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闲臣风流 > 第一百六十三章 高考移民
    “娘子,据你看来,史大人的文章写得如何?”周楠翻开着史杰人留下的那一箱子书籍和文稿问素姐。

    书稿很多,有三十来本。除了朱熹注解《四书》他参加乡试、会试时中式举人、进士的范文集之外,其他都是史杰人读书心得和所写的八股文章。

    素姐:“史县尊是江南人士,江南乃是文教鼎盛之地,他的文章自然是极好的。据妾身所知,就拿苏州府吴江县来说,每次乡试,报名的生员就有上千人。可乡试名额有限,不可能人人都去南京贡院。于是,县里还得加试一场,合格了成能进考场。能够在如此激烈的考场脱颖而出,可见史县尊的才学。”

    “是啊。”周楠点点头,自己以前还真小看史杰人了。

    不过,一个非常不好的念头涌上心头。

    他面上变色:“这么说来,我如果要参加乡试,就得跟苏州、南京的生员同场竞技?”

    这不是开玩笑吗?

    周楠以前在安东做的是礼房典史,管的就是文教,南直隶的科举究竟是怎么回事他也有所耳闻。

    具体数字他记不清楚,好象每到大比之年,一省的举人名额也就五六百人吧?明朝的乡试录取率低得可怕,永乐是是十分之一,正统年代百分之七,到嘉靖年,随着读书人的数量进一步膨胀,更是低到百分之四。

    特别是南京的乡试,每到考试时,就要挤进去八千到一万人。最后只录取四五百人。

    这他娘已经不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而是走钢丝。

    过了乡试,到会试时,录取比例要大得多,考起来也容易。一般来说,一但中了举,再考进士也就是考几届考多少年的时间问题了。

    这也就是读书人口中的“金举人、银进士。”

    淮安府属于南直隶,也就是说,周楠如果要参加科举,就得跟南京、苏州、常州、安徽那些大才子,大名士竞争。

    先别说去南京参加乡试,就安东县的读书人而言,周楠也挤不进那百分之四。

    这已经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了。

    “人力有时而穷,有的事情是不以人们的意志为转移的。个人的奋斗固然重要,可也得考虑历史进程,生错地方了。”周楠立即打消了科举的念头,叹息一声将手头的书扔回箱子里去。

    素姐也面带黯然,跟着叹息道:“是啊,相公生错地方了。如果相公是甘肃或者宁夏人士,只需读过几年书,一个秀才功名轻易到手。稍微用些心,举人功名也不在话下。”

    原来,明朝因为江南富庶,百姓多读书,文风鼎盛。因此,明朝初年,朝廷官员九成出自南方,北方士子怨气极大。太祖一上朝,耳朵里听到的都是南方话,渐渐地感觉不妙。

    洪武三十年的会试,一发榜,考生愕然发现榜上五十一名中式考生全是南方人,北方人一个也无。

    这个结果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当时南方经济﹑文化比北方发达的实际情况,但是北方人一名未取,则为历科所不见。然而仅仅六天过后,会试落第的北方举人因此联名上疏,跑到明朝礼部鸣冤告状,告身为南方人的考官蹈偏私南方人。而在南京街头上,更有数十名考生沿路喊冤,甚至拦住官员轿子上访告状。

    因此街头巷尾各式传言纷飞,有说主考收了钱的,有说主考搞地域歧视的,种种说法让主考们说不清楚。

    这是闹得实在太大,朱元璋下令严查,流放了两个考官之后。也意识到如果朝廷长期由南方官员把持的后果。

    他就将进士科考试分为南北两个部分,称之为南榜和北榜。后来,因为北方经济文化逐渐繁荣,又将河南、陕西、四川等省单独划出去,又设了一个中榜。

    话虽这么说,但北方,尤其是偏远的西北地区,因为自然条件和经济条件限制,读书人的数量和文教质量还是比不上江南和江西。

    有史料记载,在甘肃这种偏远省份,每到童子试的时候,地方官甚至还凑不起足够上榜的人数。问文学教化又关系到官员们的政绩,没办法,只能办学堂。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人才若要培养起来谈何容易。所以,只要你认得几个字,勉强能做一篇文理通顺的八股文,进了考场通常是会中的。

    县里但凡出了个能读书的书生,那可以香饽饽。如果你恰好生在两县城交界处,那就有官司打了。A县说你是我们县的人,得参加我县的童子试;B县说,不对,你是我们县的。如果过来考,本县会给你家免除今年的徭役赋税。

    两县县官开撕,人脑子都打出狗脑子来。

    假设一下,如果周楠穿越到明朝之后。如果不是不幸跑到南直隶,而是去了甘肃、宁夏甚至青海。就算不顶替周秀才的身份,读上几年书,考一个秀才功名也不难。

    想到这里,周楠心中突然一动:“素姐,你是京城人士,北直隶的情形想必清楚。我问你,北直隶的乡试好考吗?”

