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闲臣风流 > 第一百六十七章 顶头上司的关照
    说完来龙去脉,赵经历小心地提醒周楠:“你我一见如故,这院子周行人且住着,我暂时先不收。行人若有门路,可尽快活动。”

    送走赵经历之后,周楠心情大为恶劣。自己这次来京城身上只带了二百两黄金和两百余两白银,已是满满地装了一大箱子,再多就驮不动了。这是他一年的生活费用和日常交集应酬,如今七成花在买房置产上,如果出事,损失巨大。

    院子的前主人大约也是听到一点风声,提前将房子变卖。不然,为什么会卖得这么便宜。

    难道是那冯川是早就知道此事情,联手来赚自己。一个不小心,竟中了圈套,是可忍孰不可忍。

    想了想,周楠觉得这冯川也没有那么大的胆子。毕竟是一笔一千多两银子的交易,而且他又是个小市民敢参与官员的事情。

    最大的可能是这家伙贪那十多两银子中介费,事前的调查没做到家。

    这人的业务素质实在太差,人品也辣鸡啊!

    现在生米已经煮成熟饭,再去找冯川已经毫无意义,难不成还扭送他到宛平县去?到时候,县衙一查,哈,这宅子是皇产,交到沈阳、张大中二位大人那里去处置,你哭都没有地方哭去。

    赵经历方才说得对,这事得尽快活动。他只能保证短时间内不来这里找麻烦,但如果上头清理过来,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此刻的周楠在京城根本不认识什么人,别说去活动了,就算想打听消息也没有任何门路。

    车到山前必有路,既然目前无法解决这一难题,就不用在这上面费脑筋。

    进京已经三日,安顿下来,也到了该去行人司报到,办理锁厅手续了。

    第二天一大早,周楠吩咐黄豆和窝头看好门户,雇了一顶轿去了行人司。

    行人司在明朝开国初年原本隶属于鸿胪寺,是一个小得不能再小的部门。永乐之后,考虑到这个衙门要担任类似于外交部的角色,破格升了一级,主管正七品,乃是进士养望的好地方。

    因为官职低,又是务虚,行人司并没有设在皇城朝房,而是被远远地甩在西长安街一个偏僻角落。

    要说起行人司,洪武年的时候规模颇大,有行人三百四十五人,主要是因为当时的行人都是跑腿的角色。到后来变成进士升官的捷径之后,人员压缩到三十七人,甚是冷清。

    地方也小,就一片低矮的青砖平房,过了仪门,眼前是一片小院子,地面都积了薄薄的一层雪,几只麻雀在雪里翻找草籽,一无所获之后无奈地飞走。

    接待周楠的是一个姓高的右司副,在行人司的大厅堂里。

    不得不说,这年头能够中进士的人颜值都高。此人大约四十出头,面如冠玉,眉目疏朗,帅大叔一枚。

    道理也很简单,一个读书人一旦中了进士至少得授一个七品知县,你得面带威仪才震得住百姓。若是长得和葛优一样,大家一看就笑场,朝廷颜面何存。

    周楠根据朝廷制度将自己在淮安府任知事时的官照还有朝廷的委任递过去,高司副刚开始的时候还满面笑容。可一看他的履历,却只是一个秀才,顿时就铁青了脸,喝道:“荒谬,一个小小的秀才就想进行人司,本官怎么没接到吏部的行文?”

    因为不明白这姓高的底细,也知道行人司的官员前程极好,周楠只得按捺下心中的怒气,耐心地说:“应该是朝廷发的恩旨,没有经过内阁和六部。下官早年坎坷,前番得了事功,调来行人司寄名。锁厅之后就会去参加明年的乡试,朝廷恩准待中进士之后才来当职。”

    “一个小小的吏员杂流也进行人司,这是乱命,本官羞于与你为伍。官员任免乃是公器,你去找吏部吧!”高司副拍案而起,连声呼喝叫书办把周楠赶出去。

    周楠心中的怒气再也遏制不住:这厮纯粹是神经病嘛,我得了朝廷任命,又不问你要一文钱工资,你骂什么娘,还要把我退回吏部,这不是打老子的脸吗,你又有什么权力不接受组织安排?

    也对,他确实有这个权力。

    这么想,还真叫人负气。

    原来,明朝的中央权力结构总的来说分为两大块——皇权、相权。

    中国自古有天子于士大夫共治天下,天下者天下人的天下。很多事情,并不是你皇帝一个人说了就算。

    皇权就是法统,也就是说,皇帝相当于宪法,乃是仲裁者。

    而具体治理国家的则应该是士大夫,是宰相。

    皇权的代表是军队、监狱、特务这些暴力机关,而相权的代表则是文官系统。

    从春秋战国到明朝,皇权和相权都是相互斗争、相互制约,保持着微妙的平衡。只有到了满清,清朝皇帝把全天下人都变成自己的奴才,皇权相权的斗争才最后分出胜负。最后,满清政权也在西洋人的坚船利炮下彻底崩塌。

    有明一朝,皇帝的权力都受到了极大的限制。朝廷政务,大臣的折子递上去之后,首先得内阁的相爷们拟票写下处理意见才能落实。若是皇帝越过内阁直接下旨,大臣们完全可以直接退回去,皇帝也没有任何办法。

