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三国之天朝威武 > 第二十九章 长社战
    “呵呵,怪不得曹都尉要举荐为孝廉,此名不虚呀。”看到张邈与张超兄弟两人情深般的样子,皇甫嵩开言了。

    被人如此的称赞,张超连忙回身而道:“多谢皇甫大人赞誉,家父母早年便不在,我视长兄如父,尊重尽礼这也是当然之事。”

    “好,好。”听到张超这般的谦虚,皇甫嵩不由更加赞叹而满意的点着头。此时,心头为年少的张超推举孝廉一事似乎更加的笃定了。

    朱儁也将张超进入帐中后的一幕幕看在了眼中,对其印像也算是颇佳。只是对方毕竟年龄太小,他还是想要在试探一下。

    “咳!”一声轻咳之下,将众人的注意力转移到了自己的身上之后,他这便向着站于场中的张超道:“刚才听闻曹都尉说尔是文曲星下凡,呵呵,不知真假。”

    “朱大人,这自然是假的。”张超一语回答,便语惊四座。好在他很快又回道:“这不过就是大家的抬爱而己。实则我还有太多需要学习之处。”

    张超的解释更显得其谦虚有礼,不由又搏得了众人的一番好感。

    “呵呵,这是客气之言了,这么说倒还真是有些学问了,那不知道可不可以做诗一首呢?也让我这武夫学习一番。”嘴上说的是学习,朱儁确是没有一丁点要学习的意思。其实大家都明白,这不过就是现场考验罢了。

    要说在那个时候,读书人倒也算是受人尊敬的,尤其是那些大家族出生的士人,若是可以颂得一手好诗,更是很容易就会打出自己的名头,从而受到重视。

    朱儁会这般一说,在考校的同时,也是想借此为张超扬名。毕竟之前几人中就只有他要求见一见人在定其它的事情,而现在人见了,的确是很让人满意,那便是要有一个说法的。

    当然,这样的说法也要从两方面来看,若是张超能吟得出好诗,自然便是皆大欢喜,从此官身一路坦途自不用说。

    反之,若是作不出的话,那便证明他之前被人所赞誉的就都是假的,这样的庸人朝廷自不会有用的。

    谁说朱儁是一个武夫,从这件事情上就可以看出来,他还是很有智谋的。事情成了,自然是他发现了人才,并且给其提供了展示的机会。若不然,也是他揭发了一个骗人的假知识分子而己。

    “做诗?”张超闻听之后也是一愣,这样的考验倒是他没有想过的。对于一定要见一下自己才能定下一些事情,他是理解的,甚至有其它的考问也算是正常,可若是说准自己做诗,这倒是他还真没有想过的事情。

    说起来,对于做诗这样的事情,张超并不是十分的感兴趣,一定要比较,他还是喜欢自己的老本行,那就是领兵打仗。只是现在朱儁即然出了这道题,他也是无论如何都躲不过去了。

    好在这些日子在陈留城的时候,他就是以做诗来获得赞誉的,更是绞尽脑汁的想过很多可以想得起来的名句。

    只是此时乍然一想,确还少有合适的。他总不能来一句,窗前明月光,疑似地上霜这样说起来脍炙人口,可实际上确不合景的诗词来吧。

    做诗,最重要的就便是应景。虽然朱儁没有给出主题,但他确也知道,应景是必须之物,不然做的在好也将失去意义了。

    几人听了朱儁的话后,目光都聚焦在了张超的身上,他知道留给自己的时间不多了,这可是自己能否出彩的重要机会。办好了,自然有大好的前程在等着自己,出仕也就变得顺畅。反之,若是做不好,那不旦之间做的都无用了,反而会落得一个不好的名声。

    古人最注名声,可以说是立身之本。

    脚步一迈,张超的脑海中开始思索着一些相关的诗句,开始想着与应景有关的词汇。

    昨晚一战,最先发起攻击的便是自己,用的便是火攻,一时间有关火的诗句开始急速汇聚,一首望蓟门不由跃入到了脑海之中,随后迅速的改过了一下词汇后,张超语道:“昨日之战便是解长社之围,那我便咏一首《长社战》吧。

    说着话,张超又是向前走了一步道:“沙场烽火烧黄巾。”

    只此一句之后,帐内几人皆是点头。这绝对是应景之作,是不可能先想好在说出来的那一种诗句,也是极为考验一个人的诗词歌赋能力的时候。

    一句咏出之后,张超的第二句跟着就说了出来,“众志成城拥长社。”而后只是略一犹豫便直接道:“少小虽非投笔吏,论功还欲请长缨。”

