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闲臣风流 > 第一百七十三章 后现代非主流
    周楠大怒:“什么意思,你自己不明白吗?你告诉我,那房是不是你故意设圈套来赚本官,又从中拿了多少钱?”

    “什么房子,什么圈套,我怎么不听不明白啊周大人。”

    “还装蒜?”周楠抓住他的领口,咬牙切齿大概将那事说了一遍。

    听完,冯川连叫:“周大人,天大冤枉啊,我是真不知道这其中有此关节。若真骗你,叫我天打五雷劈,断子绝孙。”

    周楠见他发毒誓,就问:“你真不知道?”

    “真不知道,我也就是见那院子便宜这才引你去看,谁曾想竟然变成这样。大人啊大人,就算黑了你我又能得几两,坏了名声,以后也干不了房牙子,那不是自断活路吗。”见成功说服周楠,冯川道:“大人,说句实在话。那院子真是不错,这点你不否认吧?”

    周楠:“是不错,本官挺喜欢的。”

    “那不就结了。”冯川安慰说:“这朝廷的事情朝令夕改,一时一变。就拿清丈京畿皇产这事来说,牵扯的人实在太多,又多是有背膊的,那有那么容易清退入宫。周大人你急,别的王公贵胄更急,人家也会想办法的,所谓天塌下来有高个子顶着。依小人看来,这事再过得一阵子说不好就偃旗息鼓了。”

    “周大人啊,你那院子按照咱们京城的物价,怎么也值两千五百到三千两雪花银。你老现在一千多买了,如果这事就这么过去,岂不是平白赚一千多两。”

    “生意这种事情,要想大赚,就得下赌。这可是一千多两的利,就算有风险也值了。”

    周楠被他到歪歪理气得笑出声来:“如此说来,本官倒是要感谢你了?”

    冯川点点头,正色道:“应该的,周大人一片心意,小人却之不恭。”

    周楠气往上冲,捏着拳头正要打下去。

    突然,胡同那边走过来一高一矮两人。

    一个脆声声的声音从矮个子口中发出:“姓冯的,听说你刚才寻了个生意,怎么,还把人拉到胡同里来说。有财路,大家一起发呀!”

    周楠转头看去,却见高个子那人大约四十来岁,大鼻子厚嘴唇,一脸朴素,做老家人打扮。

    至于矮个那人身上穿着一袭道袍,他大约十三四岁年纪,五官娟秀,唇红齿白,身材苗条,胸部微微突起,显然这小伙子将胸大肌练得不错,真翩翩佳公子也。

    他手中拿着一把折扇,得意洋洋地扇着。

    冯川见到这个少年公子,顿时面色大变:“九公子,这是我一个老朋友,有些旧事要说。他又不是来大理寺办事的,且没什么钱,你误会了。”

    “误会,咯咯,本公子目光如炬,可从来没看错过人和事。”公子将折扇哗一声收起,在冯川头上敲了一记:“好个贱东西,若这位大人没事,干嘛要立在大理寺半天却不进去?你说他没钱,怎么鬼鬼祟祟把他拖到巷子里来说事?分明就是怕被本公子抢了生意。”

    “不知道这大理寺的生发先得本公子挑过的规矩吗,仔细打死你这淫贱柴儿,扔城外野地里喂狗。”

    九公子张开樱桃小口就是一通乱骂,声音很好听。

    冯川连声叫屈:“九公子,我的爷,爷爷,你真错怪我了,小人冤到家了!”

    周楠恍然大悟,自己今天是碰上欺行霸市人儿了。明朝任何行业都有一个所谓的“行会”,会有几个领头的人。比如安东县在淮河上走船的人都以梅员外为首,行业内出了事情,大家都会找他调解。

    走船如此,其他诸如纺织、榨油、干杂都有这么一个头儿。

    一般来说,这个行会头子在地方上都有一定的势力,也蓄养打手,带有黑瑟会性质。

    大理寺是什么地方,大明朝的高院,每天都有人过来走门子,这里面的生意有大有小。小的是托有门路的人去探监,送些东西给犯人,也就是几两银子的业务;大的则上不封顶,比如改判和消罪,甚至救重刑犯出狱,那银子使起来就海了去。

    比如,你要将一个犯了杀人罪死刑犯该为斩监候,也就是无期徒刑,按照现在的行市,至少需要三千两,做掮客的稍微动点心思,有几百抽头,抵得上普通人两三辈子的收入。

    正因为这其中的利益实在太大,吃这碗饭的人也多,且都有门路。

    这少年能够霸占这个灰色市场,显然是有不小背景的。

    周楠又看了他一眼,心中顿时明了。暗道:这小子生得还真是俊俏,粉嘟嘟婴儿肥,我见尤怜,不会是朝中哪位大人的书童或者相公吧?

