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闲臣风流 > 第一百三十章 声名远扬
    周楠本打算先去将荀家的信送了,休完三天假再正式到任的。

    却不想出了郝庙祝这事,却也没想到自己进入工作角色会这么快。

    械斗是暂时制止了,可这浙江神棍究竟有没有叉叉圈圈别人的老婆呢?

    周楠严重怀疑这事搞不好是真的,就他在现代社会的经验,所谓的大师多半会收许多弟子,骗取钱财。遇到姿色好的女弟子,说不定还要叫人家共度美好双休日,好好的双修一番。这种财色双收的美事,换谁都要干啊!

    流民和本地百姓的械斗暂时制止,但矛盾依旧存在,需要解决了才安心。

    于是,熊推官就说要不你先到任,把此事了结了再休假。过得两日就是逢初一十五休沐的日子,到时候你再处理个人私务好了,又丢过来两件积压的案子,勉励了他几句。

    周楠一想,也对,马上就是休沐的日子,加上三天假一口气耍四天,美滋滋。又感觉到熊推官是真的看重自己,要引他为心腹,就抖擞起精神,将那两桩案子处置得妥帖。

    这一日,正当他在整理卷宗的时候,贴身书办过来禀告,说是外面有个妇人求见知事老爷。

    机关不同与基层,以往周楠在安东县的时候,日常要处于民间琐事。加上在史知县那里又得宠,通常时睡到日上三杆才去衙门,吃过午饭迷瞪片刻,就溜之大吉。如今却要老实坐在官署里,案牍劳形。

    今天看了一天文稿子,正也有些疲倦。

    听说有妇女求见,顿时来了精神,说一声快传。

    待到那妇人进来,周楠禁不住眼睛一亮,暗想:“不错,不错,现代社会六十分标准,在这大明朝也算难得。”

    那妇人大约三十出头,腰枝纤细,皮肤白皙,盈盈一拜:“民女郝王氏叩见老爷。”一口软糯的吴俣软语。

    周楠心中就明白:“你是郝庙祝的浑家吧,快起来。”眼睛就直勾勾地盯着那妇人的脖子下面,身子不觉躁热。

    他正值青春年少,一点就炸。前番回安东,时日太短,应酬也多,却不尽兴。昨夜又被那紫萧勾起了心中的念头,竟然有些失态。

    可见,人性这种东西,光靠压抑是压抑不了的。

    看到周楠那雪亮的眼睛,郝王氏心中有些慌乱。想起打听到的周老爷好色的秉性,急忙站起来,顺势掩了一下自己的领口:“老爷明鉴,民女正是郝庙祝的浑家。”

    周楠大奇:“你来做什么,你相公呢?”正主儿不到,推个妇人过来是何缘故?

    郝王氏被周大人偷窥,俏脸微红:“昨夜之事幸亏有大老爷替小民做主,否则,我一家三口不但无法在淮安立足,怕就怕当场就要被人打死了。活命之恩,涌泉难忘,特备上一点心意,过来感恩。”

    周楠心道,这是来感谢老爷的吗?你夫妻若有心要给本大人包个红包,下来再说不好吗?送礼直接送到单位里来,未免太简单太粗暴。

    又想起郝庙祝那女弟子和丈夫过夫妻生活,一时兴起叫了一声“感恩恩师”,就忍不住咯一声笑起来:“本官也是秉公办差,职责所在,要你什么感谢,回去吧!”

    郝王氏却不走,依旧拿眼睛看着周楠,不语。

    屋中的书办会意,说了一声属下还有公务要办,先告辞,就出了屋,并随手将门关上。

    见门关上,郝王氏心中更是慌乱。

    周楠不耐:“究竟何事,说吧!”

    郝王氏扑通一声又跪了下去,道:“周老爷,我一家三口从浙江逃难至此,因为没有路引文凭,实在不方便。还请老爷开恩,给我家人落个籍。我全家老小都感念大人活命之恩,我家相公来淮安之后也积了一些银子,愿给老爷五十两心意。”

    “落籍淮安你找山阳县衙就是,我理刑厅管的是监狱,可不负责民政。”周楠她这么说,忍不住想,听人说郝庙祝到淮安来的时候盘缠用尽。现在一口气就能拿五十两银子出来,显然这厮应该很能赚钱,也不知道骗了多少女徒弟。

    五十两,抵得上穷苦人家十年的积蓄了,好大手笔。

    郝王氏还在磕头:“老爷,我那男人也不是没有去找过山阳县衙。可是他来淮安之后在家里开香堂引善男信女拜女娲娘娘,却引了本地庙祝的忌。庙祝们在衙门拨弄是非,无论我家使再多银子,县里都不肯收。民女听说官场上都是通的,府衙大过县衙,只要老爷你跟县里说一声,应当不难。”

    这钱周楠倒是想收,可郝家的事情他一是办起来难度不小。再说,自己初来乍到,正要和地方上搞好关系,如何肯为了一个外乡人得罪本地的宗教界人士。

    地方人脉可比这区区五十两重要多了。

    这妇人不停磕头,实在不象话。周楠忍住心中的焦躁,恭温和地说:“郝王氏,这事本官爱莫能助,国家自有法纪,你还是去找山阳县吧,快起来,快起来!”