    四名诗词就此一气呵成。这讲的是抒发立功报国的壮志,具体地描绘了昨晚所见的紧张情况,从而激发了诗人投笔从戎、平定边患、为国立功的壮志。

    全诗意境辽阔雄壮,充满阳刚之美,带有浓郁的盛唐时期的慷慨之气,写景状物中又寄寓着诗人热爱祖国山河的豪情和投身疆场为国立功的壮志,是一篇催人奋进的爱国主义乐章。

    这是唐时的作品,现在确是被张超提前的用到了现在。

    四句词一了,张超也停下了挪动的脚步,尔后向着座首之人皇甫嵩望去。

    此时的皇甫嵩口中还在念着这四名诗,待全解其意之后,就见其猛一拍大腿道:“好诗,好诗呀。”

    “不错,的确是好诗,即应景,又有激励和催人奋进之意,的确是好诗。”对于诗一道同样有着很深研究,甚至还创作出过《薤露行》、《蒿里行》、《苦寒行》、《步出夏门行》等诗词的曹操是最先解诗意之人,便不由发自内心的说着。

    张超听着赞扬,心中确道:“当然是好湿,这己经惊得自己一身的湿汗了。”

    一首《长社战》一出,朱儁也是无话可说了,对于张超他算是彻底的放心了,这真是一个年少有为之人。

    张邈于一旁自然早就乐开了花,对于自己这个弟弟的诗词能力他一向是十分欣赏的,这一次也果然也没有让人失望。

    有了这首诗做赋,皇甫嵩是一口答应下来,要做为张超入仕的举荐之人。而一旁的朱儁和曹操也是怀一样之意,一时间三人联名的推荐书和有关奏报这一次长社之战的捷报也一同也好,交由快马骑士送往着京师洛阳。

    长社这边的事情终于告一段落,接下来的时间,皇甫嵩和朱儁还需要继续追击黄巾贼,继而乘胜镇压汝南、陈国地区的黄巾军。

    曹操和张邈前来救援一事也算是圆满的完成了任务,两人被授命清除附近的黄巾余孽,以确保这一地区的平安。如此一来,倒是张超闲了下来,毕竟他现在还是没有什么职务的。

    兄长张邈在议完事之后找到了他,“致远,你是回到陈留去吧,毕竟那里才是最为安全的。”

    张邈提心其弟的安全,真心的说着,“至于我,不用几日便可以解决这边的问题,到时候自然就会回去的,你也放心便是。”

    知道留下来也没有什么意义,这一次己经初露锋芒,纵然就算是在得些小功也只是锦上添花而己。心系那五车财宝和陈留城安全的张超这便就答应了下来。“好,兄长即有令,弟遵命便是。”

    此时的张超并不担心兄长的安全。虽然说与曹阿瞒在一起,可此时的曹操也没有想到过要篡夺汉室江山,现在的他也只是想做一个砥定江山的治世能臣而己。只是奈何后来天下大势一旦开启,即使拥有一定的权力和地位也无法决定自己的命运了。

    张超现在需要做的就是在大乱之前尽可能多的累积自己的力量,那时无论情况好坏他也算有了反抗之力,至不济也比真正的张超自刎于世的强。

    即在皇甫嵩和朱儁带大军离开的三日后下午,他便也带着随来的百名骑兵离开了长社外围,直向着陈留方向而去。

    “主公,这一次您立了大功,朝廷应该对你有所封赏才是吧。”没有了外人之后,赵云与张超一边骑兵慢行,一边出声问着。

    一说及此,张超的脸色就变得愧疚而道:“子龙呀,这一次是吾亏欠了你,杀何仪本是你的功劳,确是被我给窃取了呀,真真是不知道说一些什么好。”

    张超突然道歉,赵云便是脸色大惊道:“主公,万万不可如此说呀,您是主公,功劳自然就是您的了。在说,如果没有您的运筹帷幄也不可能这般顺利的宰杀敌将,赵云不过就是动动手而己呀。”

    赵云生怕自己的话会被人曲解,就像是自己要抢功劳一般,话说他可真的不是这般想的呀。

    “子龙,吾知你的禀性,也知你的意思,但终还是抢了你的功劳,心中实在不好意思呀。要说我这个主公,现在实在是窝囊一些,还没有任何的功名在身,这一次也是迫不得以。但你放心,以后这样的事情保证不会在发生了。”张超摇了摇头,勒马缰绳的手在赵云的身上拍了一下,一脸的沉痛之色,甚至双眼都有些微红,似是要哭出来一般。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