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闲臣风流 > 第一百二十六章 准备小小出风头
    以前在现代社会读穿越小说的时候,通常会有这么一段情节。就是说穿越者穿越到古代世界的时候,一穷二白,身无长物,苦得都快要讨口了。

    就因为在一次偶然的机会剽窃了后人经典诗词,在士林中暴得大名,被人识为无双国士。大人物们不但将大量财物拱手送上,还死活要将家中美貌女儿哭着喊着嫁过来。反正一句话,人人都看好他这支潜力股。

    周楠也想过走这一条道路,只可惜他是刑犯出身,后来有做了衙役,一辈子也挤不进士林,剽窃大师诗词获取名利这一事遂作罢。

    来明朝已经一年多时间,他也就写过区区几首诗词,除了用来讨好史知县、王若虚之外,好象也没什么鸟用。

    如今他得了官身,为自己树立一个才子大名倒有许多好处,这一计划也可以实施了。

    很快,时间到了申时散衙的日子。

    周楠正要走,一个长随叫住他,将一个包袱递过来,说是他的官服已经领下来了,请周老爷更衣。

    周楠大喜,这可是自己从吏转为官的标志。当下就在随从的服侍下穿好官袍,对着表面不平光线昏暗的铜镜顾影自怜。

    看了半天,总觉得什么地方不对。

    等到理刑厅的熊推官和其他三个知事聚拢,五位大人浩荡出衙去吃花酒,周楠才发现不对的地方。

    原来,开国洪武皇帝姓朱,因此明朝以红色为尊。七品以上的官员的袍服都是大红色,但七品以下则都用绿色。

    这七品以下的官服实在难看,胸口绣着一只缩头缩脑的鹌鹑,不留意端详还真被人当成一只害瘟的鸡雏。且官服通体草绿,和熊推官的大红官袍在一起,当真是红配绿(音录),俗得哭。

    很快,一行人就到了《绿珠楼》。

    周楠目测,这家院子颇为高级,在淮安也算是首屈一指。就是名字取得不好,绿珠楼的得名应该是取自魏晋朝大富豪石崇的美妾绿珠,后来跳楼死的那个,甚是晦气。你就算要用绿珠来暗示搂子里的姑娘生得国色天香,这里又是一等一豪华的会所,好歹取名《金谷园》啊!

    不对,金谷园这个名字也晦气。

    青楼老板没文化,真可怕!

    见一江春水向东流,大群官员上青楼,状若检查本城文化娱乐业安全、消防、卫生工作,早有一个老鸨急冲冲过来,见是熊仁,松了一口气,说了一番欢迎领导莅临指导的话儿。

    熊仁显然是这里的熟客,哈哈一笑,指着周楠道:“高老鸨,你也别说些没滋味的话儿,这是咱们厅新来的知事,今日本官和同僚在此设宴是为他接风的。叫你们楼子里最漂亮,知冷知热的姑娘出来陪。”

    高老鸨有些为难,说:“却是不巧,几个生得好的姑娘都有客。”

    熊仁诈怒:“怎么,连本大人的面子也不给吗,定然是上次在这里喝酒,得罪了姑娘们,不肯与我等相见。你去同他们说,这位是安东县的周子木,一等一的风流人物,问她们见还是不见?”

    高老鸨大惊:“原来是安东的大才子周子木先生,最近一段日子里总听得姑娘们唱你的词儿,今天听说你来,她们不知道会高兴成什么模样。且去楼子里坐下看茶,我就去请姑娘们。”

    “快去,快去。”熊推官朝高老鸨挥了挥手,然后笑着对周楠道:“周大人,看来你的才名比我这个推官头衔还好用啊!”

    经过一个茶壶的引导,大家就上了一栋二层小楼。

    这里靠着盐河,地上铺着厚实的地毯,走上去寂静无声。轩窗都开着,有清风徐来,吹动帷幕。看着河景,吹着凉风,大家心中都是一畅,不觉叫:“好地方。”

    酒菜上了上来,都是常见的菜肴,倒没有什么可说的。不过,这还是周楠穿越之后第一次到这等高档会所,一切都显得那么新鲜。

    酒过三巡,五个美貌女子就上得楼来,众官员也不客气,一人一个抱了。

    周楠也分得一个小巧玲珑的女子,他虽有好色恶名,其实内心中对这种场合还是比较抗拒的。加上又存了个养望的念头,就端正地坐在那里,目不斜视,一副正人君子模样。不像其他几个官员上下其手,放浪形骸。

    那个女孩子目光园溜溜地转动着,半天才小声问:“大人可是写了西风多少恨,吹不散眉弯的周子木,看起来却不像。”

    周楠大奇:“周子木也不是什么不得了的人物,还有像不像一说,在姑娘心目中他又该是什么样子的?”