    看到周楠将目光直接勾勾落到自己身上,那四公子眉开眼笑:“我美吗?”

    “啊……这个问题……”还真不好回答,用美来赞扬一个男子的颜值,好象不妥当吧?不过,GAY的心思咱也弄不清楚,反正怎么夸女孩子就怎么来吧。周楠:“公子貌若天仙,也别说大雁见了你要落下来,鱼要沉底,这个比喻实在太俗气,和你的绝世容颜不相称。依我看来,公子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女人见了要怀胎。”

    九公子咯咯大笑:“这个比喻倒是新鲜,你也不要乱看了,没错,我是一个女子。”

    “啊!”周楠彻底震精了。

    趁他发呆,冯川急忙挣脱,“咻”一声就跑得没有了影子。

    “你在看什么?”女子面露愠色:“看脸可以,看其他地方不行。”

    周楠愕然。

    女子:“我只要脸美美的,然后你被我的美貌心生感叹就行。乱盯乱看,那就是心怀鬼胎,是大大地不敬。”

    这还是明朝的女子吗,简直就是他玛德后现代非主流,还是得了神经病的那种,周楠的额头不觉渗出一层细汗。

    “好了,闲话少说,要片儿吗?”

    “我……还是算了吧……”

    那女子柳眉倒竖,怒道:“你什么意思,看不上大小姐我的门路?难不成我还比不上冯川那条丧狗?废话少说,本小姐出马可从来没有空手而归的先例。你带了多少钱,想办什么事,说,我都帮你办了。”

    “我没钱?”

    “还装,看你身上这件衣裳就值得十两,会是没钱的人,白七,搜他的身。”女子戟指周楠。

    周楠大叫:“干什么,要抢人吗”

    这个时候,那个叫白七的人已经一把捏住他的手,简直跟铁钳似的,叫人无法挣扎。

    搞不好今天就要被人黑了,周楠心中大急,喝道:“那啥九公子,我是八品官员,你袭击朝廷命官,想要造反吗/”

    九公子冷笑:“得了吧,一个八品官,当谁没见过似的。京城里什么都不多,惟独不缺官儿。抢你,我还真是不屑。休要瞒哄人,你定然是有事来大理寺找门路的,这活儿本公子接了,说,什么事?”

    周楠怒道:“为御史沈阳、户部郎中张大化清理畿内庄田事,本大老爷正好接到这个差使,要向内阁的阁老们陈情,你这小丫头办得下来吗?你只要让我见了任一一位阁老,多少钱我都出。”

    九公子脸色一凝,正色问:“你要见阁老,谁都行?”

    “对,任何一个都可以,当然,严阁老和小阁老我是不见的。”周楠见成功让九公子哑口无言,哈哈大笑:“没办法了吧,做不到吧?没有金刚钻就别揽瓷器活,放开本大人,再好生赔礼,大老爷我就不会同你这个小姑娘置气。”

    九公子大怒:“我若是让你见着了又怎么样?”

    白气大惊:“九公子,不可!”

    九公子将一张名刺别到周楠腰带上:“拿去,拿了这个片子给门房报我的名字,自然让你见着人。”

    周楠:“见谁?”

    九公子咬牙:“内阁次辅徐阁老,牛吧?”

    白七:“九公子……”

    九公子:“你住口,就这么定了。”然后又伸出手在周楠怀中一阵乱掏,就掏出几锭碎银子和一枚大约二两重的金锭。不觉大失所望:“才这么点?”

    周楠叫道:“你干什么,抢人也不是这么抢的,你说能见到徐阶,就能见着,你什么人呀?”

    九公子说:“你自去徐阁老府上求见,跟门房说是你是阿九叫来的,自然就会带你去见阁老。也罢,这点钱当做定金。按照地方官员的规矩,见一次内阁辅臣,怎么也得二百两门路,你欠的事后我会来拿,别想逃。爱信不信,反正这笔生意我接下来了,你去不去都是这个价。”

    说罢,她就带着白七扬长而去。

    看到她不羁潇洒的背影,周楠感觉到手腕有隐痛袭来。低头看去,竟被白七捏得淤青了。

    忍不住骂娘:“土匪,流氓,女阿飞!”

    他从腰带上抽出那张片子,一看,霍然正是内阁次辅徐阶子升的名刺。

    所谓名刺,就是古人的名片。上面写着主人家的姓名、身份。

    内阁相爷的名片,显然没人敢冒充,那个阿九是徐阶的什么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