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闲臣风流 > 第一百七十四章 谁有动机
    回忆起刚才阿九所说的见一次徐阶就得二百两银子的门包,周楠不禁摇头,这也太贵了,十多万块钱人命币,就为看一个糟老头?

    这钱如果在现代社会,足够请一个三四线影视明星参加企业年会。

    不过……还真值得起。人家老徐可是内阁次辅,大明朝的的核心决策人之一。

    在大明朝的权力结构中,嘉靖当仁不让排在第一位,接下来就应该是首辅严嵩。再下面是司礼监掌印黄锦、内阁次辅徐阶、吏部尚书、司礼监首席秉笔提督东厂事陈洪。

    徐老爷可是挤进前五的大姥,他在入阁之前做过一任吏部左侍郎,一任礼部尚书,掌握着天下官员的官帽,现在在大明朝人事系统也有一定影响力。

    一般官员若能见到这么一个大人物,说上几句话,别说二百两,二千两也愿意。要知道,地方巡抚、布政使每年进京和阁老们见面,进、奉上炭敬三千两,也不过给上半柱香说话时间。

    可惜,这么个讨好朝中大员的几乎对周楠来说毫无用处。

    将片子收入袖中,正要走,冯川又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钻出来。

    他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小心地望了望远处,长松一口气:“九公子这个煞星总算是走了,还好小的刚才跑得快,否则还真要吃她一顿打。”

    周楠好奇地问:“冯川我问你,那阿九是徐府什么人,女公子吗,你为什么怕成这样?”

    “怎么可能是徐阁老家的女公子,听人说次辅都六十多快七十的人了,就算有女公子,估计也是五十来岁。再说,如果是徐府贵人,怎么可能整日在外抛头露面。”

    “那她是……”

    冯川道:“听说是一个家生奴的女儿,徐家是松江大户。苏、松那边不是有倭患吗,徐家人前几年都都京城投靠。这个九公子仗着徐家的势,手头养了许多讼棍,整日在大理寺、刑部转悠,想吃替人打官司的钱。”

    周楠好奇地问:“徐家这么富贵,九公子还能缺钱?”

    冯川:“一个家生奴的女儿,就算在相府当差,每月能有几个钱,二三两银子罢了。接上一桩小案子,也就是递一张徐阁老的片子,就几十两入帐,惠而不费,何乐而不为?”

    周楠点头:“也是,不过,这九公子也太霸道了些。”

    “是啊,忒霸道了。这阿九在相府应该是说得上话的,她以前刚来这边揽活儿的时候,因为不守规矩,咱们还想去寻她麻烦。却不想,人家直接调了府中的家丁过来,把咱们一通打。哎哟,打得那叫一个狠啊,大伙儿都怕了。所以,三法司但凡有生发,却先要紧着人家。惹不起,惹不起!”

    周楠心中更奇:“一个小小的家生子,就能办案搂钱?”

    冯川:“宰相家人七品官,但凡遇到小案子,官府都会给些面子的。”

    说完话,他就讪笑着问周楠:“周大人今天来大理寺想必是有事要办,如果九公子出马,只要事情不大,当是不难,你却该如何感谢我?按照行规,我得抽头。”

    周楠为他的无耻彻底震惊了,大怒:“你这小子好生可恶,打不死你!”刚才他被阿九形同抢劫地搜光身上的金银,满腔怒火正没处发泄,提起拳头就要打。

    “哎哟,周大人,有话好好说,别动手呀!”

