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闲臣风流 > 第一百九十四章 休妻弄成闹访
    且说王世传和朱聪浸二人匆匆出了都察院,就看到外面大广场上聚了三十来个宗室中人,为首的正是自家府中的唐管家。

    眼前这群宗室子弟都穿着正式的朝服,不像以前来礼部那样随意。但见他们大红官袍上的补子有蟒,有麒麟,有狮子,简直就是一群传说中神兽的聚会。

    不过,所有人的官服都有一个特点,显得非常破旧,很多人的领口和手肘上还打着补丁,乍看上去,简直就是一群叫花子。

    明朝北京师皇城不大,进了城门之后,眼前就是一座广场。广场两侧乃是六部和中央各院。这个时候,早朝已毕,各大衙门的官员们都已经回衙视事。看到这里来了这么多天家的人,都好奇地驻足围观。

    宗室中人见了王世传这个七品官,有人叫了一声:“王大人来了。”

    都哗啦啦一声围了上去。

    朱聪浸府上的黄管家见到主人,悲号一声扑上去跪下,以双手抱着朱聪浸的双腿:“老爷啊老爷,你这是怎么了。你已经好几日没有回家,却不知道老奴担心成什么样子。你的脸,你的脸究竟是怎么了?”

    说着话,浑浊的老泪就连串落下。

    朱聪浸也意识到问题的严重,心中也是气恼。本大老爷不就是想请礼部剥去家中母老虎的诰命,然后将她休回娘家,得自由之身罢了。多大点事,自己就能办了,至于带这么多宗室过来助拳吗?

    这纯粹就是用力过猛啊!

    若是叫朝廷误会我要生事,须有许多麻烦。

    他正要呵斥唐管家,可看到他老泪纵横的忠肝义胆的模样,心中却是感动,责备的话到嘴边却无论如何也说不出来。

    王世传偷偷命手下警戒,然后温和地朝众人一拱手,道:“各位大人,方才奉国将军朱聪浸大人状告家中淑人残虐丈夫,请免去她的诰命,我礼部自会给朱将军一个说法。不过,所谓是清官难断家务事,别人家关起门过日子的情形,外人也无从知晓,大家都散了吧!”

    旁边围观的各部官员这才明白,这朱聪浸是想要休妻,家务官司都打到礼部来。又看到他鼻青脸肿的样子,心中都是暗想:这个奉国将军还真是夫纲不振,简直就是我大明朝的房遗爱。

    到处都是低低的笑声和鄙夷的目光。

    这下,朱聪浸可算是出大名了。

    他满面通红,只恨不得地上有条缝好钻进去。

    正在这个时候,宗室子弟中有一人气势汹汹走上前来,朝王世传一拱手:“王大人,我等今日非为朱聪浸家事而来,乃是另有冤情禀上,还请礼部为我天家血脉做主。”

    这人大约六十有余,出自山东鲁王系,有镇国将军的爵位,在宗室中辈分高,有一定威望。

    王世传心中迷糊,这些人不都是来为朱聪浸休妻一事助威陈情的吗?

    “你们有冤情?”一种强烈的不安浮上心头。

    “对。”那人突然伸出手来指着都察院的方向厉声喝道:“我等状告监察御使沈阳、户部郎中张大化欺压宗室皇族,欲夺我等家产。请礼部为我等做主,奏报天子,惩办恶贼,还我等一个公道。昨夜接到朱聪浸倡议书,我等联署,请大人转给陛下。”

    说罢,就从袖子里抽出一份陈情书,递给王世传。

    “对,必须惩办沈张二贼,还我大明朗朗乾坤。”

    “沈阳、张大中,贼子。小小的七品芝麻官,竟敢欺我皇家血脉,还打着天子的名号。今上圣明无过,对宗室极是优厚,这一点咱们心里都是清楚的,也感念他老人家的天恩。此二贼行事如此肆无忌惮,谁给他的胆子离间天家骨肉?”

    又有人破口大骂:“沈阳、张大中,你们两个混帐东西,你算个基吧?这江山姓朱,是我们老朱家的,什么时候轮到你们说话了?”

    沈阳接过陈情出一看,竟是请求朝廷即刻停止清丈京城皇产,并逮捕沈阳、张大中二人问罪的折子。落款处排在第一位的霍然是朱聪浸的签字画押和手印,后来还密密麻麻跟着三十来人。

    无数朱砂指印红得像血,触目惊心。

    这可是三十多个宗室中人,分属大明朝二十四个王系,代表着几十万宗室中人。虽然说在场中人爵位都不高,也就是镇国将军以下,可谁知道背后的指使者会不会是亲王、藩王?

    这是藩王宗族权对中央,对皇权的挑战。

    王世传又惊又怒,将折子递给身边的朱聪浸,喝道:“朱大人,你说说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你要休妻休就是了,我们礼部准了,可你又闹这出,所谓哪里般?你难道不知道聚众滋事是什么罪责吗?”

