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三国之天朝威武 > 第十一章 推荐入仕
    “呵呵,当得当得。”张超不等其兄在说些什么,己经把话接了过来。

    张邈正直是不错的,但能做到一城之太守,那也不是不通情理之人。虽然张超说的并不属实,但这样的事情也无伤大雅,他便也是呵呵一笑道:“来,孟德兄,请再次入座。”

    “哈哈,好,好。”曹操现在还沉浸于刚才那句安天下之良臣的话语之中,一脸笑呵呵的就重新的座了下来。

    三人落座之后,表情都很精彩。

    张邈是发自内心的高兴,弟弟能被曹操所认可,这对于以后的发展会定会无穷的好处。

    曹操是被颂扬之下的高兴,当时的他虽然小有名气了,可说起来也没有什么自己的势力,自然平时阿谀奉承之徒也很少见。现在好不容易有人说出这般让他高兴的话来,兴奋之情亦可以理解。

    张超确只是假高兴而己,他是面色上带着微笑,但心中确想着要怎么利用曹操来达到自己成长的目地。

    对于曹操日后的成就和影响力,当世之人怕是只有张超最为清楚。这样的一个治世之能臣,乱世之奸雄,如果利用好了,对于自己成长之路那一定是事半功倍的。而趁着对方现在并没有完全崛起之机,先一步成为朋友,那就等于是得了无穷的好处了。

    如今的张超雄心是有的,想法也有很多,目标也很伟大。可是想成就这些首要的一点就是身份。

    张超如今不过只得十六七岁的年纪而己,只要运做的很,完全可以先举孝廉,步入仕途。

    孝廉是汉武帝时设立的察举考试,以任用官员的一种科目,孝廉是"孝顺亲长、廉能正直"的意思。

    说得直白一些,举孝廉便是一种入仕的最佳捷径,一旦走成了,就等于有了公认的社会地位,在朝廷之中有了一定的身份,这对于以后的发展和任职也会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自然,所谓的举孝廉在东汉末年核查并不是那么严厉了,就像是张超己经没有了父母,可是还有兄长,只要他足够的尊重兄长,一样可以入此行列的。

    一想到此,张超的脸上就有了笑意,心中也有了一番计较。

    “兄长,孟德兄,大丈夫立于世间就应顶天立地,就应该大块吃肉,大口喝酒才是,这般的酒水如此清淡,食之何味。”看着桌前的那杯普通浊酒,张超摇了摇头,头一摆向外厅喊道:“来人呀,把我带的酒呈上来。”

    知道曹操来了,张超是早有准备,这一次出行自然一些东西是有准备的。

    “哦,呵呵,看不出来,致远一介文人竟然也有此豪迈的一面呀。孟卓,这可就是你的不对了,我来这里许久了,确不曾见你拿出好酒来?”曹操听到张超的喊声,不由便即哈哈大笑着。

    张邈也自知曹操并不是真的在怪罪自己。便笑道:“孟德兄还请见谅,非是我不取酒,实在刚才因公事要谈,怕耽误而己。”

    “哈哈,理解理解,孟卓不必烦恼便是。倒是致远,非旦能吟得一首好首,性情还是这般的开朗,倒是让我刮目相看呀。真是青年之才俊,以后必然会成就一番大业,必能为朝廷所重用啊!”曹操大笑之下,也适当的抬高了这个看起来很顺眼的张超。

    听到有人夸奖自己的兄弟,张邈也是十分受用,“孟德兄就不必玩笑了,致远不过年方才十六而己,什么重用谈之尚早。”

    “哈哈。”曹操听之也是一笑了知。刚才他不过就是随口一言而己,是为了交好于张邈,现在即目的达到,便是见好就收。

    张超看着曹操一笑便没有了下文,脸上依然挂着微笑,可是心中确是骂开了。“果然是一只老狐狸,说什么青年才俊,说什么成就大业,又被朝廷重用。然只就是说说吗?怎么就不动真格的呢?”

    心中骂着的同时,张超并没有放弃,一会酒上来了,他就要趁机借言,总之要想办法将举孝廉的事情先定下来。

    酒坛打开,顿时扑鼻的香气就传得满屋子都是,让曹操和张邈不由都是精神为之一震。

    男人就没有几个不好酒的,尤其是那个年代,在饮食和娱乐各方面都比较匮乏之时,饮酒就成为了一种必要的社交手段和生活方式。但凡是一个爷们,就多少能够喝点,更不要说这两人都是胸有抱负,有些地位,天天待客无数之人了。

    之前没有拿出来,是因为公事的原因。现在即然谈完了,又有好酒被端了上来,自然是要好好的畅饮一番了。

    酒端了上来,又放置了四个小酒的小菜,气氛一时间就搞了上来。

    “致远呀,这酒味怎么这般的浓郁,是什么酒呀?”曹操的鼻子轻皱,闻了闻酒香之后一幅好奇的表情。

    英雄醉分为两种,一种是普香型的,二两银子一坛;另一种是浓香型的,五两银子一坛。这两种他之前都曾品尝过,家里更是备了一些,但他确自认绝对没有这股酒的这种香气,他自认,这味道绝对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闻到。

