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三国之天朝威武 > 第十章 初会曹阿瞒
    张超在紧锣密鼓的做着准备,而就在当月,即公元184年五月,皇甫嵩与朱儁,被黄巾将领波才率大军围在长社。

    曹操奉朝廷命令率军救援,而他本人则是先行一步来到了陈留借粮。

    这个时候的曹操刚被朝廷拜为骑都尉,本人也不过只有不到三十岁的年纪而己,可实际上确己经开始展露头脚了。

    曹操,字孟德,小字阿瞒,沛国谯县(今安徽亳州)人。

    父亲曹嵩是宦官曹腾的养子,曹腾历侍四代皇帝,有一定名望,汉桓帝时被封为费亭侯。

    在曹腾死后,曹嵩继承了侯爵,在汉灵帝时官至太尉。

    凭着这样的一层关系,二十岁的曹操被举为孝廉,入京都洛阳为郎。不久,被任命为洛阳北部尉。随后不凭着五色棒申明禁令、严肃法纪,名嘈一时。后被任命为议郎,直到现在骑都尉之职。

    当然,这些都是世人皆知的,对于曹操的以后还没有人清楚,怕是他自己都不知道,他会成为挟天子以令诸侯大权在握的丞相,会最终成为魏国太祖武皇帝。

    要说东汉末年也好,三国也罢,必不可少的人便是这个曹操了。如今他因军务来到了陈留,张超知道之后,哪里有不去见的道理呢?

    “来人,备车,去太守府。”知道了消息的张超这便简单的收拾了一下便叫来了亲卫吩咐着。

    太守府中,张邈正与曹操两人席地而座,相见而笑。

    要说两个人的私下关系可是极好的。史书之中曾记载,张邈因为得罪了袁绍,曹操就被授命前去截杀,可其非旦未听,反而与其关系更好起来。这一次因公而携私,两人见面自然是要好好的深谈一番。

    还有一记载中说,曹操第一次征讨徐州的陶谦,临行时告诉家里人,说:“我要是回不来了,你们就去投奔张邈。”回来后,又见到张邈,两人相对流泪,可谓是生死之交,这在曹操所交往的人中,还少有人能够达到这种程度。

    如此种种,可见两人的关系确是非同一般的要好了。

    “孟德兄且安心,这一次粮草的问题我己经督促人去办了,用不了多久就会凑齐,不会耽误兄之大事。”当着曹操的面,张邈似是下着保证的说着。

    “哈哈哈,孟卓(张邈字)贤弟太过客气了,交给你的事情我自然是最为放心的。”曹操一脸亲切的笑容说着。实际上他的确是很放心,以他对张邈的了解,关乎国家大事他是定会尽心尽力。

    “呵呵,还是孟德兄了解我,如此先在这里好生歇息,只需时辰一到,自然一切准备就绪。”对于曹操于自己的信任,张邈也是十分的感动。

    尽管当时很多人并不看好曹操,认为他是靠着父辈蒙荫才有的现在职务,甚至更多人还会说他是任性好侠、放荡不羁,不修品行,不研究学业。但是做为了解他的人张邈确是知道,眼前之人机智警敏有随机权衡应变的能力,且有胆有谋,身具一定的武力,这样的人是很有机会在乱世之中成就大事者的。

    与这样的人交朋友是不会错的。

    正是因为有这样的想法,张邈对曹操的到来表示出了极为欢迎的态度。

    “二公子到。”太守府前门处,传来了守卫士兵的喊声。闻听此言的张邈随即目光便是一转,在看向外面的同时,双眼中充满了一丝满意之意。

    对于自己这位兄弟,张邈可以说是极为满意的。或许是因为父母故去的早,使之对其弟的感情不仅仅只是手足。况且最近的张超的确很是争气,写出来的一些诗文让很多文人雅士都是赞叹不己。

    并没有太多学问的张邈以有这样的兄弟为荣。了解他的人就会常提张超,这也会使得其心情大好,那时在求得什么事情也会事半功倍的。

    现在听到二弟赶来了,张邈面露喜色,他是很想将这样有出息的弟弟介绍给好友认识的,尤其还是曹操这般他十分看好的才俊。

    曹操此时也放下了手中那杯浊酒,目光看向门外带着疑问和好奇之意。

    对于张超,他在来之前自然也是做了一些的功课,怎么说也是好友张邈之弟,关注一下也是应该的事情。那自然对其一些事情也是听说了的,比如说年纪不大,确是出口成章,且字字精髓。还有就是英雄醉的事情。

    说起来曹操也是好酒之人。若是一定要说他的三大爱好,便是权力,美酒与美人了。

    听到哪里有好酒,自然会多做关注。对于新出产的英雄醉,他当然要品尝一二了。只是一喝之下便喜欢上了这一口,现在家中还有不少的浓香英雄醉呢。

    在两人的关注之中,一袭白衣,看起来风度翩翩的张超就此出现在了视线之中。

    “大哥。”一看到穿着一身将军服的张邈,做为弟弟的张超连忙行礼道。

    “呵呵,二弟不必如此。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我的至交好友曹操曹孟德。孟德兄,这就是我的弟弟张致远。”张邈哈哈大笑着将两人介绍认识。

    这一刻,张超与曹操两人都在互相打量着。

    曹操自然看的是张超的相貌了。对于这位似是文曲星下凡之人,他原本就是十分的好奇。

    目光看去,表面上张超似打扮的很是儒雅,可不知道为什么,他还感觉到了一股杀气,那似乎是只能在战场上经历百战之后的将军才会给人的那一种感觉。

    张超的目光自然也在打量着曹操。

    身长七尺,细眼长髯,同样是一身战甲在身,看起来还是倒也是像模像样。

    目光之中带着的是一丝的善意,但眼底深处确有着孤傲之气存于其中。

    这就是那个说出了宁我负天下人,毋天下人负我的盖世奸雄;这就是那个颠覆了汉王朝,成为魏国的太祖与基石;这就是那个最终灭了自己与大哥的宿敌吗?

    历史中,最终张邈与张超尽死于曹操之手,虽然在此之中陈宫和吕布都起了作用。尤其是前者更是起了决定性的作用。可张超自己相信,纵然就算是没有陈宫那胸怀雄霸天下之心的曹阿瞒也同样不会放过张家的。就是兄长那正义快直的个性,最终还是难得善终的。

    就没有哪一个成功者不喜欢听颂扬之词的,忠言逆耳很多时候只是自取灭亡罢了。

    自然,这一世此张超非彼张超,他是绝对不会让张家的历史重演的,他会改变命运最终而改变天下之格局和历史。

    两人互相打量了一番之后,先是曹操哈哈大笑道:“这位就是致远吧,不错,人如其名,很好很好。”

    “孟德兄过誉了,不过是些许文章,不值一提。倒是家兄常说起你,说你是安天下之良臣。”张超同样笑着回礼道。

    所谓的安天下之良臣,自然不是张邈亲口所言的,但张超自己说出来,家兄是绝对不会反对的。一来有些事情不好揭穿,二来张邈的确是现在对曹操充满着好感。

    倒是曹操,听到张超这般一说,顿时双眼露出了狂喜之色道:“哎呀呀,吾何德何能,怎会让孟卓贤弟如此赞誉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