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闲臣风流 > 第一百零一章 左打不得右也打不得
    詹知县大怒,喝道:“好个狂悖的胥贼,真当你是什么人,本老爷又有何打不得,来人,拖下去,照死里打。”

    他本是心胸狭窄之人,早就深恨周楠,此刻是下杀心了。

    听到这话,归县丞得意地看了周楠一眼,有种大仇得报的快感。

    周楠将手一背,淡淡道:“大老爷别忘记了,周楠如今已经恢复了生员身份,乃是名教中人。按照我朝制度,地方官要处罚一个有功名的读书人,当有本地学政官当场。就算这个生员犯有十恶不赦大罪,也要先革除了功名才能审讯用刑。还请县尊先将本县县学学官请来,若学政说我有罪,可报省学政衙门,再论。”

    詹知县闻言一愣,看了看归县丞和詹师爷:“有这个规矩?”

    詹师爷微微颔首,而归县丞却是一脸的失望,看来是真的。

    詹知县顿时气得吹胡子瞪眼,继续骂道:“好个贼子,真当本老爷打你不得了?我我我,气死本官了。”

    归县丞突然喝道:“好个周楠,你不尊上司,在大老爷这里狺狺狂吠,一个目无尊长之罪就逃不过。按照我朝制度,当打三十棍,罚半年俸禄。”

    听他提醒,詹知县哈哈大笑:“本官倒是忘记这一条了,对对对,我以前在九边行走的时候,常听人说一句话,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国家的法纪固然最大,可下面却有下面的规矩。若事事都按律法来办,如何治军治民。来人拉,把这厮给我拖下去。”

    周楠看到归县丞不住给自己下黑手,心中既怒又后悔:这鸟人实在太恶毒,早知道史知县在任上的时候寻个罪名把他办了,至少也得把他赶出安东。这才是打蛇不死,反受其害。

    他自然不会平白吃这两个混帐东西一顿打,心中早有定计。不怒反笑:“县尊这一顿板子还真打不到周楠身上去,周楠恢复功名之后,早有意参加今年秋闱。吏部已经免去了我的吏员之职,此刻公文还在路上。之所以暂时没有离开衙门,等的就是这份文书。也就是说,周楠已经不是县尊的下属,这犯上一罪也谈不上。县尊若要责打小生,可去请学政官。”

    詹知县再次楞住,这周楠左打不得,右也打不得,还直他娘不好对付。今天若不把他给收拾了,以后在这县衙中,还有谁那自己当回事。

    当下就冷笑道:“好个狂生,真当本县收拾不了你。你不想干这个典吏那可不行,本县马上派人带信去京城,强留你在我县衙效力。你要参加乡试,那可没门。信上该写什么了,待本县好好想想。”

    “对,就说安东县衙吏员周楠精明强干,在任上政绩卓着,请以褒奖,为天下吏员之楷模。哈哈,周典吏,本县可舍不得你走啊!”

    说到这里,詹知县哈哈大笑起来。

    按照明朝的制度,只要是登记造册的吏员不能参加科举。也就是说,你得在这个位置上一辈子干下去。

    詹知县是王府的人,如果动用李妃手头的资源,没准还真能将这事做成了。

    周楠也没想过去参加科举,他只静侯免职文书一到,就离开县衙和梅员外合作做生意发财去了。不能科举做官,对他来说无所谓。

    可詹知县却死活要留他在县衙里,在他手下做事,将来只怕会被折腾死。

    周楠再也忍不住了,冷笑道:“县尊这次不顾朝廷旨意在我县征收夏秋两税,征收那么多钱想做什么?”

    詹知县不屑地说:“自然是上缴国库,与你这胥吏何干?”

    周楠淡淡道:“只怕不是那么简单吧,这两赋数额巨大。征收上了,七成缴纳国库,剩余三成只怕都被县尊给截留了。让小生想想,县尊那这么多钱做什么?对了,这些钱想必是要送去京城吧?”

    詹知县这人不是科举出身,在官场上难免有点心虚。唯一可以依仗的就是裕王府这个背景,来安东之后也是常常将王府挂在嘴上,好叫所有人都明白,我詹知县可是有来头的,你们给我老实点。

    周楠继续道:“我又听人说县尊在来淮安之前还去拜见过李妃娘娘,建议她劝裕王进宫侍侯天子。天子每年都在修葺宫观,王府是不是也出点钱,聊表孝心。这笔钱,是不是就是用在这上面?知县对当今天子忠心耿耿,小生敬佩,敬佩。”

    这话说得狠辣,若是传出去,詹知县的知县怕是要当到头了。

    原来,嘉靖皇帝笃信道教,曾有方士对他说“两龙不相见”若是两龙相见,必有一伤的话。深信不疑的嘉靖皇帝自此再不见唯一的皇位继承人裕王,到如今已经十多年。

    这是嘉靖皇帝的逆鳞,也是朝堂中不可说的禁忌。

    你詹知县既然要搞我周楠,我也不妨给你下下眼药。大家都别客气。

    你强留我在县衙里,我就是你身边人。我张嘴乱说,别人就会以为出自你的授意,这个政治后果你自己掂量着办。

    在座众人都知道这句话的威力,一时间大家都是面带戒惧,再不敢多说一句话。

    到这个时候,周楠和詹知县算是彻底翻脸了。

    “祸害,真是一个大祸害啊!”詹知县心中闪过这一句话。

    确实,他是存了要坏周楠前程,强留他在衙门里做吏员,以便将来好好整治一番。可是,若真留他,他可是朝廷任命的吏员,是自己的直接下属。真若乱说乱做,出了事,上头追究下来首先就找他这个上司的麻烦。

    你又不可能贬他做衙役,没这个权力。

    不行,这人得赶走。

    詹知县喝道:“滚,你给我滚回去,反正不几日你的免职文书也就要下来了,本县也不留你。”

    周楠心中大喜,又问:“县尊,我这个月的俸禄呢?”

    “少不了你一文。”詹知县气得一脸的铁青。

    周楠大获全胜,一拱手:“多谢县尊,告辞,告辞!”

    就要走。

    正在这个时候,突然门口的两个衙役惊叫:“你们是谁,怎么进来的?”

    周楠回头看去,却见门口站着三个头带竹笠,身披棉布长袍,脚穿麻鞋的高大汉子。

    看三人的打扮,和脚夫没有什么区别,又是怎么进得县衙的,也没有人拦?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