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闲臣风流 > 第一百二十八章 感恩恩师
    五人一边走,一边说话。

    为首那个衙役听到周楠问,答道:“流民衣食无着,做奸犯科者有之,在码头扛包出苦力者有之。不过,这年头天上不落黄谷,就算你要要做大奸大恶之徒,也得花些力气才成。其中就有些流民以往在老家吃惯了松活饭,不肯受苦。就在街上摆摊给人耍卦、拆字、卖打药骗人钱财。”

    “其中有一个姓郝的,以前是浙江新昌人氏,听说还是当地庙祝。倭寇乱起时,携妻带小一口气从浙江逃到淮安。路上盘缠花尽,只得将他随身携带的女娲神像摆出来,乍称女娲娘娘附体,哄些香火钱维生,听说还在本地收了十几个弟子,有些名气。”

    “女娲娘娘主子嗣,其中有一个妇人常去他摊前求告,舍去了不少钱财。此妇人的丈夫体弱多病,做那事的时候常感力不从心。就在昨日,夫妻蹲论,也不知道这家男人怎么回事,竟使得那妇人难以自执。兴起之时,大叫一声‘感恩恩师,得此快活。’那家男人顿觉不妥,今日白天想了一气,怀疑自家婆娘和那郝庙祝有私,就纠结了邻里熟人要打上门去。”

    古人的基层组织严密,以乡里和血缘为纽带聚住在一起,很抱团。尤其是逃难的百姓,受人欺负,同乡人都要站出来。

    于是,这事一起,双方的人越聚越多,眼见着就要酿成流血事件。

    周楠一阵无语,这什么裤裆下的烂事啊!据刚才衙役的讲述,那个郝庙祝其实挺惨的。明朝有一整套完整的国家公祭系统,每个府县都要官办的庙宇,比如火神庙、关公庙、女娲神宫……庙祝都会登记注册,每年国家还会拨下款子给他们使用,算是吃皇粮的在编人员。

    郝庙祝是公家的人,逃难到淮安之后,也去找过山阳县衙门,想在这里落户。结果引起了所有庙祝的公愤——这纯粹就是来抢饭碗啊!

    府城里的国有宗教企业就那几个,每年国家拨下的款子自有定数。你一个外乡人要想在城里建一座女娲宫,土地谁出,建宫观的钱谁拨。最可恶的是还要分去许多信徒,这断断是不能容忍的。

    受到本地庙祝的排挤,郝庙祝混不下去,只得在出租屋里摆下女娲娘娘的神像,偷偷地引些善男信女过来烧香,念上几段经,混点香油钱过活。

    大约是这姓郝的也有几分察颜观色的本事,说不好也懂得一些心理学的原理,生意还算过得去,倒是小发了一笔,准备在淮安安家落户。再不回江南那夏热冬冷的苦寒之地去。

    今天遇到这种事,要被本地人打,估计以后也无法在淮安城中立足。

    郝庙祝是外乡人,要想落户此地,想必也不会在淮安勾引有夫之妇。

    那妇人的丈夫也是可笑,能够使得自家婆娘满足对于一个男人来说也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情。他却怀疑妻子与人有私情,难不成每次都要草草了事才得意?

    愚昧,落后,荒唐,无聊。

    不片刻,又有一人跑过来,拜见过周大人之后,自我介绍说他姓毛,是郝庙祝那条街的邻长,也是租屋给郝庙祝的业主,特来引官府过去弹压。

    走了两条街,便到了郝庙祝的出租屋。果然,院门口聚了三十四人,分成两拨。叫嚣着,互相用棍棒朝对手捅去。

    口中都在高声叫骂,一时间,“直娘贼!”“狗吃不剩”“娘希皮”之声不绝于耳。又有人骂:“哪里来的山越狗,竟欺到咱们淮安人头上了,打死他们!”“日他娘的淮安人,欺负咱们外乡人,算什么本事?”“有本事你们跟倭寇打呀,逃我们这里来做什么?”听口音除了淮西方言,还有浙江话,反正都是一气儿的地图炮攻击。

    不用问,操浙江口音的人应该是郝庙祝的老乡听说淮安人欺上门来,都跑过来助拳。

    还好法制社会,官府实行的又是威权统治,怕闹出人命,双方基本克制。只用冷兵器隔空交火,雷声大,雨点小。

    现在双方都将这件很简单的民事纠纷上升到地域问题,火气逐渐上升。

    周楠看到眼前的情形,心中暗自叫苦。从他内心中说,倒是巴愿这一架已经打起来,一打,有了死伤,他这个理刑厅的知事处置起来也简单。大不了按照法律办,杀人偿命,伤人及盗抵罪,下手抓人就是,是非对错同他周某人也没有一文钱关系。简单清爽,也不影响他去紫萧姑娘那里欣赏音乐。

