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三国之天朝威武 > 第三十章 路遇左丰
    张超这是在学刘备哭江山。

    刘备的江山还真是“哭”出来的。只不过,这个“哭”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哭”,而是刘备为经营人心、凝聚力量所采取的一种“迂回手段”。

    如今的张超与当初的刘备有很多相同之处,比如都是没名头、地位低、力量弱。为了凝聚人脉,成就霸业,必然会时时渴望别人的帮衬和提携。这不过就是一种手段而己。

    而今这样的手段用在了赵云的身上,果然就起到了非常好的作用。

    现在的赵云被张超这么一说,心中顿时是铭感五内,感觉到这个主公实在是重情重义。试问天底下,有哪一个做主公的人会主动的向下面的人认错呢?就凭着这一条,便足以让他来以终报一生做回报了。

    “主公莫这般说,您放心,以后等主公有了功名之后,就无需在这般看人脸色了。到时候云一定做先锋,为主公大业扫清障碍。”赵云看到了张超不得以分给曹操半车财宝的事情,他相信主公一定不情愿,而会这样做,无非就是实力不够而己。他发誓,一定要尽全力辅佐张超之大业,至少像是这样的事情以后不能允许在发生了。

    “好好,子龙之言吾相信,相信。”张超再度拍着赵云的肩膀,很感动的说着。

    通过这一件小事情,赵云对于张超更加的忠心,君主两人间的关系也似是更加的融洽了。

    “报,前方发现了一队人马,似是官兵,还有软轿,请二公子定夺。”负责前排打探消息的一名骑兵纵马而回,来到了张超之旁说着。

    又是官兵,又是软轿的,张超闻言心道“莫非是什么大人物在此吗?”心中这般想着,他就对着手下人道:“我们去看看,但切记不可打扰到他们。”

    在不知对方是何人之前,张超还是很有礼数的,无故竖敌非智者所为。

    赵云带着百名骑兵跟着张超一起向前而去,与迎面正走来的一行人撞在了一起。

    这是一个大约有五百人队伍,其中多数是着朝廷官兵的服饰。

    在张超等人一出现之后,对面的官兵就变得紧张了起来,刀剑盾牌全部竖立,做出了一幅防御的阵势来。“来者何人,报上姓名。”

    也不怪这些官兵如此的紧张,实在是张超等人身上一点特征也没有,除了他本人是一身白衣之外,其它人都是黑衣黑裤,在加上天色己经有些渐晚,乍一看去,还是很吓人的。

    “吾乃陈留张超张致远,不知来者是何人。”张超挥手让骑兵们站定,随后这就大声的通报了姓名。

    声音很大,足以让对方听得清清楚楚。大约过了几息的时间之后,对方的软轿之中传出有些尖声尖气的声音道:“可是刚刚在长社大败了黄巾贼的陈留张超吗?”

    “正是。”听到对方竟然知道自己,张超也有些讶然,但还是承认了下来。

    “哦,原来是长社英雄呀。来人,打开轿门,同时请张超过来吧。”软轿之中再一次传出了尖细之声。

    尔后对方营中便有人几步走上前来,给张超牵马的同时小声的提醒着,“我们的爷是小黄门左丰。”

    一听到小黄门,张超便即了然,原来在这里遇到了宦官呀。

    宦官,也称太监。是古代京城专供皇帝、君主及其家族役使的官员。

    宦官也是不正常的男人,或是非真正的男人。可别看他们生理上不健全,因为距离皇权较近,确有着极强的影响力。而在东汉末年,宦官的权力更是达到了一个巅峰的状态。

    汉灵帝时的宦官集团,人称"十常侍",其首领是张让和赵忠。

    他们玩弄小皇帝于股掌之中,以至灵帝称"张常侍是我父,赵常侍是我母"。十常侍自己横征暴敛,卖官鬻爵,他们的父兄子弟遍布天下,横行乡里,祸害百姓,无官敢管。

    也正是因为宦官集团的黑暗腐败,导致大规模农民起义的形势。可以说,东汉会最终走向末落直到灭亡,与他们这些阉人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

