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闲臣风流 > 第一百五十三章 痛快痛快
    看到众书生郁郁散去,周楠朝紫萧一摊手:“紫萧姑娘,你看是见着的,他们自己要走,可不能怪我扰你生意。”

    “怎么不怪,就怪你!”紫萧娇噌一声:“你得赔我?”

    周楠吃她粉拳打了两记,感觉骨子有点酥麻,笑道:“本大人两袖清风,明如镜,清似水,可没钱赔。”

    “那就赔我一首诗词好了。”

    “搅了姑娘雅集,哪里只一首诗词就够的,怎么着也得请姑娘狠狠责罚才能消我心中愧疚。譬如……肉偿。”

    “你还是有名的大才子呢,缘何说起话来粗俗不堪。”紫萧咯咯一笑,俏脸微红。

    进得她的房间,又叫了一桌酒菜。

    紫萧给周楠斟了一杯子酒,递到周楠手中,嗲声道:“大人不是要为紫萧做诗词赔礼吗,还不快做?楼子里刚来了两个不错的乐师,等下就叫他谱了曲儿,奴家唱给你听。”

    周楠搂住她的小蛮腰,心中大乐,道:“本大人淮左第一才子,想用一杯酒就叫我为你做诗一首,世界上哪里有那么便宜的事?”

    紫萧撅起小嘴巴,娇声说:“人家不是说了用肉偿吗?”

    看到那鲜红的樱桃小嘴,周楠如何把持得住,笑道:“说肉偿的可是本大人,与你何干?这样好了,你用嘴喂我一口酒,我就作一句诗,不知道姑娘以何为题?”

    紫萧更是娇羞,她心中欢喜,道:“楼子里请的乐师刚谱了一曲《长信宫》,大人不妨以此为题。”

    说着,就含了一口酒度进周楠嘴中。

    《长信宫》古诗牌,乃是五言古诗。其中最出名的一首是李白所作的“谁怜团扇妾,独坐怨秋风?”多以闺怨诗为主。

    吃了一口酒,周楠就念道:“玉台妆罢无人见,伤心空自伤团扇。”

    又是一口酒过来,感觉到那香甜的贵妃舌,周楠大乐,继续念道:“秋草偏生长信宫,春风只在昭阳殿。”

    “殿里君王酒半熏,娇歌雅舞争纷纷。”

    “三千锦帐飘香麝,十二长裙散彩云。”

    ……

    “好个三千锦帐飘香麝,十二长裙散彩云。”紫萧如何不知道这诗的妙处,这一段诗句平白浅显,在一片繁华热闹中带着一丝淡淡的惆怅。仿佛见,如有一个白衣少年背手在长街谓叹,冠盖满京华,斯人独憔悴。

    这诗若是谱成曲儿,只怕不几日就会在城中传开。

    像她这种风月女子就如同后世的影视明星,需要不断推出新的曲目。不能一首曲儿唱一辈子,否则,很容易就被后进新人拍死在沙滩上。

    一句话概括,就是要时刻制造热点上头条。

    淮安第一风流才子、好诗,光这两个热点就能让自己的名声更上一层楼。

    紫萧自家人知道自家事,她因为身材小巧,在相貌上先天就低了同行一筹。如今之所以隐约有淮安花魁的趋势,还不是因为当初周楠的那首诗。可是,一首诗唱个千遍万遍,一直唱下去也不是办法。因此,她屡屡派人去请周楠,可惜都被推脱了。

    今日周楠过来,又有如此绝妙新作,紫萧心中欢喜,又见眼前人英俊挺拔,不觉情动。

    看到紫萧一脸柔情,胸脯因为激动而微微颤动。周楠不以为然,老实说这诗他抄自清朝某个不出名的诗人,不甚出色。唯一的优点是简单直白,朗朗上口,适合做歌词。

    就这么一首只能打五十分的五言,就把你激动成这样?