    “哈哈,孟德兄好生厉害,竟然闻味即之酒之不同。”张超先是一阵的哈哈大笑,也借机捧了曹操一番,之后便不在卖关子的说着,“这酒名为霸王醉,比之前的浓香型英雄醉还要厉害。这也是我们张家酒厂刚刚研制出来的,这一次也是机缘巧合,我们正好品尝一番,还请孟德兄给提个意见。”

    谈笑间,张超这便将酒倒入三人的酒觥之中。

    随着酒入杯觥中,顿时香气变得更加弥漫起来,纵然就是张邈此时也是神情变异,说起来这种酒他的确是第一次闻到。

    曹操就更不要说了。早就被那酒香勾起了胃里的馋虫,甚至唾液也开始不由自主的分泌了出来。

    将两人的表情收在眼中,张超再一次笑道:“来,我就借着这个霸王醉敬两位兄长一杯,希望有朝一日,你们能够成为真正的一方霸主。”

    “哎,这话是怎么说的,我们都在为朝廷做事,怎么能说是一方霸主呢?”张邈在听了张超之言后,不由就是脸色一变的说着。

    当时,还是汉王朝的天下,像是刚才那般的话若是传出去,便会背上大逆不道的罪名,那可是要诛九族的。也就难怪张邈会如此的紧张了。

    倒是一旁座着的曹操,一脸笑意的说着,“哎,孟卓贤弟,你这是做什么?致远不过就是借酒而兴言罢了。当不得真的,呵呵。”

    说完这些话,曹操还看向张超点了点头,一幅这本就是小事的表情。

    张超会突然行出此言,为的就是试探曹操的品性和心性,看看此时的他是不是就有了成为霸王之意,现在看来,果不其然,这个人骨子里就很难屈就人下呀。

    有了大哥的曹操的这些话,张超也是就驴下坡的说道:“不错,不错,不过就是借酒而言罢了,没有其它的意思,来,我先干为敬。”

    张超一仰脖,一杯七十二度的烈酒就倒入了口中,那感觉可是十分的辛辣,当然也是十分的过瘾。

    曹操和张邈也是对视一眼后,同时仰脖将酒灌入到了口中。随后,两阵巨咳之声便响了起来。

    七十二度的烈酒,可是很少有这般的喝法。两人是因为看到了张超做了榜样,这才去尝试,一时间辛辣之力入喉,便是有些控制不住了。

    相对而言,张超的情况倒是要好上很多,以前行军打战时,天天穿越密林的时候,那酒便是不离身之物。因为很多环境之下都是十分的阴暗潮湿,有了烈酒会对身体有着诸多的好处,久而久之,酒量自然也就练了出来。

    “呵呵,这酒如何?”待曹操与张邈的脸色渐渐归好之后,张超不由笑呵呵的问着。

    “好,果真是好酒,不愧为霸王醉之名,这的确是可以醉倒霸王之物呀。”曹操双唇蠕动,感受着一口的芳香,发自内心般赞叹的说着。

    看到曹操如此之推崇,张超不由也是一笑道:“好,即然孟德兄如此喜欢,我那里还有九坛,这本是一锅内酿制出来的,等着下一波的时候还不知要何时,那就都相送了。”

    张超豪迈的说着,等话落后,这就又即起身,非常恭敬的对着张邈道:“兄长,我擅自做主了,没有给您留下一坛,实在是抱歉。”

    “呵呵,二弟,不必如此,这酒你即然能造出一坛来,想必就可以制造出两坛,即是如此,怎么会没有我喝的机会呢?”张邈满意的起身拍了拍张超的肩膀,对于自己这个兄弟如此的敬重自己,他是打心底里高兴。

    “是的,兄长所言极是。只是这酒需要的原材料并不容易寻找,怕是要等上一阵子才可以了。”张超一幅有意为难的样子。但这样做不正是说明了这酒的难得,这才更加证明送给曹操的是多么珍贵之物了。

    果然,曹操听言后双眼顿时放出了异样的光芒,心中自是喜不自胜,可是嘴上确说着:“哎呀呀,致远老弟,这般的大礼我怎么能承受的起。所谓无功不受禄呀!”

    “哎,孟德兄此言差矣,这一回兄奉朝廷之命支援长社,与我兄长一起协助皇甫嵩和朱儁将军做战,岂不正是要立下赫赫战功,闯天下威名之时。一旦得胜,天下得以安定,黎民得以过了详和的生活,这便是一件大功劳呀。”张超顺口而出,仿佛现在的曹操就己经获得了胜利,成为了闻名天下的大英雄一般。

    “哈哈,哈哈哈。致远的话让人听了浑身舒泰呀。”曹操又是一阵的哈哈大笑,然后举起了杯觥,又是一仰而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