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三国之天朝威武 > 第六章 神医华佗
    “回公子的话,是那个叫二狗的父亲不行了,怕是要死了。”

    听到这番回答,张超想着自己所料不错,这便又道:“哦,可是饿的吗?若是如此,叫人给他一些吃食想必就可以挺过来的吧。”

    “不,是生病了,刚才那里有一个大夫看过了,说是太晚了,没治了。对了,那个大夫好像很厉害,从昨天到今天就被他治好了十多个人,大家都叫他神医呢。”似乎是想和张超多说一些话,这个中年大叔一开口便是滔滔不绝起来。

    “神医?”听到这里,张超不由心中就是一紧,健康是生存于世上之本,有一个好的医生那就可以大大的提高这方面的生存机率,这便普紧着开口问着,“汝可知他姓什么?”

    “啊,好像是...是姓华来着的。对,大家都叫他华大夫。”看到自己说的事情引起了公子的注意,他也是十分的高兴,这就歪着脑袋想,别说还真被他想到了。

    “神医,还姓华。”心自念叨着,有那么一瞬间,张超竟然激动的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好了。

    来到这个世界之后,这三个月来,张超最为担心的一件事情就是自己的身体。见惯了后世那些经密的仪器,科学的手段,他是很担心,若是自己不幸染病之后是不是可以治得好,所以找到一名厉害的医生这就是重中之重的问题了。

    就张超回忆,东汉末年在我国诞生了三位杰出的医学家,史称“建安三神医”,分别是董奉,张仲景和华佗。

    当然,并没能涉及过这个领域的张超不可能对他们的资料知道的多么详细,甚至连董奉是谁他都不知道,有哪些事迹也不清楚。可是后两位分别被冠以医圣(张仲景)和神医(华佗)之称,他不可能不知道。

    这两个人的名气一直都很大,算是在历史中都留下了浓重的一笔,就算是在现代说到医术大家,这两人是必不可少的。

    而若是可以将他们放在自己的身边,别的不说,身体首先就有保障了。

    即然有可能与华佗碰面,张超自然是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走,看看去。”

    在众亲卫和白彤的跟随之下,张超来到了二狗子父亲的身边,而此刻那老人己然的闭上了眼睛,只是此时仍然在张着嘴,眼睛微睁,显示着他是刚死之身。

    而在那倒地老人的一旁,正站着一位一身粗布白衣的中年男子,胡须过巴,眼大有神,人群中竟然给人一种仙风道骨之感。

    仅是看其外貌,张超便认定此人八成是就是后世的神医华佗了,这脑瓜就此开动,想着要怎么样将此人为己所用。

    很多人看到骑着高头大马的张超出现,眼中都露出了畏畏缩缩之感。在当时的社会还是尊卑观念之强是让人无法理解的,只要你出身好,有了一定的社会地位之后,那普通百姓便会惧怕于你,民怕官在那个时代表现的尤为明显。

    张超似乎也习惯了这样的事情,适者生存,他如今没有能力去改变社会,只能想着办法去适应社会了。

    看着张超来到,其它人都是畏畏缩缩不前,甚至还有胆小的干脆是头也不敢抬,就这样一直低着。如此一来,反倒是衬出了华佗的不同来。

    华佗就如一尊雕像一般的站在那里,对于周边发生的事情仿若未闻,而实际上此时的他正在想着刚才死去男子,也就是二狗子父亲的症状。

    医术达到他这般的境界,一般的病是难不住他的。历史中华佗的医术的确曾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他熟练地掌握了养生、方药、针灸和手术等治疗手段,精通内、外、妇、儿各科,临证施治,诊断精确,方法简捷,疗效神速。

    可是刚才明明他赶到的时候,二狗子他爹还没有咽气,他本来是有办法可以救活此人的。说白了不过就是气血攻心之症,是因为长时间没有吃的,在加上看不到生活的希望,心露死志而生病。

    所谓外病好医心病难治,就算是华佗可以在一时间救下他来,可若是一个人没有了活下去的信念,那就是救过来也只是一时之功而己。

    就此,华佗心中有了自己的想法,他在恨,恨这个世道为何总是战火连天,为何贪官横行,赋税不减,为何百姓会连活下去的希望都没有,若都是这般,纵然就算是他能医得千人万人,可是面对十万人,百万人,千万人呢?

