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三国之天朝威武 > 第十四章 枪杆子里出政权
    “走,去大院看看。”张超向着亲耳们呼喝了一声之后,便再向一旁的郭嘉道:“奉孝,请吧。”

    “请。”郭嘉不知道张超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也本着想要一看究竟的想法,笑着点了点头。

    所谓的大院,可非是张超所住之地,他那里叫二公子府。这个大院是张家军训练之地。

    一众亲兵护卫着张超等人穿大街行小巷,来到了大院门前,远远看去,这里连一个守卫都没有,看似并非什么重地。实则在暗中确有数十双眼睛盯着这里。

    张家军的训练是绝对的机密,张超曾有过严令,这里的事情绝对不允许让外人知道,便是自己的兄长也不行。在没有训练好之前,他是打算连张邈也要一起瞒着了。

    事实上,张邈还真就不知道,他只是听身边人说起过,说是自己的弟弟在搞什么秘密的东西,但确没有放在心上。就像是英雄醉的出现,他不一样也没有事先的得到通知就出现了吗?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

    连张邈都不知情,更要不说是其它人了。而为了绝对的安全,张超特意叫来了大队长张锐,告诉他一定要在院外安排足够的密探,如发现外人出现,不管是做什么的,一律先抓起来在说。

    有了张超这个口令,自然大院的防卫是森严的,也正是因为这些人远远的看到是二公子前来,才没有人出面阻拦,不然早就不知道要跳出多少人来拦路,甚至是刀兵相见也是正常的。

    大院的门口,众亲卫们都停了下来,只有张超,白彤和郭嘉三人走了进去。一入院中,后者的脸色就是一变,再度出现了惊讶之色。

    整个院中,没有任何的呼声,喊声,有的只是喘息之声,只是脚步不断走动,手脚不断抬起放下的声音。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郭嘉实在很难相信,这个在外面听到一点的异响,但院中确会生存着这么多的勇士。人多而无音,走动而无响,这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士兵,又究竟是什么样的人才可以训练的出来呢?

    郭嘉确是不知,这样的训练方式正是以张超为主导而成的。以前在金三角的时候,他就习惯以这样的方式偷袭比他强大的敌人,且是屡屡得手,这训练张家军伊始,便是用了这样的方式。

    要说一支呐喊的军队固然有威势,可若是面前站着一支无声的大军,那心理压力只会更加的巨大。

    “奉孝,你看我训练的这支军队如何?”看着郭嘉站在那里愣了神,张超心中大定,出声而问。

    “啊!这是你训练的,非是张太守训练的吗?”郭嘉反问着,在他看来,这样的军队应该是陈留太守张邈训练出来的才是。

    “呵呵,我兄长没有时间管这些事情,这都是从来到此的留民之中挑战而出,他们多是无父无母,或是被卖寄而出,忠诚度绝对可靠。”张超自信的说着。

    这个时候的他,还是名不见经传,绝对不会有人觊觎他观察他的,那这最早的张家军个个身份自都不必怀疑。

    听着张超如此自信的说法,尤其言道忠诚度一定不会有问题,郭嘉第一次开始动容了。他现在算是看出来,这个张超似还是真有一些难耐,在与外面坊间相反的他可以出口成章,那这还真是一个能文能武的英主才是。

    心中对这些张家军有了认可之意,但郭嘉还是出言问道:“致远兄为何要如此之做,为什么不将这些人编入到陈留守军之中呢?”

    “哈哈,奉孝可曾听过枪杆子里出政权?”借用着太祖之言,张超哈哈大笑的反问着。

    “枪杆子里出政权?”闻听此言,这一刻的郭嘉双目变得极为的闪亮,他似乎知道了一些什么,也想到了一种可能。

    “哈哈,走吧,我们去里面叙话。”张超需要给郭嘉考虑的时间,他也相信对方会做出正确的选择,若不然的话,他也不会成为历史上赫赫有名,有着算无遗策之称的曹操集团首席谋臣了。

    郭嘉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样的进入到了大院的里屋,他还在一直考虑着那名枪杆子里出政权的真正含义。

    直到白彤将酒水都摆好之后,这郭嘉才猛然间醒悟倒,“致远兄,您还真是致存高远!”

