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闲臣风流 > 第一百五十四章 恍若未发生
    看到周楠离去的背影,楼上的紫萧笑了起来。

    府衙的两位大人互殴何等荒唐,说到底就是酒后乱性。偏生这周子木最后要吟上一首李太白的《侠客行》,就好象是秦汉之时的幽并游侠儿。

    易水萧萧西风冷,壮士一去不复回。

    何等慷慨豪迈。

    这个周大人,街头斗殴也是如此有范儿。

    明天的事情将要关系到自己未来的前程,在此之前,一切都是未定之数,说不紧张也是假话。

    该准备的都已经准备妥当,能做的已经做了,现在就只有等了。

    周楠心潮澎湃,在大街上高声长啸,发泄着胸中的情绪。自从穿越到明朝之后,他凡事都三思而后行,小心又小心,务必要将一切都掌控手中。

    压抑得久了,性格都扭曲了。

    今日终于得到彻底放松,可以痛饮,可以放歌,再不用顾及其他。

    大约是刚才那三大碗酒的酒意发散出来,又吹了风。

    顿觉眼前景物模糊,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走了多长路,他终于来到一扇门前。

    欲要定睛看这是什么地方,可如何看得清楚。周楠最后决定,不管了,先叫开门再说。本大人实在太累,需要休息。

    正伸手朝前拍去,不想院门突然打开。

    周楠一脚塌虚,就朝前跌去,重重地摔在门槛后,然后是一个女子的惊呼。

    一切变得更加模糊,整个世界都开始旋转。

    朦胧中,周楠感觉自己呕吐了。

    有人正用热毛巾擦着他的嘴和身体,鼻端有幽幽香气袭来。

    “这是什么地方,还在〈绿珠楼〉里吗?”

    竭力睁开眼睛,身前是一条窈窕人影,妙曼的身姿,惊人的美丽。超模身材,正是我喜欢的型。

    周楠一时情动,伸出手去狠狠抱住她的腰。

    那女子身体一颤,欲要挣扎。

    “是你吗,好美,你真的好美,我好喜欢。”

    周楠迷糊地想,这紫萧怎么长高了,高成这样,有意思,有意思。

    听到周楠这话,那女子身体又是一颤,不动了。

    周楠顺势将拉入怀中。

    接下来的究竟发生了什么,他也不知道。只感觉今夜的月色如此之浓,浓得就好象是牛奶一般从窗外投射而入,在屋中荡漾。

    这夜的风儿吹,吹得心痒痒,我的姑娘。

    都怪这月色,撩人的疯狂。

    ……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周楠从梦中醒来,外面已经是天光大亮。

    睁开眼睛一看,是自家熟悉的房间。

    “果然是一场梦,醉了,醉了。”周楠记起现在应该是上衙的时间,忙用手在身下一撑,突然感觉手上有刺痛袭来。

    定睛看去,右手竟是破了皮,也不知道是打熊仁时弄成这样,还是昨夜回家摔着了。

    他深吸了一口气,提起精神,穿好衣裳准备出门。

    刚到天井,却见荀芳语正在水井旁边洗衣裳。

    周楠朝她点点头:“老爷我昨夜醉了,睡到此时才醒,早饭就不吃了,你自己弄点……啊……你……”

    突然间,周楠发现不对。

    只见,荀芳语面前的木盆中正放着她的亵裤,裤裆处全是血,此刻已经变成了黑红颜色。

    难道说……

    周楠有点口吃:“六姑娘……昨夜是你……我我我……”

    荀芳语还是那副冷淡模样,只低头用力地搓着衣裳。

    “真的是你吗?”

    还是没有人说话。

    周楠满心愧疚,讷讷道:“六姑娘,我真是醉了,我我我……”再说不下去了,他狼狈地出了门。

    从头到尾,荀芳语都没有说一句话,依旧在默默地揉搓着手上的衣服。

    周楠和荀六姑娘是怎么回事,他心中也说不清到不明白。名义上荀芳语是他的小妾,可二人只有夫妻之名而没有夫妻之实,周楠也从没有朝这方面去想。

    没办法,荀芳语满面都是青春痘,外貌实在不讨人喜欢。

    本打算等过了这一阵子,等到自己的事情有个眉目,再想这如何妥善安置。可现在……再让她走,可能吗?

    周楠毕竟是一个现代人,拔鸟无情的事也不是没做过。可他和别女子在一起的时候,无论是财色交易,还是权色交易,都讲究的是你情我愿。昨夜的事情在现代社会可是犯法的,这已经触及到他坚守的道德底限了。

    “这可如何是好?”周楠苦笑摇头:“大约是我实在太紧张了吧,生存的压力和权力果然是最好的春药。”

    很快就到了府衙,照例,衙门里各大小官员都要去宋知府那里报到,聆听训示,谓之排衙。

    刚过仪门,就看到熊仁和黄知事等人过来。

    熊仁满面的青肿,形若国宝,黄知事也顶了个乌鸡眼。

    看到四人,周楠心中一跳,眼见着四人来势汹汹,不会是来寻我晦气的吧?

    却不想,熊仁眼睛一瞪:“周楠,你怎么才到,不知道要排衙,等下知府怪罪下来,你吃罪的起吗?你这厮荒唐胡闹,着实可恶!”