    那女孩子低低一笑,小脸蛋竟微微红了:“能够写出这种艳美诗词之人,定然是风流儒雅的英俊相公,逍遥自在,视人间礼法于无物。今日见了大人神姿高彻,如瑶林琼树,似是那饱读四书的道德君子。若非事先知道是周子目,奴家还以为认错人了。”

    听她这么说,周楠倒是吃了一惊:这古代的高级青楼中的女子果然了得。谈吐风雅,学识过人。

    原来,她这句话中的神姿高彻,如瑶林琼树一句出自《世说新语》中世人赞王衍之言。

    这女子把周楠比做东晋太尉王衍,不着痕迹地恭维他坐得端正。

    周楠哈哈笑道:“姑娘眉目清秀,岩岩清峙,壁立千仞。”这个典故也出自《世说新语》也是评价王衍的,也夸那正缩在自己怀中的女子形容端庄。

    那女子装做恼了:“奴家身量娇小,怎么能被比做山岩。不依不依,当罚大人三杯。”

    众人听得有趣,都叫到:“子木,该饮该饮。”

    周楠也不推辞,一口气喝了三杯酒,笑着问身边的女孩子:“敢问姑娘如何称呼?”

    那女孩子回答说:“奴家叫紫萧。”

    同来的一个姓洪的知事笑道:“周知事,别看紫萧姑娘樱桃小口,朱砂一点,可品起萧管却是国手技艺,等下不妨留下,一点朱唇为君尝。”

    他说得暧昧,不但众官员,就连其他几个女子也低笑不语。

    紫萧的脸更是红得厉害,宛若一朵盛开的玫瑰,看着她小巧的微微嘟起的嘴唇,禁不住叫人心中荡漾。

    熊推官笑得欢畅,大声道:“确实如此,周大人不妨留下。本推官做主了,一应开销皆算到我的头上。不过,今日大家都是冲着紫萧姑娘来了,谁留下,却得有个说法。”

    洪知事问:“熊理刑,不知道又有什么说法?”

    熊推官道:“大家都是读书人出身,自然有吟诗联句。今日众姑娘姗姗来迟,咱们就以迟为题好了?”

    “好,妙啊!”其他三人都高声叫好。

    “我先来。”熊推官微一沉吟,又看到紫萧头上插的一支梅花瓣钗儿,说一声有了,念道:“春到窗前手自忙,一枝试摘助新妆。”

    其他三个知事喝彩一声,洪知事接下一句:“清清约鬓消尘垢,点点歌鬟傲雪霜。”

    又有另外一人吟道:“对镜漫怜人共瘦,搔头不觉俗俱忘。”

    第三个念道:“夜来未忍轻抛却,留得仙标伴枕旁。”

    从他们所念的这几句诗来看,说得是美人在镜前梳妆打扮,见院子里的梅花开得正好,就折下一枝春,插在头上。以花喻人,以人比花,倒是有些趣味。

    不过,这诗句放在明清诗词中只能算是中下,有点老生常谈只感,没有任何新意,实在普通。

    老实说,这种水准的诗词,古代读书人只要上过几年学,把“天对地,雨对风。大陆对长空。山花对海树,赤曰对苍穹。雷隐隐,雾蒙蒙。”弄明白,再读上几百首唐诗宋词,轻易就能作出来。

    算是这个年代读书人的基本功。

    诗句寻常,不过,女子们还是照例恭维了半天。

    最后轮到周楠。

    周楠有心在新上司面前表现,朗声唱道:“几回花下坐吹箫,银汉红墙入望遥。”

    洪知事摇头:“不通,不通。熊理刑以将梅花比人,你这句诗中却没有梅,紫萧姑娘可没你的份儿了。”

    “怎么就不通了。”周楠等的就是他这句话,笑着说:“洪知事你忘记了,熊理刑刚才拟题的时候说今日众姑娘姗姗来迟,咱们就以迟为题好了。推官给的理由是姑娘们梳妆打扮,故尔来迟,我却以为,她们是思念心上情郎,心中伤感,这才来迟,难道错了?真若再写梅花,却是跑题了。我这句诗中嵌进去紫萧姑娘的名字,切题得紧。”

    废话,如果依着熊仁的思路作下去,我心中没记住什么好的梅花诗,又如何出彩?

    听他这么说,紫萧眼睛一亮。

    熊推官哈哈一笑:“言之有理,子木,你这首应该是旧作吧,写得真是不错。不过,却有意尤未尽之处,咱们也不不联句了,你完整地唱将出来。若作得好,紫萧姑娘就归你。”

    此话正中周楠下怀,心中大喜,清了清嗓子,正要大大表现一翻。

    突然,楼下发出一阵响亮的喧哗:“打起来了,打起来了,要打死人了!”

    楼上众人一惊,同时朝下面看去。却见盐河边上的街上,一大群约莫十来人提着棍棒朝前猛跑。一边跑一边发出阵阵喧哗:“邻里的人都听着,江南的流民又欺到咱们淮安头上来了,若不讨还公道,岂不是叫人笑话咱们两淮无人焉!”

    “走走走,打死那些混蛋东西!”

    一时间,满天满地都是喊打喊杀的声音。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