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闲臣风流 > 第一百一十章 詹大人
    昨夜颇冷,两个病人躺在身边。可怜周楠一会儿要给詹胖子换额上用来降温的湿棉巾,一会儿又要去看夏仪咳死过去没有,自然没有睡好。

    他迷糊到午时才醒,至于出门看看能不能赚点钱的事也只能等午饭后再说。

    今天依旧在下雨,不一会儿店小二关甲就端着一口热气腾腾的大木盆过来,里面是一盆白米饭,还盖了一层绘牛皮菜,凉拌大头菜。最妙的是还是十几片一指厚的老腊肉,当真是香气四溢。

    詹通抢过扣在饭上的碗就挖了一大陀饭,手忙脚乱地朝口中扒拉:“香,好吃,好吃。”

    见伙食如此之好,周楠心中也是欢喜,扶夏仪起来,喂了他一口饭,问:“老夏,可好些了/”

    一口油水飞溅半透明的肥肉下口,夏仪顿时来了精神:“好多了,感觉比起昨天要爽利些。:”

    他是肺上有疾,肺病在古代又称为痨病。俗称饿痨。

    和普通的感冒发烧没有胃口不同,这种病需要大油大水补养。

    当然,詹通却是个例外,感冒了依旧能吃。转眼,就两碗饭下肚。那十几片腊肉一大半进了他的嘴。

    还待抢,周楠抽了他手背一筷子:“老詹,别过分了,老夏也病着。老夏,再吃一片。”

    夏仪一口咬下去,油水标出来,晶莹地沾在胡子上。

    他朝关甲点了点头:“小二哥,多谢了。”

    关甲:“好吃吗?”

    詹通:“这不废话吗,自然好吃。”

    关甲:“好吃你们就多吃点,吃完好上路。”说完就笑吟吟地走了。

    周楠皱起眉头:“这人怎么说话的,听起来不对劲。”

    詹通笑道:“或许是店家见咱们实在没钱,又可怜,良心发现,不要钱了,要赶咱们滚蛋。”

    想了想,无商不奸,关甲的恶劣行径,他和他们东家有良心吗?

    周楠突然变了脸:“不对,怕要出事。胖子,别吃了,扶了老夏咱们走,直接去衙门。老夏,事情不对,顾不了那许多。”

    刚说完话,传来一阵轰隆的脚步声。就见到五个军汉闯进客栈来,为首那人高声喊道:“我等乃是唐公督师行辕军士,所有人都呆在屋里不许出来。若有违抗者,按通倭罪论处!”

    说完,他就走到马厩前,定睛看着周楠三人,高声问:“二叔,关甲,可是这三个?”

    客栈卫掌柜和关甲走出来,笑眯眯地看着他们,道:“就是这三个,你们三人欠了小店房饭钱,看你们模样应该是逃难来的难民。在这里困坐愁城也不是办法,活人难道还能被饿死了。你们看这样好不好,如今唐公求贤若渴,行辕里正是用人之际。小老儿看三位都是非常人,听你们说话都是知书达利的有识之士,就推荐你等去军中效力。”

    “以你们的本事,将来未必不能在沙场上封妻荫子,搏一场富贵,到时候可要感谢小老儿哟!”

    “什么?”周楠三人同时叫出声来,心中同时明白,他们是被掌柜的当猪崽给卖了。

    “大胆,知道这位是谁吗?”这个时候,周楠也顾不得那许多,指着夏仪道:“他是锦衣亲军北镇抚司千户夏仪,正五品武职,休得无礼,快带我们去见你们长官。”

    听说眼前这个痨病鬼是锦衣卫,所有人都吃了一惊。

    为首那个军官吓得心中剧跳,问夏仪:“这位上官,可真?”

    夏仪却摇了摇头:“不是,我们就是逃难过来的难民。”

    周楠大惊:“老夏,夏千户,你可不能这样啊?你那个机密差事固然要紧,可一旦从了军,咱们哥仨的命就要保不住了。”

    又对那军官道:“我们有证据的,你看,你看,飞鱼服。”说着就夺过夏仪的包袱,把飞鱼服扯了出来。

    这一扯,却只有一副袖子,他尴尬地捧在手中:“撕烂了撕烂了。”

    几个士兵哈哈大笑起来:“还锦衣卫呢,笑死人了。”

    “你是来埋汰军爷的吗?”军官怒视周楠:“姓名?”

    周楠:“周楠。”

    “好,记下来。”军官就接过关甲早准备好的笔,在花名册上写了一笔。

    詹通再也忍不住了,刚到午后,还没到他发烧的时候。就骂道:“肮脏可鄙的贼军汉,知道本大人是谁吗?淮安府安东知县,打不死你。”

    “哦哦,一会儿是锦衣千户,一会儿是七品知县,当我是傻的呀?如果是,腰牌、文凭、官引、路条拿出来给我看。”

    詹通:“没有,本大人没有,你带我去行辕见上官不就知道了。”

    军官暴笑起来:“你当我是傻的吗,没有这些东西,凭什么叫我相信?”笑完他脸一冷:“再废话,打不死你,你叫什么?”

    “本大人姓詹,怎么了,我可是裕王府……”

    “住口,少给爷爷说疯话。”军官提笔在花名册上写了一笔,念道:“兹解到江阴县状元街刘家所出丁壮一名,充实军中,姓詹,名大人。”

    周楠瞠目结舌,詹大人,这名字好呀!和明朝历史名人王大臣一时瑜亮,哼哈二将。

    军官写完把笔一扔,对手下道:“捆了这三个流民,带回军中。”

    周楠制止住正要暴走的詹通:“大人,好汉不吃眼前亏,再说去了军营好歹能混个三饱一倒。”

    又对那军官道:“我们自己走,希望你能够为今日的言行负责。”

    军官冷笑:“还真当你们是什么大人物,哄谁呢,走走走。”

    又朝卫老板一笑:“二叔,弟兄们都辛苦了,你看这鞋袜……”

    卫老板笑着将一枚银子递过去,骂道:“怎么少得了你的,我可是看着你长大的,小时候还抱过你,谈钱太伤感情了。”

    军官嘿嘿笑道:“二叔你还真当我是个不晓事的小孩子啊,你拿这三人抵役,至少抵了六十两银子,才给我这点钱,看到你是长辈的份上,就不废话了,权当帮你一个忙。”

    说毕,感慨:“谈感情伤钱啊,古人诚不欺我。”

    周楠本以为这次被充军是带到城中的唐顺之行辕,到时候见到有见识的官员,再表明身份不迟。眼前这个军官就是个不晓事的,同他也讲不清楚。

    可跟他走了一路,却出了城。

    可怜詹通又开始发起烧了,而夏仪则咳得上气不接下气。二十里地竟走了两个时辰才到。

    竟是一座小城镇,名曰:杨舍镇。

    地方破大,规模仅比江阴县城小些,驻了上千人马,分属于十几个不同的单位。到处都是仓库和新建的土围,显然是唐顺之军的后勤补给基地,一座不大不小的兵城。

    周楠看情形忍不住松了一口气:只要不是去一线部队就好,战场上刀箭无眼,说不定运气不好就被倭寇死杀死了。而以詹、夏两位老哥的身体,上战场自然是有去无回。

    其实,周楠也是想多了。唐顺之治军甚严,没经过严格训练的,又精通操船之法的壮士还真进不了一线部队。

    要知道主力作战部队的配给极好,战前有开拨前,战斗是又要发银子激励士气,战后还有犒赏。军队是讲究出身的地方,你一个外来人还挤不进主力战兵的队伍。

    也就是干些运输物资一类的脏活累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