    其他三个知事见周楠被训斥,都用幸灾乐祸的神情看过来。

    周楠一愣,这熊推官怎么不提昨天晚上被我暴打一事,古怪,古怪!

    就故意哎哟一声:“理刑,你这张脸是怎么了?”

    “你问这个做甚么?”这才是哪壶不开提哪壶,熊仁大怒,喝道“本大人昨夜饮酒过度失足摔地上,不小心跌成这样,看到某出丑,你这小人心中欢喜了?”

    他昨夜请朱巡按吃酒,欲要讨好中央检查小组组长欢心,却不想人家根本就不来,还说了一些冠冕堂皇的官话,这已经是狠狠地打他的脸了。

    熊仁感觉颜面大失,就和下属一道以酒浇愁。

    熊大人德行不好,滥酒。一喝醉就撒酒疯,就死命地灌下属。

    敬你的酒,你若是不喝,那就是不给面子,对他熊推官有二心。

    下面的人没办法,但凡遇到场面,只要有熊推官在,就拼命喝,喝得越多,表示对上司越忠诚。

    这就是中国有名的酒文化。

    众人不觉喝得酩酊大醉,这才后面的故事。

    熊仁醒来之后发现自己已经躺在床上,他心中还奇怪:本官的脸怎么变成这样了

    “下官哪里敢?”周楠想起昨夜众人醉成那样,立即知道是怎么回事,心中不觉有一种强烈的失望。

    其实,刚才在路上他已经想好了该如何应对。

    自己殴打上司,那可是府衙的超级爆炸性新闻。你一个正科级殴打正处级上司,无论在任何一个时代,都是一起惊动当地政坛的政治事件,若不严惩,官府颜面何在?

    这事一旦闹起来,知府必然亲自出面。

    到时候,周楠大可当着衙门所有人的面怒斥府衙一众官员贪赃旺发,贪墨河工银子。自己处于义愤,痛打蟊贼蛀虫。

    孔曰成仁,孟曰取义。我周子木为国家不惜身,虽千万人,吾往也!

    邪不胜正,今日某绝不肯于你这等国蠹干休。

    说到义愤处,可以冲上前去揪住孔知府继续打。

    如此一来,他不畏强权,一心为公的形象算是树立起来了,必然震惊天下,这波声望刷得狠吧!

    当然,暴跳如雷的孔知府肯定会叫人把自己拿下杖责。这个时候,朝廷派来处理淮安窝案的钦差也该到了,当即救下铁骨铮铮的强项令周楠,将宋孔当、熊仁等一众奸佞下人拿下。

    到那个时候,也不知道府中其他人又是什么样的表情,想想就美。

    当然后这个时机都拿捏好,不然,不等朝廷钦差到,自己先被打成重伤,那就不划算了。

    “完美的计划,周子木,你就是个天才,不去当清流可惜了!”

    可是,现在熊仁和其他三个知事浑然不记得昨夜的事,这叫周楠有种一拳打到空气里的感觉,难受到了极点。

    最后,他心中总结:酒疯子没一个靠谱,即便是你的敌人。

    周楠扬了扬自己的手:“理刑,昨夜我也喝得实在太多,你看,我的手不也跌成这样了。”

    众人见周楠的右手也破了皮,难得地对他抱以同情。

    进得大堂,宋知府看到理刑厅的残兵败将进来,大吃一惊,继而大怒,喝问:“怎么回事,成何体统?”

    正发作时,一个衙役进来:“禀府台大老爷,朱巡按求见。”

    朱巡按是昨天来的淮安,进府城之后就住进了驿馆谁也不见,做清廉状。

    显然这是一个不好对付的人,宋知府怒视熊仁,气得手都在颤;“看看你们,看看你们,等下又如何去见朱巡按,今年的岁考优评你们理刑厅不想要了,就连咱们府衙也等着朝廷的申斥吧!”

    骂了两句,宋孔当道:“大开中门,随我去迎朱巡按。”

    周楠和一众官出了衙门,就看到外面好多兵丁,打起了钦差仪杖。

    一个身着大红官袍的官员正背手而立,好奇地打量着一众淮安官员。

    这自然是朱巡按,他生着白皙的面庞,嘴唇上只长了淡淡的绒毛,年轻得不象话。

    宋孔当走上前去,微一拱手:“淮安知府宋孔当见过巡按大人。”

    他是正四品,朱巡按虽然是钦差,但仅仅是个正七品,自然要以大人称之。当然,等下正式办理公务,朱巡安亮出钦差身份问话的时候,代表的是朝廷,大家无论什么品级,都要自称下臣。

    按照朝廷制度,不认识的官员头一次见面要完整地报出自己的官职头衔。朱巡按毕竟年轻,见了这么多人,不觉有些腼腆,拱手回礼:“下官巡安两淮政务、刑部观政朱伦见过宋知府。”

    说完话,他白皙的面庞竟是微微一红。

    周楠心中好笑:这个朱巡按,却是个面浅的政坛初哥。

    一脸害羞,朱伦又小声补充一句:“下官离京的时候,得了陛下恩旨,出任锦衣亲军北镇抚司从四品镇抚使一职。今日来淮安,有话要问宋大人。”

    说着话,就在随从的服侍下脱去身上大红文官官袍,露出里面耀眼的飞鱼服。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