    他这话一说出口,就有一个奉国中尉不乐意了:“王世传你好胆,竟敢威胁人?朱聪浸,咱们怕他一个小小的郎中做甚?”

    朱聪浸是个书呆子,胆子也小,见事情闹大,早已经吓得浑身战栗。接过折子一看,心中顿时模糊了,吃吃道:“这……是我写的吗……我什么时候写过?”

    却见,那陈情书上确实是自己的笔迹,签字画押也对,这就奇怪了。

    这个时候,唐管家道:“老爷,确实是你写的,昨天你带信叫小的到周行人家取信并联络各宗室的时候,小的亲眼见你写的信。”

    朱聪浸:“啊……醉了,醉了,一定是……”

    他昨天晚上在周楠酒入愁肠,酩酊大醉,到现在脑袋还有点疼。至于当时发生了什么,他也记不清楚了。

    不管这信究竟是怎么回事,可字迹却是自己的。就算字迹存疑,指印总假不了。

    难道说又被周楠给整了?

    朱聪浸有点模糊的念头,这事和自己那个超级损友有莫大关系。可是,周楠这么干对他又有什么好处呢?

    不管怎么说,自己要倒霉了,还很大。

    今天朱聪浸兴冲冲、杀气腾腾来礼部办理离婚手续。

    到现在,画风突然一变,变成了集体闹访。

    我们的奉国将军一阵无语。

    王世传知道现在发怒也解决不了问题,现在最重要的是先把这些闹事的人弄走。当下就一脸微笑地对朱聪浸说:“朱大人,你的陈情书下官收了,会交转给春官酌情处置,你们先回去吧!”

    朱聪浸可不想自己因为离婚闹出政治事件,立在风口浪尖上变成新闻人物。“诶”一声,就道:“各位,我昨夜酒醉,实在有些迷糊,咱们先回去吧,不要让王大人为难。”

    突然,那个德王系的镇国将军不干了。怒骂道:“朱聪浸,联名上书乃是你的首倡,现在大伙儿的人心好不容易拧在一起,你却要当缩头乌龟,那不是戏耍我等吗?”

    朱聪浸一窒:“我……”

    “这已经不是你一个人的事情了,我等忍沈阳、张大中已久,今日既然到了这里,岂能甘休。我们要见天子,我们要见天子!”

    “对,我们要见天子。王世传,你这个昏官,快去通报。”

    “少他娘说废话,爷爷等可是天家骨血,你算什么东西,再推三阻四,打不死你!”

    “物不平则鸣,诸君,我等都快要饿死了,还管得了那么多,杀进礼部去,占了那光拿钱不干事的摆设!”

    宗室们顿时沸腾起来,都挽起袖子朝前扑去。

    可怜王世传和几个手下如何是这些人的对手,被他们推得东到西歪。就连朱聪浸也被推倒在地,跌得七荤八素。

    转眼,三十多人就冲进礼部,里面传来书办和各司官员的惊呼和打砸东西的轰鸣。

    “完了,完了,全完了!”王世传一脸苍白,心中大苦,一句“喂喂,清丈你们宗室田产的是沈阳,冤有头债有主,出门左拐就是都察院,你们冲击礼部做什么?”差点脱口而出。

    “王大人,你不要紧吧?”朱聪浸将他扶起来。

    王世传看到朱聪浸那张浮肿的脸,心头说不出愤怒:“朱大人,看你干的好事……你还呆在这里做什么,咱们快进去维持局面啊,真闹大了伤了人,你我都完了!”

    “对对对,快!”

    进得礼部,却见到出都是抱头鼠蹿的书办。

    宗室打发了性,见人打人,见物打物,闹访事件已经演变成一场狂欢。

    朱王二人拉了半天,又如何拉得住,最后都目光呆滞地坐在台阶上喘着粗气。

    还好大明朝的决策中枢已经随皇帝转移去了西苑,为了配合嘉靖天子,各部院都在那边设了值房。平日间各衙门的话事人上完早朝都回去赶过去当值,而皇城里只留郎中、主事一即的低阶官员装点门面。

    否则,若叫他们伤了尚书、左右侍郎,王世传和朱聪浸只能去跳金水河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一阵轰隆的脚步声传来,又人高喊:“圣旨到,所有人都住手,谁是代王府奉国将军朱聪浸?”

    王朱二人抬头看去,却见一队人马开了过来,有太监也有锦衣卫。

    为首是一个面容趣青一脸色阴鸷的中年太监。

    此人正是司礼监首席秉笔,东厂提督陈洪。

    朱聪浸吓得魂不附体,忙跳起来:“见过陈公公,我就是朱聪浸。”

    陈洪点点头,对手下道:“马上制止作乱的宗室,尽逮捕之。若有反抗者,杀无赦。”然后冷冷地看着朱聪浸:“奉国将军朱聪浸,陛下已经回宫,诏你等去殿中回话。”

    “陛陛陛下……诏我……”

    “走吧,朱大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