    这是明朝的政治游戏规则,在士大夫文官集团看来,一个圣明天子就该“垂拱而治。”你老还是安心当庙里当泥菩萨接受咱们的香火供奉吧,其他事情就别操心了。

    周楠不是进士出身,正印官是做不成的。淮安事了,吏部和内阁的意见是调他去临清州通判,升一品,依旧做杂流,也符合国家用人制度。

    可嘉靖皇帝直接下旨让他来行人司,这已经是犯了文官集团的大忌了。

    周楠正琢磨着如何出心中这口恶气,突然,外面进了一群官员,大约二十来人,都着绿色官服装,不用问都是行人司的官员。

    为首那人身着朱袍,年纪大约五十来岁,看他胸口的补子,乃是正七品。不用问,这人应该是行人司司正秦梁。

    高司副忙站起来,拱手施礼:“见过司正。”

    秦梁朝点点头,又看了周楠一眼,道:“都到齐了,议事吧!”就坐到主座上。

    其他二十来个行人分别立与两旁,周楠位于右边,很自然地和这些同僚立成一派。

    他四下看了看,心中感叹,果然是天之骄子,这精气神和地方官吏迥然不同,一个个还年轻得不象话。

    却见这些行人们年纪最大的也就四十出头,年轻二十一二模样。他们一个个挺直了腰杆,面带指点江山挥斥方遒的风发意气。

    周楠自认为自己也算是有气质之人,落到这群满脸儒雅的进士中,还真是异类。

    秦梁又看了周楠一眼,然后扫视众人,轻咳一声,缓缓道:“尔等休要意气用事,都是读圣贤书的,其中道理自然知晓。若是生出事来,本官决不轻饶。”

    一个行人不忿,向前一步,喝道:“司正这话说得好,都是读了一辈子圣贤书的,其中道理大人懂吗?自古从来没有听说过朝廷与民争利的道理,传了出去,岂不是一场笑话?”

    有人开头,立即又有两个行人站出来:“李行人说得是,朝廷乱命我等如何能受,想必是司正想要借此东风有所作为。司正志存高远,下官佩服佩服!”

    这话中已经是夹枪夹棍了,直接对顶头上司挖苦讽刺。

    周楠听得瞠目结舌,这几个行人如此顶撞上级,就不怕被穿小鞋吗……咦,他们还真不怕。都是朝廷命官,你秦梁就算有心报复也不能把我给开除了。而且,行人司本就是个给皇帝颁旨跑腿的清水衙门,你给我穿小鞋,大不了不派我出差,还乐得清闲呢!

    见大家要闹起来,高司副一脸铁青,正要发作。

    秦梁却不以为忤的样子,摆手:“言者无罪,闻者足戒……对了,此人是谁?”就指着周楠。

    二十多双眼睛齐刷刷看过来,都是一脸的疑惑。

    周楠忙上前作揖:“下官周楠,今日来行人司报到,见过秦司正。”

    “你就是周楠,听说你是秀才出身,又做个吏员,吃过不少苦。今次能进我行人司,不容易,不容易啊!”秦梁高声感叹。

    听明白周楠的来历,众行人大哗。

    “荒唐,一个秀才怎么可以做行人?”

    “还是吏员出身,我等羞于与之为伍!”

    “这是乱命,诸君,国家自有用人制度,如何能允许此等荒谬之事发生?”

    “将这卑贱的吏员打出去!”

    一时间,喊打喊杀之声不绝于耳。众行人面上又是鄙夷,又是愤怒。

    周楠额头出汗,他也预计到自己今日来行人司会受到同僚们的排挤,却不想会是如此局面。

    双拳难抵四手,好汉子架不住人多。等下若是动起手来,说不好还真要被人打死了。

    忙大叫:“诸君听我一言,周楠自知只有秀才功名,不足以担当行人一职。因此,朝廷另有旨意,特许本官锁厅参加科举。如此,也不算是坏了朝廷用人制度。”

    “住口!”一个行人戟指周楠:“你这小人,明知自己德不配位,不领朝廷的乱命就是了。如此,世人还赞你一声‘高洁之士也!’偏生厚着脸皮来此,分明就是利欲熏心,视我等如无物也!”

    不领朝廷乱命,不受官职,说得轻巧!周楠心中的怒火再也按耐不住,你们都是进士,不接受官职,自可博取名声。到最后,说不定当的官更大。我一个吏员出身的杂流,拒绝朝廷任命,错过这个村就没那个店:“本官不是说过了锁厅参加科举吗,你等还要怎么样?”

    今天的事情明摆着无法善了,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等下说不得先放倒两人,杀出一条血路逃他娘的。

    正在这个时候,秦梁突然道:“都安静,周楠,你也不用锁厅,且在司里当职就是。太祖高皇帝圣训:尔俸尔禄,皆民脂民膏。既然身为朝廷命官,食君之禄,自要忠君之事。世上哪里又光拿食秩不任事的道理?即刻在司里任职,本官有差遣给你。各位同为行人司同仁,自然要和睦共济。如此互相攻衅,成何体统。”

    周楠愕然,这秦司正怎么站在我这边,好心替我说话?我和他可没有什么渊源啊!难道是看到唐顺之老唐的面子上?

    心念急转把秦司正的履历在心里过了一遍,立即回过神来。原来,这秦梁来头不小,乃是嘉靖二十六年赐同进士出身。

    他的同年如今都混得不错,其中最出名的是李春芳和张居正二人。

    这两位如今都在裕王府讲学,王爷党的核心人物。就算是笨蛋也知道,将来一旦裕王继位,张李二人是要入阁为相的。

    周楠之所以能够升值,那是借了詹通这个王府势力外围的东风。

    所以,他现在也是裕王党。

    明朝的同年关系一但确定,就要伴随终身,秦梁关照周楠这个张居正一系的小弟的小弟也不奇怪。

    现在连锁厅都不需要,直接做官,太给面子了。

    有这么关照自己的顶头上司,真是一件叫人愉快的事情。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