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闲臣风流 > 第一百九十三章 被双规了
    和礼部那边的喧哗热闹不同,此刻,与其隔着一个广场的都察院里却是庭院深深,甚是安静。

    周楠与鸿胪寺刘寺丞、工部都水清吏司主事纪大人坐在椅子上看着前边的御史沈阳。

    一大早,他们又被沈阳叫来了都察院,不用问,为的还是清退自家土地和房产的事。

    监察御史是正七品,按照明朝官场的规矩,官员间品级相差不过三品的,不用下跪行礼,坐着说话就是了,周楠自然懒得理睬沈阳,翘着二郎腿一脸的悠闲。

    至于刘寺丞和纪大人的品级,则大过沈阳,自然不会同他客气。二人都是一脸的愤恨,看沈大人的目光中似是有熊熊烈火在燃烧。

    刘大人率先开骂:“沈大人,你还真是没完没了啦!还不是为咱们新购入的产业,你要收缴上去,可以。所谓冤有头债有主,谁卖给咱们的你找谁去,只需将银子退还给我就是。”

    纪大人:“对,沈大人真是莫名其妙。买地的银子都是本官这些年的俸禄,不偷不抢,合法所得。”

    沈阳哼了一声:“真是笑话了,照你们这么说来,本官岂不是还要替你去讨要你们购地购房的款子了?按照我朝《大明律》购买赃物与销赃同罪,所有赃款赃物一并收缴国库。二人大人的产业需充公不说,还得追究你们的罪责。”

    刘寺丞拍案而起:“沈阳,你先是上折子弹劾本官,现在又不依不饶要收我等产业。现在又拿《大明律》压人,嘿嘿,你们三法司的人还真厉害啊,有种今天把我们都抓起来砍头!”

    纪大人:“沈阳,来来来,抓人呀!”

    这个时候,周楠突然悠悠插上一句:“沈大人昨日就上了弹劾折子,若是朝廷真要惩治我等,今日只怕沈大人就带着兵丁上门喊打喊杀了,怎么会同我等这般客气,想必大人也觉得此举不妥吧?真递上去,只怕沈御史也要担一个御下不严的的罪责,先要吃挂落。”

    这话一说出口,沈阳面色大变。刘、纪二人也是神色一动,顿时明白其中的缘故。

    政治上的事情,从来就不能用对错二字来标签,非黑即白,非白即黑要不得。

    沈阳和张大中清丈京畿冒皇产这个差事可是个大大的美差,之所以说是美差,并不是说其中有什么油水,而是指这是一个养望获取名声,又能简在帝心的好机会。

    这个差事针对的是宗室和皇族,若是办成了,那就是头顶刚直不阿不惧权贵的光环,就是大明朝的强项令。最妙的是,你干的是替皇帝搂钱的白手套的活儿,天子见到钱,自然领你的情,将来的前程还能小了去?

    不明白朝廷权力结构的人或许认为皇亲国戚不好惹,其实,明朝不同于汉朝,只要不是亲王,宗室就是一群可以用来刷声望的可怜虫。

    沈阳和张大中接皇帝的旨意之后,自然是大为振奋,心中同时闪过一句话:“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

    可是,接下来的差事却办得不是太顺利,大半年过去,收获寥寥。特别是最近一个月,简直没有丝毫的成果。

    沈大人心中就急了,恰好知道眼前这三人都购入了别人低价抛售的皇产,决定拿三人开刀,先弄些政绩对付过去。

    但是这事沈阳只能对三人威逼恐吓,却不敢上折弹劾。

    原因很简单,手下的人监守自盗固然要惩处,但沈御史你是怎么带队伍的,是不是也该担上御下不严的罪责?

    他和张大中这个活儿虽然棘手,却是个升官的快车道,别说朝廷其他部院,就连御史台的同仁也眼热得紧,皆巴不得二人出事被拿下去好换自己上。

    被周楠说破其中端倪,沈阳大怒,喝道:“周楠,你什么身份,一个小小的秀才,卑贱的杂职,这里也有你说话的地方?”

    周楠大怒,正要骂回去。

    旁边纪大人就叫道:“沈阳,你骂周行人是小人,本官看你才是小人一个。周行人当年受了冤屈被发配辽东,后来不得以才入了吏流,此事谁人不知道,谁人不惜之叹之?周行人再怎么说也是读书种子,士林一脉,他蒙受如此不白之冤,我辈都感同身受。看看你这小人得志模样,还像是个读书人吗?吾辈羞于与之为伍,告辞!”

    周楠投过去一个感谢的眼神,心中却稍觉不美。他刚才正想着如此反击沈阳,却被纪大人抢了风头。而且,这个纪大人风评不太好,与他同道,对自己名声略有小损。

    我买那套房子,那是上了房牙子的当,是受害者。你们两个混蛋东西,是仗着自己是清丈工作小组的成员,要拣便宜,咱们能一样吗?

    刘寺丞也叫道:“对,我等羞于与这种小人为伍。姓沈的,你要上折子弹劾我等,随便。咱们有公务在身,告辞了!”

    沈阳心中怒极:“想走,没那么容易。”

    一鼓掌,就有两个身材高大的书办过来,将房门关了,然后立在门外。

    刘大人:“沈阳,你什么意思,要囚禁我等吗?”

    沈阳冷冷道:“公务,你们的公务就是协助本官清丈京畿皇产。你们都是朝廷命官,又没有违法乱纪,我自然没有什么资格囚禁你等。我就是想让三位大人坐下吃吃茶,好好想想你等所受的圣恩,想想当初读书时胸怀的修齐治平的抱负,想想作为一个君子做人的道理,想想你们这么做对得起君父,对得起朝廷吗?”

    说着话,他指了指长案上的纸笔,道:“想明白了,就将你们私自购入皇产一事写明白,签字画押。如此,本官可在陛下那里为尔等陈情。”

    周楠一呆:这不就是双规吗,想不到明朝还搞这一套,恰好被我碰上,开眼界了。

    刘寺丞大怒:“沈阳,你这是私设公堂,你有什么权力,好大胆子!”

    沈阳坐在长案后,拿起一本书悠闲地看起来。

    “既来之则安之,刘大人、纪大人,今日却是偷得浮生半日闲,咱们就陪沈大人坐坐。”周楠拉住正处于暴走边沿的二人,笑着对外面的书办道:“今天的茶不错,明前龙井啊!就是不经泡,两开就寡淡无味。劳驾,能不能换一盏来。”

    二人也知道无法用强,哼了一声坐回椅子上:“姓沈的,咱们就要看看谁耗得过谁?”

    沈阳只是不理。

    周楠心中不急也不担心,实际上眼前的一幕早在他的预料之中。心中想,礼部朱聪浸那边不知道如何了,等下就有热闹看呐。

    今天会很漫长,需早做准备。

    等沈阳的书办换上新茶之后,早已经因为情绪激动而口干舌燥的刘、纪二人顾不得烫,端起杯子就大口大口喝起来。

    周楠却只端着杯子眯缝着眼睛,欣赏起漂浮在汤面上那嫩黄色的一枪一旗的芽叶。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