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闲臣风流 > 第一百六十二章 文科的关键是记背
    说起我们的周大人,在办完移交之后,带着一丝惆怅,又带着一丝淡淡的得意回到安东老家,准备行装,和妻儿告别,准备到京城报到。

    得意的是,自己现在总算是升了一级,由正九品到正八品。且做的又是朝廷最清贵前程最看好的行人一职,如果顺利挤进行人司的队伍,不出二十年。一个大部的司局级官员还是可能的。

    这次回乡省亲,他也从“周老爷”顺利地变成“周大老爷。”不知道有多威风。

    惆怅的是,要想做这个官,先得去科举,考个进士出来。

    这不是废话吗,我如果能够考中进士还有以前那么多波折,直接就是一个七品知县,还用当师爷,当知事?

    可是不去考,这个天大的机遇难道就这么放弃?

    想起王若虚以前在安东主持岁考时的厉害,周楠就浑身火热:大丈夫当如是哉!

    回到家中之后,家里人听说周楠得了朝廷恩旨,连叫阿弥陀佛,足足放了一万响的大红鞭炮。

    县中的缙绅纷纷来请,说是为周行人饯行,看他的目光又有不同,叫周楠小小地满足了一下虚荣心。

    不过,周楠可不想在大家面前说大话,然后去京城之后又灰溜溜回老家,如此颜面何存?

    周行人难得地低调,所有吃请一律挡了,只闭门不出。

    “云娘,当初史知县送我的一箱子书可在?”周楠问。

    罢了,既然是皇帝的恩旨,这科举还是得去考。不去,那就是大不敬。考得好坏是能力问题,去不去考,那就是态度问题。

    想起史杰人当初送了自己一箱子书,周楠决定翻出来看看,临阵磨枪不快也光,至少上了考场不能闹笑话。

    云娘:“不在屋里,相公,你乱翻什么,弄一头的灰。”云娘现在怀有身孕,又要带周家大儿子,神色显得疲惫,不过两眼全是甜蜜。

    周楠吃了一惊:“你不会是真的那去做饭时救火用了吧?”

    云娘:“哪里能,素姐喜欢读书,她要去读了,还说以前那个史大老爷的文章做得不错。”

    “史知县能够中进士,文章自然是好的。”周楠心中一动,素姐的文化水平高,梅朴当年中式就是她做的枪手。或许,我应该向她讨教一下。

    素姐已经坐满了月子,人比以前胖了些。

    夫妻二人,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周楠就和她说起了自己要去参加科举的事情,最后叹道:“我已十多年没摸过书本,以前学的西都还给了先生。现在去考,怕是不成的,娘子何以为教我?”

    素姐问:“相公现在是什么情形?”

    周楠:“字认得,能断句,至于文章,公函能写,八股时文却是一个字也作不出来,你就当我是个刚发蒙的童子吧?”

    “怎么会?”素姐大惊,一脸的不可思议。自家相公诗文冠绝天下,她也引以为荣。可听他话中的意思,就是个大草包。不对,一定是什么地方不对。

    她想了想,皱着眉头道:“相公,其实你也不用负气。相比起刚发蒙的童子,至少你字认得全了,也会写。”

    周楠:“也只能这么安慰自己了,娘子你继续说下去。”

    素姐:“童子读书,先是从《百家姓》《三字经》《千字文》开始,这三本书学完,至少需要一到两年。然后就是《四书》和《五经》,待到读全了,就可以学习经义。学完经义,就可以着手写八股文章。以相公刚才所言,你需要从熟读《四书》《五经》开始,至少能够将四书和五经中的一经倒背如流。”

    “背书?”周楠顿时头大,又问素姐这四本书有多少字,一问,心中倒是偷偷地松了一口气。

    四书其实字数不多,《大学》一千七百五十三字,只相当于一篇短文;《中庸》三千五百六十八字;《论语》多些,一万三千七百字;最多的是《孟子》三万四千多字。、

    至于五经,并不要求全背。按照科举制度,考试选修一经就是。周楠想了想,可选修孔子修订的《春秋》。此书只有一万七千九百字,最短。而且其中大多是故事,读起来也容易进去。若去选《周易》别说背,看都看不懂。

    这五本书加一起大约五万多字,六万不到,全背下来难度不大,也就相当于现代出版物中的一本小册子。

    而且,《论语》和《孟子》中的文章自己在读中学的时候也读过。

    当然,背熟这五本书只是开始。明清的科举考试写八股文的时候,你得按照朱熹的注解来做题,朱子注又要多一万多字。

    背熟了之后就得开始做八股文了。

    其实,八股文写起来也不难,又不是文学创作,没那么多讲究,这种官样文章首先你格式得对。格式对了,至少能够拿个及格分。

    惟独最叫人头疼的是他不懂得古文写作,古文他能看懂,可真叫自己去写。如何用词,如何行文都是一件叫人头疼的事情。

    不过,也不是没有办法解决——背范文——八股文从北宋到现在已经好几百年,而四书也就是四本书,区区几万字。可以说,该出的题目都已经出尽。书中每一个句子后面都跟着无数篇范文。你把这些范文都读一遍,甚至背下来。然后按照格式,东一句西一句拼凑成文就可以了。

    天下文章一大抄,就看你会不会抄。

    周楠这么想,心中已经有了计划。文科,其实挺简单的,关键就是记、背。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作诗也会吟。

    想当初自己参加高考的时候,高中三年,背过的资料别说五万字,十万都有。刷过的题没一万也有八千。

    课桌上长期满满地放着两堆两尺高的习题集,难不成这古代的科举还比高考难?

    说起高考,周楠今年二十八岁,那已经是十年前的事情了。可至今,即便是穿越到了明朝。他还时不时梦见自己坐在高考考场上,一拿到卷子愕然发现自己一道题也不会做,然后浑身冷汗地惊醒。

    真是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现在又要在着遥远的嘉靖年吃二茬苦,受二道苦。

    老天爷你真是折腾人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