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闲臣风流 > 第一百一十三章 基础工作人员的油水
    孙书办脸一沉:“别给脸不要脸,出去,出去!”

    周楠无奈,只得扶着两人又出了门。

    走了大约一条街,却听到后面有人在喊:“那位小哥等等,我有话要说。”

    回头看去,却是先前那个黑瘦库管。

    那人气喘吁吁地追上来,道:“小哥你是不是要找事做,不如到我手下来干,我手头正缺你这种人才。”

    周楠:“若单叫我一人,却是不成。”

    那人叹道:“兵凶战危,只顾着自己逃命,甚至抛妻弃子,连老父母都不要的我看得多了。如你这般讲义气的还真不多见,就冲小哥你这个品性,你我要定了。至于你那两个同伴,我那里只有一个缺。不过,住的地方却多。你可带他们一并过去住下,至于吃,多添两副碗筷也不打紧。”

    无事献殷勤,非奸既盗,周楠顿时提高了警惕,上下打量此人。

    那人自然知道周楠的心思,顿足道:“小哥,我也不瞒你。老夫姓于,名重九,乃是苏松道老军户,现任管仓大使。小老儿没读过书,勉强识的几个字。你也知道,这库里的东西实在太多,帐目又杂,如何算得过来。常常因为数字不对,吃上司责罚,每月领的那点军饷都赔了进去。你如果能够过来帮我,老夫也能少吃些亏。”

    “我那里油水足得很,恕我直言,你这两个同伴病得厉害,再不治怕是活不了几天。库房里存有不少药物,你随便拣几样出来熬了给他们吃,到时候再将帐目做平就是了。”

    “你若答应,我同孙书办说一声,把你的名字补上去就是了。”

    周楠听他说,心中一动,就说:“好吧,盛情难却,就麻烦于大使了。”

    三人跟着于重九走了一气,终于到了一片地方。只见里面有六七口仓库,看了看里面的东西,尽是被服、粮食、药材之类的军资。有一圈围墙,两个兵丁把守。

    很快,周楠就安置下来。

    夏仪和詹通自然不能住在仓库里,好在仓库西面有个居住面积达到惊人的五六个平方的土地神小庙,就矗立在街边,看起来破破烂烂摇摇欲坠。

    于重九也不客气,两脚把土地公公踢了出去,又让周楠从仓库里弄来破门板挡住风,抱了一堆破絮过来,总算让这两个病夫住下了。

    不愧是现代社会的名牌大学毕业生,工作上手极快,只半个时辰,周楠就把以前积欠下的帐目理了个清爽。

    于重九大喜,对两个手下喝道:“你们看看,你们看看这字写得多漂亮,和庙里的匾额一般。咱这里总算有个读书人,不用被别人哄骗。哈哈,想不到啊想不到,我于重九一个小小的官仓大使也有师爷可用,我看比千户老爷手下那什么鸟毛师爷要强许多。”

    他觉得倍儿有面。

    周楠听得心中不是滋味,我好不容易拿回了秀才功名,现在怎么又做师爷了?以前给史杰人和詹通做典吏,人家好歹也是正七品的朝廷命官,咱们给人家当副手,好歹也进了县常委会班子。现在给一个只管着两个人的库管当幕僚,跌份儿。

    心中虽然感慨,但周楠对自己现在的处境还是很满意的。首先,能够吃饱了,其次解决了身份问题。要知道,他锦衣卫直接从县衙门抓走,离开安东非常仓促,路引什么的都没有准备,就算想逃跑也跑不掉,只能和夏仪拴在一起。

    进仓库没两日,于重九就过来说给周楠弄了个军户的户籍,已经上报了兵部备案,现在咱们算是用一个马勺吃饭的袍泽弟兄了。

    只是,发下来的腰牌上的一行小字甚是奇怪,上面刻着“蓟州镇密云后卫潮河千户所屯兵周。”

    就这样,周楠莫名其妙地从农户转成了军户。

    周楠也没当真,反正这玩意儿也就是糊弄事的,有了这个身份,方便在江阴走动。不像之前,只要出这个镇子一步,被人查到是黑户,说不好就被当成倭寇奸细给抓了。

    等过了这一阵子,离开江阴,再将户籍转回安东就是。

    辽东镇军马案,再加上背负杀良冒功的罪名,将来去了京师,难不能平安度过那一关还两说。债多不愁,虱多不痒。浑身癞子没地方擦,自然也顾不得这许多。

    周楠只是奇怪,问于重九:“于大使,你不是苏松兵备道的吗,怎么是蓟州的军户?”

