生祭/

    梅康说到这里,一脸大仇得报的畅快:“子木,你的酒杯怎么掉了?”

    周楠苦笑:“我只是觉得这玄真道人还真是个得道高人啊,还跑到梅兄的坟前请罪,周楠大概能够想出他这么做的原因了。”他背心中却是出了一层冷汗,当初自己若不是有个衙役身份护身,而梅康又不想得罪县衙给梅家惹麻烦。说不好自己就是那玄真道人的下场,可怕,可怕!

    梅员外:“什么原因。”

    周楠:“这修行人一旦有了道行就能大概推测出自己的死期,而且,修行乃是逆天行事,是要遭天谴的。一般人死了,灵魂会转世为人。修行人一旦不能得长生,灵魂就是要彻底湮灭消散的。玄真大概也知道自己大限将致,特意跑去梅大公子墓前兵解,以期保住自己三魂六魄不就此湮灭,好转世投胎,从新做人。这个玄真,还真是有情趣有品味。”

    他只剩一句话没说,梅员外你行动你惊人,杀玄真也杀得有情趣有品味啊!

    梅员外哈哈大笑:“原来如此,周相公真是博闻广记。有趣,有趣,希望玄真那老畜生转世之后能够好好做人。不过,以他造下的罪孽,下一世做人是不可能的,估计要变成猪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