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闲臣风流 > 第一百三十九章 两大赖皮(一)
    周楠也喜欢苏州菜,尤其是蟹黄豆腐、莼菜豆腐、藏书羊肉,都是他的心头好。

    他腹中已饥,正寻思着等下出门吃什么,见王二如此乖觉,脸色也好看起来:“乖侄儿,家里说话吧!”

    王二这人不愧是乡下有名的浪荡汉二流子,口才倒是了得。进家门之后,一通恭维,伯父伯父喊得口甜。周楠虽然不吃这套,但还是感觉很舒服。

    所谓穷在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周楠是周家唯一的读书人,唯一有官职在身的。以前在安东县威风八面,现在又进了府城。如果没有猜错,王二这次寻来,定然是要求自己办事的。

    坐下喝了两口茶水,周楠刚要问,小得月楼的伙计就挑着一个蒸笼过来,将六七样酒菜摆在桌上。

    周楠尝了一口,赞了一声:“不错。”就挥了挥手。

    那伙计却不走,赔笑道:“老爷,承惠,六钱银子。”

    周楠疑惑地看着王二。

    王二尴尬地讪笑道:“伯父老爷,侄儿来的匆忙,却是忘记带银子,这一整天还粒米未沾牙。”

    周楠气得差点骂娘,合着你这鸟人请客是本老爷出钱啊!

    气恼地扔了一锭银子给小二,周楠沉着脸一言不发,只是吃饭。

    王二脸也厚,小心地给周楠斟了一杯温热的黄酒,有劈劈啪啪自顾自话地说了一气。

    说的不外是家中什么人和什么人因为田埂的事情起了争执,打得头破血流;什么村的什么人和媳妇吵嘴;今年麦子收成不错,官府又不收税,大家终于可以吃个饱饭了。

    周楠听得心慌,将筷子朝桌上一拍,喝道:“王二,你说得这些同我又有什么关系,你来寻本老爷究竟想做什么?”

    王二一脸的谄媚:“伯父老爷,小侄今日进城就是想来拜见一下你老人家,没别的意思。”

    周楠:“有屁快放,有话就说,你不说是吧,我老人家要回屋睡觉了,你明日一早就回家去,别在这里碍眼。”

    王二这才期期艾艾道:“伯父,小侄这次来给你磕头,还真有一件事想求你老人家。伯父老爷你以前不是我县的典史吗,现在升官到了府城,那个位置就空了下来。小侄想,是不是请你举荐一下把我给补进衙门里去?”

    他口才不错,总结归纳能力出色,只几句话就将事情说得清楚。

    原来,大明朝皇权不下县,县以下都是地方缙绅自治。也就是说,朝廷只派遣知县这个掌印官和县丞这个佐二,再下面经管具体事务的吏员都是当地人出任。

    吏员通常是好几代人在衙门里做事,父业子承。

    一个吏员如果不出大的问题,会干一辈子。退休之后,他就会提出继任人选补上这个缺。

    这也是大明朝基层的明规则,周楠这一走,礼房师爷的位置就空出来了。他一直没有提接任人选,衙门里的人也不好动。所以,安东县礼房到现在依旧是群龙无首。

    王二:“伯父,这事再拖下去,衙门里等不了,说不准就便宜外人了,你老人家和詹县尊又有仇,不妨将这个职位给侄儿。”

    说到这里,想起县衙门师爷的油水和威风,他咧嘴笑起来。

    可惜他没有门牙,这一笑,顿时狗窦大开,甚是滑稽。

    周楠斜视他一眼:“你识字吗,能读书写文章吗?”

    王二道:“没读过书,不过,小侄走南闯北一辈子,见识多了,常用字也识的几百个。至于文章,不会写我还不能吩咐下面的人去办吗?”

    周楠很干脆地拒绝了:“你就是个半文盲,知道典史是做什么的吗,成天都要同文书打交道,我说是推荐了你,那才是笑话,没那个金刚钻就别揽这个瓷器活。否则,若是德不配位,惹出事来,那就是害了你。”

    王二却是不依,求道:“伯父老爷,咱们好歹是一家人啊!小兰可是你的亲侄女,还请看到她的份上帮小侄一帮。你也知道,我娘性子不好,小兰过门之后和她老人家吵过几次,还抹了眼泪。如果小侄能够做县衙典史,就可以把她接进城去住。”

    这话中的意思周楠如何听不懂。

    王二说,如果不答应他这事,小兰在王家就没有身份地位,就要受婆婆的气,你这个做伯父的于心何忍。

    这已经是威胁了,周楠又想起周杨一家在自己被锦衣卫抓走,直接打上门去欺负云娘,又抢了家中许多东西,顿时恶上胆边生,冷冷道:“你也休提小兰,她嫁到你们王家与我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你那件事,恕我无能为力。你今晚就歇在这里,明日一早就回家去。我劝你,过日子得塌实,别这山望着那山高,有非分之想。”

    王二如何肯甘心,正要继续痴缠。

    突然,外面又有门环响。

    周楠心中正不爽,喝道:“什么人?”就要起身去看。

    王二:“伯父,让小侄去看看。”

    就起身朝外间走去,一边走一边骂道:“哪里来的不眼的东西,大半夜来拍门,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打不断你的腿。”

    一开门,就见荀芳语正站在那里,也不说话,只用麻木的眼神看过来。

    “啊哈,原来是你这个乞丐婆,滚开!”

    王二唾了一声,就去关门。

    荀芳语只用手死死地拉着大门,却一句话也不说。

    王二恼了,抬起脚就要踹过去。

    周楠:“王二,休得无礼。”

    他走了过去,看了看天色,又看了看荀芳语,心中明白,这个六小姐是无处可去。

    天已经彻底黑了,古代的城市都有宵禁,一到夜里,街头都是兵丁和更夫巡逻。若寻常百姓无事在街上乱逛,被抓住会被直接丢到监狱里去。

    因此,你就算要当叫花子流浪汉,也只能在乡下流窜,城市对一个没有身份的人非常的不友好。

    监狱里是什么情形周楠这个老公门自然清楚,一个女孩儿若是在里面呆上一夜,那就是名声尽毁,再无颜活在世上。

    显然荀芳语也是知道这点,心中惊恐,只得来拍周楠的家门。

    看到她一脸的绝望,周楠心中突然一软:“罢了,六姑娘你进来吧,自己坐下吃点东西。”

    荀芳语机械地跨进门槛来。

    王二:“原来伯父老爷认识这位姑娘,你老人家早说呀,小侄刚才这位姑娘无礼了,还请姑娘不要放在心上。”

    再仔细看荀芳语的身材和脸蛋,王二心中啧啧称奇:这女子好高,跟高脚鹅一样,脸上又这么多疮,看得人心中发毛。此女定然是和伯父有私,估计伯父当时也是抓心慌把人家给办了。事前当别个是美娇娘,事后又嫌人家貌丑不认帐,现在麻烦了吧,被人追上门来了吧?

    如此丑女也下得去手,伯父好胃口。

    果然能者能人所不能,佩服,佩服!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