    华佗站在那里是感概所致,是受了眼前发生的事情有感而发。

    张超站在那里确己然有了自己的想法,那就是他无论如何也要将此人收于身边。

    历史中华佗是救人难救己。一向以治病救人为己任,在他眼里,只有病人,没有高官平民之分,最终因得罪权势被曹操所杀。而这一生,即然被张超遇到,他当然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在度发生。

    虽说张超现在没有能力去改变历史走向,他也没有想马上去改变什么,可针对某一个人的命运结局,他还是可以做一些事情的。

    “来呀,将二狗子的爹好生的埋藏了,二狗子...也带回去吧。”看着那少年眼泪巴巴的看向自己,张超终于在心软下做了一个决定。

    一个看起来只有十二三岁的少年,身骨软弱,性格又不强势,倘若就这样扔在外面,很可能活不多久,将他安排进城,也算是做上一件善事了。

    安排了二狗子父子之后,张超又将目光看向华佗的身上,然后翻身下马,走到其身道:“在下张超,字致远,是陈留太守之弟,敢问大夫之名讳。”

    张超下马以平礼交之,这让只是以大夫身份的中年人无法拒绝,只好也是施了一礼道:“在下华佗,字元化。”

    听到果然就是神医华佗,张超心中激动不己,这又道:“原来是华神医,久闻尔之大名,现如今城中多病人,药亦充足,不知可否请进城一助。”

    知晓华佗眼中只有病人的张超,决定投其所好,只要有足够的病人,那华佗就不会远去吧。

    听到城中有多病者,而且张超又是如此的好客,还谈及城内多药,华佗想了一下之后便点头答应了下来。“如此吾就随张公子走一趟好了。”

    反正在哪里都是看病,而如今他身上所带之草药也所剩不多,不如就借这张超一力好了。

    华佗答应了下来,张超自然是心喜不己,不过脸上确依然是带着平常的微笑,请人牵了一匹健马送予华佗,之后一行人返身向着陈留城而来。当然了,二狗子也跟在了人群之中,此时他是一脸的慌张之意,并不知道此行路在何方。

    ...... ......

    张家酒楼之中,郭嘉正在这里饮酒。

    不得不说,英雄醉的确要比其它酒楼的酒水劲大,刚烈,五十度的浓香英雄醉,只是喝了半坛,就让郭嘉是脸红耳赤,有了七分的醉意。

    要说郭嘉的确是好酒之人,历史中记载他就是喜饮烈酒,以至于原本身子就抱恙的他最终年纪轻轻就驾鹤西去,这一生若不是遇到了张超怕也是这样的结果吧。

    而因为张超的存在,并且己经注意到了他,自然而然,事情就要在此发生转变了。

    就像是正在喝酒独饮的郭嘉,冷不防雅间之门被人突然的推开,然后就见到几名带甲士兵走了进来,尔后为首之人不是分说,手一挥,便有士兵走上前来将他左右裹胁而起。

    “尔等要干什么?吾犯了什么罪。”看到有士兵闯入,还要对自己不敬,此时郭嘉的酒立马就醒了七分,这就开始大声的嚷嚷起来。

    “哼!黄巾贼奸细而己,还敢在些大呼小叫,拿下,关进大牢。”那为首之人根本就不给郭嘉分辩的机会,这就直接宣布了罪状。

    原本在张家酒楼之中还有一些看热闹的人,他们对于有士兵敢于在这里大呼小叫打扰了他们的酒兴是十分的不满,可是当听到军士所说的言语之后,一个个恍然大悟一般的点着头,甚至还有人说,“原来是黄巾贼的奸细,那倒要好好的审一审了。”

    可怜郭嘉,不过就十五岁的年纪而己,手无缚鸡之力,怎么能抵挡得住这些士兵的动作,很快就被押起,然后带出了酒楼,而所往方向正是城中的牢房。

    此时还真是秀才遇到兵,有礼说不清了。纵然胸有大志,学富五车,可是面对着毫不讲道理的带甲勇士,他竟然连一个辩解的机会都没有。

    ...... ......

    在说进入陈留城的张超,一入城门处,这便向着一旁的白彤耳语了几句。

    就见那白彤初一听愣怔了一下,随后看着张超那一脸自信的微笑,也不在多说什么,这就笑着陪着华佗向城中贫民区而去。

    张超此时确是带着另一部分人向城东处而行,看那样子,似乎又做什么隐晦的事情一般。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