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闲臣风流 > 第一百四十一章 什么草蛋的事都碰上了
    四天假期,休来一个满脸青春痘的小妾,周楠家中平添了一张吃饭的嘴,心中颇为无奈。

    次日,他照例去府衙当值。

    刚进理刑厅,就看到黄知事。

    周楠平白被他抢去了慎刑知事一职,也懒得搭理他,只微微拱手,喊了一声,就要朝里面走。

    黄知事却满面春风地拉住他,亲热地说:“子木,都听说了,恭喜,恭喜啊!”

    “黄大人恭喜我什么?”

    黄知事笑道:“听说子木新纳美妾,何时摆酒,咱们厅中同仁热闹热闹。”

    周楠:“我那小妾乃是婢女所生,虽说没有认祖。可她父亲新丧,再摆酒却说不过去。”

    “原来如此,可以理解,不过还是要恭喜子木。”黄知事笑得更欢畅。

    周楠可不认为这个小人会真心为自己贺喜,也隐约觉察到他的笑容里透着得意和嘲讽。

    今天是周楠正式到职,按照府衙的规矩,每日点卯的时候所有的大小官员都要集中在一起到知府面前聆听训示,类似于京官上朝,谓之排衙。

    周楠现在才算是将衙门里所有官员认了个全,抬头看去,只见淮安知府宋孔当是个大约四十岁的中年人,长了一把漆黑发亮的胡子,说起话来中气十足,直震得堂中回音不绝,是个很气派的人。

    另外还有彭同知、熊推官等人。

    训话完毕,周楠上前逐一和众官员见礼,做了自我介绍。

    彭同知那日训斥过周楠,看他自然是一脸厌恶。

    宋知府皱起了眉头:“你就是周楠?”

    周楠恭敬地说:“回府台的话,正是下官。”

    宋知府:“听说你纳了山阳丁知县的外甥女为妾,可真?”

    周楠:“确有此事?”

    宋知府的脸色缓和起来,微笑道:“丁知县和本官乃是同年,回想起当年一道在京城赴考,又同登金榜,恍若一梦啊!这一转眼,都是二十年前的事情,日子过得真快。下去吧,好生做事。”

    周楠:“是,卑职自不会懈怠。”心中却是大喜。

    看宋知府的样子对自己很有好感,原来他和丁启光还有这么一层关系。

    明朝要想做官,做大官,就得去考科举。因为有科举制度,所有就形成了一个庞大的文官团体。

    这个团体以同学、同年、师生、同乡关系为纽带联系在一起,一旦进入政坛,这关系将伴随一生。一人有事,同门当守望相助理伸出援手。一有事,官员们不问错,只论立场,这也是明朝中晚期党派纷争越演越烈的根本原因。

    周楠正为触怒了熊推官这个顶头上司而苦恼,也想过如何和他修好。现在突然听说丁知县和宋知府是同年,心中一阵狂喜。自己名义上是丁启光的外甥女婿,宋同志肯定会对自己多加关照。

    有知府撑腰,我还怕区区一个熊推官?

    只怕熊仁反过来要对我客客气气的呐。不然就是不给宋知府,不给丁知县的面子。

    可回到理刑厅,熊仁却破口骂道:“好个周楠,果然是个荒唐无耻的好色之徒,这才两日就纳了小妾,真是品性败坏。本官也懒得再说你这个小人,好自为之吧!”

    吃他一通呵斥,周楠处于懵懂状态,这究竟是什么怎么回事,熊推官和宋知府不和吗,还是气恼我在上司上司那里得了宠?

    想不通,想不通啊!

    下来之后,又有一个书办过来说,周楠的公房调整了,让他搬到另外一处。

    新公房又破又小,位于府衙的西南最僻静的小院里,乃是一间烂瓦房,只十平方左右,里面也黑。走进去,眼睛半天才适应过来,鼻端有浓重的霉味袭来。

    被搬到这地方,算是彻底的流放了。别说做知事掌握机要,就算是想看看卷宗,也没有人理睬。

    坐了一个上午,人毛也看不到一根,正气闷。就见到一身衙役打扮的王二过来,施礼:“伯父老爷,大中午的你怎么还不去用饭?”

    “天气热,没胃口。你怎么来了,不对,你好象不是从衙门口过来的。”周楠有气无力地问。

    王二:“伯父大人忘记了,这府衙和县衙是连在一起的,院墙上开了一扇门。我也懒得绕远路,就直接开了门过来。伯父,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要不,你我叔侄去外面随意吃点酒食。”

    周楠一听,这王二显然又来蹭饭了。他确实也有点饿了,就跟王二一道出了衙,找了家小酒馆。

    酒过三巡,周楠问他今天第一天当值是什么情形?

    “伯父大人放心,小侄谨记你的教导,认真做事老实做人,和同僚处得也好。”原来,这个王二在外浪荡了多年,别的没学会,只察颜观色和口中抹蜜的段位极高。只半天,就和县衙里的人混得称兄道弟。

    这个上午,他跟手下地弟兄出去巡街收税,收获不错,共计糖葫芦十串、甜水两碗、麻鞋三双,并痛殴了三个流民,感觉今日才算是过出了个人样子。

    他见周楠心情不佳,就小声问:“伯父大人,可是衙门里公务不顺坏了心情?”

    周楠喝道:“我跟你也说不到这些,多嘴。”

    “伯父大人你也不要训斥小侄,侄儿是不中用的人,可就是耳朵尖,懂得怎么套别人的话。这城中的好多事情我都晓得,或许能够为伯父分忧。”

    周楠就说:“今天的事情我觉得有点不对劲。”就大概将这事同王二说了一遍。

    王二:“是有些不对头,伯父你等着,保管替你访的明白。”又道:“吃好了,小二,你过来,这是饭钱。”他难得大方一回,叫人意外。

    下午的时候,王二又从那扇门溜进府衙,叫道:“伯父大人,事情不好了。我现在才知道府上如夫人六姑娘是丁知县的外甥女,难怪知县许了我一个副班头的职司,却原来是伯父大人你的面子。”

    “那丁县尊和宋知府虽然是同年,又出自同一个座师的门下,却是水火不相容的大仇家。你做了丁知县的外甥女婿,怕以后在府衙的日子难过了。这事是这样……”

    听王二说完府、县两位掌印官的恩怨情仇,周楠大惊:“这什么草蛋事,怎么就落到我头上来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