    现在好了,刑案还没有发生,现在只算是民间冲突,作为一个官员就得去调停。世界上哪里有叫双方都满意的道理,一旦调停失败打起来,责任就要落到他周楠的头上。

    作为一个在县衙里干过基层工作的,周楠实在太明白多做多错,不做不错的官场规则了。

    今天这事得用最短时间,最简单的办法解决了。一拖,就要坏菜。

    想到这里,周楠突然有了个主意。拉着毛邻长低声道:“毛邻长,打架是不好的。这样,你我分个工,这一条街归你管,你将你手下的人都劝开。若是劝不住,本官替你做主,衙门里的板子可不是吃素的。”

    毛邻长这种国家基层人员平日里替官府征丁征粮,若不用强硬手段也镇不住百姓,霸道惯了。遇到公务,若有百姓胆敢不从,张口就骂,抬手就打,自不将百姓放在眼里。

    就冲上前去,啪啪几声,逮住双方领头的两人,各自抽了几记耳光,骂道:“你们这些刁民,大夜里老婆娃娃热炕头不管,跑这里来生事,究竟想干什么,都他娘给我回去,否则王法不是吃素的。须逮你们进衙门,关上三两日,喂蚊子。”

    说句实在话,流民和百姓谁对谁错,他毛邻长也不关心。他出门的时候正在煮火锅,打算吃上两口,喝得微醉就上床睡觉,只想快点将他们赶走了事。另外,郝庙祝租的是他家的房子。等下打起来,把出租屋打得稀烂,损失的可是他自己。

    周楠突然叫了一声:“毛邻长,你怎么打人呀,都是良善,怎么可以打人?咱们官府要爱民如子,你这是虐民,本官绝不允许。”

    本来,被邻长打了也是打了,民不与官斗,打掉门牙和血吞。

    可一看有官老爷给自己做主,被打的双方领头的两人就叫起来。

    “大老爷说得是,毛邻长,你这是欺负我们外乡人。咱们虽然是浙江人,可也是大明朝的子民,你比倭寇还坏。”

    “姓毛的,去年你来拉丁修河堤的时候,我家阿大还发着烧躺在床上呢,你上来就打,捆着人就走,这个帐咱们还没有算呢!咱们今天被外乡人欺负,你作为一个淮安人竟然胳膊肘往外拐,分明就是贪姓郝的每月那点房租。”

    毛邻长威风惯了,什么时候被人这么骂过。顿时一脸铁青,对周楠道:“周大人,你休要被这些刁滑屁民给骗了。这些混蛋东西都是记打不记吃的,依小大看来,都该尽数捆回去锤上一顿就老实了。”

    说完,就一口粘稠的绿痰朝人群吐去。

    这下可就犯了众怒,无论是浙江人还是淮安人都满面的愤恨。

    周楠见火候已道,突然对毛邻长喝道:“果然是个胥贼,来人,捆了!”说时迟,那时快,手一缩,就从袖子里掏出一张手帕将他的嘴堵上了。

    四个衙役得了周楠的赏赐,又有心在新知事面前表现,一涌而上把毛邻长捆成粽子,再动弹不得。

    这下双方都满意了。

    浙江难民心想,这位大人怜惜我等是背井离乡的流民,不惧地方土豪劣绅,公正严明,果然是大大的青天啊!

    本地人又想,姓毛的为了每月那点租金,竟然帮着外人欺压同乡,活该倒霉,能够被免去邻长才好,这位大人真是一位爱民如子的好官啊!

    毛邻长仗着他的身份,又是这一方的土霸王,平日里飞扬跋扈,属于民愤不小的城郊结合部土炮。他这次中箭落马,威风尽失,人心大快。

    周楠笑着对众人道:“各位乡亲,首恶已除,天已黑尽,须防着等下府衙和山阳县衙的兵丁巡夜到此,治大家一个聚众滋事的罪名。关上三两日,不划算啊,都散了吧!”

    见周大人态度如此和蔼,又一副很给面子的模样,众人都连连拱手回礼,各自散去。

    有人等回到自家屋中才回过神来:“今天分明就是要去搞那欺负咱们淮安人的郝庙祝,怎么闹了半天,姓郝的屁事没有,反将毛邻长抓了起来?古怪,古怪!”

    又有浙江流民想:“今天分明是要还郝庙祝一个公道,还他一个清白。一个庙祝,若是坏了名声,还怎么收人香火?怎么那位大人不提这事,却抓了姓毛的?”

    管他呢,世人都有仇官仇富的阴暗心理,无论怎么说,姓毛的被抓都是一件大快人心的事情。

    经过这一番闹,双方也没有气力再去管这事,此冲突就这么莫名其妙地了结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