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闲臣风流 > 第一百五十六章 高官都是生出来的
    没错,刚才被詹知县捆进来的那个军官就是孝陵卫驻淮安负责转运的百户所百户,也是此案最重要的人证。

    周楠这两个月在府衙中因为莫名其妙和丁启光攀上了亲戚,恶了宋知府,前途一片灰暗,也许用不了两年就会因为每年岁考不合格被赶出衙门。

    他穿越到明朝,从一个囚徒到县衙衙役,再到礼房典史,现在恢复了秀才功名,又成为九品知事,九死一生,历经磨难,总算是过得有个人样子。如果又去做普通人,比杀了他还难受。

    也别说两三年以后,有熊仁这个混蛋上司在,周楠在理刑厅一日也呆不下去。

    这事没有妥协的余地,想要彻底地改变未来的命运,就只能将整个府衙大小官员通通搞掉。不过,一个小知事,正科级科员要想搬倒厅局级高官无疑是天方夜谈。

    当初丁知县提出以贪腐窝案为契机举报宋知府,周楠说不动心也是假话。好在他熟悉明朝这一时期嘉靖皇帝的厉害,才没有把自己陷入危险境地。

    但这事也给了他一个启发,思路是对的,现在只需要等待机会了。

    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宋知府小衙内和杨车案就是。

    这事说起来很简单,杨车毕竟是播州的人。虽说播州杨家对大明称臣,可却归理藩院管,一旦那边有事,就很容易生级到外交事件,外交无小事。她一死,宋知府的仕途就到头了。

    因此,这事只能私了,不能走法律途径。

    如果换成大明朝别的州府,知府大如天,遇事一言而决,处置起来也简单。

    问题的关键在于这里是淮安府。

    淮安府这地方别的不多,就是衙门多,官员多。就拿城中盐道、都转运盐都司、河道和漕运衙门来说,任何一个主官的品级都比宋孔当大。就拿漕运和河道的主印官来说,品级更是达到惊人的正二品,与封疆大吏相同。

    俗话说得好,人命大于天,又涉及到朝廷理藩政策。杨车一死,又是死在大运河上,各衙门都要担责,都要秉公处置,否则这把火一烧到自己头上,谁都受不了。

    可问题又出来了,明朝的各级部门的职权划分比较模糊。杨车死在大运河上,你漕运衙门负责航运安全,是不是该管,是不是该抓捕凶手给受害人家属一个交代;人死在海安地界上,知府衙门理刑厅必须出面;清江浦是山阳县的地盘,你丁知县是不是该出面;军队的大河卫负责江上治安,也可以插手。

    漕运宋知府可惹不起,军方也不会卖他的帐。此事涉及外交,一个不好大伙儿都惹上麻烦,自然要公事公办。

    山阳县丁启光巴不得宋孔当倒大霉,一旦他介入,自然不肯善罢甘休。

    所有,听到儿子闯了大祸之后,宋知府第一时间想的就是封锁现场,控制局面,然后用最快的速度和杨将军私了。

    但他仅仅是四品知府,镇不住府城里的这么多大人物。

    就在这个时候,宋知府突然想起了孝陵卫。

    孝陵卫这个百户所长期驻扎淮安,编制属于皇帝亲军。虽说一个百户军官在大明朝政坛上屁都不算,可人家有特权。毕竟,他们是天子亲军,只听命于皇帝,谁得帐都可以不卖。

    这个百户军官和宋知府认识多年,二人又有过许多PY交易。在宋孔当许于偌大好处之后,他就封锁了罪案现场,打捞了尸体,带走了小衙内。

    同时,宋孔当亲自出马,给杨将军赔了礼,快刀斩乱麻将这事按平。当然,事发当日,他招集衙门里的所有管事官员,和大家达成保密协议,以防走漏风声。

    这事本干得漂亮,不得不说宋孔当非常有政治嗅觉。见微知着,也知道这命案一旦公之于众的后果。

    可千算万算,他没有算到其中重要当事人荀秀才竟然逃脱了。惊怒之下,宋知府急令熊仁赶赴清江府出动当地知事所的人员捉拿荀大公子。又恰好周楠就在那里,正好撞到此事。

    周楠立即知道这是一个绝地翻身的好机会,回安东之后劝说詹胖子举报宋孔当。

    詹知县刚开始的时候本不以为然,绝对这就是一件小事。人又不是宋小衙内杀的,宋知府又赔了钱和死者家属达成谅解。民不举、官不究,再去举报也没有什么意思。

    周楠只在他耳边说了一句话:“擅自调动天子亲军,是谋反。县尊揭破一桩谋逆大案,诛杀不臣,却又是何等功劳?”

    就因为这句话,宋孔当完了。

    在明朝,调动一百人以上的正规军百里,必须有兵部行文,否则视同造反。

    孝陵卫封住大远河出动的兵士何止百人,已经触碰了政治红线。

    更重要的是,这支孝陵卫还是天子亲军,皇帝亲领的军队也是你一个小小的知府能够调动的?