    “呸,真是钻进钱眼子里去了,都跟你说了,本大人可没有事要走徐阁老的门路……丝……”周楠的拳头停在半空,心中突然泛起一个古怪的念头。

    赵经历的死表面上看来是因为去清丈李伟家的侵吞的皇产,然后被李国丈一拳打死,这只是一桩意外,一件普通的过失杀人案。

    赵经历家人不服,把李伟告到顺天府和都察院。

    在万恶的旧社会,叫李伟以命偿命那是不可能的,甚至连徒刑都不可能有。最后的结果是,各法司衙门拖延上一段时间,然后叫李家赔钱了事。

    可是,换个思路,如果昨天挨打的是他周楠。然后,第二天自己因为伤重一命呜呼,事情只怕是另外一种模样。

    一个言官清流,因为得罪了外戚被殴打致死,那就是对明朝文官系统、知识分子和政治正确的挑战。到最后,就不是陪钱就能够解决的,事情的性质也从刑事案件上升为政治事件。

    对于政治事件,你就不能只看表面,要透过现象看本质。

    可以肯定的是,有人想通过这件案子搞事。

    问题来了,谁得利,谁倒霉。

    不用问,得利的一方就是幕后黑手。

    先说谁倒霉,如果死的是科道言官,倒霉的自然是李伟。李伟之所以如此嚣张跋扈,那是因为他背后是裕王府,是依附于王府的相关势力。如此一来,裕王和府中的官员们都要跟着被麻烦找上身来。

    所以,这事显然是有人剑指王府。

    那么,谁得利呢?

    按照历史穿越小说的套路,搞裕王这个未来储君的必然是另外一个有资格继位的皇子。可裕王是嘉靖唯一的儿子,根本就没有竞争者。

    所以,夺嫡之争就可以先排除,剩下的就是朝中官员的倾轧。

    王府现在集中了大明朝一大批精英,高拱、李春芳、张居正,这三人未来都可是做了内阁首辅的。对了,裕王的儿子,皇孙朱翊钧也就是后来的万历皇帝的大伴冯保在万历年间也做了司礼监掌印。

    一朝天子一朝臣,未来裕王登基,自然要重用自己的潜邸班底,现在朝堂中的衮衮诸公自然要被拍死在沙滩上。

    做为旧浪,自然要将危险的苗头掐死在襁褓中。

    会是谁干的?

    严嵩、严世藩,有嫌疑,内阁其他三个辅臣甚至吏部天官都有可能。将来裕王登基,他们肯定是要被换下去的。

    嘉靖四十年的内阁有四人,分别是首辅严嵩、次辅徐阶、阁臣吕本和阁臣袁炜。

    这四人中,若说谁最没有嫌疑,估计就是徐阶了。

    据周楠这个穿越者所知,徐老头这人非常隐忍。当时严嵩专权,徐阶起初不肯依附严嵩。于是严嵩经常在皇帝面前说他的坏话。

    徐阶的处境一度十分危险,这使他认识到不能以卵击石,于是他改变策略,事事顺着严嵩,从不与他争执。为了得到他的信任,还把自己的孙女嫁给严嵩的孙子,表面上十分恭顺。严嵩的儿子严世蕃十分霸道,多次对他无礼,他也忍气吞声。

    这老头简直就是日本战国时老乌龟德川家康的翻版,靠着一手受气小媳妇模样,活生生熬到严嵩被罢相,终于做了内阁首辅,成为大明朝政坛第一人。

    就徐阶一生看来,他出生豪门,富可敌国,又位极人臣,老年退休之后也平安着陆,得享天年,简直就是成功人士的样板。

    所以,内阁四大臣中,徐老头是最没有嫌疑的。

    这案子实在诡异,最后谁倒霉,谁得利,周楠也懒得再想,权力斗争也不是他这么一个小人物所能参与的,为今之急是如何自保。

    其实,也简单,找个大靠山。只要有个靠山,其他势力要想动他就得掂量一下是否划算。

    本来,因为和詹通的渊源,裕王府是个好去处。可这是明摆着有人要针对王府一系,而且裕王又是个胆小懦弱的性子,去他那里肯定会吃闭门羹。

    想来想去,或许去见徐阶会有一线曙光。作为当事人,又敏锐地觉察到这案子后面的猫腻,周楠感觉自己还是有些价值的,徐老头应该会有兴趣。再说,他和徐阶还有心学门人那层关系,并非毫无渊源。

    大丈夫,岂能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怎么也得赌一把。

    想到这里,周楠心中稍微安稳些,问冯川:“可知道徐阁老相府。”

    “知道。”

    “烦劳带个路。”

    “好说,周大人,咱俩谁跟谁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