    素姐早年是教坊司的清馆人,接触的都是饱学之士,自然知道。就回答说:“京城虽然是人文汇萃之地,可城中文学之士要么是去参加会试的各省举人,要么就是朝中的官员。本地人参加科举,只要你不是应天府人士,却不难。”

    周楠来了精神,问:“怎么说?”

    素姐细声细气地开始解释。

    原来,北直隶并不是一个行政单位,也不设衙门,它只是一个地域名称,就好象是后世的京津塘、长三角、珠三角。

    所谓直隶,就是人事和财政还有卫戍直接归中央六部管辖。

    不过,因为地方大,中央也管不过来,就划成几块让别省代官或者成立一个单独的行政单位。

    明朝的北直隶包括后世的京津河北全部,山东北部一小部分,以及宣府和保安州。

    其中,顺天府是一个单独的行政区,省级单位,顺天府尹正三品。

    宣府、保安州属于九边军镇,又是一个独立的行政区。

    至于北直隶的其他地方,大名、天津、霸州四道,由山东代管;易州、口北、昌平、井陉、蓟州、永平等六道,由山西代管。

    这样说来,只要你不是这些地方的人氏,参加北直隶的乡试,实际上只是和保定、真定、顺德、广平、河间五府的读书人竞争。特别是刨去了文化人扎堆的顺天府考生之后,难得骤然降低。

    听素姐说完,周楠大为惊喜,忍不住抱住她就亲了一口:“多谢娘子,多谢娘子!”

    大白天的,素姐羞得俏脸通红。

    香草见女主人受宠,满面得意地退了出去,顺手将门关上。

    周楠满眼精光地问:“娘子,你说我如果去参加北直隶的乡试,能中举吗?”

    素姐:“不知道……不过,机会要比在南京考要大些。”

    “什么大些,是大得多,根本就不是一个级别的考试。”周楠哈哈大笑:“本相公原打算去京城行人司报到之后就回家,看来得在那边呆上一两年了。”

    素姐吃惊地看着他:“相公,你不会是要参加北直隶的考试吧,你可是淮安人,怎么可以?”

    “什么不可以,听说过高考移民吗?”周楠哈哈大笑,连声道:“运气,运气啊,娘子你听我说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是的,周楠是南直隶淮安人,按制度应该参加南榜考试的。不过,这里面又出了一个波折。当初他和詹通、夏仪去江阴的时候,被当成流民征召进了于大使手下干库管。

    于重九是京师密云县潮河所的军户,周楠一不小心落了籍。也就是说,他现在是北直隶的军户。

    潮河所属于密云县,密云县位于顺天府。可当年却归山东管,后来因为这里是国防前线,又划归了北直隶。

    明朝阶级固化,军户的地位是低,可也不是没有上升通道,这就是科举。

    如今裕王府侍读翰林院学士张居正就是湖北江陵军户出身,不也通过科举改变了自己的命运。

    而且,因为明朝的军户都穷,军队的卫所文教落后,国家对于军户子弟的读书和科举都有政策上的倾斜。

    周楠一不小心变成了北直隶的军户,算是双重户籍,这已经类似后世的高考移民。就好象是你从竞争激烈的山东、湖北考区突然跑去大西北老少边穷地区考试,还不爽死?

    他想了想,一年的时间够了。先把《四书》和一经还有朱子的注解背熟,读他几千篇范文,初步弄懂怎么写时文。

    “这样啊,倒是一件好事。”素姐点点头。不过,她还是有点担忧:“相公,你变成了军户,以后孩儿岂不也要变成军户?”

    周楠道:“不用担心,你忘记了,我现在可是正七品的行人,已有官身。而且我现在有秀才功名,是士,已经不是军户。”一句话概括,军户只是他以前的身份。现在的他可以享受户口所能享受的政策待遇,而不用承担军户应该承担的义务。

    “那好。”素姐也没有什么好担心的。

    “好,从现在开始,本相公开始静下心读书了。”周楠在心中发狠:这古代的科举还能比后世的高考还难,我可是考中211的。

    在古代读书拼的其实就是死记硬背的功夫,不用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