    同时触碰两条政治红线,宋孔当的命运已然决定。

    而且,铁证如山,也容不得他抵赖。

    其中,最铁的证据就是孝陵卫那个百户军官和百户所那两百来兵丁。

    只要抓到他们,有了人证口供,宋孔当就别想抵赖。可那是军队,要想在军营里抓人谈何容易。这也是周楠当初将去做代巡检的缘故,想的就是在紧要关头带巡检司的人马突袭孝陵卫。

    可他还是将事情想复杂了,詹知县早有准备。因为草湾距离淮安也没两里路,日常同府城这边多有交道。在他授意下,詹师爷就主动联络孝陵卫说是想在水上走私,欲要打他们的旗号。

    两边做成了几笔生意,成为生意伙伴。

    那夜,詹知县请孝陵卫百户和麾下队正以上军官到草湾吃酒,说是有一笔大买卖要亲自和他们商谈。

    孝陵卫众军官不疑有他,欣然赴约。

    等到军官们烂醉如泥之后,詹通摔杯为好,林家兄弟带着士卒蜂拥而入,一举成擒。

    完美!

    不过这个计划还有点小小瑕疵,詹胖子摔杯为号的时候,林阿二忘记了先前的约定。

    詹通一连摔了两只杯子见还没有反应,大怒,将桌子都掀了,怒骂:“快进来,把人给老爷捆了,一群笨蛋,呆头鹅!”

    ……

    天气好热,即便到了立秋时节,再后衙坐上半天,浑身上下都是热汗,就好象是刚从水里捞出来一样。

    这房间本属于宋孔当的,现在却成了詹知县的办公室。不,已经不是詹知县了,他现在的头衔是安东知县暂署淮安知府事,是嘉靖天子的恩旨。

    就是个代知府,暂时维持府衙运转,过得几日,新的知府一到,他就要交卸差使。

    不过,安东县是回不去了。

    周楠还好,说好听点他是意气风发,要维持个人威严形象,一身官服穿得整齐。说难听点就是那什么人得志,要蓄资格。

    处理完手头的事务,说到未来的前程,就开玩笑地说:“县尊,此案了结,你头上这个暂署二字怕是要拿掉了。”

    胖子怕热,詹通和周楠是患难之交,也顾不得那许多,只穿了一件葛衫,露出个大肚子。摇着蒲扇,道:“我不是正经出身,正印官是没有可能的。回京之后,可去部院。其实,要想升官快,转军职是最好的。”

    周楠大吃一惊:“县尊不可做此想。”是的,明朝武官品级是高,可地位实在太低。到明末的时候,一个巡抚就敢阵前斩杀二品总兵官,去当武官实在没意思。

    “我又没说去带兵,武官又不全是将军。比如京城的兵马司,还有锦衣卫不都是武职?当然,王府是不可能让我去做锦衣卫的。”

    周楠突然想起一事:“朱伦好好的一个进士,为什么去北衙镇抚?这不合逻辑,而且品级也升得太快了。”

    首先,一个进士正常的仕途之路首先是六部观政学习,然后到地方做七品知县。有了政绩,就可以考虑升知州知府。一般人到了这一步,再想上去就难了。

    如果背景雄厚,则可以可以入六部做郎中,进而侍郎,然后考虑做封疆大吏了。

    朱论一进锦衣卫,文官的路就算是断绝了。

    詹通笑道:“朱论在朝堂里又没有什么关系,虽说做了巡按,可到头也就是正四品,还得熬不知道几十年,能有什么前途。如今一下子变成从四品镇抚,又掌管北衙,就算再笨的人也懂得取舍。”

    说到最后,詹知县道:“之所以他升官这么快,那是因为人家是靖难功臣朱能之后,他的叔父是当今锦衣卫指挥使朱希忠。”

    明朝的锦衣卫军官都由忠良之后出任,既然朱论是朱能后人,他舅舅是前兵部左侍郎兼右佥都御史石永,伯父是锦衣卫指挥使,做镇抚也不令人意外。

    想起朱论那张年轻得不象话的脸,想起他和人多说几句话就要脸红的腼腆。周楠禁不住感慨:二十出头就中进士,一出道就是从四品高官,混一辈子,一个三品还是可能的,人生赢家!可见,高官都是生出来的,古人诚不欺我。

    不过,这小子看起来害羞,其实手狠得很。

    自从进驻府衙审理起此案之后,事必躬亲,前头还跟犯人说说笑笑,转脸就动用大刑。在这几日里,府衙整日响着犯人痛苦的惨叫声,空气中弥漫着一股人肉烧焦的味道,不用问,那是在用烙铁。

    在他手下,已经有三个孝陵卫的士兵受刑不过咽了气。

    至于一众官员,也是可怜,被折腾得痛不欲生。最倒霉的是彭同知,堂堂从四品官员,手骨都被夹成粉碎型骨折,肿得好象胡萝卜,只求速死。

    周楠刚开始好幸灾乐祸跑去看热闹,只看了两回,就再看不下去。

    这才是真正的残酷的万恶的旧社会啊!

    说完这话,詹知县道:“我是要回京城了,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这富贵不还乡,犹如锦衣夜行,只恨不得早点回去。子木,这次府衙出缺这么多,你倒是可以争取一下。做不了七品正印,做个七品杂流也好没。你有事功,朝廷会有褒奖的。”

    他话中的意思很明显,上山打猎见者有份,周楠也要跟着升官发财。

    对于一个非科举出身的官吏,从吏员到朝廷命官是如同天堑的一大步;而从九品到正七品则是另外一到天堑。只要过了这两关,前面就是坦途,才算是正式进入政坛。

    心中欢喜,正要客套,这时候,一个书办进来说,禀周老爷,有个叫荀丁氏的妇人求见,现在理刑厅候着。

    周楠一时回不过神来,问究竟是哪个荀丁氏。

    问完,才一拍额头,原来是荀秀才的母亲丁夫人。

    说起来,荀秀才自从被抓之后已经好几日,倒将他给忘记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