    张超自然清楚郭嘉为什么会这样讲,这可是太祖的语句,是由无数次的斗争和实践中认证出来的,那是绝对不会有错的。

    “哈哈,奉孝,在这个世界上,你要想生存,不被人所欺负,那就需要拥有自己的势力。尤其是想要做大事,那就更需要一批肯帮助你的人,那我就不知道你是不是真的愿意帮我呢?”在让对方看过了自己最大的秘密之后,张超开始了第二次招揽。

    这也说明了,之前在牢房之内,张超就根本没有相信郭嘉的效忠,其实这从对方的称呼上也可以看得出来。他也表现出来了一幅可以不计较的样子来,但有一点,如果这一次还想糊弄自己,那指定是不行的。

    “这个...”郭嘉的心底还有一分的犹豫。他毕竟还年轻,还可以有机会学习更多的知识,也有充足的时间去寻找明主,将可能所投之人,把选之路做一个比较。可是这些事情都没有做之前,张超就逼着他选择,这的确有些强人所难了。

    只是现在,他连张超的最大秘密都看到了,如果想走,还可能吗?

    郭嘉还在犹豫,张超就知道,不拿出一些诚意是不行了。这个人才他是要定了,是绝对不允许出现丝毫的意外的。即然对方还要犹豫,他就在添上一把火好了。

    “奉孝,恕我直言,当今朝廷腐朽不堪,尽管还有些忠臣良将,但他们最多也就可以平息了黄巾之乱,但是之后呢?只会有更多的更强大的黄巾之势而起,那个时候你认为朝廷可以节制或是可以再度镇压下去吗?制度的腐朽是最为可怕的,如果国策不改,对民生的态度不变,那至多不过就是多喘息几日而己。即然我们生活在这个多事之秋,那万事就不得不提前一步去考虑,即然明知天下将乱,那谁座天下?为什么就不能是我们自己,至少到时候我们还可以为百姓多做一些事情呀。”

    这些话,很是有些语重心长之意,这也是张超自来到这里之后,第一次当着外人的面表露自己的心声。便是一旁站着倒酒的白彤也是第一次听到。不过她确没有丝毫的惊讶,在跟着二公子以后,惊讶之地己经太多了,或许在她看来,不管是二公子做出什么样的事情都是正常的,都是不值得大惊小怪的。你要是那样做,只是因为你没有见过世面,不了解二公子是如此的厉害而己。

    这些推心置腹之言也终于打动了郭嘉。

    以他的智慧自然看出来东汉王朝是将倒之大厦,不过就是要看什么时候倒,被什么人推倒,最后谁会建立而己。即是如此,那为什么不在这风云变幻,注定英雄倍出的年代中找寻一个自己的位置呢?

    虽然说眼前的这个张超,并没有太好的家世,也没有什么影响四方的能力,甚至年纪上也不占什么优势,但正如他所言,这是一个有前瞻性,对要做的事情有着提前准备的人。

    机会往往就是给有准备的人而准备的,跟着这样有准备,有能力之人,在加上自己的智谋,想来成就一番事业,或是成为一大诸侯也并非就是不可能的吧。

    自己毕竟是最早跟随人之一,若是以后形势好了,自己的地位也不会太差。这般一想,郭嘉是又一次打量了一番张超,发现此人双眼有神,眼中自信之意十分的明显,正是一幅王者之像,当即他便扑通一声跪倒在地道:“即得兄如此厚爱,嘉哪里还有不效犬马之劳的道理,主公在上,请受之一拜。”

    这一次的跪倒,可算是真心诚意了,心中在没有一点的犹豫和怨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