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闲臣风流 > 第一百三十七章 骨骼精奇
    周楠万万没想到这个丁知县竟然是荀举人的大舅子,这封信落到他手里,还能抢回来?

    想不到自己精明一世,竟然忘记了在送信之前调查清楚荀家的家世背景,这才着了人家的道儿。

    不过,他只是一个送信的,来之前也没想过要拿这封信做什么文章。刚才也不过是在庄外受了荀家家奴的气,才决定找回场子。

    真说起来,自己和荀家也没有什么过不去的恩怨,实在没有理由在这事上认死理。

    若是应了这事,对自己有两大好处。

    首先,丁启光答应自己给郝庙祝一家落籍山阳,怎么说也能从郝家拿几十上百两银子的孝敬,身家顿时暴增百分之二十。

    周楠到府城之后,刚安家,又需要场面迎来解往应酬,个人财务状况不是太好,正需要得到改善。

    其次,如果应了这事,就算是拿了山阳知县一个把柄。自己现在在官场上混得极惨,正需要过硬的背景。娶了荀家六小姐为妾,她可是叫丁知县舅父的。

    认了丁启光这门亲戚,对于自己将来的好处实在太多了。

    如果今天一心要将荀举人这封信示之于众,对自己不但没有丝毫的利益,反要得罪丁知县这个地方官。一旦翻脸,这厮在府城经营多年,劳资未来会有无尽的麻烦。

    生活就像强女干,既然不能反抗,那就享受吧!

    叹息一声之后,丁启光用深邃的目光看着周楠:“我妹夫诗酒风流一世,临死的时候神思迷糊,做事难免荒唐。不过,死者为大,既然他已经这么说了,却不好违逆,不知道周知事意下如何?”

    这是硬要将外甥女给做妾啊,周楠很是无奈,也不知道那荀六小姐生得如何?不过,荀举人相貌堂堂,美男子一个。再看他儿子荀秀才,虽说一副酒色淘虚身子模样,却又点小帅气。

    女儿像父亲,六小姐应该也有几分姿色。

    况且,古人有娶妻娶贤纳妾纳色的传统,荀举人的小妾肯定是美的。六小姐父母一帅一美,相貌必然差不了。

    就施礼:“全凭夫人和县尊做主。”算是明确地告诉丁启光,下官也不说破你的谎言,以后咱们就是亲戚了,官场上你这个便宜舅父可要多多关照小弟啊!

    丁启光不为人知地松了一口气,将信收进袖子中。依旧装模做样地摇头:“妹夫实在是太荒唐了,子木,你先回府城吧!这件婚事就如此定了,等到我那外甥女三年服丧期满,你再派人来接。”

    听说三年后再来纳荀六小姐,周楠也舒了一口气。他也实在不想讨这么个小老婆,就算六小姐生得不错又如何?

    若想要美女,解决生理需要,只须腰中有铜,好办得很。可做夫妻,那是要照夕相处的,鬼知道荀小姐什么禀性,别弄得家宅不宁人见人憎就没意思了。男人嘛,回到家中不就图个安宁舒适?

    三年时间很长,以后有机会退掉这门亲事就是。

    如此看来,荀六姐生的是美是丑,倒不打紧。

    就在这个时候,丁夫人突然插嘴:“择日不如撞日,今天既然周大人到了。管家,去叫六姐收拾一些贴身的衣物,随周知事一道回家去。”

    丧事现场,竟然谈婚论嫁,这也太不严肃了吧,传出去岂不是一场笑话,也是一件仇闻,对于荀家家声也有不小的损失。

    丁启光大皱眉头:“妹子,这事不合礼仪,不妥当。”

    丁夫人:“兄长,各位亲朋,六姐乃是妾生子,老爷在世的时候也没认这个女儿。到如今,她也没有人祖归宗,也只算是奴仆家生子,今日将她配与周大人,倒不违反礼制。”

    众人宾客久闻丁夫人善嫉心胸狭窄不能容人,心中都道:荀举人当初不敢认识这个女儿,还不是你的意思,怕你闹事。

    不过,她所说的道理却是对的。都点头,说不违反礼制。

    周楠也是无奈,只得坐到一边静静等候自己的新娘。

    灵堂中,陆续又有客人上前吊唁。

    不片刻,就有一个管家带着一个身着粗布衣衫的女子过来。

    这女子大约十四五岁,上前同丁知县和丁夫人见礼:“见过舅老爷,见过娘。”

    原来这个女孩子就是荀举人的女儿,所有宾客都伸直了脖子看去,然后同时抽了一口冷气:真是骨骼精奇,异常人哉!

    周楠心中也是好奇,定睛看去,顿时如同五雷轰顶,差点发出杠铃般的怒笑:“这就是所谓的美女,这就是我未来的新娘,丁启光,我跟你没完!”

    只见这姑娘大约一米七十四左右,她尚处于发育阶段,再过得四五年,估计会长到一米七六模样。她有一条大长腿,细腰,大有后世超模中性风范儿。

    说到这里,大家或许会奇怪。明朝人因为营养不太好,普遍生得矮。纳这种高头大马的女子回家,确实有西风压倒东风,夫纲不振之虞。可周楠身高一米七八,和六小姐正般配。而且,荀六姐的身材正符合现代人的审美品位,周楠为什么会气得吐血呢?

    问题就出在荀六姐的脸上。

    没错,荀小姐就是传说中的背影杀手。背后看想犯罪,正面看想自卫。

    实话说,荀小姐五官倒是生得不错,大眼睛,高鼻梁,樱桃小嘴。可皮肤却黑,鼻两侧还有不少雀斑。最糟糕的是,她满面都是痘包,一颗颗如同黄豆大小,又红又紫,其中还有几颗长了脓头,叫人见了有种一挤而出的冲动。

    接着又是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嗓子眼里像是被人塞了一把毛发,吞不下又吐不出。

    这就是个内分泌失调的青春期女孩,雀斑与青春痘同色,黑脸共大身量齐飞。

    丁夫人指了指周楠,道:“六姐,这位是府衙理刑厅知事周大人,老身做主了,将你配与他为妾,等下你就随他一道回家。周大人好歹也是个朝廷命官,随了他,自是你的福分。”

    哪个少女不坏春,对于未来的夫君,六姐也有过自己的遐想。也梦想过有一天,一个英俊潇洒的弱冠白衣少年高中状元后,驾着七彩祥云来荀家三媒六聘,八台大轿迎自己过门。

    此刻见到周楠一把年纪,都二十七八岁的老人了,自己又是给人家当小老婆,顿如五雷轰顶。

    当即就惨叫一声,直接趴在父亲的棺木上不停将头撞下去,哀声哭喊:“爹爹,爹爹,你十年未归,怎么就这么去了,留下六姐一个人在世上?爹爹,你好狠心,好狠心啊!”

    哭得当真如巫山猿啼,杜鹃泣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