    转念一想,也对,明清是小说的时代。就拿明朝站在诗坛顶峰的前七子和后七子来说,他们的作品也实在不怎么样。相比之下,这首《长信宫》也算上精品,难怪紫萧如此亢奋。就好象是后世一个三流歌手,突然得了一首即将大红的口水歌,星路一片宽广。

    正要再继续念下去,紫萧贵妃舌搅动。

    周楠如何把持得住,一把抱起她就扔在床上:“好个紫萧姑娘,这般不老实,看本大人今天如何狠狠责罚于你。”

    紫萧羞得以手蒙面:“求大人怜惜。”

    周楠:“众中别有人如玉,新装艳艳娇红烛……不许寒乌带月啼,恐怕惊春燕携花宿。谁怜长夜梦难成,忽度流莺似有成。片月高高挂天汉,千秋应照妾心明……呼……”

    诗成,又反复吟了二三十遍,终至生命大和谐。

    周楠只感觉身心俱泰,事毕,记起正事,道:“紫萧姑娘。等下理刑厅要设宴款待朱巡按。这巡按大人乃是新科进士,有名的才子,不妨应酬,务必使他有宾至如归之感,你叫老鸨预先准备。”

    紫萧浑身是汗,身上的皮肤都已经因为征伐而变成诱人的粉红色。羞道:“周大人,奴家现在这个样子还怎么去见人?人家只陪你一个,别的我管他是巡按还是巡抚,都不会见的。”

    “好了,好了,公务要紧,本大人先出去安排。”

    整理好衣帽,出了屋,却见月在中天,算了算时间,大约已经过去了一个时辰。

    老鸨过来说熊推官已经来了许久了,见周大人不在,自和其他几位大人在那边吃酒听曲儿。

    周楠一惊,自己刚才只顾着快活,竟耽搁得久了。那熊仁极是可恶,误了差事,也不知道等下会叨叨成什么鸟样。

    急忙进了熊仁所在的厅中,却见里面众人已经喝得东倒西歪,各自抱着一个女子高声谈笑。

    周楠数了数认数,只熊仁和黄知事等三个僚属。

    心中奇怪,上前拱手施礼“理刑老爷,朱巡按人呢?”

    黄知事大着舌头道:“朱巡按没来,说是他得朝廷委派巡按两淮,当秉公用事,不受地方官员吃请。此番巡按,若各官吏公忠廉明,何须担心?”

    周楠一愣,心道:遇到一个清官了,不对,不过是吃顿饭而已。人情往来,没什么大不了的。这厮说了一番冠冕堂皇的话,拿架子,不跟当初的王若虚一个模样吗?看来,朱巡按来者不善,是要找理刑厅的茬。他将来是要做言官的,干的就是这活,熊推官有麻烦了。

    突然,熊仁拍案而起:“装模做样的东西,此人辱我极甚,着实可恶,本官绝不善罢甘休!”

    他大约是喝得实在太多,身子一晃,就要跌倒。

    黄知事急忙一把将他扶住,吃吃笑道:“理刑,不过是一个正七品的巡按。我等奉公守法,实心用事,还用怕他鸡蛋中挑出骨头来?理刑年事已高,千万不要因此气坏了自己的身子。”

    见熊仁如此气恼,周楠心中暗爽。听到黄知事这话,他忍不住扑哧一声笑起来:这姓黄的还真会拍马屁,深谙后世民主生活会上给领导提意见时套路“领导我给你提个意见哈,你最的的缺点就是工作太努力,不注意身体,要改!”

    看到周楠笑,熊仁大怒喷着浓烈的酒气喝道:“你笑什么,是不是看到本大人吃憋,你心中高兴?”

    周楠敷衍道:“属下如何敢?”

    “你还是不是咱们刑厅的人,看到我们理刑厅吃亏,你心里高兴?你又有什么了不起,不就是能写几句歪诗,引得楼子里的姑娘喜欢吗?我看你写的都是狗臭屁,你这个好酒贪花的卑劣小人,贼胥吏!”