    说罢,就伸手去扶。却不想,又看到不该看的。

    原来,天气渐渐热起来,郝王氏衣裳单薄,加上古人衣裳的领口又低。顿时眼睛一花,却见沉甸甸软绵绵,微微下垂,正是他喜欢的类型。

    手就抓住郝王氏的胳膊,凝住了。

    郝王氏又想起先前出门时丈夫叮嘱她的话:“我已经打听清楚了,这个周知事周老爷颇有手段,咱们家的事情他应该能办成,去求求也是无妨,反正我们在这槐安城里也不认识其他人,碰碰运气吧!”

    “听人说,这个周老爷是衙役出身,手段也狠,可惟独对美貌妇人却是和颜悦色,心也软,是个好色之人。怕是委屈娘子走一趟,放心好了,大庭广众之下,谅那周老爷也不能将你怎么样。”

    现在见他那双眼睛贼溜溜转动,见房门已关,心中顿时就怕了。

    急忙躲藏,扑通一声坐在地上。

    周楠一时不防,也跌到她身上。

    正在这个时候,突然房门大开:“老爷,卓家娘子来了。啊……老爷你……”

    就看到另外一个书办领着一个黄皮寡瘦的中年妇人迈过门槛,恰好看到这尴尬一幕。

    周楠大为尴尬,忙站起来:“失足,失足,这是谁?”

    书办装着没事人的样子,回答:“禀老爷,这位就是昨夜一案的当事人卓娘子,今天过来回话。”

    周楠这才明白,这个卓娘子是郝庙祝的女徒弟,就是喊“感恩恩师”那个。

    本来,昨天那场械斗已经了结了。不过,这案是登记在册的,需要相关人等都来录个口供存档。机关工作就是这样,所谓雁过留痕,程序必须走完。

    周大人整理衣冠,正要做威严状。那边,郝王氏突然发出一声愤怒的尖叫:“原来是你这个娼妇,勾引人家男人,不要脸!你男人怎么不把你打死?”

    她丈夫郝庙祝与卓娘子的不清不白,也解释不清。作为一个主妇,她觉得有责任保卫自己的家庭,保卫自己的妻子的尊严。

    卓娘子一时不防,被郝王氏在面上抓出五道血痕,也恼了,顿时和对手扭成一团:“我就勾引你男人怎么了,老娘有姿有色,男人都喜欢,你嫉妒了吧?”

    “哈哈,你要有姿色呢,看看你的模样,都干瘪成老核桃了,谁瞎了眼睛看上你?”

    “你男人就看上了,老娘干瘪成核桃又怎么样,别人喜欢我又能怎么办?”卓娘子一副我能有什么办法,我也很绝望的表情。

    天生丽质难自弃啊!

    明朝中后期,资本主义萌芽,都市繁华,催生了繁荣的市井文化。男女大防,妇人名节,说的是未嫁的黄花闺女和大户人家的女眷。升斗小民,饮食男女,大家都是久经风雨的中年人,风气倒也逐渐开化了。

    尤其是泼妇骂街,兴头一起,也管不了那么多,先气死对手再说。杀敌一千,自损一万也在所不惜。

    那卓娘又瘦又小,几乎看不到胸,皮肤也黑,确实是干瘪了。难怪她那日实在太兴奋,高呼“感恩恩师。”想必是平日间因为生得丑,无法被这个世界和她丈夫温柔对待。

    总算尝到了幸福顶端的滋味,如何能不感动莫名?

    看来,郝庙祝和卓娘子有私情一事根本就不可能,除非姓郝的眼瞎。

    这卓娘子现在气头上,又为了刺激郝王氏,径直说她和师傅苟且了……周楠无语:好个卓娘子,用飘柔就是这么自信啊!

    这两个女人这一通抓扯,闹得不可开交。府衙里进进出出都是人,见到热闹,顿时就围过来一堆看热闹的官吏书办,都笑得畅快。

    周楠一看不妙,急忙叫道:“都住手,都给本官住手。衙门重地,你们这般胡闹,当我这里是菜市场吗,成何体统?”又呵斥那个书办:“你是呆的,把人给我打出去!”

    那边,两妇人还撕得激烈。

    郝王氏为卓娘子的不要脸震惊,尖锐骂道:“好一个娼妇,不要脸,不要脸!”

    “哟,谁不要脸了?”卓娘子讽刺地叫道:“别当我什么都没看到,方才进屋的时候你和周老爷抱成一团满地乱滚,想必是行了苟且之事了?还好你是在咱们淮安,如果在其他穷地方的乡下,像你这种**荡妇,早就被浸猪笼,装麻袋沉塘了。”

    “恩师乃是得道高人,怎么娶了你这么个不知廉耻的东西!”

    “我没有,我没有!”郝王氏哇一声哭起来,夺路而逃。

    卓娘子大获全胜,然后被书办打了出去。

    外面的官吏都用暧昧的目光看着周楠,然后发出一片哄笑。

    周楠无力地解释:“我没有,不关我事。”这才是黄泥巴掉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了。

    也坐实了他荤素不禁,来者不拒的色中饿虎的传言。

    反正一句话,周楠周大人来府衙不过几日,就已经成为机关里的大名人。

    世人都说,为人不识周秀才,便称骚人也枉然。

    进入章评(0)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