    于重九回答道:“是啊,我就是蓟州的军户,去年随唐顺之唐公移防到这里了打倭寇的。这里这么多物资,唐公自然要叫咱们这些嫡系老人看管才放心。所以,我又被调到苏松道来。等打完仗再回蓟州镇。”

    这事应该涉及到这次对倭作战的各军上层之间的矛盾,投射到基层来,和周楠也没有关系,自不放在心上。

    做了于重九的会计还有一个好处,有固定薪水可拿,另外还有不少油水。在任何年代,经受大笔物资进出,从来都是一个发财的美差。

    果然,两日之后,第一笔收入到手。

    事情是这样,既然对倭寇的战争打到现在已经有长期化、扩大化的趋势。凡战必有死伤,伤员都需要救治,库房里自然储存了大量药材。

    中药药材中除了少量的矿物之外,大多是动植物。这中东西不耐长期保存,加上江南地区气候潮湿,库房里不少药材都生了霉,这东西自然是不能给将士们吃的,需要逐一淘汰掉换成新药。

    当然,涉及到大笔物资的销毁有一整套严格的程序。需要上头派人来逐一查验,登记造册,然后收缴上去在规定地点焚毁或者掩埋。

    制度是制度,但执行制度的是人,其中难免有漏洞。

    所谓银子是白的,眼珠子是黑的。于重九这个老军户就在这些过期药物上动起了脑筋,准备以好充次,悄悄地将一批药材报个过期,中饱私囊。

    不过,他这人没文化,就算有心,有胆,也为这个能力,帐你会做吗,知道怎么平帐吗?

    可见,做贪官污吏也是需要能力的。身为一个草包,腐败无门,确实悲哀。

    这也是于重九那日见周楠算术了得,又是个没有身份没有任何背景的流民,一心要把他招到自己手下的缘故。有了周楠这个帐房师爷,发财大计终于可以实施了。

    雨已经停了,天气一日日热起来。再过得一月就要入夏,江南乃是懊热、苦寒之地。夏天打仗必然会有中暑、和疫情爆发。所以,仓库里又备下了大量的减暑降温的药材。

    很快,就有外地的药材商找上门来低价求购。

    于重九将一批药材卖转手之后,得了二十多两银子。自拿了十两,另外十两,两个兵丁一人三两,周楠因为要作帐,得了四两。

    于大使初战告捷,心中欢喜,大方地出了三两银子,购得一腔羊,煮了一大锅,又买了酒,犒赏三个得力手下。

    周楠一阵无语,吃了半斤黄酒,终于忍不住调侃起于重九:“大使,咱们这算不算是前方吃紧,后方紧吃?我感觉这钱拿着有些不好。”

    一个兵丁笑道:“周师爷你是读书读迂腐了吗,每年朝廷给了那么多军费,可落到军队手上,能够有个三成就算是不错的了。还不是层层克扣、挪用。你道是咱们贪,可上头贪得比你我厉害多了。就拿每年用海船运去辽东关宁的军用物资吧,先是户部扣一部分,接着兵部扣一部分。到了山东,巡抚衙门那里又要扣一部份。朝廷问起来,这么多物资哪里去了,回答说遇到风浪,飘没了。掉水里去了,怎么查?”

    周楠:“层层克扣,那不是耽误事儿吗?如果前线有战事,物资不够,朝廷就不怕打败仗吗?”

    于重九插嘴:“这事朝廷也门清,自然有应对的法子。比如打一仗需要三万两银子军费,为了保证这三万两不被克扣光,就会特意多拨七万让各部分润。”

    周楠一阵无语,这不是制度性的腐败吗?也对,明朝老朱开国时给官员定下的俸禄实在太低,要想维持衙门运转,各级官员得自己想辙。这种克扣,说穿了就相当于养廉银子。

    其实,要想杜绝腐败,只能全额拨款。最后算下来,总数也差不多。

    默许各级官员层层克扣,也算是明朝的潜规则。潜规则之所以是潜规则,因为依靠的是官员们的自我道德约束,不好界定。

    到清朝中期,雍正实在忍受不了官场的腐败风气,这才定下火耗归公,然后每年给官员们发下大笔养廉钱的制度。

    周楠好歹也是来自法治社会的现代人,尚有羞耻心:“我还是感觉有点昧心,咱们这里把药材弄走了,前线将士怎么办?”

    一兵丁不乐意了:“周师爷,你这么说话就没劲了。你若不想要,把手头的银子分给咱们弟兄就是了。”

    于重九道:“自己人别闹生分了,周师爷是个善心人。其实,库里的东西多着呢,咱们报损的这点东西不过是九牛一毛,上头也是默许了的。实话告诉周楠你,咱们是蓟州镇的军户,苏松道不会给咱们开军饷的,就是叫我等筹。靠山不吃山,难不成叫我们饿死?”

    “是是是,我们是贪墨了。可弄的这点小钱除了我们的军饷,还包括开拔钱、战时的卖命银子,战后的犒赏。算起来,也差不多。”

    周楠这才明白:“原来如此,合着这钱本就是我们该得的,却搞这么多弯弯绕饶。”既然不是犯罪,那就没任何问题了,心上总算好过了些。

    又忍不住想,明朝的军制够混乱的,操蛋的规则实在太多。难怪后来张居正改革的时候,要大刀阔斧地整治军队。

    于重九:“明白了吧,周师爷你是新来的军户。咱们军户和外面的民户不太一样,自有军队自己的规矩。来来来,咱们紧吃紧吃。”

    大家都哈哈大笑起来,手中的筷子飞快伸进锅去。

    周楠:“给我留一斤肉,我还有两个躺在病床上的弟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