    这是周楠今天听人第四次喊自己贼胥吏,心中一股邪火腾起,就欲发作。

    这个时候,黄知事挽住他的手:“周大人,理刑醉了。你今日来迟,当罚酒三杯当做陪礼。”

    周楠一想,反正这熊推官明日一早就要成为阶下囚,我又何必跟则个将死之人置气。小不忍则乱大谋,当他是个疯子罢了。

    也不说话,就端起杯子一饮而尽。

    熊推官斜着醉眼:“这样就想把本大人糊弄过去,换大盏。”

    三只盛满酒的大海碗放在桌上,分量足有三斤。

    这年代的酒也就是后世啤酒的酒精度数,周楠自然不惧,冷冷地端起碗,逐一饮尽,说了一声告辞,转身就走,再不肯同诸人多说一句话。刚才体能消耗实在太大,现在又喝了酒,只感神思疲倦,只欲早些回家睡觉,养好精神迎接明天的府城官场八级大地震。

    刚出《绿珠楼》,后面又是一阵喧哗:“理刑,理刑,小心摔着。”

    “理刑,不可啊!”

    周楠心中一惊,回头看去,却见熊仁如同红了眼的公牛摇晃着身体冲过来,指着他破口大骂:“周楠,卑鄙小人。本官叫你过来预先安排酒宴,你倒好,却同婊子风流快活,当本大人的命令是春风过驴耳?你这厮自如理刑厅来就以才子自居,仿佛天底下就你一个是人物,余者皆庸碌。你分明就是看不起本大人是杂流出身。”

    周楠:“熊大人,你我同为朝廷命官,还是要体面的,请自重。你是杂流,下官也是杂流。理刑厅是淮安府衙的理刑厅,是我大明朝的衙门,可不姓熊,我等也不是你的奴仆。还有,春风过驴耳,谁是驴,大人你今日必须将这句话收回去。”

    “老子说了又如何,你这个卑贱的胥吏!”熊仁伸出手指不停地戳着周楠的胸口。

    胥吏是周楠的逆鳞,他心中早已经当熊仁是个死人,本不打算发作。此刻再按捺不住心中的怒火,一记勾拳狠狠地打在熊推官的下巴上。

    可怜熊仁也是个一百六十斤的胖子,整个人竟被打得直接平躺在地。

    周楠也不客气,揉身而上,骑在他身上,拳头如同雨点有样落到熊推官脸上,空气中全是劈劈啪啪的声响,须臾,熊仁的面上就开了花。

    “大胆周楠,你要做反吗?”几个知事乱糟糟上前来拖。

    “滚开!”周楠一拳挥出去,正中领头的黄知事鼻子,只见姓黄的面上就好象是开了染坊,红艳艳却是血,哎哟一声蹲了下去。

    另外两个知事如何敢上去,惊声大叫:“来人了,来人了,周大人疯了!”

    “谁疯了,哈哈!”周楠放声大笑,站起身来,长啸吟道:

    “赵客缦胡缨,吴钩霜雪明。

    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闲过信陵饮,脱剑膝前横。

    将炙啖朱亥,持觞劝侯嬴。

    三杯吐然诺,五岳倒为轻。

    眼花耳热后,意气素霓生。”

    身后,楼上,有萧声清越而起,接着是婉转歌喉:

    “救赵挥金锤,邯郸先震惊。

    千秋二壮士,烜赫大梁城。

    纵死侠骨香,不惭世上英。

    谁能书阁下,白首太玄经。”

    周楠回头看去,却是紫萧在楼上凭栏而立。

    他一笑拱手,高呼:“痛快,痛快!”这两月在府衙所受的憋屈,在这一顿暴风骤雨的拳头中得到发泄。

    念头终于通达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