    只是现在,东汉还在,汉灵帝也依然在位,表面上看起来国家大势还是集权于中央的,宦官自然也是十分吃香的。

    比如眼前的这位左丰,他便是十常侍派出的到军中检查工作之人。下面的战况如何,将领和官员的表现如何,往往要通过其中传到汉灵帝的耳中去。

    所以,别看只是一个宦官,事实上左丰的权力非常大,只要他愿意,经由他口白的可以说成是黑的,黑的自然也可以说成是白的了。

    这一次黄巾贼闹得风波较大,十常侍不思为皇帝分忧,想到的确是借以机会来给自己敛财。左丰此行便是借视查军情为由,下来索贿的。

    实际上,当时的朝廷公开卖官敛财,己经是人所周知的事情。这一次左丰下来,甚至都不用多说一句话,明眼人便知道是干嘛的。

    左丰视查的第一地便是卢植之地。

    性格刚毅的卢植确是没有行贿,甚至就是有人劝他向左丰行贿,也给拒绝了。直到后来,因左丰没讨到半点好处,于是怀恨在心,六月,左丰返回洛阳后,向刘宏进谗言说:"臣看广宗县城很容易攻破,卢植却按兵不动,难道他是想等老天来诛杀张角吗?"刘宏大怒,下诏免除卢植的职务,并用囚车押送回雒阳,判处无期徒刑(减死罪一等)。

    虽然后因皇甫嵩为其开罪,恢复了尚书一职,可也能看出这个左丰还有整个宦官集团的能力了。

    对这样的人,张超是不愿意去得罪的,他也不会去得罪,甚至还要依靠对方为自己谋求更大的利益。

    就张超本人来说,天下不大乱,便是无他出头之日。为此,他无意阻止历史的改变,他需要的是静静的发展,然后旁观一切发生的事情,最终找到机会,自立为营,自己创建属于自己的地盘和势力。

    为此,在听到所遇之人是左丰之后,他便心中有了数。在官兵的带领下来到了软轿之旁,看到了左丰。

    左丰大约三十多不到四十的年纪,或许是因为被阉割的原因,整个人看起来没有什么精气神。

    “你就是张超。”左丰用着一双不大的眼睛打量了一下张超,看到其人果然只是一个不到十七的青年而己,便相信了来人的身份。

    “回大人,草民正是张超。”低头抱拳很是恭敬的答应了一声。

    张超的表现,让左丰心中欢喜,此人肯称自己为大人,那就说明还是尊重自己的,这样的人他喜欢。

    “嗯,你的表现我己经看过战报了,想来不久之后便会到达洛阳,那个时候皇帝一定会大加的赞赏你的,你以后也要一心报国知道吗?”左丰摆起了架子,一幅教育着后人的样子说着。

    “是,大人所说的及是。能够为国家尽心尽力一直是超的愿望。同时吾也仰慕大人许久,这一次能够遇到,实在是上天的安排,我便备了一些薄礼,还请大人笑纳。”张超是一边说着一边抬头看向着左丰。

    “哦!何物呀。”听到竟然还有礼物相送,左丰不由更加的高兴。

    “还请大人移步。”左丰露出了贪婪的本性,张超也跟着高兴了起来,他就怕对方不收礼,只要贪,只要有缺点,那很多事情就好办了。

    张超引着左丰来到了自己的骑兵阵营之中,然后挥手让人将那半车的财宝通通送了过来。

    左丰原本以为不过就是一个太守之弟而己,能有什么好东西呢?可未曾想,竟然有这般多的宝物,一时间眼睛看得也有些直了,这可真是意外的收获呀。

    “大人,这些东西便是我孝敬您的。其中一半可以给大人留下,另一半还请送到张阿父的手中,一切要有劳大人了。”张超笑眯眯的说着,他所说的张阿父自然是被汉灵帝称为阿父的十常侍之首张让了。“对了,这些东西并没有登记在册的,有多少我也不知情。”张超又是小小上前了一步,对着左丰的耳旁说着。

    这句话的意思便是在告诉左丰,这些好东西,你只管拣喜欢的拿,然后在将剩下的送到上面就可以了。反正没有登记在册,到底有什么谁也不知道呀。

    “呵呵,张超呀张超,你不错,很不错。”这一刻的左丰早就眼睛眯成了一条缝,这么多的财宝可以任由自己去挑,这可是大好事一桩呀。不由他对于眼前的张超印像正好。

    所谓吃人的嘴短,拿人的手软。即然收取了好处,左丰也要有所表示才是,这便轻咳一声道:“张超呀,这一次长社之战你立了大功,说说吧,你想要皇帝给什么样的赏赐呀。”

    按说这样的话,只有皇帝本人才可以讲出来,可是现在的左丰确是踢其说出了,这本己经有了逾越之嫌。若是在盛世的时候,有人参上一本,怕就会吃不了兜着走。奈何现在的社会背景下,确是无人去追究这些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