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闲臣风流 > 第一百四十五章 横行霸道孝陵卫
    周楠:“乖侄儿倒是想得周到,就依你言。”

    府衙每日申时就会关衙,只留承发房的两个书办值夜,处理紧急事务。

    所谓承发房,就是收发文书的部门,属于标准的秘书机构。周楠如今在衙门里就是个隐形人,那假条送过去,估计人家也不当回事,押上几日再送去理刑厅,周楠就算是无故旷工,这个月的俸禄也别想要了,还得记录在案,影响年终考评。

    虽说每月几两银子的俸禄对周楠来说只是毛毛雨,可到时候免不了要被熊推官一通训斥,人大面大,闹个没趣。

    天气热,二人在街上跑了一气,头发散乱,满头都是汗水。

    周楠自重身份,尚竭力维持着个人形象。王二可管不了那么多,直接脱掉袍子,敞开胸怀不停扇风。

    这个时候,恰好一队骑士送他们身边经过。这些人都以黑布裹头,身上的衣裳样式古怪,不类汉俗。

    为首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女子,此女高鼻深目,皮肤黝黑,头上也同样用布裹成一个大圆盘。她身上的衣裳极尽华丽,又是链子又是大扣子,又是镯子、脚环什么的,金银珠宝加一起起来一二十斤重,亮得闪瞎人狗眼,也不知道累不累。

    不用问,这群人都是少数民族的。

    女子见王二干瘦的胸脯上全是排骨,又缺了门牙,忍不住扑哧一笑对身边侍从说:“这人好象一条赖皮狗!”

    王二大怒,正要回骂,周楠急忙将他拉到一边,一拱手,然后抱歉一笑。

    那女子见周楠英俊挺拔,眼睛一亮,喝道:“这后生长得好看,弄回去。”

    周楠大惊,忙道:“在下乃是淮安府衙理刑厅知事周楠,冲撞小姐,还请恕罪。”

    “原来是个官儿,那就算是了。”夷女咯咯一笑:“周大人,若得闲,不妨去我那里坐坐。”

    “一定一定,下官告辞,下官告辞!”周楠听到这话像是见了鬼,也不废话,与王二一道烟走了两条街才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可算是虎口脱险了。”

    王二忿忿不平:“这哪里来的蛮婆娘,也敢在我们淮安造次,真是可恶。伯父老爷,得抓回去关上几日。”

    周楠苦笑:“我哪里敢。”见王二不解,他解释说:“这女子是播州宣慰使郡侯杨烈的一个远房亲戚,唤做杨车。他父亲是杨侯麾下的一个侍卫,六品武职,这次得了杨烈的命令,入京进献大木美材。这些西南夷人不服王化,你若是惹了他们,怕是直接将你给打死了。”

    “原来是她。”王二恍然大悟,道:“伯父老爷,方才那叫个叫杨车的女子好象看上你了,看她家好象很有钱的样子,得她邀约,伯父不妨……”

    周楠喝道:“住口,这种女人是能惹的吗,鬼知道她们有什么规矩,别自找麻烦。”再说,这女子又那么丑。真去她那里坐坐,还不知道是谁占便宜谁吃亏。

    回到租住的寓所,周楠一边说话和王二说话,一边手脚麻利地收拾起行装。

    待到收拾停当,就将一枚一两重的散碎银子递给荀芳语,叮嘱道:“我估计会回家呆上三五日,这是你这个月的月份,你留在这里,关好门户,无事别出去。”

    荀芳语一脸的冷淡,接过钱转身就走。

    她呆在这里已经十来日,从头到尾就没有和周楠说过一句话。

    周楠自己也说不清楚和她是什么关系,又怜她身世可怜,任她住下。反正一日三餐管饱,就当是养个小猫小狗。

    “好了,咱们走。”想起家中的妻儿,周楠有种归心似箭的感觉。

    王二吞了一口唾沫:“伯父老爷,小侄忙于公务,到现在还粒米未沾牙,先前已经在小得月楼叫了酒菜,祝贺老爷你喜得麟儿。”

    周楠大怒,骂道:“你这厮,现在都什么时候了还想着吃喝,打主意打到我头上来了。这顿饭钱你出。”在这一段日子里,王二时不时跑周楠这里来蹭饭,又不好赶他走。

    这厮的工食银子虽然比不上周楠,可油水却足,每月收入加一块儿,比周楠还多。

    王二忙赔笑道:“伯父老爷,总得要吃饭啊!我叫的那条船要等上一个时辰才到,现在去码头也是干等。”

    正说着话,荀芳语面无表情进来,将一个包袱塞到周楠手中。

    “这是什么?”

