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闲臣风流 > 第一百七十章 背锅侠
    赵经历大怒,借着酒劲甩开周楠的手,怒啸:“子木休要害怕,这等刁民胆敢囚禁官差,想造反吗?来人啦,给我拿下!”

    大胡子也针锋相对大喝:“老子也不囚禁你,来人,给我把这不开眼的狗官打将出去!”话音刚落下,就一拳揍到赵经历的鼻子上。

    可怜赵经历没想到对手说打就打,不带半点犹豫的,措手不及,顿时栽翻在地。

    一个不知道前几朝的外戚,连个爵位都没有的平民竟敢殴打官员,令人发指,国法能容。

    其他几个兵丁面色大变,就要亮家伙。

    只听得呼啸一声,外面那十来个家丁呼啸一声就扑了进来,将那些衙役兵丁团团围住。

    “休要对我家赵老爷动粗。”周楠故意惊叫一声,将赵经历护住,对大胡子喝道:“你是什么人,如此大胆,就不怕官府吗?你殴打顺天府赵经历,此事绝不甘休。”

    大胡子壮汉冷笑,反问:“你这芝麻官儿是何人?”

    周楠:“在下姓周,姓名不足为人道,现在顺天府当差。”

    他穿着八品官服,别人估计会把他当成衙门里的知事一类的小官。

    听周楠不表明自己的身份,众衙役都是一呆,心想:周担大人如此没担待,还算是铁骨铮铮的言官清流吗?这也太不象话了……

    大胡子神色更是鄙夷:“一个芥子般的小角色,算什么东西。休说是你,还有你上司赵经历,就算你顺天府尹来了,咱们也不怕。张开你们的狗耳朵听听,爷爷姓李名伟,我家闺女是裕王府李妃娘娘。”

    这话如同一道惊雷落下,瞬间将周楠震得无法呼吸。

    “什么,你是李妃娘娘的父亲?”满脸是血的赵经历吓得浑身乱颤。

    李伟得意地大笑起来,伸出手在赵经历的脸拍了两记:“知道厉害了吧,麻辣隔壁的,敢惹老子。定然是你这姓赵的想来这里打秋风,对不起,你寻错人了。等着吧,等着被上司修理吧,你这个官儿算是当到头了!”

    嚣张,绝对的嚣张。

    跋扈,绝对的跋扈。

    可人家有嚣张跋扈的资格,谁叫他女儿是裕王府王妃,未来的皇后呢!再过得几十年,就是皇太后。

    做为大明朝的国丈,打你一个小小的从七品官又怎么了?搞不好,你的官帽子都给摘了。

    赵经历为人极为谨慎,不然那日也不可能为周楠家中悬挂的两张条幅给吓退。顿时哀号一声:“大老爷,误会,误会啊!”

    “赵老爷,你别说了,还是快走吧!”事不宜迟,周楠立即扶起赵经历和众人衙役一道烟地从李伟的庄园逃了出来。

    出门跑了几里地,周楠才松了一口气,心中暗叫庆幸:还好本官一看这李家庄园的规模就觉得不对,没有强出头,而是把赵经历推到前台。否则,今天挨打的就是我了。

    赵大人,死道友不死贫道,委屈你了。

    赵经历的酒是彻底地醒了,看着李家庄园那巍峨的格局,眼睛都直了:“周大人,这就是你说的没有爵位,人见人踩的落势外戚?”

    周楠心怀愧疚:“赵大人,我也是刚知道,谁料想碰到这么一个大人物了。”

    “我是彻底被你害苦了!”赵经历悲愤地大叫。

    “你还是去看看伤吧!”

    “走开,姓周的,你这是在害我,不然刚才为什么推我出来背锅,咱们没完!”

    二人友尽,不欢而散。

    看着赵经历气得乱颤的背影,周楠一摊手:能怎么办呢,我也很绝望啊!这差事根本就没办法办。

    回到行人司,那头秦梁秦司正就派人传周楠过去问事情办得如何了。

    周楠留了个心眼,回答说他和赵经历去了那李家在城西的别院,主人家却不在,只得留了口信回来。

    秦梁态度和蔼:“周行人辛苦了,明日再去无妨。”说完话,又装着有意无意的样子问:“那家人究竟隐冒了多少皇田,是哪一年隐匿的,可查清楚了?”

    周楠心中猛地一震,有个声音在喊:姓秦的肯定知道李伟的身份,却叫我过去查,究竟想干什么?

    他这句话问得很技巧,李家也就这几年得了势,那些侵吞的皇庄必然是这几年的事情。如果周楠连这都查清楚,必然是知道李家身份的。

    这姓秦的分明是在试探。

    周楠装出苦笑的样子,道;“回大老爷的话,主人家不在,问下面的人也是一问三不知,如何查?”

    “好,此事朝廷和天子都非常看重,不可懈怠了,下去吧!”秦梁照例做出一副年轻人,我看好你哟的表情。

    从秦司正那里出来,周楠决定,这事根本就没办法干,只能拖一天算一天。

    还是赵经历说得对,清理畿内庄田涉及太多贵人,下面的人也就是做做样子,雷声大,雨点小,说不好过得一阵子就消停了。

    只是明日见了那赵经历,大家有点尴尬。

    第二天,周楠早早地到了行人司,刚到自己的办公的屋门口,就听得里面好多人在窃窃私语。

    说话的正是顺天府派来的两个衙役和自己手下的三个兵丁。

    “今天赵经历怎么没来,是不是还和周行人置气?”

    “不是,赵经历死了!”

    “啊,好好儿的,怎么说没了就没了?”

    “他昨天不是吃了李伟李大老爷一拳吗,估计是伤了脑气,又吹了风。今天早晨他家里的人见他还没有起来,去叫,发现人都硬了。”

    “未来的国丈打死朝廷命官,这事可小不了。”

    “谁说不是,赵家的人不服,已经将状纸递到顺天府去。顺天府的人如何敢接,就支赵经历的家属去御史台告状……哎,因为这事涉及到朝廷命官和未来国丈,麻烦了。”

    “他们自麻烦他们的,和咱们也没有什么关系,先说说手头的差事吧!”

    “还有什么可说的,昨天才去了一趟李家的庄园,赵经历就被人打死了。周行人估计也没胆旧地重游,咱们可轻省了,在这里喝茶就是。”

    ……

    外面,周楠大惊,浑身冷汗淋漓而下,第一次感觉到了死亡离自己是如此的近。

    昨天李伟打赵经历那一拳他是亲眼看到的,虽说力度甚大,可尚不至于到被人一拳打死的地步。

    那么,最大的可能是,赵经历的最终的死因是死于谋杀。

    有人是要借赵经历的死整李伟。

    如果昨天不是自己机灵,看情形不对不是把赵经历推到前台,而是急吼吼地跳出来捞政绩,说不定就看不到今天已经躺在冰冷的棺木里了。

    这事从头到尾都是有人设计好的,自己出来就是做这个牺牲品。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