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闲臣风流 > 第一百零八章 夏千户的秘密
    夏仪也就是口头说说罢了,就算城中锦衣卫千户回来,他也就交代了公务,拿了钱,办了路引和通关文凭尽快回京。若是生事,惊动了其他人,自己的前程还要不要?

    想起明日总算可以办完差,脱离眼前的窘境,他心中一阵松快,咳得也没那么凶。

    第二日一大早,客栈小二也是可恶,竟没有准备早饭。

    詹通不住喊饿,周楠被他叫得心慌,也怒了,就要去找客栈东家理论。夏仪难得地拉住他:“算了,咱们又何必同这种小人计较。等下我就去卫所,了切首尾,借了盘缠,咱们即刻雇船动身回去。也不用走多远,只要到了扬州就好,那地方有我们的一个千户所。”

    周楠:“千户倒是心胸开阔,不肯同这种小人计较。不行,我这念头不通达啊!”

    夏仪面上难得地露出一丝笑容:“算了,算了。”终于可以等到同僚回来,人逢喜事,也不生气了。

    喝了一口热汤,夏仪自出门去。

    周楠留在客栈里,想起等下就要起程离开。自己和夏、詹二人来这里已经十来人,身上脏得厉害。尤其是脚上的袜子,都发腻了。索性就跑到院子里打了一盆水洗干净,厚着脸跑火房烤干。

    等到一切弄妥,抬头看去,只见天上阴云迷布,像是要下雨的样子。

    原来,在江南地区,每年二月都是阴雨季节,十天里有三天能看到太阳就不错了。

    得抓紧时间离开江阴,否则这雨一下下来,江河上浪一大,需防着水路断绝。这里是战区,物价贵得咬人,居之大不易,周楠这么想。

    正在这个时候,却见夏仪失魂落魄地走进客栈。

    周楠一看,感觉到不妙,忙扶住他:“老夏,怎么了,可是没寻到人?”

    夏仪喃喃道:“没寻到人,没寻到……说是……说是水上浪大得很,还得一阵子才能回来。咳咳……”

    周楠心中一沉,安慰道:“不急,不急,早回来晚回来,早晚都会回来。”

    这话恰好被耳尖的小二听道,冷笑道:“早晚回来,你们骗得了谁?若是你们那朋友不回来,小店是不是要养你们一辈子?直娘贼,蹭吃蹭喝,非赶你们出去不可!”

    在之前,夏仪同小二说有一个朋友在军中当差,等他回来就有钱给。当然,他是不可能说这个朋友是锦衣卫千户的。

    周楠眉头一扬,小二以为他又要动手打人,急忙跳开:“你想干什么,骗吃骗住还有理了?放心,小爷还没想过赶你们出门,你们欠俺那么多钱,就这么赶出去我问谁要银子去?马给我从客房里搬出来,睡马厩里去。”

    说着就指了指院角一间两面敞风的牲口棚。

    周楠大怒,恶向胆边生,准备将眼前这个小人暴打一顿。大不了到时候大家闹到县衙里去,反正夏仪锦衣千户和詹通七品知县的身份一查就知道了,到时候,在地方官的安排下不就能够住进驿站?

    这夏仪是不是傻了,死活不肯亮明身份?

    正要发作,夏仪一把拖着他的手,不住摇头:“好好好,我们就搬进马厩去。”

    周楠悲愤地叫道:“老夏,你也能受这种气?”

    夏仪:“周兄弟,别冲动,别……咳咳……”顿时口中一甜,有热热的液体涌上喉头。伸手一捂,却捂了一手殷红。

    这血一吐出去,夏仪脑袋里嗡一声,就倒了下去。

    雨终于落下来,落到茅屋顶上,然后滴滴答答滴到地上。

    缩在干草从中,詹通还在不住颤抖。

    周楠端起热粥喂了他两口,詹通这次竟没有清醒过来。

    夏仪双手捧着碗,定定地看着里面清楚可数的几粒米,又开始咳嗽了,咳得里面的汤水撒了一身。

    周楠安慰夏仪:“老夏,你也不要伤心,这天不可能永远下雨,你那个同僚也有回来的一天。到时候,不就拨得云开见月明了。”

    夏仪:“周兄弟,这些天多亏你照顾我和老詹,若非得你,咱们两人怕是已经死去。这恩情,夏仪一辈子都是不会忘记的。放心好了,你的事情将来到了京城,若我能帮得上忙,绝不推脱。不过,我也就是个小人物,有的事情也插不上手。你好人有好报,将来不会没有下场的。”

    周楠:“老夏,大家同坐一条船,说这些做甚?”