    六小姐依旧沉默不语。

    周楠打开来一看,里面都是婴儿的小衣小帽:“六姑娘是刚才去隔壁杂货铺买的吗?多谢了。”

    荀芳语还是不说话,自去天井里洗衣裳。

    不片刻,小得月搂的伙计就将酒菜送来。

    吃过饭,见时辰差不多了,周楠去了码头。恰好王二找的那条船也倒了,就登船沿着大运河向北走了五六里地,就到了清江浦。

    清江瀑乃是大运河和淮河的交汇处,也是淮安的北大门。这地方是交通要冲,也驻扎了许多衙门的派出机构。有盐道,有漕运,还有河道。另外,军方大河卫也有一个水关。理刑厅也在这边号了一座院子,驻了十来个兵丁查缉水上走私贩私的不法分子。

    就连安东县其中一个巡检司的治所也在距离清江浦六里地的长江下游的草湾镇,不过,那个巡检上个月死了,又没有子嗣,那个职位就空了下来,等待朝廷任命新人。

    原来,清江浦正是安东县和山阳县的县界。说起来,山阳县的地盘挺小的,就其总面积而言,安东至少是它的五倍。

    不过,一个县级行政区的划分看的是人口和GDP总量。山阳的人口和经济规模反过来是安东的十倍。

    说起这清江浦这个地方,在明朝历史上可是鼎鼎大名。正德朝的时候,宁王谋反,武宗皇帝御驾亲征讨。可天子亲军刚走到江南,一箭未发,那头捷报传来,王阳明已经彻底讨平判军。

    正德皇帝很是失望,只得班师回朝。经过此地,见见水上风景优美,鱼翔浅底,顿起渔夫之兴,便自驾小船捕鱼玩耍。结果,提网时见鱼多,武宗大乐,尽力拖拉,使船体失去平衡,他本人也跌落水中。明武宗在北京长大,不懂游水,入水后手忙脚乱,一阵乱扑腾,亲侍们虽然把他救起,但水呛入肺,加之惶恐惊悸,身体便每况愈下了。也可能他是受惊之后,加上秋日着凉,引发了肺炎,回京城之后不久就因病驾崩。

    正德这一死,因为没有子嗣,这才有如今的嘉靖皇帝继位的故事。

    老实说,这地方的风景真的不错。周楠是个喜欢旅游的人,以前在安东县衙门做师爷的时候,就带妻子来这里游玩过。不同于大运河其他河段水流浑浊,此地的河道经过淮河水的灌注,清可见底,碧蓝如带。河边镇上尽是厅台楼阁。倒影水中,如同一副水墨山水画。

    只不过,此刻天色已晚,黑漆马乌一片,也没风景可看。

    周楠挂念刚出生的婴儿,只催促船只快走。

    走了一段路,眼见着就要进入淮河。

    前头灯火通明,就有一条小船靠过来,喝道:“停下来,过去的不行。”很古怪的口音。

    话音刚落下,就听得“咻”一声破空声响,一支羽箭就钉在船舷上。若是再偏上一迟,就要射中船夫。

    船老大惊得满面煞白,忙将竹蒿刺入河底,叫道:“别放箭,别放箭!”

    周楠定睛看去,只见那船上载者五六个浑身披甲的士兵,为首那人个头极矮,身上穿着竹甲,腰别一长一断两把倭刀。

    远处,还有五六条打着灯笼的小船在水面上来回警戒。

    大运河本不宽,如此一来,整个水道被彻底封住。

    “难道是倭寇来犯?”周楠心中一惊,又失笑:“淮安已经深入内地,倭寇怎么可能跑这里来。淮安附近到处都是驻军,难道他们都是摆设?”

    明朝和倭寇打了几年仗,福建、浙江不少海匪都加入倭寇做了汉奸。但倭人那边也有不少人投到明军这里来,显然这个倭人就是如此。

    周楠走到船头,对那个倭人一拱手:“这位将军,本官乃是府衙理刑厅知事周楠,有公务在身,需要过江,还请行个方便。”

    那倭人军官:“过去的不行。”

    周楠皱了一下眉头:“敢问你是哪个衙门的,盐道、河道还是大河卫?叫你们的官长过来说话。”

    “过去的不行。”

    周楠气恼:“你就会说这一句话吗?”

