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闲臣风流 > 第一百五十八章 拿到想要拿到的
    听到丁启光这话,周楠大怒,暗骂一声:“老狐狸!”

    他当初之所以扣押荀秀才等的就是今天,就是想以那个便宜大舅子做人质,胁迫荀家吐出荀芳语应该继承的遗产。

    当时之所以这么考虑,是想给荀六姑娘一个交代,弥补自己当初的过错,再狠狠报复荀家。

    自从那夜个荀六姑娘有了夫妻之实之后,周楠心中更是愧疚。而且,这笔财产拿回来也将成为周家的产业,将来要由荀芳语和自己的孩子继承。

    现在丁启光一副嚼不烂切不断的滚刀肉模样,反提醒周楠:你还要不要名声了,名声一旦坏了,今后还怎么做官?

    看来,不下猛药,这老官僚就不会合作。

    周楠忍住心中怒气,淡淡道:“丁县尊,你老这么说话就没意思了。没错,杨家女子是失足落水而死,和他无涉。不过,那日在运河上究竟是什么情形你我心中都清楚,荀大公子荒淫无耻,斯文败类。若我公事公办,将其交给朱镇抚,只怕他的秀才功名却是要保不住了。”

    丁启光不以为然:“荀秀才行为荒唐,只是私德有亏,也不算什么大错,学政都是通情达理之人,惩前毖后,治病救人,想来也不会将他一棍子打死。”

    河南归德丁氏乃是书香门第官宦世家,加上他少年是为人豪爽,同窗同门遍天下。活动一下,走走门子,学政衙门还是会给他面子的。

    周楠如何不知道他的心思,突然放声大笑,指着丁启光道:“县尊啊县尊,回你一句话,你这又是何必呢?”

    丁启光:“子木何故发笑?”

    周楠:“我知道,若是在往常你要保住荀大公子一个功名也易,但今时不同于往日。对了,下官反问你一句,知道我和詹知县为什么不拿宋知府贪墨河工银子说事,反去举报他擅自调动天子亲军之罪吗?”

    丁启光:“贪墨之罪未必就死,但调动天子亲军却是要抄家灭门,你这是要将事情做绝,做到不留后患。”

    “不不不,你想错了。道理很简单,河工银子最后落到的是天子内帑,你去举报宋知府,最后岂不是要查到君父头上去。”周楠用最简单的话将这事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

    最后哈哈一笑:“丁大人,你上了那个折子,说不好什么时候就惹恼了皇帝,还是先想先怎么保住自己吧!到时候,天下人都避之惟恐不及,学政如何肯沾上你,你又拿什么去保荀大公子的功名?荀家毕竟是我小妾的娘屋,下官也不想看到他们家道中落,请县尊三思。”

    “你……赚我!”丁启发瞳孔收缩,猛地站起来。

    接着又摇头叹息一声,缓缓地坐下去。苦笑:“子木果是人杰,这事你怕是已经想许久了。走一步看三步,老夫佩服。”

    周楠:“过奖,过奖。”

    丁启光:“子木做事,步步先机,算无遗策,倒是可以学着下下围棋,有闲不妨再过来坐坐,与老夫手谈一局。”

    周楠:“哈哈,我这人最笨了,不喜欢动脑筋。”

    丁启光点头:“老夫这里的棋盘实在是小了些,看来你在淮安也呆不了几日,珍重。”

    从丁启光那里出来,周楠笑了,笑得甜蜜。心中知道,自己已经拿到想要拿到的东西。

    ***************************************************

    天空收了最后一丝残照。

    忙碌了一天,回到租住的院子,却见各屋都有点了烛,照得家中一片通明。

    不用问,这等烛是荀芳语点的。

    家中只有周楠和她两人,原本不需要点这么多灯的。一是浪费,最重要的是怕走水不安全。

    不过,周楠常常是早出晚归,每天回来倒头就睡,只留荀芳语一人在家。毕竟是一个十四五岁的小女孩,想必她心中也是害怕,欲要以灯火来为自己壮胆吧?

    说句实在话,这荀六姑娘在周楠这里毫无存在感。她常常呆坐在天井里抬头看天,一整日也不说话。

    走起路来也轻手轻脚寂静无声,好多次都将周楠吓一大跳。

    周楠也不知道自己和她是什么关系,显然,小姑娘对给他做妾是相当不愿意的,就时不时放一锭银子在她的窗台下,让她自己买菜做饭解决一日三餐。

    天气很热,荀芳语已经做好了晚饭。小饭桌放在天井里,也就简单的两菜一汤,她端着碗小口小口地吃着,没有发出半点声音。

    倒是天井里的几只蟋蟀轻轻唱着歌,使得这个夜晚异常静谧。

    见周楠进来,荀芳语站起身来,从甑子里舀了一碗饭端给周楠。

    “我已经吃过了。”周楠摇头。

    但荀芳语还是将碗塞到他手中,神情呆滞,道:“你喝了酒要多吃东西,不然会醉,会伤身子。”

    周楠无奈,接过碗筷放在一边。

    荀芳语又开始小口小口地扒拉着碗中的饭粒。

    半晌,周楠轻声道:“过得几日,我可能会离开淮安。”

    荀芳语的手停了停,又开始吃饭,但动作快起来。

    周楠:“估计会调去其他地方任职,说不定这品级也会升上一升。按照朝廷的制度,有品级的官员不得在本地任职,需去五百里之外。而且,官员不能带家眷上任。制度就是制度,谁也没有法子。我这一走,却不放心家里人,尤其是你。”

    荀芳语吃饭的动作更快,天井里全是她的筷子和碗沿碰击的声音。

    周楠一脸愧疚:“六姑娘,那夜的事情……我……算了……这个给你……”

    他从怀中掏出房契和田契,放在荀芳语面前:“这是你爹爹去世的时候给你留下的财产,是我不对,害你吃了那么多苦。不过,我也有我的苦衷。”

    周楠大约将这事说了一遍,最后:“这都是你的,你收着吧!”

    下午的时候,荀家来人,答应将土地还给荀芳语。

    周楠想了想,如果就这么解决了未免太便宜荀家。就提出家产要对半分。另外,还得要一套院子作为六姑娘的居所。

    荀家无奈,只得给了周楠五千亩地,十家店铺和荀家在淮安城里的一套两进的宅子。

    周楠得了好处之后倒也干脆,立即释放了荀秀才。

    五千亩地,十家店铺,又有秀才功名,到此刻,周楠才算是正式挤入了缙绅行列。

    荀芳语还是不说话,继续大口吃饭。

    周楠叹息一声:“你之所以变成现在这个样子,责任在我,六姑娘,就算是全天下的人都对不起,你也要对得起自己啊!我不知道你是怎么看我的,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在我心目中已经拿你当真真亲的亲人看待。”

    荀芳语吃完一碗饭,又去满满地盛了一碗,继续大口朝嘴里填。

    “呕!”大约是实在太撑,荀芳语大口吐着酸水,眼泪不停流下。

    今天拿回自己该得的一切,可是,这是她真正想要的吗?

    都改变了,回不去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