    三人患难了这些日子,虽然彼此还是看不顺眼,却亲热了许多。互相的称呼也随意,都是周老弟,老詹,老夏。

    周楠说完,用筷子轻轻敲碗,低声唱道:“店主东带过了黄骡马,不由得秦叔宝两泪如麻。提起了此马来头大,兵部堂黄大人相赠与咱。遭不幸困至在天堂下,为还你店饭钱,无奈何只得来卖它。摆一摆手儿,你就牵去了吧。但不知此马落于谁家?”

    夏仪苦笑:“周老弟是把我比成秦叔宝啊,可惜秦琼卖的是马,我却被人抢去了宝刀。”

    周楠:“被抢去宝刀的是青面兽杨志。”

    夏仪不悦:“我堂堂朝廷官员,怎么能做草寇……咳咳……周老弟,你大概心中疑惑,等就算等不到锦衣卫的同僚,为什么不去找地方官?”

    周楠知道他有话要说,只微笑地看着他。

    夏仪:“这事还真不能找地方官,也不能让军中之人知道。”

    “别人以为我夏仪好歹是锦衣千户,又在北衙当差,威风八面,是个不得了的人物。其实,我这个正五品武官在京城里就是个屁。”

    他咳嗽了两声,说:“就拿北衙来说吧,掌印的是镇抚使,下面是两个副使,还有两个实授的千户。另外,还有二十来个挂名的千户。像我这种千户,还有十来个,说穿了,都是听命行事的跑腿角色。我已经一把年纪了,却不甘心这么下去。”

    说到这里,夏仪压低声音:“是啊,我想当官,当大官,至少也得是实授的锦衣千户,哪怕到地方上也行啊!也是运气,我一个表弟在子升公手下做幕僚,经他引见,就投入了子升公门下。”

    周楠:“哪个子升公?”

    “还能有哪个子升公,自然是徐子升。”

    周楠吃了一惊:“徐阶徐子升,内阁次辅?”

    夏仪点点头,满面的得意:“正是,次辅大人接见过我一次,也勉励了几句。这次我就是得了他的命来江南查唐顺之在军中飞扬跋扈,视君命和朝廷之令如儿戏的。此事得叫这边的千户所悄悄去查,却不能惊动他人。”

    “啊,徐阶和唐顺之不是好友吗,又同为一门,他……竟……”周楠瞠目结舌。

    据他所知道,唐顺之起复徐阁老是出了大力的,这才有后来唐顺之挂帅两淮主持对倭作战。而且,徐阶的老师聂豹出自心学门下,而唐顺之又是心学嫡系传人。

    心学门徒在明朝政坛是一种特殊的存在,门下诸人都是杰出之士。徐阶交好唐顺之,也是要将这股力量纳为己用,怎么反要对唐顺之下手?

    微一沉吟,周楠突然明白过来:“徐阁老的座师聂公毕竟是外门,唐顺之才是嫡系传人。观念之争,大道之争,容不得半点妥协啊!”

    没错,只要搬倒唐顺之,搞臭他,以徐阶在门中的威望和在朝堂的身份,必然是心学的掌门人,这个诱惑他是无法抗拒的。

    而且,徐阁老从来就不是什么善男信女,手段狠辣得紧。

    看周楠瞬间就知道其中的关节,夏仪惊讶地看了他一眼。这个周楠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秀才,安东县吏员,对朝廷大老的斗争缘何如此熟悉?

    他点了点头:“正是,所以,我们还得等下去。”

    周楠苦笑:“你看咱们现在都倒霉成这样,一日都过不下去,还怎么等?老夏啊老夏,如果这样,你当时先叫手下解送我和老詹到京城,你自己来江阴不行了,可被你害苦了。”

    “辽东军马案牵涉到储君,一个不小心不知道多少人头落地,怎么也得带在身边才放心。”夏仪:“要说害,我才是被你害苦了。”

    周楠心中大奇:“老夏,须怪不到我身上。”

    夏仪:“我听安东县的人说你周师爷就是个丧门星,谁沾上谁倒霉。史知县、詹大人、归县丞、詹师爷、梅大公子、梅唐氏、霍寡妇、霍春分、牛二、梅员外,现在又轮到我夏仪了。你说,不怪你怪谁?”

    周楠说不出话来,合着我是名侦探柯南啊……心中气极,正要反驳。

    那夏仪见他吃憋,哈哈笑了一声,又咳出血来,然后昏沉沉睡去。

    梦中,夏千户还是在不住发出咳嗽声。

    “或许我真是个霉星。”周楠哭笑不得,又抱了两捆草分别盖在詹通和夏仪两大病号身上。

    他看着棚外不断落下的雨水,心中想:要饿死了,明天我得想个法子弄点钱。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