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闲臣风流 > 第一百四十八章 还算融洽
    没错,明朝的大户人家确实有这个规矩。

    古代实行的是一夫一妻多妾制度,男主外,女主内。也就是说,家中只有一个女主人,那就是男主的元配夫人。

    所有小妾所生的孩子都要喊女主人为娘,至于生母只能叫做姨娘。

    至于小妾则不能叫孩子为儿,男孩子得叫“哥儿”女孩子叫“姐儿。”

    这封建礼仪,感觉总有点怪怪的,对素姐也有点不公平,周楠不觉一呆。

    见他神色异常,云娘忙说:“相公,其实妾身见这孩儿生得好,加上素姐生产之后身体亏虚又没有奶水。怕她累着了,就抱过来代为照顾。奶娘已经请好,等下就会过来。相公若是觉得不妥,我叫莴苣将孩子送去素姐屋中。”

    此话一说出口,莴苣就不满地叫了一声:“夫人。”然后扑通一声跪在周楠面前,泣血苦谏:“大老爷,凡事都有个规矩,无规矩不成方圆。大老爷衙门里如此,家中也该如此。礼制大于天,若是坏了规矩,人心不服,传出去对老爷名声有损,我等做下人的也羞见世人。”

    这什么歪歪理,好个小丫头片子,这是要在家中当忠臣吗?

    不过这个莴苣对云娘倒是忠诚,这份心情倒是可以理解。

    周楠突然得了个儿子,能够传承家业,心中自然欢喜。可是麻烦事情也跟着来了,孩子毕竟是妾生子,现在有是长子。而云娘这种大妻却没有子嗣,日后若是孩子有出息了,大家相处在一起未免有点尴尬。

    在未穿越之前,周楠对古人能够三妻四妾儿孙满堂蛮羡慕的。现在看来,家中人一多,各种关系处理起来挺烦恼的。

    可见,大开后宫也不是什么好事。

    其实,莴苣这个建议倒是两全其美的办法。

    周楠想了想,也懒得管家务事,就对云娘道:“罢了,这孩儿就在你房中养。”

    云娘和周楠重聚已经一年多时间,可现在肚子里还没有动静,心中难免自怨自艾。见丈夫答应把这个孩儿给自己,知道是他自对自己的宠爱。心中又是幸福又是感激,又紧紧地抱着孩子,眼圈微红。

    周楠又补了一句:“娘子若喜欢孩子,咱们生就是了。以后家里立个规矩,各房若是生了女儿,自己养,是男孩就给夫人你。”

    云娘大喜:“相公,那六姑娘若是生了儿子也送过来。还有,她毕竟是咱们周家的人,虽说在府城可以照顾相公起居,可奴家听人说官员上任是不能带家眷的,要不我派人去接?”

    周楠:“啊,你也知道荀六姑娘?”

    云娘:“听小兰说的。”

    “王二这个口快的。”周楠有点尴尬,说:“夫人,荀六小姐可不是我的小妾,我也没那个心思。”就大概将那件事说了一遍。

    云娘叹息一声:“荀姑娘也是可怜,相公可纳之为妾。”

    周楠:“算了,算了,惹不起,这事你也别管,我会妥善安置她。我连身契都还她了,那孩子现在看起来情形有些不妥,像是失心疯。等过一阵子,等她正常了,听凭自去。”又问孩子起名没有。

    云娘笑着这不等你取吗?

    周楠:“就让素姐取吧。”

    就去了素姐的屋中看她。

    周楠同意将孩子交给云娘,现在见着她,突然有点心虚。

    不过,看素姐的样子倒不是生气,忙要起身。周楠扶她坐好,说:“素姐你受委屈了。”

    素姐微笑:“妾身也知道大户人家的规矩,我性子不好,怕是教不好孩子。云娘心善,孩子给她养,奴家也放心,多谢相公怜惜。”

    如此,周楠就彻底松了一口气。

    只是素姐姐的丫鬟香草一脸的忿忿不平。

    商量了半天,素姐给孩子取了名,单字一个泓。说是,周楠兄弟名字中都带一个木字,下一辈就得带水。金木水火土,如此一代代排辈。

    周楠点头说好,后来想了想,不对啊,以五行来排辈分,那不是老朱家吗?

    素姐出身教坊司,身世坎坷,精通人情事故。虽然将儿子给大房养,心中不甘。不过,礼制如此,她也无能为力。在丈夫面前,也不好做表露心意。

    周楠听说她生了孩子连夜赶回家探望,嘘寒问暖,又让她取名,这已经是大大的体贴,心中自然感动。

    周家在这事上面还是非常和谐的。

    在家里呆了一日,第二天就有县中的缙绅请吃,我们的周大人自然很给面子,四处应酬。看到家乡人热情的笑容和恭维,周楠回想起在府衙中的待遇,心中不觉感慨:别人还当我是九品官,却不知道我都混得人不人鬼不鬼的了。

    这种丢人的事情,周楠也不会同大家讲。

    很快,三日假期就要过完。他这才想起应该去县衙走一趟,会会老朋友詹胖子。

    到了县衙,恰好碰到归县丞。周楠一楞:“你回来了,县尊可在?/”

    归县丞一脸气恼,哼一声:“周大人回乡省亲吗?县尊在不在,你自己去看不就知道了。”

    正在这个时候,詹师爷急冲冲地跑出来:“周知事,周知事,你可算来了,快随我去见县尊。”显得异常热情。

    二人说说笑小就朝后衙行去。

    归县丞禁不住呆住,县尊和周楠不是有旧怨吗,今天詹师爷怎么和周楠好得像是穿一条裤子?

    路上,周楠问詹师爷怎么回来了。

    詹师爷说他和归县丞被锦衣卫解送京城,一路也没吃什么苦头。到了地头,北衙记录在案之后,就推说不知道又这事,让他们自去客栈等回音。

    等了一两月,北衙又说没事了,你们自回安东吧。

    于是,两人又回安东来做师爷的做师爷,做县丞的做县丞一切照旧。

    周楠说:“夏仪可恶,师爷受苦了。”

    詹师爷笑着说也没吃苦啊,反正他就是通县人,到京城后也算和家人团聚,算是公款探亲,岂不美哉?倒是归县丞有点倒霉,因为走的时候匆忙,也没有带盘缠,到京之后北衙又不管吃喝,穷得他吃了一月的白米粥。回来的时候也是借他的盘缠,欠下一屁股债。、

    詹师爷也是可恶,借盘缠给归县丞的时候还算了很高的利息。利滚利到现在,已经是一笔不小的数字,如今归县丞的俸禄都是由他代领的。

    周楠感觉一阵痛快,哈哈笑道,詹师爷你不厚道啊!

    詹师爷不以为然,说我虽然是读书人出身,可当年跟了县尊四处行商,我就是个商人,别人借我款子,得按照商场上的规矩来办。在商言商,这也是对归大人的尊重。

    周楠赞曰:“儒商,儒商。”

    很快,周楠就见到詹胖子。他今日来见詹通,所谋极大,经过两日的思索一个计划已经成形。如果做成,仕途将更进一步。

    不过,这事得詹通从中出力。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