    “哈哈,他还真是只会这一句话。”船上的士兵发出一片哄笑。

    笑毕,又有一人喝道:“老子们是孝陵卫的兵,我不管你是什么鸟毛知事。得上司令,在此查缉不法之徒,所有船只都不许过去,否则杀无赦。你这厮少在老子面前抖威风,惹恼了,一刀剁成两段扔江里喂鱼。”

    说完话,那五六个士兵纷纷跳上船了,对着船夫一顿拳打脚踢,抢了他们身上的钱财和备下的干粮,呼啸而去。

    周楠好歹是个官,那群军汉倒是不敢无礼,但打狗还得看主人脸,顿觉颜面大失。

    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一个九品文官遇到孝陵卫这种天子亲军,也是无可奈何。

    船老头抹了一把脸上的鼻血问周楠:“周老爷,现在怎么办?”

    “一群土匪。”周楠铁青着脸,他穿越到明朝之后还没有受过这样的气。尤其是在做了安东县师爷之后,一路顺风顺水。今日一口气憋在胸口,念头怎么也不通达:“先将船靠岸,歇上一夜,明日看情形再说。”

    理刑厅在清江浦镇上自有一个知事所,周楠决定先在那里住上一晚。

    知事所的人见上司光临,急忙把他迎了进去,有准备了几样小菜,温了一壶酒给周大人洗尘。

    又有一个书办在旁边作陪,态度极是恭敬。

    周楠喝了两杯酒,心气顺了些,就好奇地问:“郑书办,这水上在闹什么,缘何封路?”

    郑书办:“卑职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只晓得是孝陵卫在公干,他们封住水道,别人也没法子。”

    周楠更是好奇:“运河关系到漕运,孝陵卫好大胆子。对了,孝陵卫不是驻在南京吗,怎么跑淮安来了。”

    郑书办:“淮安有个孝陵卫的百户所,他们是天子亲军,莫说地方官,就连兵部也没管辖权。他们要封水路,谁敢过问?”

    “孝陵卫是天子亲军吗,我怎么没听说过?”

    郑书办:“周知事有所不知……”

    原来,天子亲军有二十六卫。分别是吾前卫、金吾后卫、羽林左卫、羽林右卫、府军卫、府军左卫、府军右卫、府军前卫、府军后卫、虎贲左卫、锦衣卫、旗手卫、金吾右卫、羽林前卫、燕山左卫、燕山右卫、燕山前卫、腾骧左卫、腾骧右卫、武骧左卫、武骧右卫、武功中卫、武功左卫、武功右卫、永清左卫、永清右卫。

    这二十六卫职司各不相同,比如锦衣卫负责诏监狱,是个特务机关,金吾、羽林等十九卫,分别掌守卫巡警。腾骧等四卫,掌随驾护卫。

    按照明朝卫所制度,一卫有兵五千六百人。如此算来,天子亲军数量倒是非常庞大。

    不过,土木堡之战之后,二十六卫随天子出征瓦剌,全军覆灭。如今大多只是一个名号,既没有兵,也没有什么实权。

    因此,朝廷就将这二十六卫重新编制,合成十三卫。

    和其他亲军驻扎北京不同,孝陵卫则留在南京。顾名思义,就是守太组朱元璋陵寝孝陵的。

    那么,问题又来了。你南京的孝陵卫不呆在南京,跑淮安来做什么,还设了一个百户所。

    原来,古代帝王的陵寝规模宏大,并不像后人所想象的那样一个封土堆了事。除了山岳陵,还得建祠,修大殿,每年都要花许多钱修葺维护。

    另外守陵的几千人马吃喝拉撒都需要钱,朝廷每年给的那点俸禄银子和微薄的军饷可养活不了他们。

    孝陵卫中的殿堂、楼、亭、陵墓每年都要维修,需要大量的建筑材料。特别是所使用的琉璃瓦和地上的金砖,都需要从淮安府这边烧制。

    所以,孝陵卫的官军就借这个由头在这里设了个百户所,驻了两百人马,负责物资转运。因为是天子亲军,也没人管,靠着走私,倒也有不少入项。

    听郑书办说完,周楠心叫一声晦气:原来是这么一群只对皇帝负责的军痞,本官今天受的这个气还真是没地方出了。

    正在这个时候。突有一兵丁兴冲冲来报:“郑老爷,可算是寻着人了,现正关押在牢房中。这下好了,总算可以跟上头交差,睡个安稳觉了。老爷,这人是现在交给孝陵卫还是天亮再带回府城……啊,周老爷……见过知事老爷。”

    郑书办笑道:“好,你先下去歇着吧,先将人看好,明日再说。”

    周楠:“什么事?”

    郑书办打了个哈欠:“还能是什么,估计是小的们在巡夜的时候抓到行迹可疑之人。也没什么大事,明天再说。”

    不知道怎么的,周楠突然起了疑心。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